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長春極少數人的陰謀(修訂版)

【明慧網2000年2月17日】【編者按】此文由親眼見證、親身參加了法輪功從傳出、發展直至今日所有重大事件的老學員提供。在當前攻擊法輪功的謠言四起,政治性打壓逐步升級的嚴峻形勢下,我們以此文將法輪功經歷的幾次人間磨難的真實情況公布於世,供部份對法輪功尚不了解、以及因不明真相而對法輪功產生誤解的人們了解事實真相。

(又註﹕此文在7.22中央電視台播出謊言電視片《李洪志其人其事》之前,已將該片的出籠背景和事實情況予以澄清。遺憾的是,法輪功學員雖然誠懇地提前向政府有關部門和電視台反映情況,希望能阻止該片的播出,阻止事態的惡性發展,但中央某些領導人置民心於不顧而選擇了執意強為。)

揭露長春極少數人的陰謀

自從4月25日中南海事件以後,法輪功已成為世人普遍關注的焦點。許多善良的以前還沒有機會接觸法輪功的人因此而得法、走入修煉,使得世界各國學員人數猛增。有關人士都開始研究法輪功,紛紛給予充份讚揚與肯定──讚揚法輪功給世界人民帶來的身心健康、祥和,肯定法輪功對提高全社會道德水準所起的巨大作用,並因此給予法輪功各種榮譽稱號與獎勵。

另一方面,反對法輪功的宣傳網絡上花樣翻新,甚至某些職能部門有人利用職權,一再散發、下發各種反法輪功材料。其中最被反對勢力看好的、被利用最頻繁的就是長春宋炳臣、趙傑民、劉鳳才等人的所謂揭發材料。這些人從1994年底就開始極力攻擊法輪功,如今得到某些部門的指使和支持,變得愈加活躍,並且相互勾結,妄圖組織世界反法輪功大同盟。

因此,我們有必要從以下幾方面來看一看事實真相: 一、長春的宋、趙、劉到底是甚麼人; 二、他們一再炮製、散發的謠言到底是何等貨色; 三、氣功協會為甚麼拋出趙宋的誣告; 四、幾次全國性大圍剿均遭慘敗,無奈何再次抬出殭屍謠言。

一、長春的宋、趙、劉到底是甚麼人?

1992年,李洪志老師負命向社會公開傳授法輪大法,要往高層次上修煉帶人,解決長期以來修煉提高不了的問題。李老師採取了最簡單的辦法:從最低的起點開始。當時,為了解外界氣功是怎麼回事、如何辦班,李老師曾參加過幾種氣功師辦的班,了解情況。在不認識各有關部門的情況下,他自己白手起家、因陋就簡地從公園活動開始。一些熱心人逐漸認識到此是一高人,便有意協助他辦理各種必要手續,開始了法輪功長春第一期、第二期學習班。

趙某等人就是第一批學習班的參加者。他們原以為跟著這樣一個有本事的人,將來肯定自己也是個大氣功師,幻想著此後自己的名利前途。他們以功臣自居,處處以特殊的「元勛」面貌出現。但在法輪大法「放棄人的名利情」的修煉原則下,他們的私利、個人野心一直受到抵制而無法得逞。

他們曾經擔任過長春法輪功總站負責人。為了讓社會儘快了解法輪功,李老師也培養過個別學員,使之有治病功能。但那是為了證實氣功,只在特殊情況下,比如說在國家大型健康博覽會時參加活動,或到新地區傳功、介紹功法時偶爾使用,平時絕不允許任何個人隨意用治病功能顯示自己而毀壞修煉,更不允許以此發財、撈取個人名利。但是趙某等人卻想憑此開辦治病診所,達到個人發財的目的。治病的執著心使他見到馬路上的不認識的行人也要拉過來在馬路邊就地治病,還要其他學員幫助到處介紹病人來看病。李老師堅決制止了他們的治病發財行為,於是他們心中產生了不滿。

