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二四年六月十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我是一九九六年初就得法了,因為自己學法停留於表面,沒有真正實修、真修。雖然每天也在做著「三件事」,但是有很多執著心還沒有放下,想著急於走出救人,而沒有多發正念,才被邪惡迫害。我於2024年5月17日下午給一名學生講真相,並給他一份《明慧週報》(祝你平安),過程被學生的老師拍照並報警。這已經是第三次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在家庭方面的壓力下,最終還是向邪惡妥協了,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即簽字、按手印才讓回家,否則就要拘留14天。不管甚麼原因吧,我都應該無條件的向內找,作為大法老學員本不應該配合邪惡,給大法抹黑、造成了很大的損失,對大法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主要是自己的怕心、愛面子心等各種人心的執著所致。自己深感內疚,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寫到這裏我的眼淚流下來了,真的很痛心!我怎麼老過不去這一關呢?還是沒有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我不知道師尊還要不要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不管怎樣,我還是要堅定的修下去,敬請師尊還給我一次機會吧。

張興渠 2024年5月29日


嚴正聲明

在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一日,在同修家被派出所警察綁架,由於當時學法少,正念不足,警察審問時,我說出了某個同修讓我來學法的,出賣同修,說了不應該說的話,過後非常後悔,承認了舊勢力。我特此聲明,當時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一律統統銷毀作廢。我就走我師父安排的正法修煉的路,堅修大法到底!

白鳳麗 2024年5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在兩年前,因孫女考公務員,兒子在我面前怨我學大法影響了孩子的前途。我心裏很難過,當時也悟偏了,覺的不顧孩子是自私。思前想後就與老伴商量著別煉了,老伴也同意了。我就去當地派出所簽字說不煉了。今天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和老伴幡然醒悟,決心重新走入大法中修煉,堅修到底。

荊文濤、湯錫美 2024年4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叫徐華,我來到海外13年了。2002年在勞教所被邪惡迫害時,我由於學法不深和對坐牢的恐懼,違心的簽了「三書」並聲明所謂「轉化」(已於2011年5月21日在明慧網發表嚴正聲明)。此外,我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曾經受邪惡的誘惑說出了一位張姓同修的名字,可能會導致這位同修被抓。在勞教所關押一年後,曾經為了早點出獄,而接受邪惡的安排假裝「轉化」另一位同修,與他談過兩次話,雖然只是應付混事爭取早日離開那個黑窩,但這個事情本身是一種背叛和恥辱,出獄後一直為此不能釋懷。在此借明慧網一角曝光自己不在法上的行為,並向師父保證以後絕不再犯。以後在修煉的路上要更加精進,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

徐華 2024年5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是北京大法弟子,2024年4月8日,幾名警察又上門騷擾,拿出一張紙說我只要在上面簽字就可以到全國任意旅遊,紙上有表格和一些文字,因眼花我也沒有看清楚,聽他們說的內容不是和大法有關,就在警察的催促下簽了字。現在回想起來警察肯定有伎倆,但是甚麼我不清楚,我也不該在那張紙上簽字。我這裏嚴正聲明:簽過的字作廢。以後不再上邪惡的當。

宗翠榮 2024年5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1997年得法,修煉中磕磕碰碰,一路走來,做了幾次不敬師不敬法的事,現在認識到了,非常後悔。2002年,我因發大法真相資料,遭惡人舉報,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由於怕心,在惡警的恐嚇和家人的威脅時,毀掉了十幾份同修送給我們當地大法學員的經文--《在美術創作研究會上講法》。我現在認識到我犯了嚴重的錯誤,在正念不足時,沒有做到敬師敬法,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深感後悔。我會在今後的修煉中,彌補損失,勇猛精進,努力跟上正法進程。特此嚴正聲明。

吳芳 2024年3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7年喜得大法的。回顧自己的修煉過程,由於學法不深、怕心重、正念不足、怕被迫害等等人心和後天形成的觀念,使自己犯了大罪。一。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有一年給邪惡在一張紙上寫了「不煉功」的字,還配合邪惡的要求把我老伴的名字也代她簽了。二。在2015年,我參與了訴江,警察把我們訴江的人員都找去公安局,問我是否訴江了,我說是,並讓我簽字,我認為訴江是合法的,是公民的權利,所以簽字、摁手印、照像我都配合了。三。在2019年,在當地資料點和另一位同修同時被邪惡綁架,資料點被抄,我們被關進看守所,配合了邪惡,甚麼穿號坎、摁手印、簽字、體檢、採集語音和人臉識別等,自己稀裏糊塗的還簽了「認罪認罰書」。四。監獄辦洗腦班,我又給邪惡寫了「五書」。五。釋放回家後還在司法所、派出所「刑釋解教人員協議書」上簽字、按手印。想起這一件件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重罪、痛悔不已。對此嚴正聲明:以前我也寫過嚴正聲明,但不深刻不全面,這次要全面深刻認識。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後到現在,無論在任何環境或在監獄、拘留所被迫害期間我給邪惡簽的字、所說、所寫、手印、代簽、「五書」和所作的一切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並向師尊懺悔請罪。堅信大法,真修實修,修去一切人心執著,走師父安排的路。精進做好三件事,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兌現史前的神聖誓約,把一切交給師父、圓滿隨師還。

王金玉 2023年11月22日


嚴正聲明

臘月二十九早八點,我出門買菜,一開門樓下站兩個人,突然上來把我按住給我戴上手銬,推進屋裏,其中一個人打電話叫來一大幫人進屋就開翻,把個人財產洗劫一空。五六個大小伙子強行給我架上車,拉到派出所,關進空屋裏一天。到了晚上,他們進行非法審問,後又把我拉到中醫院體檢,當時血壓是一百八,大夫都說你們這樣會犯錯誤的,立即給她吃降壓藥。他們用輪椅硬給我抬上車,連夜拉往送去看守所。由於自己放不下情,放不下生死,想早日出去,架不住獄警和犯人的誘惑,違心的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在給他們寫的「三書」中簽了字。在以後的幾次非法提審時,在筆錄上又違心簽了字,給大法造成損失,給救度眾生帶來影響。在邪惡的誘騙下說出了同修,我成罪人走了彎路,我全不承認,都是舊勢力強加的,全盤否定。在此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堅修大法,就歸師父管,跟舊勢力沒有任何關係,請師父給弟子機會,從新回到大法中來。

付桂芹 2024年5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是99年7.20前開始修煉的,得法前一身的病都好了,每天做著大法弟子該做好的三件事。但是一段時間放鬆了自己的修煉,因此在做救人項目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然後被判刑送往監獄。在嚴酷的迫害中、在怕心的干擾下,我違心的做了大法弟子絕不該做的事情;配合了邪惡寫下了所謂的「五書」,使自己背叛了師父、背叛了大法,造下了天大的罪。都是我平時學法不紮實造成的。特此嚴正聲明:在監獄中所說所寫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多學法,紮紮實實的修,努力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郭淑芬 2024年5月28日


嚴正聲明

因為修煉有漏,對親情的執著。於2024年4月11日被邪惡抄家搜走了大法書,自己居然在搜查令和清單上簽了名。作為老弟子,在正邪大戰的關鍵時刻,忘了信師信法配合了邪惡,修得太差勁了,給大法造成了損失,更讓師父失望,自己深感慚愧。今後要紮實的修好自己,在提高心性上下功夫,做好三件事,用實際行動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兌現誓言隨師回家。

裴會榮 2024年6月2日


嚴正聲明

本人於2024年4月11日被邪惡闖入家中非法抄家、綁架,在非法關押期間多次被非法提審,由於怕心和想出去的心,在邪惡的高壓恐嚇、誘騙下,違心的簽了字、按了手印配合了邪惡。沒能堂堂正正的證實法,愧對師父,愧對大法。本人在此嚴正聲明: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加強正念正行,加倍彌補對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實現誓言隨師還。

李偉 2024年6月2日


嚴正聲明

很多年前,居委會社區居委會樓長叫我簽名,我沒認真看就簽了。她還說鄰居老太不識字,讓我代簽,我也給簽了。寫完後我的眼也腫了,後來我才知道這是抵制大法的壞東西。以後不能犯這樣的錯誤。請師父諒解。2017年,我女兒被綁架到看守所。家裏常人逼我給女兒寫信,讓她寫不煉功保證,放女兒出來,而且我對大法說了不敬的話。我知道我錯了,求師父原諒。

林德芝 2024年6月2日


嚴正聲明

二零二四年五月的一天中午,派出所一個警察要到我家來給我照像,我丈夫不許他來,和他吵了一架,最終沒同意他來。晚上我丈夫回來說給警察照兩張像發過去。我剛開始沒同意,他就罵我說:」這麼多年都找我麻煩,我心裏很難受。」我就聽丈夫的了,同意照像給警察了。因為怕心和對丈夫的情,我沒有做好,配合了邪惡,我錯了。我對不起慈悲偉大的師父對我的救度之恩。我嚴正聲明:我所配合邪惡的一切全部作廢。從新走正正法修煉之路,跟師父回家。

