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師父相救 二姐絕處逢生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二四年三月三十一日】我家有姊妹三人,我最小。成人後,大姐嫁到本村的另一個生產隊,二姐是招了上門女婿,我嫁到離家約十公里外相鄰的另一個鄉。我們雖然各自都有自己的家,但姊妹間還是經常來往,相互幫助,關係融洽。

九十年代,二姐的大兒子出生,因為計劃生育,禁止生二胎,二姐全身心的撫育兒子。可天有不測風雲,大兒子長到十八歲時不幸去世,二姐夫妻倆悲痛欲絕,尤其是二姐受到的打擊太大,由悲痛轉為抑鬱,整天沉默寡言,不願與人接觸,情緒波動,易怒,對身體傷害也很大。在親人朋友的勸導和幫助下,二姐有所改變,身體逐漸恢復。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法輪功被中共邪黨及江澤民流氓犯罪集團殘酷迫害,家人都很支持我修大法,我丈夫、大姐及大姐夫、二姐及二姐夫都明白大法真相,都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二姐因常常和我一起發大法真相資料,得到了福報:她家的莊稼年年豐收,一家人衣食無憂,二姐的身體恢復了健康。二零一零年,大齡的二姐生下了一個健康、聰明、可愛的小兒子,受傷的心靈得到了安撫。

二零一七年四月的一天晚上十點左右,我和丈夫正準備去地裏採摘西紅柿,供外地商販收購,突然接到二姐的電話,她非常傷心的說:「小妹,我這日子沒法過了(後來才知道,二姐與二姐夫吵架,觸動了二姐受傷的心,一時想不通,要尋短見,去找去世多年的大兒子),我不想活了,我要喝農藥百草枯去見大兒子,我七歲的小兒子就託付給你,望你把他養大成人。」隨即電話裏沒有聲音了。

我馬上把電話回撥過去,一直沒人接。我頓時意識到事情的嚴重和緊急:「百草枯」是一種腐蝕性極強的除草劑,雜草只要沾上一丁點,就會從根部開始快速把整株雜草爛掉,是毒性很大的一種農藥,人喝了它,救活率很低,二姐的生命危在旦夕!

於是我們一方面緊急撥通二姐夫的電話,告訴他二姐喝農藥的事,趕快制止,並立即向120求救。二姐夫立即跑到二姐的房間,發現房門緊鎖打不開,於是破門而入,發現二姐已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嘔吐物濺了一地。

我丈夫騎摩托車送我去二姐家。當我們趕到時,救護車已經到了二姐家,跳下摩托車,我快速跑進二姐房間,二姐已經昏死過去。我拉著二姐的手,大聲喊她的名字,沒有回應,但我還是告訴她:只有師父才能救得了你,快和我一起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隨即我不停的大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二姐被抬到救護車上,我和及時趕到的大姐也隨車前往縣醫院。二姐夫他們是乘摩托車到的縣醫院。一路上,我和大姐一直在二姐的旁邊,我叫著她的名字,大姐和我不停的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隨車的醫護人員也為之感動。

到了縣醫院,二姐馬上被推進搶救室,緊急洗胃。搶救室外,大姐和二姐夫不停的念九字真言,我在旁邊發正念:清除、解體迫害某某某(我二姐)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請師父救救某某某。我又和二姐的元神溝通:二姐,你是明白了大法真相,退出了中共邪黨組織抹去了獸印,得到了大法救度的生命,你服農藥自我了結生命是錯的,是殺生,是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極端行為,辜負了師父的慈悲救度,你要趕快向師父認錯,真心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才能救得了你。你撒手走了,你七歲的兒子怎麼辦?生了他,你不養育他、教育他,沒有盡到母親的責任,你要造多大的業呀。你趕快和我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共同求師父救你。

凌晨三點左右,醫生給她洗了胃,推入普通病房。她躺在病床上,沒有任何反應,身上插了監測儀器、氧氣管,輸液管。二姐夫向醫生詢問二姐的病情,醫生擺頭表示:「不容樂觀。」但是我們始終沒有放棄,相信師父一定會救度二姐。

