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徵文】三任領導拒絕為難法輪功學員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二三年五月十七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法輪功學員)。為共同慶祝「5.13世界法輪大法日」,我講一講我的三任領導二十多年來拒絕迫害大法修煉人而得福報的真實故事。

第一任老領導為我抵擋了兩股壓力

我工作後的第一任老領導現在已退休多年。當年正是中共迫害大法弟子最殘暴與瘋狂時期。我的公公出於對中共淫威的恐懼,私下找我單位領導溝通,讓他給我施壓,逼我放棄修煉大法,卻被老領導嚴厲拒絕了。上級部門得知我修大法也找老領導談,對我煉法輪功得要個說法,也被老領導義正詞嚴的懟了回去。

老領導對我公公和上級部門的人說:「她煉不煉法輪功屬於她個人的信仰自由,我作為她的領導,只負責她在單位的工作。她的工作無可挑剔,為人和善也不拉幫結派,我無權干涉她的信仰,再說我也從沒看到她在單位煉過甚麼功。她回家後就不歸我管了,再說我也沒這個權力!」

就這樣,在中共迫害法輪功最瘋狂的時期,我沒再受到任何來自家庭與上級各方面的壓力與騷擾。

五年後老領導到了退休年齡,他在北京買了房子,與老伴搬到北京居住;他的兒子和女兒各自在北京也有了一份收入不錯的工作,並都有了幸福的小家庭。現在老領導有了孫子和外孫。在北京疫情最嚴重時期,老領導及全家人都很平安。

我之所以了解老領導的這些具體情況,是因為每隔兩年,他和老伴就會回家鄉來住一段日子。每當他們返鄉,我都會帶上禮品去看望二老。他們總是很開心的笑著說:「來了就好,還買東西幹啥?」我說:「您在位時我不好意思買東西來你家看望,現在您已經不是我的直接領導了,我來看您是應該的!」

第二任領導頂住了政法委的威脅

老領導退休後,接替他位置的是原單位的一名副手。他上任後,經過三年的努力,單位有機會被評為全省文明單位。

然而在審批的當口,單位裏幾個人想通過迫害法輪功作為政治資本,氣燄非常囂張,揚言「三年之內轉化單位所有法輪功(學員)」。那次是各地區政法系統都參與其中。上級政法委書記找單位領導給他施壓,讓他逼迫我寫所謂「轉化書」。

這位領導也同前任老領導一樣,嚴詞拒絕了他們的非法要求,他說:「帶領大家認真工作是我的職責。我有甚麼權力去改變一個人的精神信仰呢?再說她的信仰並沒有給單位工作帶來任何負面效應,相反,她多年來一直工作在第一線,從沒提出過任何調離崗位的要求。對單位這樣一位好同事,我做不到你們要求的。」政法委書記就說:「你做不到沒關係,把她交給我們,我們與她談。」領導很嚴肅的說:「交給你們?談甚麼?」對方說:「我們只是見個面,讓她做個保證。」領導說:「向你做甚麼保證?我才是她的直接領導,我還沒找她談,我還沒讓她做甚麼保證,你們有甚麼權力找她談?讓她做甚麼保證?」

最後,那個政法委書記拿單位即將被審批為省級文明單位作為要挾,領導也一再堅持他的初衷:不許他們找我,更不能讓我寫甚麼保證。那個政治委書記說:「你這種態度會影響你的前途,你這麼保她,會影響你的發展的。」領導好像連想都沒想立即回答:「影響不了我!」就這樣,又一輪猖狂的迫害氣燄,在領導的正義堅持下消退了。

這位領導在繼任老領導的職位十年後,被提升為上一級局的局長,真應驗了他的那句:「影響不了我!」

後來我得知,第二任老領導被提升後不久,被檢查出一種類似絕症的病,醫生說要等到症狀穩定後再入院做全面檢查,決定是否能做手術,而手術的成功幾率也不是百分之百。過了一段時間,他按時去醫院做了詳細複查。結果出來了,醫生告訴他:沒大事兒了,意思是說他的病緩解很多,已不再是絕症,全家人喜出望外。這是他保護大法弟子得到的福報!