李老師也曾培養長春幾個負責人,帶他們到全國各地去辦班,開展傳法工作。可是,由於這幾個人的名利心膨脹,與各方面配合不好,不但不吸取教訓,反而散布流言蜚語,說外地人欺負東北人,要李老師回東北去。計謀未遂以後,他們也曾失望過,消極不幹長春站的工作了。但後來看到法輪功在全國蓬勃發展,著慌了:此時再不組織起來,往日的「元勛」、「功臣」的地位就會完全成為泡影。於是他們趕快想辦法,搞新花樣、創新意、改動功法以顯示自己的成績,再創造「功臣」新形像。

豈知此番舉動弄巧成拙,改動功法破壞神聖的高層空間複雜、玄妙的修煉,這是嚴重亂法行為,因此再次受到李老師的批評。

當時,法輪功初期沒有資金出書,好不容易借到4萬元人民幣印了書,要等著出售第一批書以後還債,還要再印第二批書。他們為了拉攏人心,幾千本書經他們手隨便送人,至今還有價值兩萬多元的書款沒有下落。當時法輪功出書艱難,他們自己就又做書號賣給法輪功。當有關部門一審查說是假書號,我們要求退還買書號的錢時,他們推說錢已花了,拒不交還。

他們其中有的是原佛教居士,以為法輪功就是佛教,亂拉教徒來學法輪功,拉學員到廟裏去皈依,破壞了修煉專一的原則。他們有的崇拜功能,以為跟上這樣的氣功師,自己也能學到特殊功能,有了神通便可撈取人間各種特殊利益、享受,所以處處擺出尊貴架式,要學員用汽車接送。他們自己也擅用公家汽車辦私事,有一次因違反交通規則而撞車。這本來就是自然的懲罰,正應該清醒認識,是教育他應該去掉個人私利,可他反而埋怨佛怎麼不用神通保祐他,說既然佛不給他好處,他又何必學佛。

種種這些表現已經遠遠違背法輪功的修煉原則,因此就不可能再讓他們擔任長春輔導站負責人。對他們來說這本應該是個機會,靜下心來,好好實修,正是提高自己認識的好機會。因為法輪功只講奉獻,沒有官當,很多輔導站負責人也有過類似的經歷,重新認識後又修煉得很精進、很有成效,又重新出來為大家服務。但是這幾個人再次錯過了機會,誤認為李老師在打擊他們,就寫詩反抗,寫甚麼「金猴奮起金箍棒」等等來對抗。經過幾次教育,終不改悔。他們認為這樣下去已經不可能在法輪功裏再找到個人名利出路了,終於走上誓與法輪功一斗到底的道路,不達到徹底陷害法輪功的目的誓不罷休。

二、他們一再炮製的謠言到底是甚麼貨色?

中國氣功界的情況一直比較複雜,所以政府一直非常關心,整頓氣功界的混亂,設法取締少數搞迷信、騙錢害人的假氣功,這是非常正確的,完全必要的。

長春這極少數人看到了這個大形勢。他們既已決心陷害法輪功,就不惜一切地搞了全國大串聯,搜集誣告材料。1994年底寫出洋洋幾十萬字,三大本,羅列12條罪狀,向中央13個部門誣告法輪功,帽子大得嚇死人,可惜其中沒有甚麼事實。但是這個所謂的揭發材料曾經也造成過「黑雲壓城城欲摧」的嚴重局面。

在緊急情況下,我們曾向所有有關領導部門實事求是地介紹法輪大法的情況。當一條一條逐一解釋了所有問題以後,領導部門都非常驚訝。領導們講:原來法輪功這麼好,那為甚麼你們不跟我們聯繫呀?我們一直不知道你們呀!希望今後多聯繫。這樣,1994年底的誣告揭發材料事件就算解決了。為此1995年2月9日中國法輪功研究會向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並轉報有關部門)寫了三份詳細的彙報材料,其中有一份專門針對長春8個人的揭發材料逐條解釋了事實真相。應該說這種謠言當時就已經得到了徹底澄清,所引起的問題已經解決了。

