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彭州市610成員喬立君和劉正芳遭惡報死亡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二四年三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近日得知,四川省彭州市610成員喬立君和彭州市蒙陽鎮610頭目劉正芳遭惡報,分別在乳腺癌和胃癌的痛苦中死亡。

喬立君,女,曾經是彭州市蒙陽鎮610的頭目,後調到彭州市610,長期親自充當打手,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二三年,喬立君遭惡報,患乳腺癌,被病痛折磨,切除雙乳房也沒保住她的性命,二零二四年正月初,在痛苦中死亡。

劉正芳,女,五十歲左右,彭州蒙陽鎮610辦公室主任,賣力迫害、綁架、毒打法輪功學員,經常衝在第一線。二零一一年三月八日,劉正芳和司機周某就遭了惡報,遇車禍受傷。二零二三年,劉正芳在胃癌的痛苦中死亡。

在明慧網中,有大量報導喬立君和劉正芳親自參與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的事實,由篇幅所限,下面僅舉幾例。

喬立君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事實

◎二零零零年,喬立君在彭州市濛陽鎮任職。濛陽鎮以鎮黨委書記鄭貴華為首進行殘酷鎮壓,使上百名法輪功修煉者慘遭暴打,上百名修煉者被非法抄家,好幾十名法輪功學員遭關押,把多名修煉者非法勞教,幾百名修煉者被罰款共十多萬元。交錢就放人,目的就是要錢。當時刁修竹被勒索罰款一萬四千元,中共人員喬立君、白美春、黃仁松、繆世昌等天天追著,要她給家裏人打電話要錢。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四日,四川省彭州市蒙陽鎮「610」與市「綜合辦」惡徒相互勾結,私設刑堂,組織黑打手瘋狂迫害四位大法修煉者,就因為看一張真相資料。當天晚上七點左右,在北街小學校任教的法輪功學員莊成林被暴打,致使他的視網膜脫落。彩虹村的法輪功學員唐發玉被抓回政府,被拳打腳踢,喬立君等用金竹子打她,並勒索罰款一千元。

◎劉邦秀,女,三十四歲,彭州市濛陽鎮法輪功學員,因講真相,於二零零三年被不法之徒劉正芳、喬立君劫持到彭州洗腦班,劉邦秀絕食抗議,打手王東、羅科等幾人用軟管插入她鼻孔裏,將一包八兩的食鹽調和一點玉米粉,調成米糊狀灌入她的胃裏,然後架入監室、斷掉所有水源,劉邦秀空腹被鹽腌得乾渴難受,痛得通宵打滾。後她又被送入精神病院迫害。

◎洗腦班的包夾都是邪黨一些貪官污吏的親屬,如「610」成員喬立君把其姐喬立鳳(彭州市蒙陽鎮人)、「610」主任常平把其表姐王理菊,安排在洗腦班,助紂為虐,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四十八位法輪功學員在彭州市隆豐鎮高姓法輪功學員家學法時,被彭州市「610」人員夥同彭州市公安局幾十個警察綁架,逼問姓名和住址,其中有「610」的喬立君、錢安菊。最後,十二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拘留十天。

◎二零一四年八月一日中午,四川彭州市法輪功學員周進霸再次被610喬立君、國保大隊羅姓隊長、光明派出所警察綁架到派出所,再次被羅姓隊長暴打一頓。八月二日,周進霸被軟禁在家中,他居住的單位的門衛都被綜治辦派人把守,進出車輛都要攝像,進出人員都要盤問。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下午一點過,西藏日喀則地區政法委書記與日喀則地區江孜縣國保大隊長和江孜縣綜治辦主任一夥三人,與四川彭州市國保大隊隊長羅先進、致和鎮政府冀會田及光明派出所警察約十餘人,來到西藏軍區退役中校軍官法輪功學員周進霸家敲門欲入。周進霸拒不開門,因為喬立君、周英其帶人非法抄家時,家中四十五克價值上萬元的金項鏈被偷,他多次反映至今未果。