易洪英 2024年5月15日


嚴正聲明

2024年4月上旬,一社區人員來我家敲門,讓我到大隊去,去了之後,社區人員讓我簽字說:「你底兒在這,(是指修煉法輪功)你簽了字,以後就不找你了。」我說我不會寫字,一民警說我替你簽字,民警替我簽完字後,社區人員讓我摁手印,由於我學法不深在他們的欺騙下,在怕心的驅使下,我配合了他們,我摁了手印。在此,我嚴正聲明:民警替我簽字和我摁手印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好好學法,在法中歸正自己,堅信大法,堅信師父,跟隨師父修煉到底,彌補損失。

靳秀英 2024年5月28日


嚴正聲明

五月十三日九點多,來我家五六個警察,還有便衣。他們先拿走了我的三個手機,來房間拿走了一本《轉法輪》還有一本《洪吟四》,被他們帶去了派出所,問我認識兩個同修嗎?我說不認識,有一人穿便衣,可能是國保或六一零的人,我問他是誰他不告訴我。他說:」他們都說你了,你還說不認識?」被他們誘騙承認了認識那兩個同修,還問我甚麼時間參加工作的,何時煉法輪功的?因怕給單位和同事帶來麻煩,違心的說自己從九九年後沒再煉,到二三年底才開始練的。他們把我說的話打印出來,並讓我按的手印,還簽了字。出來時那人說:「你先回去有事再找你。」我心裏想著你說了不算,但嘴裏還附和著。配合了邪惡,給自己的修煉塗上了污點。因自己平時放鬆了修煉,沒有嚴格要求自己,對孩子的情太重,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讓師父為弟子承受了魔難,給大法帶來了損失。在此嚴正聲明:我所有配合了邪惡,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所有言行全部作廢,堅信師父堅修大法,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趙華 2024年6月2日


嚴正聲明

2024年4月22日中午12點,正在發正念,鎮派出所所長、警察非法抄了我的家,搶走了我的筆記本、打印機、全套大法書、師父法像,還有一些耗材、真相冊子、U盤硬盤。過程中一直給他們講真相,不允許搶我的個人物品。非法抄完家後,把我非法拘留七天。到拘留所裏大腦一片空白,在非法拘留的單子上簽了自己的姓名,七天回家走出拘留所時又在非法拘留到期的單子上簽了自己的姓名。師父,現在弟子悟到自己做錯了,我是不應該在上面簽字的,現在我嚴正聲明:這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精進實修,少給師父添亂。

蘇俊傑 2024年5月31日


嚴正聲明

在監獄邪惡的高壓下、威逼下,我違心的同意了邪惡的要求,寫了違背大法、背叛師父的」三書「、」五書「,在已經打印好的」三書「、」五書「上簽了名,邪惡還給我錄了像,讓我說大法和師父的壞話。我現在回想起來,非常慚愧,非常後悔,我的所做所為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師父為救度我付出的太多太多,師恩浩蕩,我竟做出背叛師父的事,真是無地自容,這些都是舊勢力強加的,應全盤否定。現在我嚴正聲明:我簽了字的」三書「、」五書「和邪惡的錄像全部作廢。我決心堅修大法,一修到底,完成好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

王忠勝 2024年6月2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8年開始修煉的,在2000年冬季的一天,車間的指導員叫我去廠部的辦公室,到了辦公室一看是派出所的一名警察,讓我寫保證書,他說我寫,寫的是不參與法輪功的活動,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現鄭重聲明: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我的一切只歸師尊管,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跟師尊回家。

潘月革 2024年6月2日


嚴正聲明

由於法理不清,修煉路上幾次聽信邪悟謊言,其中兩次跟隨邪悟者,幫助其人傳播毒害了很多人。現在深刻認識到自己所犯錯誤的嚴重性。誠懇地向師父認錯、懺悔,請慈悲偉大的師父原諒。痛定思痛,我要徹底全面否定舊勢力這種毀滅眾生的安排,跟邪悟決裂,解體所有聽信邪悟的東西,同時聲明:跟隨邪悟者所做的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都解體作廢,決心堅修大法到底。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洪大慈悲。還有一次,家人替我簽的字和由於怕心所簽的字全部作廢。叩謝師尊!

陳風平 2024年5月26日


嚴正聲明

1997年底,我幸運的修煉了法輪大法,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了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我去護法,回來剛到家鄉,派出所把我們幾個大法弟子帶到了鄉里,叫我們每個人交了兩千元錢才讓我們回家,又讓我們交書。我在法理不清的情況下,交了一本(轉法輪),在02年鄉派出所又來給我們照了像,又讓簽了保證書還按了手印,後來村書記用各種方式騙我照了多次像。2000年發真相資料被迫害一年半,迫害期間,有的同修邪悟了,他們給別的同修做轉化,因學法不深我也被轉化了。期滿回家,經過學法,和同修交流,知道不對了。以前叫同修替代寫過聲明,自己沒親自寫,現在再次嚴正聲明:所有說過做過寫過不符合大法與大法弟子事情,全部作廢。決心走回修煉的路,多學法、學好法,在法中歸正自己,做好三件事,聽師父的話,跟師父回家。

李瑞英 2024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我開始學大法,剛學法不長時間邪黨就開始迫害了,為了證實法我們幾個同修去護法,回來鄉里就把我們找去了,讓我拿2000元錢,那時我家沒有錢,我就沒拿,他們就把我留在鄉里呆了一晚上,第二天拿了一千元錢就讓我回家了。後來我想跟同修上北京護法,半路被鄉里抓了回來,被拘留十五天,在鄉里他們讓我交了一本大法書(義解)交完後我心裏很難過。二零零二年鄉里又來給我照像,簽保證書,還按了手印。以後村書記以各種手段給我照了三、四回像。同修幫我寫嚴正聲明,自己沒親手寫,後來知道不算數。現在再次嚴正聲明:以前所寫,所做對大法不利的事全部作廢。從新修煉,決心走正修煉路,聽師父話,學好法,在法中歸正自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王春先 2020年5月3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九九八年春得法的弟子,一九九九年七月去護法,回來後,剛到家鄉,派出所就把我們幾個大法弟子帶到鄉里,讓我們交2000元錢才讓我們回家,過了幾天又讓我們交書,因法理不清,交了一本(轉法輪),那本書裏沒有第五講。二零零二年,鄉派出所又來給我照了像,又讓我簽了保證書,還按了手印。後來經外地同修替我寫了嚴正聲明,自己沒親自寫是不對的。過了幾年村書記用各種手段誘騙方式又給我照了二、三回像,在不知情下,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修煉是嚴肅的,所以嚴正聲明:把我以前所做,所寫的,給大法抹黑,不符合大法的事全部作廢。現在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多學法,學好法,在法中歸正自己,修去一切人心、執著。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馬遠平 2024年5月3日


嚴正聲明

我叫李勝春,最近我反覆的看了師父的新經文。從內心真正的認識到救人的迫切性和修煉的嚴肅性。這樣使我想到過去因為學法不入心,在信師信法上打折扣。我在被迫害時,向邪惡妥協,在所謂的「三書」上簽了字。雖然我也寫了聲明,但是我自己覺的很不嚴肅、很不徹底,沒有真正的認識到這件事的嚴重性。為能從新走回修煉,不辜負師尊的慈悲救度,我再一次寫下這個嚴正聲明:我自己過去所做的、所想、所寫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從新開始修煉,用實際行動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抓緊救度眾生,做好三件事。

李勝春 2024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我在訴江時被非法判刑七年,在監獄寫了五書,並寫了不敬師不敬法的話。回來後,警察多次騷擾自己也沒把握好,雖然沒說,可心裏有怕心、怨恨心,差點妥協。在此嚴正聲明:從以前到現在在監獄所說所寫對大法和師父不敬的話全部作廢。在以後的修煉中和同修共同精進,走正正法路,彌補過錯,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和師父回家。

黃惠香 2024年5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江氏邪惡集團1999年7.20開始迫害大法時,我因妻子同修被關進看守所,當時怕心重,撕毀了家裏的一些大法書、師父的法像、大法的掛圖、煉功磁帶等,幫妻子同修寫過一些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話送到看守所讓妻子同修抄,自己也在一度時間內放棄了學法修煉。這是對大法的嚴重犯罪,對師父背叛,現在想起來真是慚愧、後悔、罪惡。在2020年7月,妻子同修再一次被迫害,進拘留所時,在派出所的迫害材料上簽了字,起了配合迫害的作用。所有這些都是大法弟子絕對不該做的。我嚴正聲明:以前我做的、寫的、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不敬師的言行全部作廢。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堅修大法到底,彌補損失,跟師父回家。

劉文凡 2024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在4月16日這天,外孫女來找我,說她要考公務員,讓我在不煉功的保證書上簽字。在親情的逼迫下做了不應該做的事,按了手印。現在嚴正聲明:這些全部作廢。重新修煉,彌補損失,做好三件事,走師父安排的路。

曹淑芹 2024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我叫楊淑芳,自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1999年邪惡迫害大法,家人給自己寫了放棄修煉法輪大法的聲明。特此嚴正聲明:這些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本人堅修大法到底,永不放棄。

楊淑芳 2024年5月19日


嚴正聲明

因為和孫女發生矛盾,她說要去舉報我煉法輪功,由於怕心,我把大法書燒毀了,犯下了大罪,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現在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嚴肅修煉,跟師父回家。