後來另外還有過幾次少數職能部門搞的全國性的圍剿法輪功高潮。他們到處搜羅法輪功的罪狀,到頭來卻都是竹籃打水,得不到任何確鑿證據。但既然制定了全國性批判調門,沒有材料也不行,就只得上下串通,將早已徹底澄清的長春幾個人的所謂揭發材料一再翻版。

這些陳年舊帳本已不值得再提,但因為這幾個人的活動已經流毒全世界,我們只好從根開始,不厭其煩地從頭說起。

在法輪功研究會於1995年2月9日給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的報告中,我們已對所謂揭發材料逐條地評論分析如下:

1、非常可笑地把身份證、戶口本的出生年月當成頭條大罪。

身份證、戶口本的日期搞錯,恐怕全國幾十萬人都有這樣的經歷,本不值得如此興師問罪的。到底誰把日子搞錯了?到底罪在何處呢?

李洪志老師過去參軍時生日被部隊填錯了,後來已經作了更正,並於1994年10月20日在長春市公安局朝陽分局辦了新的身份證,註明是1951年5月13日出生,編號為:220104510513361,原身份證現已作廢。這種日子改正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一渲染,跟甚麼佛誕辰聯繫在一起,藉此大做文章。

佛誕辰原來都是按陰曆計算的,硬是胡編亂扯上甚麼假想推論,都是造謠者自己的假想。若是這個日子有甚麼重大意義,恐怕這個日子出生的人在中國起碼就有幾十萬人吧,難道他們都是佛了?再說「自認比佛祖還高」的人,難道用與佛同日出生就能抬高了自己嗎?

2、「材料」誣告李洪志老師的功能問題。

李洪志老師歷來不主張隨便運用功能,他主張內修。所以用李老師不搞功能表演來貶低他的智慧層次、能力是沒有意義的。李老師一貫不主張在常人中顯示超常的功能。有些功能在常人社會中運用,就會破壞常人社會狀態,這是不允許的。比如說有人心性不好,他一旦具備了搬運功能,他甚麼壞事都會幹,國家機密都保不住;銀行有的是錢,他可以搬點來,這樣的事是絕對不允許的。因此,除非是重要的科學研究(李老師曾與科研部門搞過科研試驗),李老師從來不搞功能表演。同樣法輪功也嚴格要求學員不要有顯示心理,以免造成社會上的不理解。

但是有人就是為了盲目追求功能才來學法輪功的,以為學了佛家功,「佛」就可以保祐他萬事如意,發財生子,一旦發覺「佛」並沒有給他特殊的享受,就產生幻想破滅的失落感,從而怪罪李老師。

3、「材料」說「地球爆炸」,甚麼「推延30年」,並扯上中央領導同志。

這種政治陷害手段是極其惡毒的,完全是無中生有的謊言。所以也用不著批駁了。

我們是一批跟隨李老師多年的老學員,從未聽到過李老師說地球爆炸之事,更沒有聽到中央領導為此事接見過李老師。這樣的胡言亂語實在是不應該,這不僅是對李老師的歪曲誣蔑,而且也是不尊重中央領導。

所謂宇宙爆炸問題,歷來是國內外科學界關心、研討的問題,至今未見定論。有的宇宙學說主張:宇宙是由大爆炸形成的,至今已有140億年的歷史;有的科學家說:宇宙至今仍在不停地發生爆炸,形成不同時空結構的複雜體系;有的在研究宇宙收縮膨脹變化的各種條件。這都是公認的未解決的學術問題。

有個別人曾經向李老師提過此類事,他總是說:大家不要問此等聳人聽聞的問題,這些事與修煉無關,與強身健體無關。針對一些邪教的傳言,針對一些大劫難的說法,李老師多次明確說過這個劫難已經不存在了。李老師嚴厲批評煽動人心的各種謠言,他在這方面的嚴正態度對破除各種邪教、對穩定人心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由於這個問題具有政治煽動作用,更是幾年來一再被引用的造謠材料,實在是使人悲哀的事情。