我和大姐一直守護在二姐的身旁,不停的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時的呼叫著二姐的名字。大概早晨六點左右,聽到二姐「哎喲!」了一聲,我立即喊:「二姐、二姐、二姐!」二姐睜開了眼睛。

我激動的拉著她的手說:二姐,師父把你從鬼門關救回來了!二姐清醒了,掙扎著要起來,還要拔掉身上插的管子。我叫二姐夫去叫醫生。這時,就聽二姐說:「就這之前,朦朧中,一位身材高大的北京來的『大夫』站在我的面前,右手的掌心對著我的身體從頭部慢慢往下移動,把我體內的有毒物質排出體外,然後發出強大的能量幫我修復腸胃,過程中遇到一節損壞嚴重的腸子須更換,『大夫』對我說:你要再頂住(堅持)兩分鐘,把你的腸子接好了,你就可以吃東西了。一眨眼的工夫,『大夫』就將這節壞腸換成了好腸。『大夫』對我說:『一切都好了,你可以回家了。』我正要起身準備回家,手一動,被插在身上的管子接頭刺痛了,我『哎喲』的叫了一聲,就醒了。」

大姐說:從把你推進病房起,我和小妹一直守在你身旁,縣醫院的醫護人員都沒有來過,哪來的「大夫」?我馬上悟到,北京是大法傳向全國、傳向世界的地方,從北京來給二姐調整身體的「大夫」一定是師父的法身!是大法師父救活了我二姐!於是,我激動的對二姐說:是大法師父救了你!我們趕快謝謝師父!

二姐夫叫來醫護人員給二姐拔管,醫生原以為病人已經不行了,家屬放棄治療了。當看到二姐正在滔滔不絕的講述她得救的過程,醫生驚呆了!說:在搶救該病人的過程中,從生命的體徵和儀器顯示的數據來看,救活的幾率很小,沒想到病人能奇蹟般的活過來了,而且精神狀態很好,從醫學角度無法解釋。我二姐馬上說:是大法師父救了我,否則我此時已在陰曹地府了。

消息一傳開,住院部的醫護人員及病患者都湧向二姐的病房,爭相目睹這超越醫學的奇蹟。我就用這活生生的事實,向醫護人員及病患者講了大法真相,使他們對法輪大法有了一個正面認識,邪黨對大法的造謠污衊不攻自破,也為他們的得救做了鋪墊。

一個星期後,二姐就辦了出院手續,醫生囑咐二姐:回家後要吃一段時間的流質,不能吃生的、冷的、硬的、腌製品、辛辣等食物,以利於腸胃功能的恢復。

出院後,大姐也隨著回到二姐家,以便照顧二姐。其時,左鄰右舍、親戚朋友聽到二姐出院回家的消息,都來看望她。有人就問二姐,聽說喝了「百草枯」的人基本上都沒有能活著出醫院的,為甚麼二姐就能瀕死復生呢?二姐就利用這個機會告訴他們,她退出了中共的團、隊,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是大法師父救了她。大家為二姐高興,也明白了法輪功真相。

二姐家來了很多的客人,大姐就著手做了米飯,煮了臘肉、油炸肉、香腸、鹽蛋,還做了雞蛋炒番茄、涼拌青菜苔等招待客人,特地給二姐熬了稀飯。二姐說,不吃稀飯,和大家一起吃。二姐和客人們邊吃飯邊嘮,可開心啦!二姐吃了米飯,也吃了臘肉、香腸、涼拌菜等等,飯後沒有任何不良反應。

我知道是師父把我二姐的身體包括腸胃功能全都修復了,醫生提出的飲食限制對二姐不需要。二姐一直都和家人吃一樣的飯菜,沒有吃特殊的飲食。

我二姐更加相信大法,並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句真言。至今七年過去了,我二姐的身體很好。

(c)2024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