任玉波 2024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2024年3月,因給一個小當兵的講真相,被他舉報、跟蹤、報警。我被當地派出所和縣國保大隊綁架,下午拉到中醫院做了各種檢查心電圖、血壓、抽血。此後,拘留15天,在第16天放我回家,叫我簽字。因配合了邪惡,不符合大法要求,因此特別聲明作廢。

馬秀花 2024年6月2日


嚴正聲明

2024年4月,我被派出所警察找去,讓我寫保證不修煉法輪功,在怕心的驅使下,我違心的寫了。現在我認識到這是奇恥大辱,是自己背叛師父、背叛大法的行為。我現在嚴正聲明:我所寫的保證書一律作廢,今後我要堅修大法,不動搖,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張素豔 2024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我因學法沒做到實修,遇事沒有向內找。爭鬥心、利益心、急躁心、不平衡心等執著心遲遲沒有放下,被邪惡鑽了空子招來迫害。2020年春,警察到我家將我挾持到派出所,被非法判刑一年三個月。在邪惡高壓下,因人心多,害怕心重,正念不足,違心的寫了「三書」等。我嚴重背叛師父和抹黑大法,犯下大罪,對不起師父。在此我向師父懺悔請罪。我嚴正聲明:過去我違心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文字材料、簽字、按手印等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一切只歸師父管。努力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李德芹 2024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今年五月,十一名大法弟子在同修家學法,被人舉報。公安局、街道辦、派出所等20多人來抄家,也分別抄了在場的所有大法弟子的家,搶走了所有大法書、真相資料、錄放機、播放器。幾名大法弟子被警車運到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一名警察問:是誰主持他們在這裏來學法的?我說:是我謝東榮主持的。警察對大法弟子們分別進行審訊和筆錄後,強行叫大法弟子們簽字。五月六日當天晚上,街道辦、派出所、街社區共十多人,來到我和妻子李仕瓊打工的地方強行抄家,搶走大法書三十多本,連我手抄的一本轉法輪也給拿走了,我想去拿一本轉法輪都沒拿到,三人把我死死地拖住不讓我去拿。到了派出所開始審問,並做了筆錄。警察問我何時開始煉的,我說:九七年,已二十七年了,沒吃一顆藥,我就是要煉,煉一輩子。問我書是那裏來的,我說在已故的大法弟子生前那裏買的。警察叫我簽字,我說簽就簽,這就是歷史的記載,你們不能毀掉了……。我的話都沒說完,有一個警察說:你們聽,她說等法輪功平反了你們就是罪人。我說肯定的,但是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說是。他們把我送回了家。我和丈夫後悔簽了字,我們倆嚴正聲明:簽字作廢,在修煉中彌補過錯。

李仕瓊、謝東榮 2024年5月11日


嚴正聲明

今年五月晚上,我去同修處找她幫我買衛生紙,剛進去一會,街道辦、派出所共十多人來抄家,他們根本不聽我說我是來找她幫我買衛生紙的,強行將我弄上車。到了派出所開始審問,我就說我是去找人幫我買衛生紙的。他們不聽我說話,還叫我寫不煉功,我說我寫不來(因為我動過幾次大手術),他們寫完後叫我簽字,我不簽字。他們就用子女的工作來要挾我。本來因我被多次弄去派出所後,家庭關係就搞得很緊張,甚至要解除婚約,丈夫對我…,所以迫害使我簽了字。我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我回家晚上睡不著覺,淚水直流。想到今年4月才被惡警抓去簽了字,我也寫了作廢的嚴正聲明交到了明慧網,想到這些,我悔恨自己。同修們知道後給我鼓勵,我深知自己如果沒有修大法也不會活到今天,我決不會放棄修煉。我嚴正聲明:在派出所說所簽的字作廢。在做好三件事中彌補自己的過錯。

侯在芝 2024年5月11日


嚴正聲明

2023年我被非法關押在監獄後,出來的時候一定要簽字才能出來,所以我違心的在「法輪功是破壞社會秩序」的上面簽字後出來了。雖然知道是誣蔑,所以違心的簽了,但因我沒有堂堂正正,所以給大法抹黑,也讓眾生對大法犯罪了。這一年間學法、向內找,知道自己沒有走好師尊安排的路,而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現在我在此嚴正聲明:之前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一切言行全部廢除。走好修煉路。

全春女 2024年5月3日


嚴正聲明

大約在2000年,有一天來了幾個公安局的人,說是了解一個同修的(該同修曾經和我一同進京上訪後被綁架)。由於自己當時法理不清,說了一些配合邪惡的話,給邪惡迫害同修起到了助紂為虐的作用。現在認識到自己當時做的不符合法,做了對不起師父,傷害同修的事,借明慧網一角,真心向師父承認錯誤,向同修賠禮道歉。今後要更加努力精進實修,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彌補自己以前的過失。

劉衛民 2024年5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認真的查找自己從修煉以來不敬師父、不敬法的言行,想起了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的一次邪惡迫害,由於自己的怕心很重,急急忙忙的燒了一些大法的材料,其中似乎有轉法輪一本、各地講法兩本,這是自己的罪過,是對大法的褻瀆。雖然不是真心的,但我在懺悔,並聲明此種行動作廢,一切不符合修煉人的言行作廢。決心堅定修煉到底,學好法,不斷歸正自己,返本歸真,做合格的大法修煉人。特此聲明。

郭維偉 2024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因為平時學法不夠,在一次講真相中被不理解大法的常人舉報進了派出所。也因對法理不清,配合了警察,對警察的記錄(事情的經過)簽了字。另外,當知道街道有人要上門來我家時,在怕心的作用下,理智不清,又把師父的照片(在山上的)剪掉了。我對不起救度我的慈悲師父,悔恨自己。在此嚴正聲明:以前在壓力下和法理不清的情況下所做的一切作廢。鄭重宣布,從今以後我要學好法,做好三件事,做合格的大法弟子,不辜負師父慈悲苦度。

王月娟 2024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2023年11月份,我在外地打工,想坐車回家。結果在車站買票時被工作人員從身份證上查到我學法輪功,就不讓我走,同時把信息傳到當地派出所,讓他們把我接回去。他們來了之後,給我錄像傳回當地,要簽不煉功的保證書。要是不簽就把我帶回去迫害。由於法理不清,正念不足,怕家人受牽連,就違心的配合他們簽字了,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讓眾生犯了迫害大法弟子的罪,影響他們被救度,對不起師父慈悲的救度。現在我嚴正聲明:當時所說所寫的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堅修大法到底,做個信師信法的大法弟子。

翟乃珍 2024年5月


嚴正聲明

我以前因為家屬被抓,自己學法少,說過對師對法不敬和不練的話。通過學法認識到,大法修煉是嚴肅的。現在認識到自己的行為是對師的不敬,深感內疚,請師父原諒。今後一定認真學法煉功,做好三件事,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圓滿隨師還。

褚俊元 2024年5月3日


嚴正聲明

五月一天,派出所叫我去一趟,由於本人平時學法少,經不起邪惡的迫害,警察叫我在一張空白紙上簽名,我就照做了。事後想想這是配合了邪惡的迫害,誰知道警察會在空白紙上添加甚麼。現在嚴正聲明:我這次的簽字無效。以後多學法,精進實修,聽師父的話。

李月勤 2024年5月28日


嚴正聲明

在中共邪黨的所謂「清零」行動中,2021年6月25日下午,本地鎮派出所及村幹部到我家非法抄家,並且用家人威脅和恐嚇,強迫我簽下「三書」。當時自己正念不強,產生了人心,還有怕心以及利益心,想到的是自己家人和田裏的莊稼,完全沒有修煉人的正信。後來在同修的幫助下,通過認真學法、向內找,認識到這是對師父、對大法不敬。是人心放不下,沒有修煉人的正念正信,很痛悔自己所為。嚴正聲明:之前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法為師,助師正法,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趙萬彬 2024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6年得法的老年弟子,在這二十多年的修煉中,法雖沒少學,但心性卻提高的很慢,每到過關的時候,總是跌跌絆絆,沒能用法理嚴格要求自己,遇事向外找,怨恨心重,看重親情。在前不久,就犯了嚴重的錯誤。兒子單位在從新與之簽勞動就業合同的時候,必須要我在不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書上按手印,如沒有保證書,兒子漲不了工資甚至有丟工作的可能,我兒子對我各種施壓,我當時被他逼迫得頭腦一片混亂,心疼兒子的情泛濫,情急之下無奈的就按了手印,事後痛苦懊悔不已,我這是上了舊勢力的當,沒有把大法擺在第一位。師父我錯了,原諒弟子吧。我從現在開始,用大法好好歸正自己,多學法,向內找,修好自己,多發正念,多救人,精進實修,以報師恩。我就是為法來的大法徒,我的使命就是來助師救人的。我在此嚴正聲明:按手印不修煉的保證書作廢。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就要好好學煉法輪大法,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韓敬黨 2024年05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叫金玉紅,學大法二十九年了,由於在我地區學法比較早,自己也經常以老學員自居,在同修面前愛夸夸其談,和同修交流時經常掩蓋自己的不足,經常在同修中顯示自己修的好的一面,導致被新學員崇拜。後來又參與演講亂法。大法資金沒有做到專款專用。在被綁架迫害時,和上訴期間的法官辯論時說:這些書籍資料等都不是我的,是已經被迫害致死的同修的。面對辦案法官的質疑,我竟然和他發誓說:「如果這些東西是我的就叫燈滅我滅」。對自身的修煉要求不嚴格,更做不到「真」,修的假,還有掩蓋心。由於學法不深犯下以上的這些錯誤,給大法抹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也給自己修煉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被邪惡綁架判刑四年冤獄迫害,現在回家後反思自己被迫害的原因,痛定思痛。現嚴正聲明:以前所做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在以後的修煉中把自己當成新學員謙卑實修,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聽師父的話,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師父回家。