4、「材料」說李洪志老師另立宗教門派,這也完全是無中生有。

首先說明我們是修煉不是宗教。我們是佛家功,是正傳修煉大法,與宗教沒有關係,也不是佛教。

「材料」提到的煉法輪功不許煉其它功的事,這實際上是修煉界一個根本原則問題:修煉要專一,只能修一門,這不是法輪大法修煉一家的道理,而是所有修煉的普遍道理。只不過是常人世間沒有人傳授修煉的真道理,所以一般人不知道而已。一般人只知道強身健體的鍛煉方法,能取百家之長,把身體搞健康,甚麼辦法都行,但這不是高層次的修煉。

修煉法輪功不應皈依(佛教)。如果又煉功,又皈依,不但不專一,還破壞了兩門的修煉規矩。但是也不是叫你非煉法輪功不可,你皈依就皈依,這是講修煉專一的一個道理。我們認為煉功也好,皈依也好,這都是個人的事,誰都不能強迫誰。長春那幾個人中有的原來就是居士,強拉著學員到和尚廟去皈依,這樣的做法當然要受到法輪功的批評。這就是他們為甚麼要造出法輪功另立宗派的謊言的原由。

5、「材料」中說李洪志老師辦班「未納分文稅款」,這也是完全違背事實的。

法輪功1992年5月開始傳功,立即向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彙報了傳功的目的、內容,得到了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領導的肯定。在北京多次辦班都是由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主辦,多次有領導講話總結,批准為向全國、全世界推廣的好功法,並接納為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的直屬功派。當時,商定由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主辦的學習班由主辦單位納稅。後來法輪功辦班不斷積累經驗,從1993年下半年開始,與承辦單位一方都有正式協議。由於地區不同,稅收規定也不一樣,因此,法輪功分會把辦班的總收入分成,給承辦一方增加了10%,即提高到40%,這樣,就把我們該交納的稅金都由承辦一方同時交納。這種做法,承辦一方也很高興。

其它各期情況不同,但也都注意了納稅問題的處理。

按李老師的規定,辦班的全部收入都用於功法的理論研究、科學試驗和基地建設等等,不歸李老師個人所得。帳目由法輪功分會管理,任何人不能使用這筆款項。這些規定和做法,趙傑民都知道,在長春辦班時,就是趙傑民經辦的。

李老師從1992年5月起,專職做傳功工作,因此,他本人的傳功費用、生活費用都在功法建設費中報銷或由分會安排生活。

法輪功辦班10天一期,新學員收費人民幣40元(折合5美元),老學員收費人民幣20元(折合2.5美元),這是全國氣功辦班中收費最低的。因為與當時社會上其他氣功班收費標準形成很大反差,各氣功師都提意見。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多次要求李老師提高學費,但李老師為了照顧學員的經濟能力,一直堅持不提高學費。

6、「材料」中說李洪志老師辦班收入除支出微微了了之外,完全裝入個人的腰包,分文沒有捐獻。

我們在這裏也澄清一下事實。

1993年12月17日,李洪志老師在北京93"東方健康博覽會上做了一場氣功科學報告,收入4000元,全部捐贈給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

1994年5月14日、15日,李老師應邀為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舉行捐贈報告會。在北京公安大學禮堂做了兩場氣功學術報告,收入近6萬元,全部捐贈給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同時將他的專著《中國法輪功》1000本,捐贈給基金會代贈各圖書館,價值為6600元。

