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5.13徵文】堅守從青春開始的信仰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二三年五月二十二日】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大法二十四年了,可能無數的大法弟子都被問過這樣的問題:你們為甚麼這樣堅持?面對非法拘留、勞教、判刑、開除公職、經濟迫害,被酷刑折磨甚至被迫害致死,數不清的大法弟子選擇了堅持信仰,並不斷的利用各種方式向廣大的中國民眾傳播法輪功真相。

今天,我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和您說一說:我們為甚麼這樣堅持。

一、青春年華感受大法美好,心裏埋下正直善良種子

我出生於上世紀七十年代。母親一生要強,父親勤勞肯幹。但是由於多年勞作,父母身體都患有多種疾病,他們之間也時有矛盾爆發,經常吵架。

一九九六年,在親戚的推薦下,父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親眼見證了隨之而來的變化:母親的身體好了;父親不但身體好了,煙酒也戒了;家裏和睦起來了。他們每天傍晚都到煉功點煉功,晚上去學法點學法。學法後的交流都是我今天哪方面沒做好,我還有哪方面的執著心,我今天有件事沒做到為別人著想……

我家的生活也變的簡單、快樂又充實。由於家裏經常播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師父講的法理每天都影響著我,讓我知道了做人應該遵循的準則和底線,在甚麼情況下都不能去害人、坑人、騙人。

遺憾的是,當時二十來歲的我,還嚮往著所謂「美好的生活」,雖然母親一再勸我學法,但我還是沒有走入大法修煉。

二、艱難歲月裏默默承受,始終對大法毫不懷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與江澤民相互勾結,發動了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一時間,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面臨著堅持與放棄、良知與利益的選擇。在巨大的壓力下,當時真有天要塌了的感覺。

我的父母在法輪大法中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方面都親身受益,深知法輪大法的美好,他們毅然的選擇了堅守並維護自己的信仰,決定去北京上訪,向政府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我也非常明白那些對大法的污衊宣傳全都是中共編造的,因為我身邊的法輪功學員,在現實生活中根本就沒有去「自殺」或者得精神病的。所以,儘管我很擔心父母的人身安全,但也理解父母的選擇和做法。

父親和母親數次去北京上訪,因此被非法拘留、勞教。那時的我,頻繁的奔走於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

記的父母被送到勞教所後,看守所打電話通知我去取母親的棉襖。當我看到母親帶著血跡和破損的紫色棉襖,禁不住淚流滿面,我的母親為了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吃了多少苦啊。在騎車回家的路上,我邊騎邊默默流淚,心裏忍不住對師父說:「師父呀,這迫害啥時候能結束啊?」

由於家裏只剩我一人,每個月還要分別去兩地的勞教所探視父母,所以沒辦法正常找工作,也沒有收入,生活確實很艱苦。有的親戚唯恐給自己帶來麻煩,直接表示幫不了忙。那幾年,我真是嘗盡了人情冷暖、世態炎涼。即使在這種艱難的情況下,我心裏始終裝著大法師父的教誨,即使再苦再難,也要清白做人,走正路,絕不做任何的虧心事,也絕不給別人添麻煩。

那些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阿姨們沒有忘記我,她們經常到我家看望我,給我生活費,給我買雞蛋。有一位阿姨還把也是法輪功學員的女兒介紹給我,後來我們結婚成為了夫妻。

三、有幸得法,終於明白人生的真正意義

二零零二年,我開始認真閱讀《轉法輪》,終於徹底明白了為甚麼那麼多大法弟子奮不顧身、前赴後繼的用各種方式為大法鳴冤,因為法輪大法太好了!師父的講法告訴我們,人活著的真正意義就是同化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返本歸真。我終於走進了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行列,成為了一名大法弟子。

隨著對大法法理的理解,我從一開始不懂怎麼實修,到從點滴做起,努力要求自己按照大法的標準做人做事。二零零三年,我應聘到一家大型國企工作。當時國企普遍是大鍋飯作風,人浮於事。我心中牢記師父的教誨,用心投入的幹好自己份內的工作。

那年冬天,公司從新整理場地,很多都是室外的體力勞動。由於氣溫在零下十幾度,寒風刺骨,同事們幹了一會兒就陸續跑到屋裏避寒去了。偌大的場地,最後只剩我一個人揮著鐵鍬繼續幹活。中午吃完飯接著幹,直到下班。

這項工作進行了十多天,整個過程中,只有我一個人完整的幹到了最後。後來公司領導在全體管理人員面前由衷的對大家說:「某某(指我)把公司當作家,人前人後一個樣!」我知道,我所做的只不過是千千萬萬個大法弟子每天都在做的事,大法弟子在哪裏都是一個坦坦蕩蕩、光明磊落的好人。

四、講清大法真相,喚醒民眾良知

有很多人不理解法輪功學員為甚麼要用各種方式傳播法輪功真相,其實很簡單:中共利用全國的宣傳機器污衊法輪功,剝奪了大法弟子所有可以申冤、申訴和自由表達的渠道,所以大法弟子們只好採取發放真相資料、面對面講真相、打真相電話等方式,告訴世人法輪大法的真相。

