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學員葛滿珍就一假新聞給江西電視二台的信

【明慧網2000年9月24日】

江西電視二台晚間800節目組的全體工作人員:

你們好!

不知你們是否還記得,半個月前你們播放了一則關於龔千溪引起的新聞,我就是他的妻子葛滿珍,同時也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晚間800節目一向是報導真實新聞的,但這次報導與我們夫妻矛盾的真相不符,失去了真實性,我想作為新聞工作人員,應當向人民群眾反映真實情況,才不失作為一名新聞工作者的稱號,我寫這封信是希望你們能了解事情的真相,不要被人利用,也不應利用其人,如果你們僅僅是針對我個人,我可以忍受,無須寫這封信;但你們不應由此去誣蔑、詆毀法輪功,欺騙廣大的人民群眾,我想這是極不負責任的。

我在沒煉法輪功之前,曾是一名4個"+"號的晚期糖尿病患者,每個月醫藥費300多元,還要戒口,這筆醫藥費對於我一個離了婚的人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數目,我還有腦震盪和其它一些疾病,自修煉了法輪功後所有症狀都神奇般地消失了,這是誰都抹煞不了的客觀事實,周圍的鄰居和親人都知道。修煉法輪功後與龔千溪結婚三年,在此之前我並不知道他曾娶過五個老婆,而且她們都是因為忍受不了龔千溪的打罵虐待而離走的。剛開始他對我花言巧語,我做夢也想不到竟被他這個人面獸心的傢伙所欺騙。

自從與他結婚後,他就開始對我百般刁難,挨打挨罵成了家常便飯。你們知道嗎?他這次打我的原因是因為我拾到了別人丟失的三千元錢而主動交還給了失主。對於我們這樣貧寒的家境來說,3000元錢無疑是一筆飛來橫財,但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不應當要別人的東西,要用"真、善、忍"的標準來嚴格要求自己。可我的丈夫不是修煉的人,當他知道後心裏感到十分氣恨,責怨我不該把錢還給失主,從此他對我越加不好了。記得那次我高燒了兩天一夜,晚上兩點鐘左右,龔千溪唱完卡拉OK後,借我沒給他煮麵條為由,動手就打我,剛開始是掐我的脖子,脖子被掐得腫得很大,我喘不過氣來,我當時害怕極了,於是掙扎著想脫開,家裏的櫃台被打碎了,他的腳被玻璃劃破了,並不是你們所報導的說是我用刀砍的。他打我時,我曾幾次到派出所求救,可派出所的人不予理採。龔千溪看派出所的人不管,便更加瘋狂,用木棍狠狠地打我,越打越厲害,一直打得我暈了過去,兩個多小時不省人事。地上吐的血被龔千溪用水沖掉了,醒來後,他還不放過我,我出於無奈,為了自衛,慌亂中順手摸到一根木片,往他頭上打了一下,誰知當時木片上有個釘子,把他的頭劃破了,並不是我用刀砍的。龔千溪因此惱羞成怒,往死裏打我,為了逃命,我強忍全身疼痛拼命跑到了像湖派出所求救。當時指導員見狀大驚,把我藏在鄉政府會議室過夜,並叮囑我說:「你千萬不要回家,不然會出人命的。」當時還有一位好心的公安女幹警陪我在會議室過了一夜。整個晚上我全身疼痛難忍,根本無法入睡。幹警一再叮囑我不要出去。第二天一大早我想到外面走動走動,剛出門,誰知龔千溪卻拿著刀在門外等候,他一見我就要動手行兇,被指導員訓住制止了。事後像湖派出所的幹警到我家看了現場,還有鄰居也都很清楚此事。在像湖派出所的樓上,我無意中聽到了龔千溪與所長的談話。所長說,「你把她打成這樣,她娘家人恐怕不會放過你。」龔千溪說,「沒關係,她們一家人都是煉法輪功的(他把我們煉功人的大善大忍之心當成軟弱可欺),我還有一個戰友在市公安局,我還認識郊區公安局局長。」所長說:「那你還是先和局長打個招呼吧!幸虧她是煉法輪功的,現在又正在風頭上,沒有人敢替她說話。」

上午在郊區公安局驗傷,我前邊肋骨被打裂兩根,後邊肋骨被打裂了一根,胸前肺部被打腫,肝部疼痛,左手差點被打斷,小便三、四天帶血,吐出來的痰中帶血。法醫說:「按你這樣的傷,你丈夫最少要判三到五年的有期徒刑。」可到下午時一切都變了,說龔千溪比我的傷情更重,但不見驗傷證明,並要我補償他三千五百元錢的醫藥費,而龔千溪只需給我三百五十元錢的補償。作為一個執法部門,如此懲善揚惡、褻瀆法律尊嚴的行徑十分令人費解,其中奧妙不言而喻。整個像湖知情者都知道這件事的真相,而新聞報導中有一個作偽證的人,說是我煉功走火入魔,用刀砍殺他人的。而這個人是龔千溪用三百元錢買通了一個精神有毛病的養狗人作的偽證,事後龔千溪還請他吃了一頓飯,龔千溪還叫鄰居作偽證遭到了拒絕。當晚間800的工作人員問隔壁鄰居的小朋友時,小朋友回答說,「不是葛阿姨煉功走火入魔,是龔叔叔經常打阿姨的。」多麼純潔、正直的孩子啊!難道你們就不動心嗎?而你們在新聞報導中卻隻字不提。雖然群眾嘴上沒說,但心裏已經明白,電視也只能欺騙少數人,謊言終歸是謊言,其實明白真相的人還是很多的。

有人叫我到婦聯去告龔千溪,我沒去,因為我是個修煉的人,煉功人要重德,應當寬以待人:只希望他能悔過自新。但我萬萬沒有想到,他竟然將騙局擴展到了新聞媒體,用謊言欺騙你們電台,並利用你們電台欺騙群眾,同時還對法輪功進行惡毒攻擊,使宇宙大法和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及千百萬真修向善的大法弟子遭受不白之冤,這使我十分痛心。試想;一個粒米未進、高燒了兩天一夜的女人會把一個身強力壯的男人打得比自己的傷勢還重,這你們相信嗎?他數次差點將我打死,反過來卻說我煉功走火入魔用刀砍他,這公平嗎?相信你們也有兄弟姊妹、妻兒子女,當他們遭受如此的虐待毆打和冤屈時,你們會怎樣呢?難道說因為我煉了法輪功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你們就可以顛倒黑自、是非不分嗎?更何況法輪功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好功法。我今天給你們寫信的目的,一是要告訴你們,你們也是受騙者;二是誠懇地希望你們電視台,能夠澄清事實,挽回對這件事因不切實際的報導而造成的不良影響。為了正義,也為了你們電台的聲譽。

此致
敬禮!

葛滿珍
2000年8月24日

附:
江西電視台部份電話
總編室+867918326017
政治部+867918337896
二套節目部+867918337804
南昌市郊區像湖鄉政府辦公室+867916513927
南昌市郊區像湖鄉派出所+867916532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