1994年8月27日,李老師在延邊朝鮮族自治州辦班,收入7000元,全部捐贈給該州紅十字會。這些捐贈都是有帳號、有證書可以證明的。

此外,在公安大學李老師的報告會上,有兩位不透露姓名的人士,被李老師的修煉法理所感動,一位當場捐贈10萬元,另一位捐贈1500元。

李老師不但多次為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捐贈,而且對見義勇為人物是尊敬的。1993年8月,由中宣部、公安部聯合召開第三次全國見義勇為先進分子表彰大會。基金會邀請李老師在會議期間為這些先進分子提供氣功康復治療。這一邀請,當即得到了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張建秘書長、管謙副秘書長、功理功法委員會費德泉主任的大力支持。8月31日李老師帶領一批弟子為百名代表治病。8月31日公安部致函中國氣功科研會表示感謝。函中說:在近百人的治療中,除一名輕微傷患者沒有明顯感受外,其餘全部獲得了不同程度的明顯療效。

1993年9月21日《人民公安報》刊登了北京市公安局李曉津副處長拍攝的李老師一幅諮詢照片。照片說明中有李老師的話:「凡是經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確認的全國見義勇為先進分子都有資格獲本功法的免費諮詢。」1994年5月16日,《法制日報》引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秘書長周詩裳先生的話說:「李洪志先生傳授的中國法輪功所倡導的功德觀,是同本(基金)會的宗旨一致的。」不難看出,李老師對見義勇為者的態度是支持的,每個正直的人都會自有公論。

7、「材料」中說李洪志老師只能講法不能治病。

李老師能不能治病,這不需要在此多說,在他的著作中有例為證。在這裏,我們只提供北京兩次健康博覽會上李老師和法輪功的治病情況。

李老師為了支持國家的大型氣功活動,率弟子參加了92"東方健康博覽會治病活動。博覽會總指揮李如松先生和總顧問姜學貴教授對李老師的功力和法輪功治病的奇特功效有客觀的評價。李如松先生說:「在博覽會上法輪功是受表揚最多的,調病的效果是好的。」姜學貴教授說:「李洪志先生可以說是92"東方健康博覽會的一顆明星。我看到李老師為這次博覽會創造了很多奇蹟;看到那些拄著拐棍、乘著輪椅和各種行動不便的病人,經李老師的調治,就能奇蹟般地站立行走了。正像有人題詞那樣;法輪功是神奇功法。我作為博覽會總顧問,負責地向大家推薦法輪功,我認為這個功法的確會給人們帶來健康的身體和新的精神風貌。」

李老師應93"東方健康博覽會的邀請又一次參加治病活動。李老師被推選為組委會成員,法輪功為「特邀功派」。在10天的時間裏,治病幾千人次,近期有效率達95%以上;李老師為人簽名留念1萬人次,是本屆博覽會接待人數最多的一個氣功門派。由於李老師和法輪功在博覽會期間為大會做出了突出奉獻,博覽會組委會和專家委員會共同作出決定:大會將唯一的一個最高獎勵──「邊緣科學進步獎」,授予李老師;同時,還授予李老師「特別金獎」和「受群眾歡迎氣功師」稱號。參加本屆博覽會的氣功門派有五、六十家,李老師是獲本屆博覽會獎勵最多的一位氣功師。這是有目共睹的事實。

趙傑民、宋炳辰當初是疾病在身,是李老師給他們治好了,他們立即跪下磕頭,那樣激動,那般虔誠。劉鳳才曾說:「我煉法輪功以來,周身暖融融的,身體多部位都有法輪轉,頭腦非常清醒,曾連續7個晝夜趕寫材料,每晚只睡2個小時,無絲毫睏乏感。」可是為何才事隔一年多就徹底忘恩負義、幹起傷天害理的事來呢?不正是他們幾個人要開診所、用法輪功治病、給自己發財的如意夢受到阻止,就誣蔑法輪功不能治病嗎?這不是自我欺騙、自我安慰嗎?這不是他們人性中惡的一面在大暴露嗎?

