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難中驚醒、歸正與贖罪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二四年七月四日】震撼、震驚、驚醒,是師尊《法難》與《驚醒》兩篇新經文帶給我最直接、最深刻的感悟。

震撼的是,當媒體項目遭遇巨大魔難的緊急時刻,師尊從天而降,擋下了魔難。震驚的是,師尊首次明確用「法難」一詞來指稱當前我們遇到的迫害與壓力,更震驚與慚愧的是,這場法難竟是由於我們大法弟子們沒做好、長期心性有漏而招來的迫害干擾,還連帶影響師尊與神韻藝術團遭受迫害。

驚醒的是,師尊在經文裏指正的種種修煉有漏與不足,竟都是過去幾年來對我們不斷耳提面命的法理,如「不攻擊個人,不樹立敵人」;「你可以罵我,但是哪,我不罵你,對誰都是善良的。」(《各地講法十五》〈大紀元新唐人媒體法會講法〉)但我們身為弟子,卻始終沒聽話、沒做到、沒修好,最終給師尊與神韻招來迫害與麻煩,如此豈不愧對「大法弟子」稱號、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

一、師尊的承受與慈悲

師尊兩篇新經文,不但在明慧網發表,還通過幾大媒體向世人傳播。我悟到,師尊不但以創世主之尊親自現身世間承擔這場巨難與迫害,保住媒體與大法弟子,更重要的是,師尊要保住大批未來還可以被媒體收救的有緣眾生。換言之,師尊的新經文,是用神體為弟子們、為媒體、為眾生贖罪,換取眾生的未來生機。

此外,師尊用神體擋住這場巨業黑浪之際,不但對弟子們諄諄教誨、指正勸善,沒有拋下任何一位弟子,師尊還同時向世人細細講清大法弟子反迫害的真相,講清神韻救人的真相,以此啟迪世人的良心善念,勸導他們明辨真相是非,避免遭到邪惡利用而助惡為虐,造下罪業。

師尊這一切,是曠古未見的洪大慈悲,是對弟子們最慈善的言教身教,告訴我們甚麼是「能做到對誰都慈悲,對誰都有愛心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驚醒》);同時師尊也通過對媒體、對弟子的公開指正與歸正,親自向世人展現大法的純正純善與光明磊落,只要我們遵照法理歸正自己、補過贖罪,這一切將是又一次對邪惡迫害的「將計就計」、「化險為夷」。

師尊的浩蕩洪恩,我們永生永世都無以為報。

二、法難如何起?

從兩篇新經文中,我個人體悟到這次的法難起源來自三個主因:

一、眾生業力與大法弟子業力。
二、學員沒做好。
三、學員對眾生的慈悲心不夠、善念不夠。

首先是業力。師尊在《法難》中說:「其實我知道我們在救人的同時,還有百分之十五的業力沒有消完。這是救眾生二十多年來留下的,這很巨大,我知道。」

為甚麼會有這百分之十五的業力?此為天機,這裏不敢妄揣。

其次是學員沒做好。

師父說:「每個大法弟子,不只是媒體,都要想想我們是在做大法修煉人該做的了嗎?回想起來我都感到後怕,很多人長時間放鬆自己的修煉,做事又與常人一樣,這是大法弟子的狀態嗎?」(《驚醒》)

面對這場法難,每一位把自己當作學員或者大法弟子的,都應該向內找,歸正修煉狀態。從我自己在媒體多年來的親身經歷來反思向內找,我發現有幾個疏漏應是我們媒體環境中長期存在的,也抑制著我們整體修出更高的慈悲與善念,這一點稍後再詳述:

1)慈悲與善念不夠,偏離神的狀態

過去幾年來,師尊對大媒體、自媒體多次開示相關法理,警醒我們不要介入常人政治,不要攻擊哪個黨派或人物,所有眾生都要力所能及的救度。但這次法難為何還是發生了?這說明我們整體並沒有真的依照師尊法理去做去修,反而是「聽一套、做一套」,從而被邪惡有藉口鑽空子,招來巨大罪業與法難。如果我們不能無條件的遵照法理行事,是真的信師信法嗎?是真的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嗎?

