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學員闖關經歷


【明慧網2000年10月30日】 10月26日,我來到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這天的天空晴朗,似乎離「天清體透乾坤正,兆劫已過宙宇明」的日子不遠了。我沒有帶橫幅,所以想等其他大法學員打橫幅時和他們一道站出來,喊出自己的心聲來證實大法。中午12:55分左右,廣場的靠近旗桿一側有學員率先打出了橫幅,緊接著廣場上此起彼伏地,許多大法弟子紛紛打出橫幅並把大把的傳單撒向空中。警察們開始瘋狂地撲向大法學員進行毆打,我看到這些,急忙向有大法學員打橫幅的方向跑去,邊跑邊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同時在我的周圍響起許多大法弟子的呼聲,令眾魔膽顫心驚。立即有幾個警察和便衣向我撲來,揪住我的衣服,一把把我推倒在地上,接著五、六個警察和便衣圍過來,沒頭沒臉地狠狠地踢、打我身體的各處。我一點也沒有害怕,覺得自己來廣場的目的就是為了證實大法,即使被它們打死了又能怎樣!可奇怪的是身上除了有一點震動的感覺之外,好像被甚麼東西墊著一樣,一點也不覺得疼痛,而且之後一點也沒有受傷。我知道師父在保護我,不知道師父又為我承擔了多少!一陣暴打之後,我被拖上了警車,車上擠滿了功友之後就向天安門分局開去。我看到許多學員被打得很重,有的頭上流出了血,有的臉被打腫了,變形了。但是大家都很樂觀,畢竟我們從大法和師父那裏得到的太多太珍貴了,付出這一點又算甚麼!

到了分局裏面,發現屋裏面已經關滿了大法弟子,我們被關入院子裏。學員們報以熱烈的掌聲,彼此鼓勵和祝賀著我們共同闖過生死關。大家在院子裏背《論語》和《洪吟》,有的學員在廣場上沒來得及打橫幅就被抓上了車,現在就把橫幅打出來,我們大家保護著橫幅。後來開來了很多大轎車,分批把學員送往各看守所。我和一批學員被送到了一個地方,看樣子是一個拘留所。警察讓我們在一間屋子裏等著,然後把學員一個一個叫出去登記並詢問姓名地址和去天安門的目的。有的學員不願說話,結果挨了打。我心裏想著,我來的目的就是證實大法,不能不說話,一定要把大法好和我證實大法的目的和想法告訴他們,並且告訴他們不要做江澤民的幫兇造業害自己。畢竟人在迷中,而我們大法弟子明白這一切,告訴他們不正是慈悲於人嗎?我想著怎麼回答考題,學員一個一個被叫出去,可是警察卻一直不叫我,我開始有點著急。突然有一個警察進來指著我問:「你是不是去天安門旅遊的?」我沒想到警察會這樣問我,我說「是嗎?」,於是他把我帶到了另外一間屋子。他問我姓名地址,我說了化名;他問我為甚麼被抓來,我說天安門警察隨便抓人打人,並把看到的很多事實告訴他,他一一做了記錄。然後他對別的警察交待了一句說我是旅遊的,可以釋放,就把我送出拘留所。因為已經很晚了,他又用車把我送到了一家旅店。路上他對我說:「你倒挺會運用智慧的呀!」我會心地笑了笑。由於我沒帶身份證,到了旅店之後他又拿出警官證幫我要了一間客房,然後就走了。就這樣我獲得了自由,又可以在外面繼續證實大法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