在工作間隙,我經常和同事們聊起法輪功真相,指出那些污衊宣傳的疑點。後來我進入一家集團公司工作後,開始利用網絡傳播真相。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發現用電子郵件發送真相資料的方式很好,就利用閒暇時間,廣泛的收集電子郵箱地址,然後大量的發送真相電子郵件。

有的網友收到郵件後,回覆我:「我入過隊,馬上翻牆出去退了。永遠支持你們!」有的人回覆我:「謝謝你,注意安全。」每當看到這樣的郵件,我真是發自內心的為他們明白了真相而感到格外的欣慰。

五、遭迫害身陷囹圄,證實法堂堂正正

二零零九年,我已進入單位的核心管理層。因為傳播法輪大法真相,我和妻子被國保警察非法抓捕。在被綁架的過程中,我一再強調自己的工作重要,明後天還有重要的工作任務,讓這些警察務必告訴單位來人,與我進行工作交接。直到他們把我帶到審訊室,我還在說安排人來工作交接的事。有個國保警察被感動了,大聲的說:「我要是做生意,就用你這樣的人!」

後來,我被非法抄家,被非法關進了看守所。當時我單位總經理等領導,曾幾次找到國保大隊領導,想保我出來。當時我只要寫「三書」,就能回歸正常的生活,繼續做我的企業高管,可謂前途無量(我是被企業重點培養的集團副總經理候選人)。

我想法輪大法如此的美好,如此的教人向善,讓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諦,而那些對大法的誹謗之詞沒有一句經得起推敲。我在事業上能有所發展,也是得益於法輪大法的教導,我怎麼能為了所謂的前程而昧心的說假話、喪良心呢?!我只能用大法弟子的善良來證明法輪大法的純正和美好。我要堅持自己的信仰,決不能做出那種出賣良心、損害法輪大法的壞事。

在看守所,有一個在押人員G是涉黑案件進來的,他被抓前是刑警中隊的中隊長。只要有空,他就和我探討法輪功方面的問題。一天下午,我和他進行了一次較為深入的溝通,我告訴他:「我修煉大法以後,工作中沒有拿過一次回扣。從來沒有接受過客戶安排的小姐服務或按摩服務,更沒有過甚麼一夜情這樣的事情。學大法,就是要發自內心的做個表裏如一的好人。而且我修煉這些年,沒有吃過一粒藥,可以說是身心受益。重要的是,不單是我,每個真修的大法弟子都會這樣去做。以後如果你再遇到大法弟子,你都可以把他們當做最值得信任的人。」

他聽後深受觸動,晚間看電視新聞的時候,也學著我打坐的樣子,盤腿閉眼坐著。後來監室裏的人開玩笑說他就是迫害法輪功遭報應進來的,他也不反駁,只是呵呵的笑。

有一個殺人犯Y,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民,在和村民發生矛盾衝突時,失手打死了人。Y從我進入監室那天,就開始觀察我。慢慢熟識後,他對我說:「我觀察了你好一陣兒了,你也不像電視上宣傳的那樣啊?」我笑著對他說:「Y哥,那都是共產黨為了給迫害大法找理由編造出來的謊言,現實生活當中根本就沒有那樣的現象。你們村裏或者附近村子裏應該也有大法弟子吧?你看到或者聽到有誰說過他們不正常嗎?」Y點了點頭說:「確實像你說的。」

在看守所的日子裏,我幫助年歲大的老人洗衣服,幫助不會針線活的人縫補被褥,幫助不懂法律的人撰寫上訴書。我主動收拾衛生,也經常熱心的解答大家想了解或者諮詢的各方面問題。

有一天,另一個在上訴期的死刑犯Z好奇的問我:「你咋啥都懂啊?我如果能活下來,將來出了監獄一定找你好好學習學習。」這一切也都被Y看在眼裏,他也成了我在看守所裏最好的朋友。Y多次對大家說:「以前不知道,都信了共產黨說的那一套,現在知道了,這大法真的太好了!」後來Y的判決是無期徒刑,大家都很意外,只有我明白是怎麼回事。我高興的對他說:「Y哥,你明白了大法真相,得福報了!」Y激動的說:「我要告訴我媳婦,一定要學這個大法!」

法院一審非法對我判刑五年,我上訴後,被非法維持原判。我被送到新入監監獄後,白天和晚上分別有兩個犯人包夾我。有一天晚上,我起夜上廁所,回來時包夾的犯人非要和我嘮一會兒。我給包夾還有值夜崗的犯人講起了一九九八年前人大委員長喬石領著部份離退休老幹部對法輪功進行了數月的深入調查,國家體育總局也有對法輪功做的調查報告,得出的結論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我還給他們講「天安門自焚」偽案的重重疑點:王進東雙腿間的雪碧瓶竟然燒不化?頭發燒不焦?天安門廣場的警察為甚麼馬上就能拎出滅火器?小女孩劉思影聲帶被切開,竟然能發出清晰的聲音?

