2000年3月瑞士日內瓦法會發言稿: 這部法是最最珍貴的(加拿大)

【明慧網2000年4月6日】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丹。是從加拿大蒙特利爾來的學員。我已經修煉法輪大法將近五個月了。

我是一個學生。除了學費及生活費開支,我一般沒有多少剩餘的錢。然而,我今天卻能來到日內瓦,這的確是件不同尋常的事。今年一月份,在我又一次核算完自己的賬號後,我竟然驚奇地發現我還有一筆不小的剩餘,我開始琢磨我應該作些甚麼呢?我想到各種各樣的事情,但這些都屬於愛好及慾望。當我聽說有些學員要去日內瓦時,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李老師的安排,這筆剩餘不正是意味著我這次旅行的盤纏嗎?我的教授在我告知他們這是一個甚麼樣的大會後,也的確對此次大會表示了興趣。另外,剛好這週裏,教授很慷慨地准許了我的請假。諸如此類,我有幸來到這裏。

我小時曾作過一個夢,夢見我到了一個山頂,一位東方的長者坐在那裏;他告訴我說我是為了幫助人而來。長大後我忘記了這個夢,直到幾年後我的媽媽提起這件事時,我的確感到意味不同尋常,可我一直也沒能真正明白我怎麼去幫助別人。我總是在一些小事上助人為樂,但這些似乎又不是真正需要我做的那些。十幾歲時,我不太愉快,非常迷茫,不太能適應周圍的一切。然而,去年我卻發生了很大變化。我戒了煙,戒了酒,戒掉了吸毒,但還是太晚了,以至於無法挽回我在米基爾的學業,所有的考試都失敗了。

夏天,我回到了我的母校British Columbia經受了一些磨難和考驗。我有過兩個「過路師父」。他們傳授了一些好的東西給我,我從中有所提高。我回到了現實中或也許可以說是某種紀念吧?那時精神上的磨煉是我生活中的頭等大事。然而,就這樣直到夏天結束,我還沒能找到我的路。絕望中,我甚至真的考慮要去喜馬拉雅山找一位真正的師父。我乞求,乞求上天之靈給我力量,指引我到我應該去的地方,終於作為一個試讀生,我被米基爾重新接受。

因此,我回到了蒙特利爾。痛楚中的我卻感覺像是在身體上、情感上、精神上經歷了一次極其漫長的遠征,終於我回到了起航的地方。

開學六週後,我發現了法輪大法,聽完第一講,我便明白我終於找到了這條路,這條我尋之已久的路。通過學法,提高心性,對法的理解日漸加深。自從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我的身體狀態極佳,儘管我停止了體重訓練以及其它各種形式的健身運動,我的體重不增不減,一直保持精力充沛,而且確實是輕鬆無病的感覺。

我的大學學業也比以往要好得多。我的注意力,時間安排上都有了提高,更有動力了。執著心去得越多,我的頭腦就越清靜。並且我發現過去苦苦追求的那些舒適與快樂都是愚迷妄想,當我放下這些後,我發現越來越多的祥和與幸福。我的道德水準也得到了提高。我改掉了許多過去很不好的壞習慣。我向我所有的朋友,親屬以及那些陌生人宣傳法,因為我內心裏最清楚,在修煉圓滿之前,它是真正唯一能幫助人的方法。至於我夢中的那個長者是不是李老師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在這污穢的泥土中,我發現了寶石,這部法是最最珍貴的。

加拿大學員 丹(2000年3月譯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