金玉紅 2024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農村老年女大法弟子。2024年 3月,我大兒子和媳婦來我家,還帶來一份不煉功的保證書,讓我簽字。因我大孫子在上大學,兒子倆口子非要我大孫子去當兵,但政審不通過,所以在村上要來保證書非要我簽字,說否則就影響我孫子前途。我在不情願的情況下,違心的簽了字。過後,我非常痛苦,還大哭一場,我不該簽這個字。前天村婦女主任還拿保證書讓我簽字呢,我都沒配合,我都不怕,馬三家我也去了,我都沒妥協。今天確讓孫子給絆倒了,這是給我自己修煉路上添了污點呀。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我的眾生。後來同修來了,和我交流,讓我認識到,這是親情沒放下呀。鼓勵我只要修煉沒結束,還有機會彌補。在這裏我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寫一律作廢。今後我要加強學法,做好三件事,彌補對大法造成的損失。

宋雅芝 2024年3月26日


嚴正聲明

2023年,由於我學法不深,去複印大法資料,被人舉報。邪惡找到我家,拿走大法書,社區經常給我打電話,去洗腦班,由於怕心重,社區人員說:寫一個「不煉」的保證書,簽字,以後就不找你了。錄像,照相,錄指紋,配合了邪惡,對大法,對師父說了不敬的話。今嚴正聲明:過去我被迫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文字、簽字、手印、照相、錄音、「三書」等全部作廢。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感恩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予我今後從新修煉的機會。我要多學法,向內找,修好自己,精進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伍麗婉 2024年6月2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20年5月被綁架,後被冤判三年,於2021年12月底被劫持到監獄。在監獄期間,邪惡對我進行了各種酷刑迫害,被迫向邪惡妥協,寫了「五書」,還說了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話,犯下了大罪。我感到非常的痛悔和難過,我對不起師父對我的慈悲救度,對不起大法。現在嚴正聲明:在高壓下我所說、所寫的對師父、對大法不敬、不實的言論全部作廢。我要徹底修去怕心與執著,從新走好修煉和證實大法的路,加倍彌補一切損失,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修煉人。

張麗芳 2024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二零零九年我從勞教所出來,有一天,我不在家,出去辦事。鎮裏的邪惡人員來我家,威脅我家人,父親在高壓欺騙下配合邪惡,讓常人代寫了他們所要的。我回家一直覺的不是我寫的,我不承認。直到今天,我悟到不能讓邪惡利用這件事,成為迫害常人與父親的藉口。我嚴正聲明:當年所寫一切作廢。無論身處何地,我都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盡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張宏麗 2024年6月1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的迫害中,因為怕心和求安逸心,配合了邪惡的要求,寫了三書。現在嚴正聲明:在迫害中所說、所寫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跟著師父從新修煉,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金海 2024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2024年4月3日,我和同修外出講真相,被人跟蹤惡告,遭派出所綁架訊問。第二天上午被劫持到洗腦班迫害。洗腦班成立「幫教小組」,白天播放污衊大法的視頻和女子監獄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錄像視頻,並恐嚇如不轉化寫「三書」就要被非法判刑,在女子監獄還要遭受各種下三濫手段的迫害等等。由於自己當時的正念不強,怕被迫害、怕吃苦、怕失去自由,不知道全盤否定,在人心的控制下寫了「三書」,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業。真是愧對師父、愧對大法。通過同修們的幫助,我認識到修煉是非常嚴肅的。現嚴正聲明:我在洗腦班違心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三書」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堅信師父,堅修大法,在法中洗淨自己骯髒的心靈。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學好法,加強正念,修去各種人心與執著,做好應做的三件事,加倍努力,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陳冬梅 2024年5月14日


嚴正聲明

二零二三年年底,我在一次講真相中被政法委人員舉報,被帶到派出所。我給派出所的人講真相,他們不聽。還說:好你就在家煉,去發這些東西(真相資料)就是反黨。他們拿出打印好的東西叫我簽字,按手印。想到快過年了,怕家人過不好年,因嚴重的怕心,我配合了邪惡,按了手印,簽了字,我被拘留了7天。現今特別後悔,我知道自己做錯了。今後要多學法,學好法,提高心性,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修俊良 2024年4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3年走入大法修煉的。2021年末在發傳單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後遭遇警察抄家並幾次送往拘留所,均因血壓過高被拒收。2023年末被判刑一年,緩期一年執行。在迫害中承受不住邪惡的壓力,被迫在一些文件上簽字按手印。現嚴正聲明:在此期間所寫所說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論、兒媳代寫的、簽的字、按的手印全部作廢。堅定信師信法,精進實修,在法中歸正自己,修去人心人念人情,兌現誓約圓滿跟師父回家。

任冀 2024年5月22日


嚴正聲明

二零二四年五月,我被派出所警察綁架到公安局,對我進行非法審訊。警察搶走了我的帽子、手錶、背包、把我鞋都脫下來檢查。並且說:某人舉報你,某年某月某日發放寫有法輪功真相的葫蘆和掛墜,我告訴警察:這是救人的,只要戴上它,並且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到神佛的保祐,大災來時能保命。我修煉法輪功是合法的,《憲法》第三十六條規定:中國公民有信仰宗教的自由和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我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我們遵守國家法律、法規;我們違反了哪條法律、法規?我們在救人,你們是執法犯法;你們不讓救人,誰對誰錯?我想我應該零口供、零簽字。警察再問我啥,我就不說話了,讓我簽字我不簽,讓我照相我不照;公安局的警察來了,派出所警察說我不簽字,公安局警察對派出所警察說:你寫上拒簽。中午把我轉入另一個房間由女警看著我,讓我吃飯,我沒有吃。下午四點,警察把我女兒找來簽字。我沒有阻止,這是我最大的錯誤。我嚴正聲明:我女兒簽的字作廢,我不承認,抹去它,讓它灰飛煙滅,消失遁形。在今後的有限時間裏,一定加倍彌補過錯,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後的正法路。

吳鳳芝 2024年5月25日


嚴正聲明

二零二四年五月,四、五個警察撬門闖入我家,聲稱他們是公安局的,讓我跟他們走一趟。我說:我沒有犯法,為甚麼跟你們走?警察不由分說,把我綁架到公安局非法審訊。警察問我資料是哪裏來的,還和誰來往,認識哪些同修?我說這些不知道;我要講出來,等到法輪大法真相大白於天下時,就是你們犯罪的證據。下午,四個警察審訊我,用電腦編材料,我心裏想:讓他們的電腦死機,不一會兒這台電腦就不好使了。換一個房間讓我簽字,我不簽。另一個警察引誘我說:你簽吧,就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別人都是這麼簽的。我上當就簽了名字。警察綁架我時,把我家各個房間都搜了,他們像土匪、強盜一樣,我家所有大法書都被他們搶走了。儘管我告訴他們:「你們不能拿我的大法書,那是我的命,那是我的私人財產,你們是在犯罪。師父,弟子犯了大罪,不應該簽這個字。平時知道這個道理,為甚麼關鍵時刻忘了呢?還是弟子平時沒有修好自己,沒有按照師父要求的正念正行,尊師敬法。我嚴正聲明:我簽的字作廢,說的不符合法的話作廢,我不承認,抹去它,讓它灰飛煙滅,消失遁形。在今後的有限時間裏一定加倍彌補過錯,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後的正法路。

董國芹 2024年5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叫李綿珍,於2023年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被邪黨看守所綁架一年。由於人心人情沒有放下,被邪惡鑽空子,寫了三書。現嚴正聲明:所寫所說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實修自己,以自己的實際行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綿珍 2024年4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叫李強,我是2014年在鄭州得法開始修煉的。2023年我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小區保安發現,把我帶到居委會並要求我簽字,我為了儘快離開那裏,違心的簽了字。我知道是由於自己有怕心,配合了邪惡,被邪惡鑽了空子。我正式向師父懺悔:師父,弟子錯了。我今天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簽字等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強 2024年6月5日


嚴正聲明

我曾在勞教所被勞教三年。因對法理不清,加上怕心,違心的被轉化兩次。知道轉化不對,背叛了師父和大法。回來後讓同修代寫聲明(因自己不會寫字)。現在我認為不對,必須自己寫。所以我在此嚴正聲明:在勞教所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