進一步向內找,為甚麼我們不能信師信法的照著法理去做呢?是為了點擊量和名利的考量嗎?是出自對特定黨派的人情或怨恨嗎?還是心底深處把自己的世間得失看得比大法整體的得失、眾生的得失還重要呢?我們修了這麼多年,生命特質是為他還是為私?我們生命有多少比率進入新宇宙、多少比率還迷失在舊宇宙?這些都是值得我們深深挖根的。

沒有慈悲,就不能成神;沒有善,就不能收救眾生,甚至還可能因為人心而被魔利用,反過來毀了眾生,干擾了大法救度。

2)不拘小節,小步不正大步摔

我們媒體裏有很多同修都很有能力,也有洪大抱負,發願將救人項目大步流星的推進,救度更多眾生。但稍有遺憾的是,往往我們到了具體執行的環節,就容易浮現「不拘小節」或者「想打快拳」的習氣,因此,就容易為了方便自己做事或者急於求成,從而選擇不夠正、或者有風險的路子或做法。

也許我們這不正的一小步,世人未必會發現,但在滿天神佛的眼裏,卻是昭昭可見,對虎視眈眈的舊勢力來說更是一個個把柄。從而,舊勢力會利用修煉人「不拘小節」的心態,一步步的用名利情,誘惑我們踏出更多不正的小步子,最後當我們高興的要邁出流星大步時,舊勢力便集中所有空子、猛然發動巨浪攻擊,讓我們重摔倒地。

深入向內找,為甚麼「不正」的念頭能在我們的場中出現?是否因為我們整體的場當中已經有所偏移、有所不純、有所不正了,所以才會讓這些大大小小的不正之念找到棲息之地?我們知道,一個百分之百純正的空間場,任何黑邪生命都不敢闖入,一闖入就被解體。

再換個角度講,我們這種「不拘小節」、「不符常人規矩」的冒險或投機作風,是否也是一種對眾生不夠慈悲的體現?只有每一步都走正,才能讓眾生信服、讓眾神服氣。我的一層體悟是,「走正」也是慈悲的體現。

3)行為上不願符合常人這層的道理

我們都知道要「正念正行」,但有時我們會嘴上滿是正念,但行為上或做法上卻不願符合常人一層的道理與法規去行事,也不太顧眾生能否接受,從而經常造成事情推進不順、最後黃了;同時也因為無法讓眾生理解接受,體現不出大法弟子的慈悲。

在淺層次向內找,會發現有時是怕麻煩;有時是不想改變自己、只想改變別人;有時是不讓別人說的心等等。甚至,當有同修來跟我們指正、交流時,我們卻可能反過來辯解或指責對方說「你正念不夠」、「你有怕心」、「別被常人條條框框侷限」等等。

但如果再深層向內找會發現,我們往往帶著人心來理解法,老想用超常的正念與師尊的加持,來搪塞我們在低層人類空間不願去做的勞動與奔波,或者掩蓋我們不願改變自己、固守自己的安逸心。

正念絕非義憤填膺的激情,亦非滿腔熱血的衝動,真正的正念是在宇宙從上到下、層層境界都能貫穿、層層法理都能圓容的智慧與慈悲。

4)神神叨叨,超常變異常

我們是修煉人,不但敬天信神,做事也往往會有神跡。但我們要謹記,媒體報導是寫給常人看的,是要救度眾生的,所以新聞報導與節目內容不宜講的太高,否則容易被常人誤解、懷疑進而孤立,不但遠離了眾生,也體現不出修煉人對眾生的慈悲、善念與愛心。

比如我們有些新聞報導講到中國天災或者天有異象時,有時會不自覺的講得神神叨叨、玄來玄去,感覺像在寫神怪小說,不是幾分證據講幾分話的新聞報導,結果導致觀眾與讀者在留言區或社交媒體上批評我們不客觀、不理性。

向內找會發現,可能因為有的同修因為長期生活在學員圈裏頭,很少接觸常人社會或者根本不接觸,只會用「同修交流」的語言與思維來做社會新聞。

或者,我們因為媒體做久了,又少於接觸常人,從而養成「自說自話」的習性,在媒體上說自己想說的話,忘了考慮世人能不能理解,結果變成「想超常、卻異常」,不但讓媒體報導變得不可信,甚至可能因此得罪常人、遠離眾生也不自知。

師父說:「但是項目的本身和你們做事的方式要能叫世人理解。被人理解,不是被神理解。人就看表面的東西,人就只能夠從表面理解問題,所以你們在表面的形式一定要符合常人社會的表現行為。」(《各地講法九》〈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

對師尊的開示,我們必須嚴肅正視。

5)資深生傲慢,不願專業化

我們在媒體幹久了,有時難免會產生一種「資深心態」,但是如果我們長期沒有在專業能力上提高,長期不願改變和提升自己的話,那麼所謂的「多年經歷」反而容易變成干擾我們修煉提高、救人提高的「長年枷鎖」。

向內找會發現,這種長期不願提升技藝來救度更多眾生的心態,其實正好暴露了我們慈悲心不足、安逸心重、不願吃苦、不讓人說、不願改變自己只想改變別人等等的修煉短板,正是有待提高的修煉卡關。

換個角度想,如果我們高高在上、不願為了救度眾生而提升專業技藝,不願學著用眾生最能理解的規範與做法來救度他們,那又如何向世人證實大法的慈悲與智慧呢?