8、趙傑民等人還「揭發」李洪志老師吹噓自己,有嫉妒心,法輪功出籠經過等,這樣的問題,我們不想在此耗費筆墨了。

「材料」還扯到了其他五花八門的問題,都沒有甚麼價值可列出條目分析的。比如甚麼宣傳畫有迷信色彩,甚麼母親說他沒有功,甚麼出山之前上過甚麼氣功班等等,這些事都不值得費筆墨,都是最簡單的氣功現象。

前面講過李老師負命向社會傳法時,為了解社會上氣功班情況,曾參加過幾個班,以學員身份出現,虛心體驗,這不正是謙虛的表現嗎?怎麼會被造謠成學別的功法、亂編成自己的功法呢?

正巧我們向吉林省、長春市兩級氣功組織彙報情況時,就有一個原省氣功協會部門主管,他以前就辦過某氣功班,李老師曾參加過他的班,他後來學了法輪功才知道法輪功的深度,就放棄了他原來功派教功辦班的事,專心學法輪功。他用自己的例子直接向省氣功協會彙報情況,非常生動,很有說服力。

再說甚麼宣傳畫有蓮花座,頭上有光圈是「迷信」,實際稍有煉功體驗的人,許多功法的氣功中都會看到自己打坐時的3層、9層的蓮花座,看到頭上的光、身上的光,還有更多的豐富、殊勝的景象。這是氣功修煉真實境況,用宣傳畫展示出來是很正常的事。

再說歷史上許多氣功修煉家的故事中,都講過有人煉功幾十年,夫妻間都不知道對方在密修。李老師20多個師父教給他的功法都是單傳獨修的密煉功法,怎麼可能讓別人知道他在煉功呢?再有深入的氣功修煉,打坐、睡覺中修煉的複雜情況,非修煉者無法想像。別人若能知道,那還叫甚麼密煉呢?至於李老師的母親一直為李老師感到自豪,不要去說甚麼老人家的難聽話,無緣無故再去傷害受人尊敬的老人家,又有甚麼意思呢?

任何陰謀都見不得陽光,任何謊言都經不起事實的批駁,所以1994年底的謊言當時受到所有部門的抵制。長春市、吉林省兩級氣功協會更是經過深入調查,反覆聽取多方面的意見,最後都堅決支持法輪功,批評了肇事者的錯誤。省、市氣功協會都主動要求成立法輪功分會、專業組等組織,並為家鄉有這麼好的功法能在全國、全世界弘揚感到很高興、很光榮。

當時國家體委、公安部、中國氣功科研會都很支持法輪功,要儘快完善一個學術組織團體來協調這麼大一個功派的全國性事務。但鑑於李老師規定:修煉是個人的事,我們不涉及政治、不搞組織、不搞實體,所以法輪功一直在走一條無形的道路。

當時造謠者在四處碰壁的情況下處境很不好,見了人都抬不起頭來。陷害法輪功未成,他們就轉而對各級領導有意見,但又不死心,只得恃機再起。他們有的當作家,想寫小說、編故事攻擊,有的下決心要幾十年對抗到底。

三、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為甚麼拋出趙宋的誣告

中國法輪功1992年公開向社會傳授,曾經得到中國氣功科研會各級領導的積極支持與高度讚揚。

李老師1992年5月在長春開辦全國第一期、第二期學習班之後,就在北京向中國氣功科研會彙報了出山傳功的目的與講授的內容,得到氣功科研會的充份肯定,並在中國氣功科研會領導主持下開班。每次辦班均有領導講話,辦班後還有領導總結、肯定,並批准為優秀功法向國內外推廣。1993年法輪功成為中國氣功科研會直屬功派,並由氣功科研會製作了第一次公開發行的教功錄像帶。

在這種親密合作過程中,我們都記得張震寰理事長、張建秘書長、李之楠秘書長等等前前後後一批領導在推廣法輪功中所做的貢獻。李之楠秘書長還專程陪同李老師去齊齊哈爾講學,各級領導也歷次被邀請作為貴賓出席傳法大會。張建先生與各位領導還應邀出席了廣州1994年12月李老師在國內的最後一次傳法大會,也應邀出席了1995年1月4日在北京公安大學禮堂舉行的《轉法輪》首發式和國內傳法總結大會,李老師在此會上宣布法輪功在國內傳法全部結束。

