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陷冤獄八年 湖北法輪功學員柯昌炎在迫害中離世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二四年七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湖北省黃石市大冶市茗山鄉法輪功學員柯昌炎,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多次遭中共人員綁架、關押、酷刑折磨,被非法勞教、誣判,陷冤獄共計八年,身體受到嚴重摧殘。柯昌炎出獄後仍不斷遭中共人員騷擾,不幸於二零二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含冤去世,終年62歲。柯昌炎遺體的背部和腿部呈烏黑色,都是在監獄被打的。

柯昌炎,男,一九六二年十二月六日出生,農民,家住湖北省黃石市大冶市茗山鄉上汪村大樓家衝,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柯昌炎曾談到自己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看到法輪功的簡介,義務教功不要一分錢,教人按真、善、忍做一個有益於他人的好人,他感到法輪功很正,他也要學。他說自己學了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後,真正明白了怎樣去做一個好人、做一個有益於他人的人,他改掉了過去遇事不能忍讓、好與人爭鬥的壞習慣,從此家庭也變得和睦,與同事相處也融洽了,身心變的健康了。

然而,自中共邪黨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柯昌炎失去了安寧的日子。

二零零一年正月一天,柯昌炎正在村裏做木工活,茗山派出所石姓和柯姓警察闖到他幹活的地方,不容分說的將他綁架到大冶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後又將他轉關到大冶洗腦班,又迫害十五天,期間梅姓科長等人每天強迫他看污衊大法的光盤,對他進行人身攻擊和辱罵,逼迫他放棄修煉法輪大法。

二零零一年二月,柯昌炎被闖入家中的茗山派出所警察鄭三送、王某等綁架、抄家,他的大法書籍、大法師父照片和法輪圖都被搶走。

第一次被非法勞教:遭酷刑、暈倒後被丟進水池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柯昌炎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被綁架到天安門派出所,遭警察人身攻擊和侮辱。當晚,他被轉關到北京昌平區看守所,一進去獄警就強行脫光他的衣服,用電扇吹風他,並指使犯人打他耳光、辱罵他,不許他睡覺,還對他進行折磨性灌食一個星期。

十五天後,柯昌炎被劫持回本地,茗山鄉派出所警察柯育民、茗山鄉政法書記許紅兵、大冶市公安局警察延福等人將他非法關押到大冶第一看守所。看守所副所長揚文建用竹棍對柯昌炎當頭亂打;為逼柯昌炎背監規,獄警汪某給他銬上腳鐐手銬十天十夜,還指使犯人喬細年強迫他貼牆站,再用拳頭猛擊他的胸部。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

接著,柯昌炎被劫持到湖北省獅子山戒毒所男隊非法勞教兩年。在那裏他遭受「五步挖牆」、不許睡覺、面壁體罰等折磨,遭獄警李某打耳光,被袁姓指導員指使的犯人拳打腳踢,他被打的全身傷痕累累,他還被迫做奴工──燙錫紙。

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間,獅子山戒毒所將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轉往沙洋勞教所做奴工。在高溫40度的酷暑下,柯昌炎等法輪功學員被迫到地裏拔花生,柯昌炎因中暑暈倒,獄警指使兩個犯人將他拖回勞教所,丟進水池裏。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柯昌炎受盡慘無人道的折磨,還被不明不白的強制抽血。

第二次被非法勞教:再遭摧殘 被強灌不明藥物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日晚十點左右,柯昌炎在家中被警察綁架。當時警察如臨大敵,十幾輛車將柯昌炎家團團包圍,幾個大漢將柯昌炎的家門踢開,不容分說將他雙手反銬,強行拉走。連柯昌炎的家人也被警察打傷。村幹部汪召軍、揚詠青勾結、配合警察,捏造事實,再次將柯昌炎非法勞教兩年。柯昌炎先被劫持到大冶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七天,期間他遭獄警拳打腳踢、打火機燒胡須,看守所所長李福安指使看守所醫生對他打耳光、掐脖子強行灌入不明藥物,導致他精神出現恍惚。之後柯昌炎被轉到湖北省沙洋勞教所九大隊迫害,期間遭到不許睡覺、坐老虎凳等及強行洗腦的精神摧殘,如在他被迫害不清醒的情況下指使犯人強迫他寫所謂的決裂書,強制看污衊大法的錄像。

柯昌炎曾敘述自己當時遭迫害狀況:「二零零八年五月我清醒後,寫了嚴正聲明,他們(獄警)又指使犯人將我關在黑屋裏進行毒打,獄警何兵榮抓住我的衣領將我的頭往牆上撞,又將我拖出來拳打腳踢、強制下蹲。」「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二日晚上十點,犯人田勇等五、六人在警察的指使下將電燈關掉,在漆黑中毒打我和陳孝寶、陳建民、孔強勝四名法輪功學員,其中宜昌學員孔強勝被打致休克。他們用十公分長的鐵針扎我的背,當時我的頭被打腫變形,全身傷痕累累。」「警察還假借檢查身體為由,多次對我們法輪功學員強制抽血化驗,從來不告訴化驗結果。勞教所劉醫生將我拖到一樓門口強行對我灌入不明藥物,趙隊長還說:柯昌炎你回去後連你原來幹的木工活都不會做了。」

柯昌炎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結束非法勞教。由於遭勞教所藥物摧殘,柯昌炎回家後經常出現頭暈、記憶力減退、精神恍惚等症狀。

遭非法判刑四年 入獄前已被迫害折磨致皮包骨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六日清晨,柯昌炎被闖入家中的茗山鄉派出所所長黃開進、大冶市「610」科長張旭華等人綁架、抄家,他被非法關押在大冶市的熊家邊拘留所。家屬多次要求見面都不讓見,大冶市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辦案警察陳某還多次上門逼家屬說出被非法抄走的書籍來源及柯昌炎和哪些人聯繫,企圖給柯昌炎定罪,卻欺騙家屬說只要說出就放柯昌炎。約於二零一八年九月左右,大冶市檢察院將構陷柯昌炎的案子遞交到法院。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上午八點左右,大冶區法院對柯昌炎進行非法庭審。柯昌炎被強制剃成光頭,身心狀況明顯不佳,在非法庭審過程中,他堅持一句話:「我沒有犯法,只是信仰法輪功。」檢察院、法院自說自演雙簧,兩個小時左右匆匆結束所謂庭審。

二零一九年五月,柯昌炎被大冶區公檢法合謀非法判刑四年,同年五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到湖北省沙洋監獄迫害。家屬於五月二十八日下午趕去拘留所,見到柯昌炎已經被迫害的只有皮包骨了,家屬只有無奈地流淚。

柯昌炎於二零二二年結束冤獄回家。但當地中共人員仍經常上門騷擾、威脅、恐嚇他,令他的身體難以復原,於二零二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含冤去世,終年64歲。

(責任編輯:顧元)

(c)2024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