武樹花 2024年5月22日


嚴正聲明

2024年5月,派出所片警帶領一個警察一個女的到我家來,叫我簽名照像,告訴我簽名後你該煉你就煉,以後再不來找你了。我說這功我不能不煉。我兒子說配合他們,這是他們的工作,然後我就簽名了。他們走後我知道錯了,我這是在害他們,也害了我兒子,我心裏很內疚,太對不起師父了。在此我嚴正聲明: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一定堅修大法到底,彌補損失,跟師父回家。

夏淑貞 2024年6月5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黑窩裏,在強制高壓下,強迫寫了不煉功的三書。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作廢。今後我要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緊跟正法進程,跟隨師父回真正的家。

程玉蘭 2024年 5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的黑窩裏,在強制高壓下,寫了不煉功的三書。我現在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所寫的全部作廢。我要重新修煉,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走好最後的路,跟師父回家。

馮波 2024年5月29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黑窩看守所裏,經不住他們的嚴刑拷問,是我自己寫的不煉功的三書。我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我所寫的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全部聲明作廢。今後我要重新修煉,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走好最後的路,跟師父回家。

賈秀榮 2024年5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叫劉亞珍,準確時間記不準了,在2018年-2019年間,我住在鄉下,由於沒有生活收入,就到兒子家住。兒子是大隊書記,知道大法好,身體好,沒有病,但在上級的壓力下,家人都逼我不許煉法輪功,怕影響他們的前途。在全家人的逼迫下,我違心的把大法書燒了,我知道我犯了大罪,心裏自責,無法挽回。今天有機會路遇同修,我把心裏話說出來。求幫我做嚴正聲明。

劉亞珍 2024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2022年5月10日上午,市公安分局610協同派出所的警察以核對材料為由,敲開我家的門。一進門就指著我說:「你在某社區門口放了真相材料,給過路的人拍下來了」。緊接著就把手機錄像給我丈夫看,幾個警察圍著我和丈夫,嘴巴不停的說:你妻子到處講真相,太不像話了;還有幾個警察在我家到處翻,抄走我所有大法書籍、真相資料、真相幣等等。我講真相他們也不聽,把我強行帶到派出所。訓完話讓我簽字,我當然不簽,一個警察遞給我一張拘留證,要我簽字,我也當然不簽。惡警說:「簽了就回家,不簽就拘留15天。」我一聽,人的心、人的情就不停的往外翻,我想,15天,我生病的丈夫誰來伺候,膽小怕事的丈夫要是嚇壞了該如何是好,腦子一片空白,越想越糊塗。就這麼稀裏糊塗的簽字回家了。一個月後丈夫離世,我陷入情中難以自拔。師父沒有放棄我,同修也在幫助我,慢慢的我從情中跳出來,我學法、背法,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因此,特嚴正聲明:所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切所言、所行、所寫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修好自己,多救人,走好最後的路,跟師父回家。

呂志敏 2024年6月5日


嚴正聲明

2022年10月,因做真相資料沒注意安全,讓邪惡鑽空子非法抄家迫害。在邪惡的威逼和高壓下,違心的簽了字並寫了悔過書,做了違背大法的事,給大法抹黑,愧對師父,愧對大法。在此我嚴正聲明:所有向邪惡妥協的簽字,寫的悔過書及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定的信師信法,做好三件事,走正走好以後的路,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尹福珍 2024年6月5日


嚴正聲明

2024年5月,邪惡從家中強行把師父法像拿走,說了讓我第二天去拿。我信以為真,為拿回師父法像,8點半我就到了派出所,結果他們言而無信,還強迫我按了手印,最後也沒給。現在我嚴正聲明:按的一切手印及不符合法的一切言行全都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郭秀芝 2024年6月5日


嚴正聲明

由於本人修煉有漏,在做救人的事上被壞人惡告,邪惡從魔眼上看到了現場,三月份被邪惡綁架。當時做筆錄時,我沒有配合問話、簽字、按手印。他們就叫來四個警察抓我的手,強迫按手印。後來在自己認為沒有傷害大法的事按了手印。現在經過學法,同修的提醒和幫助下我想到,認識到在迫害中給邪惡簽一個字,按個手印都會給師父帶來麻煩,就傷害了師父和大法,都是對大法犯罪。因為承認了邪惡是執法者,我們是犯罪者。現在我認識到在迫害中我沒有做好,對不起師父和大法。向師父認錯。同時嚴正聲明:在迫害中一切強制按的手印,簽的字全部作廢。要更堅定的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多學法,把三件事做得更好,跟師父回家。

劉堂淼 2024年6月6日


嚴正聲明

2024年5月,警察非法闖入我家中,非法搶走了3台手機並把我帶到了派出所。他們說我用藍牙傳播法輪大法的內容並讓我解開手機密碼,我拒絕配合邪惡。並開始向警察講述大法真相。然後他們又問了一些問題,本著講述真相的目地回答了他們,後來發現他們在做筆錄,最後讓我在上邊簽了字。回來後和同修交流認識到這也是配合了邪惡。不應該配合他們簽字,不承認這一切。我只承認師父給安排的修煉的路,解體舊勢力的一切干擾和迫害。嚴正聲明:我在筆錄上所簽所寫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做好三件事,彌補損失,精進實修,同化大法,跟師父回家。

趙子康 2024年6月5日


嚴正聲明

本人周迎建,於1997年7月修煉法輪功。2017年9月在農貿市場買菜時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當時被綁架到派出所。被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於2018年11月底送入監獄。在監獄,邪惡逼我寫「三書」,我不寫,邪惡就千方百計的不斷換惡警逼我寫,我堅定正念,用生命去證實法。邪惡威脅我,你不寫「三書」就清理你的個人財產,你釋放出去後,叫你的家人守著你,不准你去任何地方。由於沒有放下對家人的親情,漸漸喪失了正念,被邪惡逼迫,於2020年3月痛苦違心的寫了「三書」,對師父、對大法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業,在修煉路上又一次摔了個大跟頭。師父:我知道錯了。以至於很長時間,常常痛悔的難以自拔。回家後,沒有學法環境,我想起師父經文《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師父說:「摔倒了別趴著,趕快起來!」師父:「我這麼不爭氣,您還管我嗎?」我愧對師父的洪大的慈悲,常常失聲痛哭,面對師父的慈悲苦度,我無地自容。唯有努力精進,才能回報對師父的慈悲苦度。在此我嚴正聲明,我在黑窩裏寫的「三書」及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珍惜師父給我的最後機緣,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到底。

周迎建 2024年6月5日


嚴正聲明

今年的4月,社區讓我簽三書,我在非常不情願的情況下簽了字。過後我內心很痛苦,深挖根源,平時聽保健品的課太多,沒嚴肅對待修煉,學法不深。沒有百分之百信師信法,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在此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抓緊有限的時間,多學法,多救人,走好最後的路,跟師父回家。

韓立春 2024年5月6日


嚴正聲明

2024年5月,我到集市上講真相,被便衣綁架到派出所,然後他們問我,真相是從哪來的,我沒告訴他們。他們看我歲數大了,也沒多問,就叫我按手印、簽字。因為我家裏有大法資料,怕他們去抄家,就按了手印簽了字。給自己修煉抹黑了,非常後悔,對不起師父的慈悲救度,弟子今後一定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跟師父回家。嚴正聲明: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

張會蘭 2024年6月5日


嚴正聲明

在2024年5月,我外出回家,丈夫說警察打電話來讓你簽字。我說不簽,他就和我鬧,因為丈夫有怕心,怕中共邪黨,不理智,又不明真相。丈夫就叫警察來家裏讓我簽字。警察說簽了以後不再找你了,要不然別的部門還得找你。聽信了他的謊言,由於自己的人心多,情重,在雙重的壓力下,做了不該做的事,給大法造成了很大損失,使自己鑄成大錯,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嚴正聲明:向邪惡所說所寫的一切全部作廢。從此以後我要從新修煉,回到大法中來,堅修大法,修好自己努力彌補損失。

趙春霞 2024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在監獄裏不轉化就被邪惡嚴重迫害,遭受迫害幾個月,身體承受到極限。師父講的法都明白,由於放不下執著心,違心的轉化,心生愧疚,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在此嚴正聲明:在監獄裏及洗腦班所說所寫的東西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彌補自己的過錯。

沈豔橋 2023年11月15日


嚴正聲明

2023年四月,我因為講真相被邪惡迫害關入監獄。惡警指揮一群犯人長期持續的把我的二個手臂在身後反關節、挫筋(類似錯骨分筋)迫害我。巨難來到前,慈悲偉大的師父讓一個不認識的犯人告訴我,保持清醒,堅定正念。可是自己長期陷入常人中,修煉基點又是為私為我的,所以一味的想怎樣堅定、承受、闖關,目地完全是為了自己個人修煉成功。完全忘記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協助師父救度眾生的偉大使命。在自己認為快要承受不住了,怕崩潰後胡言亂語,認為沒有辦法了,就寫了假「二書」騙邪惡,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情,做了大法弟子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在這裏嚴正聲明:寫的「二書」全部作廢。按照師父的要求重新開始修煉,用實際行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不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張勤 2024年5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大法弟子。當時,我和我二姐同修步行一百多里路,去北京參加「四﹒二五」和平上訪。回來後受到當地公安的迫害。由於我文化低,學法少,讓邪惡鑽了空子,把我非法抓進黑窩。在監獄被非法關押八個月,我的修煉受到嚴重干擾。由於怕心寫了「三書」,稱自己不煉了,這是錯誤的。求師父寬恕,今後我要永遠跟隨師父學大法,跟隨師父回家。