1992至1994年間,法輪功在全國共辦了54個傳授班,後期每次辦班聽講學員有四、五千人,規模空前。然而也有不少干擾與破壞。最初的干擾是因氣功科研會內部個別人,先拉李老師給自己家鄉辦班,後又在家鄉搞法輪功治病醫院等等,其違反法輪功宗旨的行為受到抵制,轉而反對法輪功。我們很感謝中國氣功科研會的領導,他們一再嚴肅地批評了上述人員的錯誤行為。

鑑於李老師的計劃,法輪功在中國傳功兩年時間,本應於1994年6月結束,後應各地強烈要求,又於8月份在吉林延邊及12月在廣州再次辦班。9月李老師通知中國氣功科研會他在國內的傳功已結束,申請退出氣功科研會。從1995年開始李老師只在國外辦班傳法,再也沒有在國內舉辦過任何與氣功有關的活動。

1996年3月李老師派了三個學員向中國氣功科研會的領導集體彙報,正式提出法輪功退出中國氣功科研會的申請,理由是1994年已結束在中國傳功,1995年也結束了在國際上傳功,至此不再進行氣功師的活動,今後將專心致力於佛法研究,因此申請退出中國氣功科研會。

當時在場的中國氣功科研會領導有副理事長張建先生、邱玉才先生等等。當時領導們一再挽留,說正值氣功遭受各種打擊、誣蔑之時,正在迅速發展的法輪功正是應該挺身而出、為捍衛氣功事業做出貢獻的時候,為甚麼要退出氣功組織呢?並極力讚揚法輪功,說了許多非常肯定法輪功的好話。我們解釋說老師已專心佛法研究,無暇顧及世間的氣功之事,堅持了退出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的申請,並得到了正式確認,辦了退會手續。

此次彙報的第二個議題是在法輪功研究會退出中國氣功科研會之後,廣大法輪功修煉者想組織一個修煉者學會,如何申請掛靠中國氣功科研會之事。當時我們得到的回答是先去找一個部級單位作為業務指導部門,到民政部申請成為一個社團,再以一個集體會員的名義掛靠中國氣功科研會。所以當時一切事情都是很友好妥善地發展著。

一直到了1996年6月《光明日報》開始批判法輪功,廣大學員向《光明日報》寫信反映自己修煉法輪功的收益,也有相當部份學員向中國氣功科研會寫信。吉林省氣功協會、長春市氣功協會收到信件後為法輪功作了許多正面介紹。由於當時的政治導向和意圖,中國氣功科研會新來的一個理事長及其他少數人立功心切,開始積極批判法輪功。新來的理事長對氣功界的複雜情況缺乏了解,上任後制定的第一個政策是堅持要所有氣功師把收入交中國氣功科研會,以統一領導,並要求在氣功功派中建立黨團組織,以加強黨的一元化領導等等,完全脫離實際。

1996年下半年,國家進行氣功管理工作的體制改革,由國家體委全面接手管理氣功。因此中國氣功科研會本身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價值而成為要取消的民間組織。原來氣功科研會掛靠的領導單位中國科協也不再承認氣功科研會。

值此氣功科研會自身的危亡關頭,氣功科研會在對抗國家體委管理氣功的一系列活動中,把對法輪功的批判當作挽救它自己生存的措施,製造了個甚麼1996年11月寫材料上報,要把法輪功註銷的說法。試問1996年3月已自動退出的組織,怎麼還需要年底再作甚麼註銷?並且為了打擊法輪功而不惜翻箱倒櫃把1995年初早已徹底解決的那些誣告再次翻出,這肯定不是重事實、講道理的正義行為。