◎四川省彭州市三聖寺,地處彭州市的桂花鎮豐樂場,距天彭鎮十多公里。彭州市「610」非法組織和國安特務組織看中這個地方偏僻,從二零一零年起,就在這裏掛牌辦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一年四月三十日上午九點過,在彭州市610主任常平、陳萬平、范澤俊的授意下,喬立君指使陪教錢英把電視音量開到最大,目的是折磨卿光蓉。錢英自己受不了了,跑到室外壩子裏,嘴還在不斷的罵著髒話。卿光蓉把音量調小一點,惡人喬立君就用拖鞋打卿光蓉的頭和臉,並說今天就是收拾你。直到她打累了,打不動 了,還用手掐卿光蓉的臉、手、脖子,掐的卿光蓉渾身是傷,很長時間傷痕都還在。

成都彭州洗腦班喬立君、劉正芳、王成東、羅科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直接責任人。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二日早晨,法輪功學員張玉菊約了蔡道鳳等共六人到關口派出所,當張玉菊說明要車時,關口派出所的所長圖偉和馮姓所長,以及幾個協警就邊打邊罵,當場就把蔡道鳳、張玉菊抓進關口派出所。

由於蔡道鳳不配合警察的陷害,關口派出所個別警察就找來了彭州市610人員錢安菊、喬立君,還找來了葛仙山鎮政府官員來。錢安菊說:「(你)還沒改變,又跑派出所來講真相。」蔡道鳳又給錢安菊講「快三退保平安」。

◎二零一五年四月一日上午,彭州市非法庭審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白貴銀。在法院門外,戒備森嚴,周圍布滿了警察、便衣、國保和各鄉鎮派來阻截當地法輪功學員的人員,特別是市610人員拿著像機不斷對走進法院的人拍像並行盤問。彭州市610喬立君、錢安菊一直守在法院門口和街對面,監視、驅趕法輪功學員,有法輪功學員當場被當地相關人員趕走。

彭州市610成員喬立君

劉正芳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事實

◎二零一零年八月份左右,蒙陽鎮610人員劉正芳等人把廖常瓊綁架到桂花鎮三聖寺洗腦班強迫「轉化」,也不知道洗腦班在飯食中下了啥藥,廖常瓊從洗腦班回家後,就全身無勁、不舒服,一天不如一天,到醫院醫治也無效,於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九日離世。

◎劉邦秀,女,三十四歲,彭州市濛陽鎮法輪功學員,因講真相於二零零三年被不法之徒劉正芳、喬立君劫持到彭州洗腦班。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八日上午十一點三十左右,法輪功學員王道成被蒙陽鎮「610」的劉正芳政府的朱朝剛夥同文三村村長謝遲友,書記葉序才與一幫二排流氓(輔警)綁架至彭州市桂花鎮豐樂三聖寺洗腦班迫害。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三點過,彭州市蒙陽鎮法輪功學員劉秀華一人在鋪子上做生意,被惡人劉正芳、楊華秀等抓走,被非法關押在彭州市桂花鎮三聖寺洗腦班迫害。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三日下午兩點過,濛陽鎮610頭目劉正芳、廖佔華及派出所人員開著警車夥同桂橋村書記劉洪早、婦女主任張勛會、劉紅軍等來周立華家綁架她,未成功,周立華被迫流離失所半個多月,不敢回家。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日上午十點半左右,四川省成都彭州市蒙陽鎮610劉正芳帶人到蒙陽鎮三邑鄉南佛村老二隊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周月新家裏,在沒有任何手續和理由的情況下,要抓周月新。周月新的兒子不依,劉正芳說:「連你一起到『學習班』去看看。我們又不打你媽,叫她去學習幾天,轉化了就回來。」結果把張老三(周月新的兒子)一起騙上車,綁架到洗腦班。然後,他們又開車到三邑鄉街上,叫張老三下車,直奔三邑鄉法輪功學員張志芬的家,大概是一點半左右,把正在家洗碗的張志芬也綁架到洗腦班了。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晚,濛陽鎮610頭目劉正芳、廖佔華及派出所人員開著車夥同桂橋村書記劉紅早、婦女主任張勛會、劉紅軍等再次來周立華家企圖綁架她,恐嚇她的丈夫和孩子,逼迫她丈夫,一個不修煉的人寫保證,恐嚇她孩子說:「把你媽交出來。」