張淑清 2024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二零二二年,我幫兒子帶孩子,發救人的大法真相資料被監控發現。四月,公安7-8個人去兒子家非法抄家,除幾本真相小冊子外甚麼也沒找到,就把牆上的掛幅拿走了,把我綁架到當地派出所。他們拿著小冊子問:「你為甚麼發這個?」我說:「買菜時別人給的,為了救人我就發出去了。」他們把真相小冊子和掛幅拍下來了,叫我簽名,我簽了名就回兒子家了。回家第二天,我身體突然一下子不行了、歪斜了,我知道這字不能簽,師父我錯了。自己修煉路沒走正,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對我身體迫害,孩子也帶不了了,於是二零二二年五月我就回到了老家,我立刻寫了嚴正聲明。這期間公安、當地街辦經常電話騷擾我。二零二三年五月,社區來了三人,要我寫「三書」,我不寫,不配合他們,在他們的威逼下,我丈夫代寫了。他是常人,是我沒修好,怕心、名利心、親情太重,不僅害了自己,也害了我丈夫對大法和師父犯下了不可饒恕的大罪。在此,我和丈夫嚴正聲明:在邪惡威逼下,所寫、所說、所做一切對不起大法和師父及「三書」的行為全部作廢。以後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多學法,多救人,跟上正法進程,跟師父回家。

趙學芬 2024年5月16日


嚴正聲明

2016年由於當地技術同修被監控,我家被六一零、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我和老伴被綁架到派出所。由於怕心,警察問我煉法輪功不,我說1999年7.20以前煉,現在國家不讓煉了還怎麼煉。他們又問我「訴江狀」的問題,我說訴江狀不是我寫的,不是我簽的字。我沒有說真話,並且從此以後七年沒有修煉。現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簽字等全部作廢。從新開始修煉大法,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只歸師父管、歸大法管,多學法、學好法,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隨師父圓滿回家。

成林 2024年6月6日


嚴正聲明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弟子,在修煉中因為有怕心,在過關過難中,對法不堅定。我在講真相中,被壞人舉報,邪惡操控警察三天兩頭上門騷擾我,本來怕心就重,我心慌意亂,每天提心吊膽的過日子。我就開始怨師父,怨大法不管我,動搖了對大法的正信。更嚴重的是把師父的兩個單張經文撕掉,我以為是重的,也沒多想,結果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操控警察上門抄家,搶走大法書,師尊法像,錄音機和小卡。我被抓到派出所,他們問我甚麼我都拒絕回答,心裏求師父救我,最後是偉大的師尊把我救了出來。我做了不該做的事,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向師父承認錯誤:弟子錯了,我真的感謝師父為弟子承受那麼多。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所作的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

王彩雲 2024年5月28日


嚴正聲明

2017年,我在同修家學法,下午3點左右來了幾個警察,把我們幾個同修拉到派出所。警察讓我在一張紙上簽名,紙上的字很小,我看不清,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以為都得這樣,就稀裏糊塗把名簽了。同修看到我說,你怎麼不看看上面寫的是甚麼就簽名?我後悔了,我錯了,覺的對不住師父和大法。後來警察又讓我簽名,我說,我不簽。警察說,不簽就送到拘留所。我說,你送到哪我也不簽。後來,警察把我和另一同修送回了家。回家後我的心很難過,眼淚止不住地流,後悔沒聽師父的話,沒多學法多看書。再向內找,我做事太不用心了,那紙上的字小,不會問問嗎?太不嚴肅了。我不知道犯了多大的罪,我無比痛悔。現嚴正聲明:以上我的簽名,所有紙上寫的背叛師父、違背大法、對大法與師父不敬的文字全部作廢。今後嚴格要求自己,在大法中歸正,紮紮實實地修煉,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讓師父放心,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丁重菊 2024年6月6日


嚴正聲明

2022年4月13日,我市派出所所長趁我外出時跟蹤我,把我綁架到警車內,和另一名警察把我帶到父親住所,又找來多名警察要我開門,我說沒有鑰匙,他們就找來專門開鎖的警察把兩道門全部撬開,非法抄家,搶走《轉法輪》各地講法等幾十本大法書。又把我帶回我自己家中,把我的幾本大法書也搶走了,並把丈夫和孩子都帶到分局非法審問。我沒有把握好自己,沒有放下親情,在邪惡的威逼和親情的利誘下,說出了老年大法弟子的住處,他們又脅迫我指認住址。導致老同修的大法書也被搶走了,還罰了款,給大法帶來不應該有的損失。他們又把我帶到火車站脅迫我照相,因我學法不精進、沒在法上,配合了邪惡,做了對不起大法的事,在此嚴正聲明:我所說、所作、所寫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今後堅定信師信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緊跟師父圓滿回家。

梁雪華 2024年5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九九八年九月份得法修煉的,在二十年的修煉過程中,由於人心和執著被邪惡鑽了空子,曾被綁架迫害。二零二四年四月早晨,又被邪惡綁架迫害關押了一天。邪惡奪走了我所有的大法書。我又給邪惡簽了字。我犯下了謗師謗法的罪業。我以前向邪惡寫過的「保證書」、「簽過的字」聲明作廢。但是我在嚴正聲明上並沒有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現在我從新聲明:自己以前、現在向邪惡寫的「保證書」、「簽過的字」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彌補損失。我「鄭重宣布從新修煉」,我只歸師父和大法管,跟著師父回家。

劉麗麗 2024年4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叫王麗,在2021年前後被邪黨非法關進監獄一年半,期間因有怕心、怨恨心、法理認識不清,被邪惡鑽了空子,迫害下違心寫了「五書」。從監獄回來也說了一些不利於大法和不利於師父的話,通過學習師父的講法,我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感到對不起師父。我嚴正聲明:在這期間所有不利於大法、不利於師父的言行全部作廢。勇猛精進,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跟師父回家。

王麗 2024年6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17年被非法判刑2年6個月,在監獄裏寫了「三書」,回家後,也寫了嚴正聲明,從新開始修煉大法。回來後一直也有社區和片警的干擾,通過不斷的學法,和與同修切磋交流,認識到自己在黑窩裏沒有做好,在邪惡的誘導下寫了污衊師父的話,說了「法輪功是×教」的違心的話,進出監獄配合了簽字、照相、抽血、檢查身體等,配合了邪惡的一切關於對監獄犯人的管理行為,出監獄的當天配合了街道、社區照相及簽字,這些都是自己沒有做好的地方。弟子深深的懺悔,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謝謝師父再給弟子一次修煉的機會,加倍學法,放下情,放下人心,放下後天形成的觀念,不斷的純淨自己,歸正自己,全盤否定和破除舊勢力的安排,舊勢力強加的任何所謂魔難和考驗我都不承認,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我的一切由師父說了算,做一個真修弟子。感恩師父慈悲救度,感恩大法。

林忠英 2024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我是遼寧的一名老大法弟子,經常出去講真相救人,可是有一天一個常人問我你是煉法輪功的嗎?當時我不假思索的說不是。說完後我才緩過神來,那不是真我說的。嚴正聲明:我所說的話一切全部作廢。我要勇猛精進,信師信法,做個真修的大法弟子。

由國文 2024年6月7日


嚴正聲明

我是今年五月下旬被抓的,原因是我在集市上講真相,被警察抓去了派出所,由於我識字不多,法理不清,警察讓我按了手印,也不知道甚麼內容。後經同修交流知道自己錯了,配合了邪惡的指示、命令、和要求,現在真是後悔。我嚴正聲明:我所按一切不符合法要求的手印全部作廢。今後一定要嚴格要求自己,不把做事當成修煉,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楊寬芬 2024年6月7日


嚴正聲明

二零二四年四月,警察兩次來我家,把真相護身符和真相粘貼搶走,最後拿出兩張有字的紙讓我簽字。我由於正念不足和怕心,被迫簽了名,做了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事。我現在嚴正聲明:所簽的字作廢。今後要加倍努力,彌補過錯,堅定信師信法,修好自己,多救人,跟師父回家。

曹桂蘭 2024年5月26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中共邪黨對大法修煉者殘酷迫害,我配合了邪惡而進行拍照、按手印。2020年,我粘貼真相不乾膠,被派出所綁架,做了不該做的。我非常後悔,自責,現在嚴正聲明:那兩次不利大法、不利師父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嚴格要求自己精進實修,走師父安排的路,堅信師父,堅修大法到底。

徐立芳 2024年4月26日


嚴正聲明

2001年,我在勞教所被迫害時寫的三書全部作廢。2010年,省、地、縣政法委聯合打電話給我兒子,給我兒子施壓,讓我假裝有精神病,說把我名字抹掉,我配合了邪惡。我現在嚴正聲明:那些不在法上所說所做的全部作廢,今後緊跟師父堅修到底。

劉學英 2024年6月1日


嚴正聲明

2022年7月,派出所和街道三個人來我家,讓我在他們事先準備好的「三書」簽字,我沒簽,丈夫替我簽了字,並讓我按了手印,給大法造成了損失,對不起師尊和大法。現在提出聲明作廢。

