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法輪功學員答世人問

【明慧網2000年10月31日】大陸法輪功學員答世人問

問:最近人民日報發表了新華社記者寫的文章,題目是《倒行逆施必覆亡》,你從法輪功學員的角度談談讀後總的印象。

答: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大法,以宇宙真善忍特性為修煉標準,是正法正道。所有與法輪大法弟子有過接觸的人士,其中包括絕大部份警察,都知道修法輪大法的人都是好人,壞人不修煉法輪大法。因此凡是有意攻擊法輪功的人,他的心必先邪惡,就像《倒行逆施必覆亡》的文章的作者。文如其人嘛,他的文章自然就充滿著邪惡。產生這種邪惡的人主要是由於有一條錯誤的新聞路線,就是所謂把握正確的輿論導向,這句話說白了就是怎麼對江澤民有利你就怎麼說,江澤民說甚麼,你就跟著說甚麼,唱響主旋律嘛!因此不只是這一篇文章,一切攻擊法輪功的文章和報導都是邪惡的,因為是有意陷害,是一種喪心病狂的表現。

問:文章說法輪功與國家和人民為敵,要顛覆社會主義制度,你們怎麼認識這個問題?

答:造謠與誹謗,是那些邪惡之人攻擊法輪功的基本手法,當然還有詭辯論的一些東西。比如說「十.一」法輪大法學員到天安門和平請願的事,其實這是一件最合情合理的事。古人說「物不平則鳴」。你自己製造了古今奇冤的大案,你還想用娛樂昇平的幻象來粉飾太平嗎?其實「十一」那天天安門前是軍警雲集,如臨大敵一般,根本沒有節日的甚麼祥和喜慶的氣氛。那些鎮壓人民的人,做了大虧心事,他們傷害了成千上億的好人,他們心中有鬼,事先埋伏了大量的軍警,完全是在與人民為敵。是江氏把世界上最好的人,內心世界最純淨的人當成敵人要鏟除的,這不是不爭的事實嗎!作者還在這裏強姦民意,心裏懷著鬼胎,嘴裏說著假話,說甚麼失民心、喪民意,其實說的就是江氏的境遇。這樣的寫作手法在「四人幫」時代的後期也常用,沒見甚麼奇效,實在是太過時了!

至於說顛覆社會主義制度,那就更離奇了。社會主義制度被顛覆的國家有蘇聯、波蘭、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羅馬尼亞、阿爾巴尼亞以及最近的南斯拉夫等。敢問文章作者,這其中哪一個國家是因為他的人民煉了功而變成資本主義制度了?這純粹是無稽之談!眾所周知,這些國家的共產黨之所以滅亡,社會主義之所以被人民所拋棄,究其根本原因都是那些所謂的核心人物的因獨裁而亂罰無罪、濫殺無辜造成的惡果。現在以鎮壓法輪功為契機,以所謂反迷信為藉口,新一輪的造神運動又開始了。用新聞製造大好形勢是徒勞的,這恰恰是這片領土上的不祥之兆。

鎮壓法輪功,是專門在鎮壓好人,令人神震怒,是自取滅亡。

問:文章中提到人權問題,你們怎麼看中國的人權與法輪功的關係。

答:法輪功修煉真善忍,要求要慈悲眾生,善待一切生命、這是我們修煉的內容。因此對人類那些符合真善忍的美德,我們都是支持的。講人類的良心、人性、人權,這是好事。但是中國的人權狀況怎麼樣呢?實在是不敢恭維。

中國官員在國外的各種場合都強調他們給了中國人生存權和發展權,好像是很不錯了。但你細心一分析就不對味兒了。比如說生存權,那個野生動物還要保護呢,把人看得太低了。至於發展權就更不用提了。你只能在江氏的框子中發展,要與他保持一致,如果你不跟他保持一致,他就要對你進行法治,因為他說的話就是「法律」。你再不聽,你就是與法律對抗,就是與黨對抗,與政府對抗,反正他就是一切了。其實在江氏的眼裏中國人也不過是他家後院的一群雞、一窩豬、一隻狗而已,還談甚麼人權哪。

去年西方一些發達國家的領導們提出一個想法叫「人權大於主權」,這是對人類文明的一大貢獻。江氏一看這不是要剝奪他的私有財產嗎!以干涉內政為由極力反對。其實江氏在這件事情的處理上有點兒缺乏常識。比如說,你是家長,你有你的父母、妻了和孩子,你能因為他們不聽你的,或者認為他們不對,你就可以隨便打他們、虐待他們其至整死他們嗎?這肯定是錯誤的。是非不清,事理不明,既要當核心,又要求跟他一致。否則就置之死地,這就是江澤民。法輪大法的弟子們四處上訪,控訴江氏喪心病狂的踐踏人權的罪行是無可非議的。

問:文章中提到法輪功與台獨、臧獨、新疆民族分裂分子,民運組織等勾結,你們怎麼認識這個問題?

答:其實明眼人一看便知,法輪功只是要求中國政府不要鎮壓法輪功,給法輪功學員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試問法輪功於甚麼時間、甚麼地點支持台獨、藏獨、新疆民族分裂分子和民運組織了?這是生拉硬扯,拙劣的把戲卻能暴露邪惡之徒的極其險惡的用心。

從鎮壓法輪功的開始,這些邪惡之徒就強稱法輪功有組織,甚至把這一條列為所謂的邪教標誌之一。「組織」這個名詞被賦予了政治色彩,其實不是這樣。去年「4.25」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上訪,請求政府為民做主,這是信任政府,是有「紀律」地支持政府,這不是政府的自豪嗎?而恰恰是江氏利用XX黨這個組織,有預謀、有綱領、有領導地殘酷鎮壓迫害法輪功。

問:你認為這場鎮壓法輪功的運動會是甚麼麼樣的結局?

答:「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這就是對江氏這個政治暴君的最真實形像寫照。現在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弟子已經有六十多人了,還有無數的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勞教、判刑,他們遭受了非人的折磨以及百般凌辱,卻始終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歷史上誰見過這樣的被鎮壓者?因為這些人已經不是常人了,而是超常的人了。那麼超常的人是常人能消滅得了的嗎?誰敢犯這樣的罪呢?只有魔。

我們師父曾說過,「不是人們心中都有善念嗎?魔就是破壞這個,使你修不成。」江氏鎮壓法輪功的整個過程中,就是在破壞中國人的善念。他在教育全黨和全軍怎樣製造冤獄、怎樣誣陷好人、怎樣顛倒黑白、怎樣濫用酷刑。他還教育新聞界怎樣造假、怎樣含沙射影、怎樣東拼西湊……。修煉法輪大法的是好人,政府幹部、警察中又很多好人,但是,也有很多人被利益驅動、威脅,挑動群眾鬥群眾。這其實就是江澤民逼著他們失去善心,失去人性,使道德淪喪、正義消亡,也就是把他們全都引向毀滅和淘汰的邊緣。當不久的將來,法正人間到來之時,所有追隨江澤民的幫兇們都難免跟著江氏一起償還所造下的無邊的罪惡。

最後我送給緊跟暴君和其走卒們幾句話:

君莫舞。
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
閒愁最苦。
休去依危欄,
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

大法弟子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