不僅如此,他的孩子高中畢業後輕鬆的考上了心儀的大學,畢業後順利考上研究生院,為今後的人生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這位領導現在身體健康,家庭幸福和睦。在疫情猖獗的這幾年,儘管他經常外出開會,一直安然無恙。

第三任領導按照我的意願拒絕執行迫害指令

在第二任領導升級為上級局的局長時,單位又迎來了一位新領導。這位領導年輕有為,後來得知,他在來我單位之前就已明白很多大法真相。這也是大法弟子多年堅持講真相的成果。

他來後,邪黨就開始了對大法弟子的另一種迫害方式,即所謂的「清零行動」,大部份大法弟子遭各地的「610」及社區居委會肆無忌憚的騷擾迫害,我單位的領導也接到政法委通知,要我在一份不再修煉法輪功的所謂的「保證書」上簽字,並要求附上我的照片或視頻,傳給他們。

為此新領導就約我去單位和他見面,說想聽聽我的想法,看看我的態度。我去了,發現與我見面的有三個人,另兩人是單位的同事。我對年輕領導說:「我知道你是明白大法真相的。在壓力面前都是考驗,是每一個生命對大法被迫害這個重大問題的表現,你具備支持正義的理由與能力。你應該知道,早在二零零零年公安部發布的《關於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若干問題的通知》(公通字【2000】39號)文件中,明確了十四種邪教,法輪功不在其中。為了讓國人相信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是對的,羅幹一夥就編導上演了一場所謂『天安門自焚』的鬧劇。可它漏洞百出。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通篇都是在教導修煉人要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在社會風氣急速下滑的今天做一名自律不隨波逐流的人。作為大法弟子我們都堅信師父,師父明確告訴弟子『煉功人不能殺生。』[1]『自殺是有罪的。』[2]試想:哪位堅信大法的人會去做那種根本上違背大法要求的事呢?!再想想:當時江澤民利用中共政權誣陷、迫害法輪功正瘋狂的時期,自焚騙局對誰最有利呢?如果法輪功真能讓人癡迷到如此地步,為何世界各國很多民眾,包括很多掌握了高科技的優秀人才,在此後不斷的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呢?難道他們不會分析、不會明辨是非嗎?」

聽我一口氣說了上面這些話後,年輕領導笑著說:「是啊,我知道法輪功的真相,我還看過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呢,我也看到了書中是在教人做好人。我今天就是想聽聽你的想法。政法委一再跟我要你的照片,你看怎麼辦?」沒想到在場的一女同事馬上拿起手機對著我要拍照。我嚴肅的一揮手說:「你別胡來,你這樣做是違法的,在無知中害你自己。」她立即放下手機說:「好,姐,你不同意我不會給你拍照的,你放心。」我說:「我不配合所有無理要求,是為所有相關人員的未來著想,包括你們。我倒沒甚麼,無論甚麼時候我還是我,而你們卻不同。參與騷擾和迫害修煉人,都會為你們自己與家人種下惡果。那樣我會很自責,因為我還沒讓你們真正明白大法真相。一個真明白真相的人自然就不會配合違法的命令和不合理的要求。」

這時領導說:「對,那我們就不拍照了。」隨即他手指著一摞印好的東西說:「那這字簽嗎?」我說:「是不可能簽字的。你們也別被那些人欺騙,我在一張空白紙上簽了字,他們拿去可以隨意往上填寫甚麼東西。做這種事對誰都不好!」我說到這兒,他笑了,笑的很開心,好像他懸著那顆心一下踏實了,又感覺他從我們的對話中找到了他想要的答案,有種發自內心的釋然與解脫的輕鬆感。就這樣,雙方的談話在愉快的氛圍中結束。他還親自把我送下樓。

從那以後,他們再沒打擾過我。

這位領導如今家庭也很美滿。夫妻倆都很傳統、正派,孩子也可愛。最近他也被提名作為上一級局的第二局長,工作關係已經調離本單位,職務與職稱都同時提上去一級。

我相信新一任領導也會與大法結善緣。

師父說:「人類對大法在世間的表現能夠體現出應有的虔誠與尊重,那會給人、給民族或國家帶來幸福或榮耀。」[1]

在法輪大法洪傳三十一週年之際,謹以此文記錄我身邊明白真相得福報的眾多幸運生命中的幾例。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只為眾生能得救而存在的我們,真心希望更多善良的人們真正明白法輪大法真相、善待大法修煉人,因為每個生命的善舉會成為他永生永世福祉的源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責任編輯:伊文)

(c)2024 明慧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