李秀琴 2024年6月6日


嚴正聲明

因我發真相資料被舉報到派出所,警察從監控找到了我。2024年5月,他們來了3個男的1個女的到我家,讓我給他們去錄口供,我沒配合。他們就打電話叫來了派出所所長,所長來了後說到那錄個口供就回來,我因起了怕心就跟他們去了。沒想到他們商量後把我拉到市分局,讓我錄口供,沒配合他們,零口供。可是在市分局和拘留所都讓摁手印、錄像、抽血、體檢、採集頭象等。現在我明白自己做錯了,不應該配合邪惡的要求。所以我要嚴正聲明:把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加倍彌補過錯,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跪拜師父。

王治喬 2024年6月7日

我叫李藝傳,5月31日上午,中共人員以孩子工作做要挾,揚言不簽四書就去孩子單位,我簽了字。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錯事,現嚴正聲明:向邪惡所簽的字作廢。從新修煉,挽回對大法的損失,走好以後的路。

李藝傳 2024年6月7日


嚴正聲明

我的名字叫黎金鳳。1998年年末,經人介紹接觸法輪大法書《轉法輪》,當時就被書中的「真、善、忍」所吸引、震撼,明白了原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為了返本歸真。那時也不知道甚麼叫修煉。1999年7月20日之後就沒再煉了,直到2008年在香港再遇到法輪功,就又開始走回「大法」中修煉。在2020年11月,因中共邪黨的所謂「清零行動」拒簽「三書」而被邪黨綁架,並非法判刑三年。在監獄,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法理不明,在高壓迫害下,被迫違心的簽了邪黨專門用來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謂「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和「認同書」等「七書」。現在我已經深刻的認識到我按「真、善、忍」做好人並沒有錯,也沒有違反國家的任何法律。所以,我現在嚴正聲明:在派出所、看守所、監獄中所寫的、所說的、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廢。同時,請求師父給弟子機會重新修煉,彌補過錯,從新做好。

黎金鳳 2024年5月22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在監獄的高壓迫害中違心的向邪惡寫了不修煉的所謂保證書等,給師父和大法抹了黑,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我為此深深痛悔,並懇請師父寬恕。我謹此嚴正聲明:我在獄中所說所寫給邪惡的保證書等全部作廢。決心從新修煉大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過失。

溫興毅 2024年3月29日


嚴正聲明

去年派出所幾個人到我家讓我簽不煉功的保證,由於害怕,我做了不該做的事,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深感慚愧。所以我特此嚴正聲明:從新修煉,彌補過錯,做好三件事,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完成使命,兌現誓約。永遠跟著師父走。

馬醜妮 2024年6月7日


嚴正聲明

二零二四年四月,我和兩個人在一老年法輪功學員家學法共三人,幾個警察敲門,他們用謊言說是鄰居,當門開後,警察惡狠狠要奪我手上的書,警察強行要我照相,報姓名,報地址,我不肯。但他們威脅,因我自己正念不足,在當時的情況下還是配合了邪惡的要求。照相了,也報了自己的姓名,報了自己的地址。回來後知道自己錯了,覺的自己愧對師父的慈悲救度,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心裏很難受,也很著急。我要嚴正聲明:在邪惡面前照的像,報的姓名,報的地址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走正修煉的每一步,彌補過錯,按照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修煉,成為一名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黃繼華 2024年6月7日


嚴正聲明

2022年夏天,我去集市上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警察帶到派出所。由於我有怕心,簽了字,照了像。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慈悲苦度。今天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做所說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心不動,精進實修,彌補過錯,多救人,跟師父回家。

田秀蓮 2024年6月6日


嚴正聲明

2010年一月的一天,我正在人事局和相關單位做年審工作,國保大隊來了五、六個人把我綁架到看守所,在裏面關押了26天。在這期間想方設法叫我說來往的其他同修,我只說不接觸任何人;讓我寫不煉功的保證,這些我都沒做。一直綁架拖到二十來天,國保已把我判勞教。在這期間家裏九十歲的父親不吃不喝,八十五歲老母親聽說我出了事,而在回家的路上把股骨頭摔斷,年幼的孩子也不吃不喝,老父親和姐姐們給我寫信讓我權衡利弊想想後果,去勞教就失去了工作和家庭,父母沒準也見不到了,說我太自私了。當時我好幾天徹夜未眠,滿頭黑髮短短幾天白了一半。當時壓力實在太大了,當時修煉的不好,悟不上來在哪兒出的問題,實在承受過不去了,違心向國保簽下了三書。做了對不起救我的師父,痛悔至今,痛得我腸子悔青了,感謝恩師慈悲救度。今日特此誠心向師父聲明,以前所寫全部作廢,請求師父原諒我,給我機會做好,謝謝師父。

韓淑麗 2024年6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從邪惡的黑窩回來幾年了,因種種原因聯繫不上明慧,沒有正式聲明在邪惡的黑窩向邪惡妥協作廢,是我一生的痛悔,深知對不起師尊,對不起大法,我自己知道錯了,請求師尊和同修原諒。在此,嚴正聲明:自己在監獄、派出所、司法所裏所說、所寫作廢。堅修大法,彌補過錯,做好三件事,再次請求師尊原諒。

賀青 2024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2023年十月的一天,社區組長來我家問還煉不煉法輪功,我沒回答她,她走了。十二月,組長帶著一個社區員工來說,要我簽字,我說簽甚麼字,組長說簽上你的名字,我說你那裏寫的甚麼,她不讓看,我想他們也寫不出好的來,我也不願看,當時怕麻煩,孫女還感冒呢,貼著退燒貼,不想再把她嚇著,我就簽字了。她們走後,突然想起師父的講法: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配合邪惡的命令、指使、和要求。我的眼淚流下來了,哭了。這不是給大法抹黑嗎。在關鍵的時刻沒有把握住心性,配合了邪惡的要求,我錯了,向師父認錯,請師父原諒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在今後的修煉路上,我要勇猛精進,堅持實修,多救人,不負師尊對弟子的期望。謝謝師父。

趙清蓮 2024年1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叫沈彐華,和妻子原先煉法輪功不長時間,九九年邪黨迫害大法,我夫妻倆被非法關到派出所和其它地方洗腦迫害,強迫我放棄修煉。由於我才開始修煉不久,對法認識不深,被迫簽了不該簽的字。失去了集體修煉的環境,我對修煉也放鬆了。後來我的妻子離世,我就把法輪功書燒給了她,想要她在那邊接著修。我犯下如此大罪,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我,通過同修的交流,如今我終於醒悟,後悔莫及。現在我從新開始和同修集體學法,我向師父再次懺悔,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嚴正聲明: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統統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到底,我要與師父回家,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

沈彐華 2024年5月13日


嚴正聲明

因為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警察帶到了派出所。由於法理不清,著急回家,警察說簽了字就回家,也沒看上面寫的是甚麼,就在上面簽了字。回家後認識到了在派出所裏簽字是錯誤的。特此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彌補損失,跟師父回家。

劉淑芬 2024年6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叫付紅英。1999年因被人舉報我參加法會,邪警非法抄家把我的大法書和幾本資料都抄走,把我帶到派出所讓我簽字。當時由於執著心重,怕心,放不下親情,違心簽下了不練保證書。在2000年又把我帶到派出所讓我再次簽字,因自己正念不強,在邪警逼迫下又違心簽下了保證書。我這行為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對我的苦度。求師父原諒不爭氣的弟子。特此嚴正聲明:我以前所簽過一切不符法的保證全部作廢。我要從新修煉大法,做好師父要的,跟師父回家。

付紅英 2024年3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因控告江澤民被非法拘留15天。在迫害中我寫的不煉功的保證全部作廢。還有我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陳永清 2024年5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2019年我在街上發新年台曆時被警察綁架到派出所,警察去我家抄走了兩箱真相材料,還有大法書籍和師父的法像。當時在正念下我給警察講了真相,第二天晚上讓我回家。我因此生出了歡喜心,忘記了一切都是在師父的加持下才度過那一關的,走之前我配合他們簽了名、照了像。最大的錯誤是,我當時看到師父的法像放在桌子上,沒有想到要回來,而是怕再被迫害不想惹麻煩,想儘快離開那個派出所,違背良心跟警察說法像就放在這裏吧。回到家裏心裏極其痛苦,生不如死的感覺,痛恨自己辜負了師父的一片苦心,痛恨自己不爭氣又一次犯了不敬師不敬法的大罪。隨著師父對正法進程的推進,隨著修煉的提高,我意識到以上我曾經的所作所為都是嚴重的不敬師不敬法。我在此進行曝光並真心懺悔,誠心的向慈悲偉大的師尊懺悔,懺悔以前做過的那些不符合大法的所作所為,弟子錯了,弟子有罪,請師父再給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一次改過的機會,加強學法,在法中歸正自己的內心和行為,做好三件事,精進實修,跟師父回家。

莊佩玉 2024年6月8日


嚴正聲明

我叫吳懷榮,我不認識字。幾年前我被一夥人綁架到洗腦班,讓我說大法不好,我不配合,他們就寫了三張紙,幾個人抓住我的手按了手印。現在同修說這得聲明,求師父原諒。是我修的不好,今後實修做的更好。

