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情願」到「心甘情願」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二四年六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三歲。現將這一年來的修心、救人的歷程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修去習慣性的「抱怨心」

一年前,我的身體出現了狀況,感覺身體沉重,腰部發緊。我不斷的向內找,找到不少人心,也在努力的不斷去。但是對這個「抱怨」沒有認識到它是一顆心。

例如對老伴抱怨:你自己屋裏有衛生間,為甚麼非到我的衛生間裏亂霍霍(弄的又髒又亂的意思)?煙頭為甚麼隨地亂扔?跟前的垃圾筐是幹甚麼用的?給你買的新褲子不穿,非得穿這個變了形的羊腸子褲……

對孫女的抱怨:一袋奶喝了一點就不喝了,蘋果啃了兩口就不吃了扔了,襪子鞋子亂扔一地,作業本、學習用品丟三落四……

我每天抱怨個不停。開始老伴說我嘟嚕嘴,後來不耐煩了,每當我說他時就大聲呵斥我:「別嘟嚕了!」我還理直氣壯:「我這不是為你好嗎!我糾正你的不良習慣,怎麼不知好歹啊!」

因為這些小事,經常弄的家庭氣氛不和諧。

我也向內找為甚麼是這樣的結果?通過看同修們的交流文章我才恍然大悟:噢!原來這是一顆「抱怨」心啊!明白了,向內找仔細分析,這顆「抱怨」心還連帶著爭鬥心、證實自我的心、愛指導別人的心、覺的自己比別人強的心、高高在上的心、不聽我的就著急的心。就這一顆「抱怨」心下面,隱藏著這麼多人心,難怪身體這麼重。

意識到這個後,我努力的克制這顆「抱怨」心。他們沒做好我盡我所能的做好,或者完善或者彌補,對孩子善意的講道理,向正的方向引導。我做好了家裏的氣氛也變好了,我的身體也輕鬆了,發自內心的樂呵呵也展現出來了。

從「不情願」到「心甘情願」

我與老伴結婚四十多年,沒有因為錢財發生過爭執,也沒有因為偏心、慢待娘家或婆家生過氣,更沒有因為吃虧、沾光鬧矛盾。但是這些年也沒少生氣、吵鬧、甚至大打出手。為甚麼呢?就是因為他不幹家務。我心裏不平衡:為甚麼兩個人的擔子叫我一個人承擔?我心裏萬分不情願:我前三十年生兒育女、養老送終,孩兒生日娘滿月、禮尚往來的操持著;後十年給兒子看孩子,兩個孫女都是我帶大的,勞苦一生,累也受了,氣也生了,人也老了。

走入修煉以後,迷也解開了。師父為我指點迷津:「人活著就是業力輪報。你欠他的,他來找你要債,要多了下回他再還你。兒子不孝順父母,下回倒過來,就是這樣輪來輪去的。」(《轉法輪》

我開始醒悟:看來是我上輩子勞苦他了,欠他的,這一世我得還啊!這時原來的不甘心慢慢解開了,不像以前那麼大勁兒了。

但是每當我累了的時候,自己每天買菜、做飯、擦地、洗刷,再加上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忙的不可開交。再看看他,坐在沙發上,喝著茶水,抽著香煙,看著電視,不聞不問,我的怨氣就又上來了,火就爆發了,活也不幹了,又忘了還債了,結果今天的功又白煉了,又後悔了。就這樣反反復復。

師父看我不悟,又把法點給我:「人各有命,誰也管不了誰,別看你的親人,在這世上是你的親人,下世他說不定又是別的甚麼人的親人,而且前一世也是別人的親人。所以人各有命啊,說我們就想要別人怎樣,就一定不行,因為人的生命不是由人來安排的,是神來安排的。也談不上你留給他們甚麼痛苦不痛苦的問題,這些問題早就有安排了。」(《休斯頓法會講法》)

師父的這段講法,對我觸動非常大。從此我對老伴的攀比、怨、冤、恨逐漸融化。半年之後,這個「不情願」又要往出返。師父又慈悲的點悟我,有一天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在車上,一個牲口拉著我,不緊不慢的往前走,我在車上坦然的坐著。這個牲口是駝色的,渾身捲捲毛,像只大羊。夢醒後,我一下子悟到我老伴是屬羊的。我明白了,原來上一世他為了我勞苦了一輩子呀,怪不得甚麼活也不幹了。從此我把心徹底放下了。原來的「不情願」變成了心甘情願。

謝謝師父的慈悲點化,弟子又讓您操心了。

完成使命兌誓約

回顧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我不知摔了多少跤,當然也一直做著助師救人的事,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平穩的走在救人的路上。在這一年裏我遵照師父的教誨,逆流而上,將計就計,堅持救人。

去年,我給我縣一名分管迫害法輪功的公安局副局長講清真相並做了三退;給兩任國保大隊長講了真相並做了三退;給四名鄉鎮派出所所長講了真相並做了三退。這離不開師父的加持、同修的鼎力協助。

最近,我和同修四人一起配合去集市上講真相救人。講到大集中間時,一個長相富態、穿著講究的老太太對著幾個剛戴上真相護身符吊墜、臉上洋溢著笑容的人大聲說:「別要!這是法輪功!法輪功反黨!」她還氣急敗壞的要把吊墜從人家脖子上擼下來。我趕忙上去阻止:「你不要這樣,你不信也不要阻攔著別人信,法輪功是來救人的。」她扭頭就走了。我們走著走著,不一會兒又碰到那個老太太,我對她說:「老姐姐,你千萬不要反對法輪功,更不要偏聽偏信電視上的一面之詞。你怒氣這麼大,你吃過法輪功的虧嗎?」她大聲說:「我吃過,我家孩子的三妗子(舅媽)去北京被抓回來了,托了多少人啊?花了多少錢啊?」我搶過話茬:「那是迫害好人,我們做好人受迫害,這是千古奇冤!」她又扭頭走了。當我們要回去的時候,我又看見那個老太太從南邊走過來,我忙迎上去,親切的拍著她的肩膀說:「老姐姐,你長得這麼富態,祝你永遠幸福。」我湊到她耳邊說:「老姐姐,你說我們反黨,我們拿甚麼反黨?我們都是上了年紀的人,共產黨一來就殺地主、殺資本家,那地主、資本家反黨了嗎?我們都是一心向善做好人,讓大家退出黨、團、隊,遠離瘟疫、保平安,你戴過紅領巾嗎?要戴過,就從思想上退出保平安,好嗎?」「好。」「你姓甚麼?」「姓李。」「姓李,叫李幸福吧。祝你永遠幸福!」她笑著跟我們告別。

我所做的與師父的要求還差的很遠,還有很多人心、觀念、慾望、執著心沒去,我還要繼續努力精進,不負師父的慈悲苦度。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責任編輯:文謙)

(c)2024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