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黑龍江雞西市原市委書記康志文遭惡報被判11年徒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三年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二二年三月,中共黑龍江省省委委員、省人大法制委員會原副主任委員康志文,因違法行為被開除公職。對其調查報告稱,康志文生活腐化墮落、大搞權錢交易、涉嫌受賄等。二零二二年十二月八日,黑龍江省綏化市中級法院對康志文受賄案件一審公開宣判,以受賄罪判處康志文有期徒刑十一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一百萬元。

康志文,男,一九五八年八月生,籍貫遼寧鳳城。康志文曾在黑龍江省多個城市任職:一九九七年九月任穆稜市委副書記、市長;二零零一年二月任穆稜市委書記;二零零二年八月,任牡丹江市政府黨組成員、副市長;二零一零年四月,任牡丹江市委常委、副市長;二零一一年九月,任大慶市委常委、副市長;二零一三年四月,任雞西市委副書記、市長;二零一五年三月,任雞西市委書記;二零一五年六月,任雞西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二零一八年一月兼任黑龍江省人大常委會委員、法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二零一八年六月任黑龍江省人大常委會委員、法制委員會主任委員。

在康志文任職期間,他所轄城市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都是非常嚴重的,作為市委(副)書記、(副)市長,康志文都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現就康志文任職期間,其轄區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的部份迫害案例列舉如下。

一、康志文在穆稜市任職期間發生的迫害

◇沈景娥,一位女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零年二月初被綁架進了看守所。在看守所她仍堅持煉功,被惡警給戴上手銬、四十八斤重的腳鐐,政保科向她母親勒索錢財後才將她釋放。當時穆稜市警察騷擾每一位法輪功修煉者,說煉的就綁架。

二零零零年四月,因在體育場參加集體煉功,沈景娥再被政保科孔慶增、王永安等人綁架,被送往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臨走時,孔慶增向家人索要一千五百元錢),勞教所拒收。六月二十七日,孔慶增又將她送進牡丹江四道勞教所。在勞教所,沈景娥被迫害致奄奄一息。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八面通公安局逼迫所有法輪功學員踩法輪功師父的相片,不踩就抓人。沈景娥堅決不踩,並把師父像片從地上撿起來放在懷裏,被再次綁架到看守所。四月份她再次絕食反迫害,闖出看守所。

沈景娥本人遭迫害的同時,邪惡的魔爪又伸向了她的家庭。她丈夫單位的領導讓她丈夫與她離婚,以此脅迫她放棄修煉。在單位施壓下,丈夫與她離了婚,原本美滿的家庭被強行拆散。此後沈景娥又被迫害得幾進幾出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八日晚,穆稜市政保科科長孔慶增等六、七個警察開車來到沈景娥家,撬鎖破門闖入,綁架了正在炕上坐著的沈景娥,隨後沈景娥被非法判刑三年半,被關進哈爾濱女子監獄,在哈爾濱女子監獄的惡警惡人對沈景娥實施了無休止的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飽受摧殘的沈景娥含冤離開人世,年僅四十五歲。

◇高振辰,男,七十四歲,穆稜市八面通鎮福祿鄉承德村農民。煉法輪功前病魔纏身,周邊的人都知道,修煉法輪大法後病全好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警察多次到他家騷擾並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錄音帶等。由於長期受到恐嚇導致病發,於二零零三年十一月離世。高振辰的老伴也是法輪功學員,由於幾個警察抄家受到驚嚇,當場休克,幾年來生活在驚慌和恐懼中,也不幸離世。

◇殘疾人法輪功學員寇強身患高位截癱,生活不能自理,竟也被穆稜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派出所多次綁架、抄家、勒索,並遭穆稜市檢察院、法院非法判刑,身心受到極度摧殘,導致離世。

◇穆稜市第三中學離退休教師宋秀玉,曾身患冠心病、腦動脈硬化等多種疾病,修煉法輪功後出現奇蹟,疾病消失了,她的面容比同齡老太太年輕許多。只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講法輪功真相,散發真相資料,宋秀玉曾八次被綁架,其中兩次被非法勞教,一次被非法判刑三年。穆稜市國保大隊頻繁綁架宋秀玉和其他法輪功學員,目的之一就是勒索錢財。同時,宋秀玉被單位無理開除,終止退休工資。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日,宋秀玉進京證實法,被駐京辦事處送回當地看守所,勒索五千元,非法關押兩個月後放回。派出所、國保(政保科)、六一零仍不斷上門騷擾。二零零零年五月,宋秀玉第一次被非法勞教,送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被拒收。二零零零年六月,送牡丹江市四道勞教所又被拒收。當時,政保科長孔慶增把勞教日期從三年改為一年,把宋秀玉和沈景娥(已被迫害致死)丟下就走了。在牡丹江市四道勞教所因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宋秀玉被強行插管灌食,迫害得鼻口鮮血淋漓(宋秀玉還被迫交了幾千元所謂罰款,現在工資卡還在惡警手中)。二零零一年十月下旬,宋秀玉去鄉下散發真相資料,被惡警綁架。當時孔慶增將宋秀玉非法判刑三年,投入哈爾濱女子監獄。在整個過程中,公檢法沒有一個字的筆錄。