中國氣功科研會把個別人搞政治陷害的誣告材料作為組織的結論上報,是個嚴重的政治錯誤。現在這些材料已在全國到處流傳,成為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攻擊、誣告法輪功的依據。更危險的是,這些虛假誣告材料已被選進了當局鎮壓法輪功的正式文件。由此而產生的任何嚴重後果,中國氣功科研會的個別人罪責難逃,天理不容。

四、幾次全國性大圍剿均遭慘敗,無奈何再次抬出殭屍謠言

法輪大法在國內外廣泛弘揚,受到全世界的歡迎,更觸動了一些陰謀家的神經。他們想借打擊法輪功達到個人的政治目的,不惜一再製造迫害法輪功事件,企圖挑起事端,製造社會混亂。

個別人插手公安部門,於1997年1月、7月兩次在全國範圍調查法輪功的所謂「非法宗教活動」,網羅罪證欲定為「邪教」。結果全國各地公安局經充份調查後均上報反映「尚未發現問題」。1998年7月,公安部更是違法地先給法輪功定罪為「邪教」,再組織全國範圍搜集罪證,造成全國混亂,但結果還是一場空。令他們驚奇的是,在全國各地,一條法輪功的罪證都沒有搜集到。

就連長春這幾個一直反對法輪功的人,他們的一而再、再而三的造謠活動也沒有甚麼結果,公安局都覺得他們無聊,毫無價值。這樣只好由何祚庥出頭,先後挑起了北京電視台事件、天津事件。在他們一文一武的緊密配合下,又導演了中南海事件。由於法輪功學員們真善忍的崇高行為,才使事態得以平息。

陰謀者一計不成再生一計,欺騙中央,散布法輪功恐怖論,製造「5.1香山集體自殺事件」的謠言,「5月22日香山大集會,自殺事件」的謠言,「6月大集會事件」的謠言。但是一個個陰謀全都破產了。這樣無奈何再次抬出殭屍。

在政法部門少數掌權者的陰謀指揮下,某公安局出面再找武漢電視台,勾結了長春的宋炳辰、趙潔民,再次炮製、重演於1994年底已被揭穿的陰謀,幻想把謠言重複千遍就可成為定罪的證據。這只能是痴人說夢。時間和歷史終將給人們展現公正的判斷。

但是問題嚴重的是:少數陰謀家盜用了中央名義,以「中央定罪法輪功為邪教」的謊言,命令不明真相的武漢電視台製作批判邪教的錄像片,企圖在中央權威的電視台播放。進一步的危險是:這些純粹的少數人惡意誣告,將變成領導的決策錯誤。因此,必須緊急呼籲中央最高領導,儘快制止個別陰謀家欺上瞞下、製造全國大混亂的圖謀。

長春法輪功網站上已經登載有關情況反映。據最新消息,長春那些極少數人還在與武漢電視台繼續更大規模地炮製反法輪功材料。他們還要與所謂「世界反法輪功大聯盟」進一步勾結,企圖掀起更大的動亂。他們又造謠說李老師是「美國特務」、「騙錢到美國投資移民」,還有甚麼得到「外國勢力支持」等等,都是不值一駁的無稽之談。

謊言永遠只能是謊言,但是謊言會暫時迷惑不明真相的人,甚至給中央提供假材料,造成對中央決策的誤導,造成不可挽救的災難。因此,所有善良的人們都應該引導事態往正確方向發展,避免一錯再錯地給中國的國際形像及中國社會造成損失。

我們法輪功學員一貫本著「真善忍」的原則,不介入政治,不反對政府,我們都是愛國的好人。我們非常不理解:為甚麼在這世界上做個好人就這樣難?我們修煉者對人間世界一直沒有甚麼過多的要求,我們只要求讓我們可以按自己對真理的熱愛與追求,去修煉我們珍愛的法輪大法,不要給我們這樣莫名的打擊、迫害、鎮壓。我們希望還給我們最基本的思想信仰的神聖的自由選擇的權利,給我們一個合理的修煉環境。

( 一批法輪功老學員 1999年7月7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