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人大常委會黨組書記、主任董雲虎遭惡報被逮捕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二四年一月二十七日】上海市人大常委會原黨組書記、主任董雲虎涉嫌受賄一案,由國家監察委員會調查終結,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二零二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最高人民檢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賄罪對董雲虎作出逮捕決定。該案正在進一步辦理中。董雲虎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二零二三年七月十二日被查。

董雲虎,男,漢族,一九六二年十二月生,浙江仙居人,中共黨員(二零二三年十二月被開除黨籍),一九八六年七月參加工作,歷任中共中央黨校馬列所一室副主任、副教授、副研究員、研究員、副所長。一九九七年八月曆任中央外宣辦(國務院新聞辦)七局局長,中國人權研究會辦公室主任、副會長兼秘書長;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任中央對外宣傳辦公室副主任,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副主任;西藏自治區委宣傳部部長;二零一五年八月任上海市委宣傳部部長;二零一八年後任上海市政協主席、上海市人大常委會主任等職。

董雲虎任職期間,把良知出賣給中共,為了升官發財,追隨江澤民,利用職務之便,大肆污衊法輪功,特別是任中央外宣辦七局局長、中國人權研究會副會長兼秘書長;中央對外宣傳辦公室副主任,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副主任;西藏自治區宣傳部部長;上海市宣傳部部長期間,用謊言欺騙世人,為中共迫害法輪功,塗脂抹粉,歌功施惡者,顛倒黑白,妖魔化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修煉團體。

中共利用其掌握的宣傳機器,對法輪功及創始人李大師進行了全面毀謗和污衊,矇蔽了許多群眾,甚至煽動民眾仇恨法輪功學員,向中共舉報法輪功學員,參與到迫害之中。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三日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二零零三年年度報告,針對中國人權和宗教問題,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針對美國對中共的批評,中國人權研究會副會長兼秘書長董雲虎五月二十二日召開中國人權專家和宗教人士座談批駁美國年度報告。座談會上,董雲虎惡毒攻擊法輪功,高調讚美中共「當前是中國人權狀況最好的時期,也是中國宗教發展最好的時期」、「中國依法取締『法輪功』正是為了保護人權和正常的宗教自由。」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日,中共新華社發表中國人權研究會副會長兼秘書長董雲虎的署名文章,題為《是促進人權,還是製造對抗?──評美國國務院<2002─2003年度美國支持人權和民主的紀錄>》報告。董雲虎還在為中共迫害買單。

那麼,非法關押在北京市團河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是怎樣「都受到人道和文明的待遇」呢?據明慧網《中共酷刑虐殺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曝光,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三年十二月,至少有10名法輪功學員在團河勞教所迫害後離世。團河勞教所針對每一個堅定的法輪功修煉者進行24小時監控,制定一套邪惡的「轉化」計劃,不計其數的法輪功學員被折磨致殘、致死。

案例1、現居住在美國的法輪功學員陳剛曾因修煉法輪功被勞教1年半。在團河勞教所,警察每天讓他睡眠2-4個小時,有一次他們連續15天不許他睡覺,只要他一閤眼,就會遭到拳打腳踢。警察還用幾根高壓電棍同時電擊他身體的敏感部份,例如頭、頸、胸部等等,被電擊處皮肉燒焦,全身猛烈顫抖,整個身體彷彿被放在火中烤,彷彿被毒蛇叮咬。

'酷刑示意圖:木板壓頭'
酷刑示意圖:木板壓頭

有一次,警察指使同室10多名犯人毒打他,使他的臉都變了形,然後把他的腳和腿緊緊地捆綁起來,把兩隻胳膊捆到背後,再把他的脖子和腿緊緊地捆在一起,使他幾乎窒息,然後把他塞到床底下,在床板上坐上人,使勁往下壓他的背,當時他感覺他的骨頭都要斷裂,這以後他有兩個星期不能行走。這種折磨使他幾乎癱瘓(另一位名叫魯長軍的學員在這種同樣的酷刑後癱瘓了),處於精神崩潰的邊緣。

陳剛談到他曾因身體上無法再繼續承受慘無人道的摧殘而違心地屈服了。在描述自己遭受迫害過程中的真實心態時,陳剛說,「我當時被折磨到死亡的邊緣上,面臨著兩種選擇:死亡和屈服。屈服代表著背叛自己的人格和信仰,這一切所帶來的痛苦超過死亡本身的痛苦。人在面臨死亡時,往往都很恐懼,痛苦;但是當你選擇屈辱的活著的時候,那種煎熬會使你寧願選擇死亡。因為你的人格被玷污了,靈魂不再純潔。那時人的感覺真是生不如死。」

'酷刑演示:梯子捆綁(「抻筋」)'
酷刑演示:梯子捆綁(「抻筋」)

案例2、魏如潭遭梯子捆綁(「抻筋」)迫害。魏如潭,就職於中國鐵道部設計院,是受團河勞教所迫害時間最長的學員之一。他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上天安門證實大法被抓,被勞教一年,後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和二零零一年五月兩次被非法延期。在二大隊多名叛徒在惡警的指使下,將他的雙腿用繩子捆住,兩臂反捆在身後,然後身體前壓,脖子和小腿再用繩子捆住,用他們的話說,這種酷刑叫「抻筋」。他們還將他的鞋襪脫去,用鞋底抽他的腳心,使他好多天不能正常走路。打完後還拖著他去「遊筒道」。魏如潭、劉學成等人,多名警察把他們踩在地上,仰面朝天(呈大字型),然後用一尺多長的大電棍電擊學員(兩根以上的電棍),逼迫學員答應寫出他們要的悔過書或揭批材料。