中共為甚麼不敢讓老百姓看看法輪功的書籍?因為一旦大家看了法輪功的書籍,就會明白法輪功是好是壞、是正是邪,那麼中共的謊言就會被揭穿……我大概講了半個小時,幾個犯人聽的非常認真。我擔心值班警察發現影響他們,就說有時間再聊。他們幾個意猶未盡,都說:「這回可是真明白了!」

到監獄後,我向副監區長聲明:不認罪,不參加學習,不參加勞動。在監獄四年多的時間裏,我通過正直善良、樂於助人的表現,讓很多犯人明白了大法真相。

有個犯人G和我關係很好,他告訴我:「在外面的時候也接觸過你們的人,但是時間很短,沒有和我說明白,現在是徹底明白了。」G出獄後至今,還和我保持著聯繫。

Z是一個讓所有警察頭疼的重刑犯,他到這所監獄前因為破壞監管已經換了三個監獄。Z對減刑根本無所謂,警察對他是毫無辦法。由於他很多年不和家裏聯繫,也沒有家屬接見。我經常給他買日用品和吃的東西,平時也愛和他聊天。Z看不起普通的犯人,眼裏只有那些黑社會大哥,但對我卻非常的友好和尊敬,我對他也是毫無保留。

Z非常痛恨共產黨,經常怒斥監獄裏的犯人花錢買減刑、獄警弄虛作假等現象。他對法輪功很同情,也通過我的敘述了解了大法真相。我總是鼓勵他別消極、別放棄,爭取早日回家。在我的鼓勵下,Z終於和家裏聯繫了,家裏人也來探視他,並給他存錢,他的心態不再極端偏激了。我出監那天,當我站在監獄大門前等待開門時,Z在操場上久久的看著我,直到我走出監獄。

有的時候,當我看著監獄高牆外的萬家燈火,心裏不禁感慨萬千。如果我此刻在外面,可能依然是飛機、電腦寫字樓的精英生活。可是經過這場煉獄的錘煉,卻讓我成為了一名看淡得失、心懷他人、秉持良知的真正的大法修煉人。

五、默默實修,從頭做起,開創新天地

妻子因為當年和我一起遭受中共迫害,被非法勞教一年。回來後,她漸漸神智失常。當我回到家中,妻子已經不認識我了,而且衣衫襤褸,常常不穿衣服。五年的監牢生活,使我回來後恍如隔世,面對妻子的變故,我一時有點承受不住。

我暫時回到了父母家。父母讓我先靜心的學法、煉功,把心穩下來,然後慢慢的和妻子接觸,慢慢熟悉。通過一段時間的學法煉功和調整心態,在父母親和岳父母的幫助下,我回到了自己家中,開始負責照顧妻子的生活。

照顧妻子對我來說確實是一種魔煉。她無法正常生活,每天胡言亂語,這也不吃、那也不吃,有時會亂發脾氣罵人。有時我真的會非常難受,每到這時,父母都會從同修的角度出發,勸導我用修煉人的心態來看待魔難,要提高自己的心性,吃苦當成樂。

面對這種情況,如果對常人來說很難做到不離不棄;可是對修煉人來說,卻是責無旁貸的義務。我每天買菜、做飯、幹家務,照顧妻子的生活起居。有時她大便失禁拉在床上,我會及時的清洗晾曬。有時她惡狠狠的罵人,我就默默的背法,不為所動。妻子被中共迫害成這樣,我更要好好的照顧她。

很多親戚朋友對我和父母很是惋惜,認為我們為了信仰失去了太多。可是我們自己知道,法輪大法好,邪惡的迫害手段卑鄙無恥,見不得光。我們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捍衛人間的真理和正義。雖然我們失去了很多,可是我們的內心卻無比的安穩踏實。

為了更好的證實大法,我決定在照顧好家庭的前提下出去工作,從頭做起,證明大法弟子雖然飽經魔難,只要走正路,就可以有一番事業。二零一六年,我應聘到本地知名的某餐飲企業做高管。憑著大法弟子的責任心和多年的企業管理經驗,我把企業的管理流程、制度從新梳理制定,提高了企業工作效率,獲得了董事長的充份肯定。

在積累了一定的餐飲行業經驗後,我和幾個朋友創辦了自己的餐飲品牌。憑著出色的策劃設計和過硬、不摻假的產品質量,短短幾年就成為了本地的餐飲名店,我也成為了本地商界小有名氣的人物。這一切,讓親戚朋友對我刮目相看。他們可能沒想到,我們一家經受了巨大打擊、嚴重迫害之後,還能取得這樣的成就。

只有我自己知道,為了事業和家庭我付出了多少心血和精力,承受了多少苦累和辛酸,父母同修給了我多少支持和幫助。如果沒有大法的慈悲救度,這些都是很難做到的。

以上就是我的親身經歷,要說的實在太多,只能選取其中的點滴,來闡述我們為甚麼這樣堅持修煉法輪大法。為了真理,為了人間道義,為了中華民族的未來,我們永遠會這樣堅持下去。

(明慧網第二十四屆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選登)

(責任編輯:伊文)

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非盈利轉載請在文章等作品之前標明出處(“據明慧網報導,……”),之後注明明慧網原文連結。商業轉載請與編輯部接洽授權事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