◎從二零一二年起,四川省彭州市蒙陽鎮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610的劉正芳及其同伙經常跟蹤,監視法輪功學員周繼玉。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九日下午大約一點左右,有一男一女謊稱姓陳的一對夫妻竄到她的住所,說是學校的家屬房不修了,並趁機給周繼玉錄像。

◎二零一二年五月五日上午九點三十分左右,法輪功學員曾慎明在蒙陽鎮趕集時被不明真相的鄉鄰龍x芳構陷,被蒙陽鎮專門惡徒劉正芳極其邪惡之徒強行綁架到新津洗腦班強行洗腦,對他實施迫害。家人得知後問他們要人,惡徒劉正芳耍流氓說:他轉化了就讓他回來。

◎二零一二年六月一日上午一十一點左右,蒙陽鎮法輪功學員鄭維剛在車站擺三輪車拉客人。蒙陽鎮的二派協警企圖綁架鄭維剛,鄭維剛正念走脫。鄭維剛一家被蒙陽鎮以劉正芳為首的邪惡之徒迫害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父母被這場迫害活活氣死,鄭維剛有家不能回。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五日下午兩點左右,蒙陽鎮福踏村協警張朝富到張志芬家中,看見家中有三人,便報告給蒙陽鎮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610.不一會,蒙陽鎮610成員劉正芳、朱朝剛和另兩個成員及蒙陽鎮政府的所有協警和派出所成員強行闖入張志芬家中,搶劫了家中物品,同時還強搜客人的包,客人當時呵斥他們侵犯人權。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上午十點左右,610的劉正芳、派出所的尹姓所長等又到張志芬家中騷擾。中午十二點,他們強行撬開張志芬的家門,見張志芬不在家,就假惺惺地對家人說,沒甚麼,我們只是看看她而已。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四川彭州市濛陽鎮法輪功學員鐘殿俊在濛陽鎮老政府門前講真相時,被一政府人員構陷,將鐘殿俊綁架到綜治辦,被濛陽鎮劉正芳(610成員)等人謾罵、毆打,後鐘殿俊被劫持到濛陽派出所,派出所的警察不理。下午兩點多,劉正芳將鐘殿俊帶回家並企圖非法抄家,因沒鑰匙而未得逞。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九日上午,大概十點,村上的協警塗昌文、村主任陳均友帶著610人員劉正芳、錢正田等到法輪功學員幸先萍家詢問訴江的事。他們在幸先萍家門口呆到十一點走了。同一天,他們也去同村的法輪功學員蘇紀明家騷擾,他當時正在看《轉法輪》,被劉正芳搶走。

◎二零一七年五月的一天晚飯後,四川省成都市彭州市蒙陽鎮610的劉正芳伙與謝賢玉、陳懷瓊等,一夥幾人竄到家住蒙陽鎮鳳霞村二組的陳本芬家中騷擾。610的劉正芳假惺惺的問臥室在哪,企圖幹壞事,陳本芬沒正面回答,過一會,她們就走了。

所謂的「610」,是中共江澤民一夥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遍布中共邪黨從中央到地方的恐怖組織,凌駕於國家憲法和法律之上,是一個未經行政授權、在全國範圍內執行秘密任務、推行和實施對法輪功學員的血腥迫害的非法機構。各地「610」不法人員操縱公檢法機構迫害法輪功學員,還打著「法制教育」的幌子非法私設洗腦班,劫持當地法輪功學員和在勞教所、監獄被非法關押期滿的法輪功學員。

而彭州市喬立君和劉正芳在「610」組織中,喪失人性,這麼多年來,是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直接領導者和兇手。善惡終有報。喬立君和劉正芳已經在癌症的痛苦中承受她們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帶來的惡報。這也在告誡今天仍在直接或間接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各類中共人員:跟隨中共一條路走到黑的人,只能是自己害自己,在各種天懲中償還罪惡。

(c)2024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