6)將修煉與專業對立

有少數同修把修煉跟技藝專業化分開看待,認為兩者是「零和遊戲」關係,亦即想重視修煉,就沒時間提高媒體技能;想提高媒體技能就容易放鬆修煉,然後以此為理由,不願提高專業能力。但這是似是而非的認知誤區。

以神韻為借鏡,神韻藝術家天天投入大量時間與精力鍛煉舞蹈技藝、音樂技藝,但是卻一樣重視每天的學法煉功與實修心性,並無偏廢。再看到媒體項目裏,不少優秀的記者、編輯和主持人,也都是精進實修的修煉人。也許他們休息時間非常少,但都在不斷提升修煉和技藝的境界。

個人體悟是,修煉跟專業化不但不對立,而且修煉境界越高,才越有慈悲心與洪願來提高專業技藝,才越能為了眾生得救而吃苦付出。

7)黨文化污染

媒體裏許多同修已經來到海外多年,但中共黨文化的污染仍難免多少會影響修煉與證實法,影響我們慈悲心的體現,在媒體和自媒體項目裏常見的體現包括:

第一,用粗糙或有風險的手法打快拳,為日後埋下被邪惡鑽空子的風險。

第二,有時為了打出名號或博取點擊量,有意無意的把話說大、誇大,但卻沒有足夠的證據做支撐,不但有違傳統媒體「幾分證據說幾分話」的專業規範,貶損著媒體信譽或自己的個人信譽,同時也傳播了中共「假大空」的話語陋習。

第三,過度使用媒體話語權,忽視話語責。媒體是中共最重視的輿論宣傳口和意識形態武器,所以中共動輒利用壟斷的媒體話語權,恣意攻擊、詆毀它的敵人與對手。然而我們有時也有類似情況,運用手上的話語權,在新聞報導或節目裏批評、攻擊看不慣的人事物(甚至包括西方國家政要),但卻忽略了任何權力背後都有相應的責任,話語權背後同時有話語責,包括社會責任與法律責任,沒有體現大法修煉者應有的慈悲和善念。

三、在走出法難中修好自己

一位同修與我交流,她日前打坐時所見:有個巨大的天體體系正在四分五裂、火光蔓延、搖搖欲墜,但師尊的手在底下托著這個天體。雖然同修所見未必是法上真相,可能只是一種點化,但這讓我有個理解,師尊用神體的巨大承受,為媒體、弟子與眾生擋下這次大劫,保住了龐大天體,但接下來需要弟子們實修歸正自己、修補天體,才能兌現守護眾生、守護新宇的使命。

因此,個人認為,首先我們要把心歸正,信師信法。一如過去的「四﹒二五」或「七﹒二零」的大魔考,面對這次法難一樣先堅守對師尊、對大法的正信,「一個不動就制萬動!」(《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同時我們在法中重新檢視自己、向內找,歸正自己種種可能有所偏移的人心、執著與觀念,特別是純淨我們的「善」,擴大我們的慈悲,先純淨自己的空間場,才能繼而佛光普照,度己度人。

其次,我們要清楚,每一次魔難都是對修煉人的心性考驗與境界檢測,當媒體項目遇到如此巨大魔難,我們心是怎麼擺的?

不管我們身處哪個證實法項目,我們靜心自問:當初我來這項目的初衷是甚麼?我現在每天做事是否還抱持這個初衷?我是否還修煉如初?是否增生了其它隱蔽的人心、觀念或執著?



後記:美國國會通過《法輪功保護法案》

近日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了《法輪功保護法案》,堪稱是美國保護中國人權、制止中共反人類迫害的重大進步。但近日某些自媒體和媒體學員,在公開談論怎麼用這項法案來追究、懲罰迫害大法的中共官員,懲罰中共的海外大外宣等等。這些言論內容,帶著明顯的爭鬥心、報復心和沾沾自喜的歡喜心,個人認為有所不妥。

師尊說:「可能迫害中大家都在恨中共邪黨,甚至有的人想一有機會要跟他們玩命。不值得。」「沒有,我從來都沒有說跟中共邪黨鬥,它不值得。」(《各地講法十三》〈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打倒中共邪黨不是修煉的目地,大法弟子修煉圓滿才是修煉的最終目地。」(《精進要旨三》〈清理〉)

師尊早已開示,大法弟子不是以解體邪黨為目地,修煉圓滿與救度眾生才是我們真正的使命。師尊兩篇新經文,已經多次提點我們的慈悲不足、人心太重、混同常人,此刻我們務必謹記師尊的教導:「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這就是在建立覺者的威德。」(《精進要旨二》〈理性〉)

以上交流,僅是現在個人層次有限之體悟,若有不在法上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c)2024 明慧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