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中共為甚麼怕「四﹒二五」?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二三年四月二十六日】自從一九九九年以來,每年的四月二十五日,對於中共都是敏感日。它特別緊張,要花大量人力把法輪功學員看管起來。其實,法輪功學員大都是來自各行各業的普通人,平時他們只是踏實工作,照顧好家庭,服務於社會,同時按真、善、忍這個普世價值來提高自己的身心境界。修煉人對權力、政權沒有興趣,中共為甚麼這麼懼怕「四﹒二五」、懼怕法輪功學員呢?

其實中共一邊自詡強大,一邊把所有人視為異己或鬥爭對像。

「四﹒二五」上訪的初衷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我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去了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辦上訪。我們的初衷非常單純:聽說在天津等地發生了對法輪功不公的事件,覺的政府可能不了解法輪功,聽信了個別科痞、文痞的抹黑之詞,所以想善意的反映情況,讓政府了解法輪功是一個多麼福益身心、提升道德的好功法,對社會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在現場,我所見到的法輪功學員個個面容質樸、和善,沒有口號,沒有橫幅,連那種緊張鬥爭的激烈表情都沒有。萬名法輪功學員默默站立在中南海對面的人行道上,整整一天,靜靜等候官方的答覆。走進中南海的代表也只是提出:天津公安釋放被無辜抓捕的法輪功學員,恢復我們合法的煉功環境,允許出版指導修煉的書籍《轉法輪》。這裏面沒有任何政治訴求。

「四﹒二五」上訪 樸素但不幼稚

事後有人說,你們政治上太幼稚。其實,當時去上訪請願的人群中,中青年以上的人都經歷過「文革」、「六四」等等,深知中共如何殘酷對待中國民眾。但是,大家相信做好人沒有錯、講真話沒有錯,遇到不公,人有說話的權利。就抱著這麼堅定、樸素的一念,而沒有其它複雜的算計。

中國人不跟黨走,要跟著天理走,要做回符合普世價值的正常人,這是中共最害怕的!為甚麼呢?因為這說明中國人不再生活在中共製造的恐懼中,而是又有了獨立思考,並且敢於維護人的天賦人權和自由。

中共想抹殺的民意真相

中共為了包裝自己,編造說中共上台「是中國人民的歷史選擇」,但很多歷史見證人都揭穿了這個謊言。其中,一位一九四九年隨國民黨去台灣的老者,用親眼所見告訴我:當時「國統區」的百姓一聽說「共產黨要來了」,嚇得爭先恐後跑路,老人們割捨親情送兒子遠走避難,因為早就耳聞共產黨殺人凶殘、共產共妻;撤往台灣的萬噸輪上、碼頭上、海灘上,人山人海,連甲板上都沒了站腳的地方。設在台北的國民黨政府機構,走廊上、樓梯上擠滿了從大陸自願投奔來的大學生、知識青年,操著南腔北調口音的男男女女。當時天真地選擇留在大陸的知識份子、文化人士、學界名流後來都遭到了殘酷迫害,痛悔莫及,但早已被銷聲匿跡、無法再對社會、對家庭、對個人起到任何正面作用……這,才是中國人民的歷史選擇和真實民意。

正是在了解歷史、知道中共殘暴的境況下,法輪功學員「四﹒二五」的和平上訪才凸顯出善良、正直、無私的偉大。

從暗到明 中共用盡手段

中共一貫靠製造恐怖、傳播仇恨來控制中國人。而「四﹒二五」像在中共的恐怖黑幕上撕開了一道口子;當看到不可一世的中共遇上堅韌如綿的法輪功,人們內心對中共的恐懼開始消解。這一切,在中共的眼裏都像觸動了命根子,它怎麼能不懼怕、不仇恨,並欲除之而後快呢?

從一九九六年禁書、暗中在全國範圍搞先定罪後搜集證據、在各地騷擾煉功群眾,到一九九九年公開迫害法輪功、二零零一年推出自焚騙局、二零零二年開始大規模活摘器官產業,中共同時也相繼對人權律師、公民運動人士、因各種原因被迫上訪的民眾、調查疫情的記者等等抓捕、刑拘、判刑。中共每年的維穩經費已達天量數字;中國的警民人數比例高居世界首位;電子探頭、人臉識別系統遍布城鄉街道、機場、車站、港口、地鐵和交通要道;「大數據」監控無孔不入。

敏感點將隨中共消散

人在做,天在看。一切中共製造的敏感點也都將隨著中共的消失而消散。周厲王消除了國人的議論,僅僅三年之後,就被國人發動起義推翻了,天理使然。

現在是中共「財大氣粗」之後開始在世界面前露出獠牙。在這中共跌入墳墓的前夕,大家快快退黨免做陪葬,然後拭目以待,見證重大的歷史翻頁。

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非盈利轉載請在文章等作品之前標明出處(“據明慧網報導,……”),之後注明明慧網原文連結。商業轉載請與編輯部接洽授權事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