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切磋: 對法輪大法修煉的鎮壓從一開始就註定了失敗


【明慧網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一日】鎮壓一定有目的。有人造反,於是鎮壓。將組織者施以刑治,將跟隨者分化瓦解,這是當政者的一貫做法。至於能否如當政者所願,自然依賴所處之「天時,地利,人和」,或可說,雖非永久之計,卻也可能顯一時之功效,使當政者暫時緩解危機,得以從容治政。

然而,當今在中國大陸對法輪功修煉者的鎮壓,卻是從一開始就註定失敗了。煉功人是修煉,不參與政治,更不是造反。

他們取締法輪功組織。法輪功沒有常人意義上的組織。大法修煉是「大道無形」。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修煉是個人的事,不重形式,只看人心。這個道理是鎮壓者絞盡腦汁也搞不明白的。我們是有輔導站,有輔導員,卻沒有「官」。人們自願參與集體學法煉功,就有熱心人主動出來為大家服務。

「今天學哪一篇呀?」「大家看看早晨幾點開始煉功好呢?」「現在人太多了,討論起來也不方便,是不是分成幾個學法小組呢?」「新學員沒有書的,請跟我說一下,我幫你們找找看。」「煉功時我帶錄音機,誰能幫忙做個橫幅,好讓更多的人看到這裏有煉法輪功的。」--這就是法輪功修煉中的輔導員。他提出了建議或他聽取了他人的建議,而其他人按照做了,不是因為他是輔導員,而是因為大家覺得他提得對,可行;一旦哪位輔導員的建議不合適,自然就被否定了。因為法輪功修煉有一個不在其中的人難以理解的原則--「以法為師」。

《轉法輪》這部著作,通篇在講「真,善,忍」,「真,善,忍」這一宇宙最高特性,是衡量好與壞的唯一標準。修煉中明白的是法理,改變的是人心。修煉中的行為符合真善忍的標準,就得到大家的擁護,背離了這一標準,就會得到別人的糾正。這就是法輪功的「組織」。這樣的組織誰能瓦解的了呢?這也就是為甚麼在大陸抓了那麼多輔導員,而法輪功人心不散。使當政者不得不驚呼「與法輪功的鬥爭是長期艱鉅的」了。

鎮壓的目的是要使政局安定,統治穩固,解除統治者所面臨的危機。那麼今天當政者面臨的危機是甚麼呢?許多權威人士表達過這樣的觀點:危機是當政者內部的腐敗。陳希同式的官僚大有人在;危機是信仰的危機,以往的政治說教早已是有人說沒人聽了。所謂官話,自欺欺人;危機是世風日下,唯利是圖;危機是……。修煉者說,危機是當前人類社會道德水準極為低下。

法輪大法修煉教人向善,為官者公正清廉,為民者任勞任怨。人人自律,道德回升,即使面對不公正對待不得不集體上訪,也儘量不影響他人,甚至撿起地上散落的一片片的碎紙,拾起一個個行人和警察扔棄的煙頭,(修煉者不抽煙)。這是一顆甚麼樣的心哪!這是多麼強有力地穩定社會的因素啊!真正的危機解決不了,放著壞人管不了,卻反過來容不下好人,傷了億萬善良人的心,這樣的鎮壓能長久持續下去嗎?

在大法中修煉的人明白了人生真正的意義,「捨命而不足惜」,所以面對鋪天蓋地而來的宣傳,其勢洶洶的警察,野蠻的毆打,監獄的鐵窗以及失去常人中的各種利益的考驗,堂堂正正走出來的上訪煉功的學員反而越來越多。那些搞鎮壓的人恐怕真的想像不到,儘管能夠站出來的人在整個修煉人群中還是少數,可更多的修煉者怎麼想,你們知道嗎?--他們在想早晚有一天,我也要堂堂正正走出去,參加到集體煉功的行列中去,這是天賦人權。

隨著時間的推移,了解法輪大法的人越來越多,看到修煉者一身正氣的人越來越多,這其中包括警察,幹部,也包括其他社會各階層人士,謊言能夠欺騙一時,豈能欺騙永遠?以欺騙為基座的鎮壓究竟能維持多久呢?

修煉者以苦為樂。以苦來恐嚇有用嗎?修煉人看淡的是名利情。用名利情來威逼利誘,不正好為修煉者提供了檢驗他們心性的好機會嗎?修煉者中固然不乏德高望重的長者,可壯年,中年,青年,甚至少年者更是大有人在。未來屬於誰?

當今,法輪大法的名稱幾乎傳遍世界各個角落,在許多地區甚至可謂家喻戶曉。上至國家元首,國會議員,下至黎民百姓。連非洲和中南美洲的一些小國裏,都有追求真理的人參與進來。除中國外,在世界其他任何地方,法輪大法修煉都是合法的,是受當地法律保護的。全世界都在關注這件事情。正邪善惡何愁沒有公斷,千秋功罪一定自有評說。天可是一手就可以遮擋的?

一位不修煉的長者走到煉功人的隊伍面前說,中國政府在幫你們。

不得不參與鎮壓的警察說:你們早晚會平反!

一位過去不明白修煉是怎麼回事的大陸中年知識分子最近寫信給修煉的朋友,他說:我過去支持你們的事業,現在支持你們的……這才是人心所向。

鎮壓可以一時,卻不可能永遠。對真理的鎮壓從一開始就註定了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