案例3、劉霄,男,四十多歲,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基礎所組胚教研室助教,北京協和醫科大學基礎所講師。一九九八年,他參與撰寫了《北京市萬例(法輪功學員)健康情況調查報告》。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後被強迫離開教學第一線,十月十三日被綁架到市公安局十四處。二零零一年九月被非法勞教一年零六個月。他在團河勞教所受盡折磨,因不放棄修煉,被強制洗腦,送集訓隊,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案例4、成為,男,當年二十多歲,北京八一中學美術教師。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團河勞教所,被強制洗腦,受到各種酷刑的迫害。惡警逼迫他每天在牆角蹲著,一蹲就是一天。逼迫他「飛著」(頭朝下,雙臂向上抬起靠在牆上),飛不住時,多名叛徒上去就是拳打腳踢,甚至把腳踩在他胸口上,後又逼他寫罵師父的話,他不寫,猶大又用針扎他,身體許多部位被扎破,後來使用了更狠毒的招數,把他強行壓入床板底下,一名猶大將師父的名字寫在紙上強迫讓他踩在腳下,同時對他的膝蓋猛踩,猛踢他的大腿,使其大腿外側青紫、淤血。當時他的喊叫聲整個通道都能聽見,為了不讓他出聲,他們用擦地的抹布堵住他的嘴,同時還用牙刷柄實施一種所謂「開鎖」的酷刑──將牙刷柄插入他的手指間,壓緊手指,用力轉動牙刷柄。據在場的人講,當時他的手指縫就被擰的血肉模糊。此外還曾連續五天五夜幾乎沒讓他閤眼。他曾向警察反映遭虐待的情況,遭致倪姓惡警使用電棍電他的頭部、耳朵。

案例5、趙明,當年三十歲,畢業於清華大學計算機系,在愛爾蘭留過學,於二零零零年七月七日被綁架到團河勞教所。郭姓警察一邊跟趙明談話,一邊手拿兩根電棍電趙明身體的各處。強迫趙明「軍蹲」(一種體罰方式),他一動,他們就開始打他的耳朵,用木棍敲他的腳踝、膝關節。他們給他穿長衣服、褲子(夏天天氣熱),強迫他坐在盆裏,頭彎向腳,塞進床下。床板被身體頂了起來。他們就坐在床上壓。20多分鐘後把他拉出來,開始十幾個人一起毆打他,用膝撞他的身體。整個過程有兩個多小時。他的大腿四週都是黑的。膝關節紅腫,五天不能蹲大便,兩週內不能正常行走。被釋放前還被5名警察用帶子綁緊兩腿、兩腳、身體與頭,然後用六根電棍同時在全身各處電擊,每根電棍電壓均高達幾萬伏。

'中共酷刑示意圖:壓床板'
中共酷刑示意圖:壓床板

案例6、秦尉,畢業於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北京海澱區法輪功學員。

'秦尉'
秦尉

二零零零年八月,秦尉被綁架到團河勞教所,長達20天一直沒讓他睡覺,被迫長時間的軍蹲體罰和強制勞動,致使他多次暈倒,兩腿疼了半年多。在集訓隊,惡警使用多根電棍對他長時間電擊,據當時在場的學員說,「他的臉都被電爛了!」

案例7、魯長軍,黑龍江省綏化市人。二零零一年二月份被綁架到北京團河勞教所,在二大隊遭到警察唆使的惡人們的毆打。警察甚至將他捆在雙層床的梯子上,施以毒打,魯長軍被壓在鋪板底下雙手抱頭扎在腿中蹲著,鋪板上壓一個人,結果脊椎骨被壓劈,致使他的脊椎骨尾骨部份嚴重受損,造成高位截癱,經醫院診斷一節尾椎骨有裂縫,導致癱瘓,長期臥床。魯長軍半邊臉被打得青紫,眼球充血,慘不忍睹,後下肢肌肉萎縮,三天後精神恍惚,生命垂危,才被轉往醫院,並威脅他不准說實情,只准說是打架造成的,幾經周折家屬才知道了真實情況。為了掩蓋罪行,直接指使參與這起事件的勞教所所長莊許洪、二大隊隊長蔣某、二大隊副隊長倪振雄威逼他人作偽證,讓他們統一口徑說是魯長軍在擦地板時自己磕的。

案例8、北京法輪功學員武軍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武軍二零零零年四月因證實大法被綁架,勞教一年。在勞教所內受盡身體和精神上的各種虐待,侮辱,在三大隊,為了逼他「轉化」,他曾被打的半個臉呈青紫色,後又把他送入集訓隊,在那裏遭受了五個月的折磨,警察曾將他銬在鐵欄上,喪心病狂地用電棍電他,使一個好端端的青年被折磨的精神都有些失常,二零零一年四月,他被非法延期六個月,二零零一年十月底,延期已經到期,雖被送出團河勞教所,但又關進了看守所。

古人云:福禍無門,唯人自招;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宇宙中有天理,人世間有法律,作惡者一定會受到懲罰。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人人都是受害者。中共罪惡滔天,天要滅它。奉勸所有參與迫害的人,不要對中共抱有任何幻想,只有認清它的邪惡,才能擺脫它的控制。同時,在大紀元網站聲明「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解除「跟黨走」的魔咒,才能從它的賊船上下來,不給它當陪葬。

(c)2024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