吳懷榮 2024年6月2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修得有漏,遭到邪惡迫害,在高壓下寫了三書。做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事。現在嚴正聲明:所有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並雙手合十,向尊敬的師尊說聲對不起,請師尊原諒。

曹彩霞 2024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十年前,有一次我乘坐的長途汽車在路過安檢站的時候,被兩名警察攔下,他們挨個檢查了旅客的身份證,隨後我被帶下車,搜查了我隨身攜帶的物品。我被拉到了當地的公安局,並做了筆錄,由於我當時正念不足、怕心重,在筆錄上簽了字,並按了指紋,沒有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迫害。現在嚴正聲明:我曾經所說所做的任何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

石慧 2024年6月8日


嚴正聲明

我修煉法輪大法多年,曾被邪惡迫害綁架,這期間我違心的寫了不修煉保證,想應付過去,但內心絕不放棄。後來,通過學法及與同修切磋,我認識到:這個做法是錯誤的,是常人的狡猾心態,嚴重的偏離大法,給大法弟子抹黑。在此,我嚴正聲明:在被迫害中,我所寫、所說、所簽、所承諾的一切統統作廢。堅修大法,做合格的大法弟子,圓滿隨師還。

謝慧賢 2024年6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在正法修煉過程中,不符合法的言行,師父不要,我也不要。邪惡迫害大法期間,我去北京證實法,回來後,在外面煉功被綁架,配合簽字;一次噴寫「法輪大法好」時,被邪黨警察綁架、拘留、照像、檢查等,非法勞教一年,配合簽字;在邪惡黑窩裏被偽善欺騙,邪悟、轉化,寫」三書」,謗師謗法,背叛師父、背叛法,服從那裏要求,穿那裏衣服,唱那裏邪歌,配合那裏大夫給學員打吊針、灌食、轉化學員等,好壞不分,以魔為伍,助紂為虐;回家後交大法書(大約交二次),找邪悟者,買邪黨書,參與邪黨洗腦班轉化學員;丈夫保外就醫回家,轉化丈夫,舉報學員;丈夫學員非法開庭,我去了,單位開除他公職時他不簽字,單位人員偽善讓他寫不同意開除公職,我參與了;我往警車裏放真相資料被綁架,誣判三年,保外就醫一年,配合簽字;邪黨警察翻牆破門闖入家中,我拿剪子對抗,不配合坐警車卻走到看守所,穿號服,打吊針,配合檢查、簽字等;出來後又被騙進魔窟,多關了兩天,簽字「不告」才回家。在此向偉大慈悲師父真心懺悔:乞求師父寬恕我,乞求師父給我做真正修煉人的機會,加倍彌補,痛改前非,絕不再辜負師父慈悲,完成歷史使命,跟師父回家。

於亞坤 2024年6月8日


嚴正聲明

我叫陳玉會,在去年被綁架時,沒有嚴肅對待修煉、想到孩子政審,被情帶動下,沒看清楚拘留單內容情況下簽了字。在此聲明全部作廢。

陳玉會 2024年5月28日


嚴正聲明

2023年7月,在市集上講真相被邪惡綁架、拘留,出所時簽了字,我聲明簽的字作廢。

蘭峰蓮 2024年5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叫林秀珍,由於在監獄裏受不住迫害,被迫簽字。特此我嚴正聲明,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林秀珍 2024年5月15日


嚴正聲明

2024年5月9日下午,街道、派出所人員來到家中,把寫好的紙張拿出說:「簽上名蓋上手印,以後就不管了。」我沒有文化,不知寫的甚麼,就按他們說的做了。事後我感到後悔,我感到這個事不對。今天聲明:我簽的名作廢。我要跟師父一修到底。

王瑞英 2024年5月20日


嚴正聲明

以前由於邪惡多次迫害,被抓、被打、非法關押,在重大的壓力下,所說所寫的對大法、大法師父、大法弟子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走好、走正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做真修弟子。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聲明人 冀桂華


嚴正聲明

我叫宋英花,我現在嚴正聲明:我所說的所有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話全部作廢;在警察和政府官員及家人的多重脅迫下,違心的說了不修煉的話,特此宣布作廢。我要跟師父修煉到底。

宋英花 2024年6月2日


嚴正聲明

以前被迫害離家出走,家人替我向派出所簽了字,我也沒有否定,特此嚴正聲明:以前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學好法,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於秀蓮 2024年6月1日


嚴正聲明

以前聽信邪悟謊言,走過一段彎路;還有一次在高壓下向派出所口頭承諾不修煉了。現在悟到都錯了,向師父真心認錯,決心悔過。特此嚴正聲明:所有不在法上的言行全部解體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張桂芳 焦永志 2024年6月1日


嚴正聲明

我是張志棟,在此嚴正聲明:在被非法關押迫害期間所說所做的不符合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堅修大法決不動搖。

張志棟 2024年5月24日


嚴正聲明

2024年5月24日,派出所把我帶去,對我進行非法逼供,拿幾張紙逼迫我讓我簽字,在我不清醒的情況下簽了字。我現在清醒知道這個簽字配合,不是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我現在嚴正聲明:所簽的一切,都是違背我的意願的,現在聲明全部作廢。

王淑芬 2024年5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聲明:以前由於怕心,所說和所寫的對大法不利的話全部作廢。今後在修煉的路上,堅定信師信法,奮力精進,一修到底。

田利平 2024年5月12日


嚴正聲明

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所為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向邪惡寫的保證書等一切都作廢。我要勇猛精進,跟上正法進程,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李守潔 2024年2月14日


嚴正聲明

由於邪惡的迫害,對邪惡所說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廢。緊跟師父進程,做好三件事。決不辜負師父救度。

王喜榮 2024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在壓力下、所說、所寫、所簽的承諾,還有以前別人替我寫的,都不是情願的,都是違心的,有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聽師父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代秀玲 2024年5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是山東人,我要嚴正聲明:把以前所寫的、所做、所為的,對大法不利的事,全部作廢。我要聽師父的話,跟著師父堅修大法到底。

孟慶梅 2024年3月


嚴正聲明

由於郵寄真相信而被迫害。因迫於壓力又正念不足,配合邪惡簽名。現在我很後悔,特別嚴正聲明:配合邪惡簽名的行為全部作廢。

楊林娟 2024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黑窩裏,惡人逼迫我抄寫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話。嚴正聲明:甚麼簽字、按手印全部作廢。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曾慶華 2024年2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是大法弟子鄧桂仙。因修煉法輪功,被中國邪黨判刑入獄,違心地抄寫了四書,現我已出獄,發自內心的懺悔。嚴正聲明:在監獄所寫的一切全部作廢。重新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一切。

鄧桂仙 2024年6月1日


嚴正聲明

2024年5月17日,邪惡人員上門逼我簽名,我不在場,我兒媳婦被騙,幫我簽名。我現在嚴正聲明:簽名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管彩蘭 2024年5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嚴正聲明:在被迫害入冤獄期間所寫所說,不符合大法的言詞全部作廢。信師信法堅修大法到底。

焦翠雲 2024年6月1日


嚴正聲明

本人陳文,現嚴正聲明:本人2023年在公安局所寫、所做、所說的對大法與師父不利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相信法輪大法好,支持法輪大法,堅修大法。

陳文 2024年6月5日


嚴正聲明

在迫害的過程中,在邪惡勢力的強迫下,我被迫簽寫「我不練了,等以後再煉」。這不是我的本意,現在我向師父聲明:以前被迫簽寫的作廢。從新踏上大法的路,跟師父回家。

李顯懿 2024.5.30


嚴正聲明

我以前對大法、對師父說過做過不敬的話、不敬的事全部作廢。對惡警簽名、簽字全部作廢。

麻同國 2024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九九年,受邪黨誘惑,本人曾上交過大法書。在此嚴正聲明:所做之事作廢。請師父原諒。

馬淑雲 2024年6月6日


嚴正聲明

以前我在高壓下違心所說所做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一定堅修大法,做好三件事,抓緊時間救度眾生,彌補造成的過錯與損失,跟師父回家。

居曉明 2024年6月5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做的一切,不管是在邪惡迫害的單子上簽名、按手印、或者是照的相,都不符合大法的要求,所以我要把它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趙振蘭 2023年10月21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騷擾迫害中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所有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重新修煉,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宿寶雲 2024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以前我受迫害期間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更加努力學法修煉。

張華英 2023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丈夫講真相救人被綁架到看守所,我去要人。他們讓我寫不煉功的保證,因為有怕心就配合了。現在嚴正聲明:我在那裏寫的全部作廢,今後修煉中彌補過錯,從新修煉。

王鳳蓮 2024年6月7日


嚴正聲明

我嚴正聲明:以前所有說過對大法不利的話、寫過對大法不利的文字、簽字、做過對大法不利的行為全部作廢。以後堅信」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卓偉 2024年6月8日


嚴正聲明

在獄中超出身體承受極限,一切不在法中的言行全部作廢。在有限的時間救眾生,在法中歸正自己。特此聲明。

龍浪瓊 2023年2月1日

(c)2024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