◇二零零零年臘月二十四晚八點左右,穆稜市第二派出所片警王小波領著四、五個警察到張豔芬家,拿著法輪功創始人的像,問她和十七歲女兒陶燦還煉不煉法輪功,她們說煉就被關進了看守所,當時派出所已綁架了十多位法輪功學員。看守所惡警寒冬臘月開窗(前後都開,叫穿堂風)凍法輪功學員,使學員又冷又餓。十七歲女孩陶燦被非法關押了三個月,張豔芬被關了五個月,家人拿錢給政保科孔慶增、六一零范偉民等人,又請吃飯才放人。當時孔慶增告訴家人有一部份錢會返回,一年後去要時卻不給。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日,法輪功學員郭連雲(六十一歲)、張愛琴、周芝榮及一名七歲兒童被穆稜鎮興安村(又名老牛槽村)村長王延波告黑狀,穆稜鎮南街派出所警察把四人強行劫持到南街派出所。周芝榮在看守不注意時向外跑去,又被惡警追上連踢帶打帶回派出所。打人的惡警當時遭報,走路一瘸一拐的,打人的手痛得直叫。

◇穆稜市河西鄉三星村高女士在去穆稜鎮北林子村串門時,給村民講法輪功真相被惡告,遭穆稜鎮派出所惡警毒打,眼睛被打青,嘴和臉被打腫,頭頂的頭髮被扯掉一大綹,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

二、康志文在牡丹江市任職期間發生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末至二零零四年初,因傳遞真相資料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由愛民區法院秘密審判。為了掩人耳目,避開家屬、社會公眾視線,十幾名法輪功學員在不通知家屬、沒有律師、不准上訴、反駁,不經法律程序的情況下被強行判決。牡丹江師範學院劉智淵(曾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被不明藥物迫害致精神失常)、申春花夫婦,文化局演員車桂蘭等十幾名法輪功學員多數被判十年以上重刑,分別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牡丹江尖山子監獄。二零零二年被綁架的程玉環、劉桂華、肖淑芬(後來被迫害致死)、徐伏芝(後來被迫害死)等法輪功學員都被刑訊逼供後非法判刑。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趙金成糾集國保大隊和轄區派出所、居委會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搶走電腦、錄音機、大法書,法輪功真相資料等,劫持數十名法輪功學員,向家屬勒索巨額罰款後放回。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牡丹江柴市派出所夥同東安公安分局惡警綁架了法輪功學員趙建國等人。牡丹江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惡警將其帶到國保大隊進行折磨,數天不讓睡覺,不讓休息。在非法審訊中,一個叫國良的惡警將趙建國牙齒踢掉,惡警彭福明給趙建國兩次上繩(一種酷刑),喬平(原愛民區公安分局局長)用鞋底抽趙建國的嘴巴子。年前惡警勒索家屬五千元錢,將趙建國放回。

◇二零零八年一月到七月奧運前夕,牡丹江地區至少八十六名法輪功學員遭警察綁架、入室搶劫及經濟敲詐,有的反覆遭劫持。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上午,牡丹江市西安區法院對趙伯亮、張玉華、李永勝、李海峰等四位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審理,其中李海峰、李永勝揭露了他們遭到公安局國保惡警酷刑折磨、刑訊逼供的事實。法庭外,牡丹江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帶數十名警力強行綁架前去法院旁聽的家屬和黑龍江省各地煉功人,致使三十七人失蹤。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多次慘遭酷刑折磨,公安局國保惡警彭福明、楊丹蓓、馬群、彭亮等人對他們拳打腳踢、上繩、坐鐵椅子、吊背銬等。之後公安打匿名電話給家屬,公開說拿五千至一萬元往出買人。送錢就放人,不送錢就折磨他們,把人整沒了。近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

◇二零一一年牡丹江市就有劉雪琴等至少六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和判刑。

三、康志文在大慶市任職期間發生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四月,大慶警察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二十三人次;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上午九時許,黑龍江省大慶市龍鳳區法輪功學員馬喜權、王宇紅夫婦看到認識的法輪功學員打招呼,被龍鳳分局惡警張琳和另外兩個警察看見,即當場對打招呼的七人毆打、綁架,理由是打招呼的幾個人都煉法輪功;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哈爾濱市郵政局機電一體化工程師李洪奎先生被大慶監獄迫害致死,去世時六十一歲。

四、康志文在雞西市任職期間發生的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雞西市恒山區柳毛鄉五十一歲的法輪功學員湯續鳳,被柳毛派出所祝洪濤等三、四個警察綁架。十一月十七號,多個警察到湯續鳳家非法抄家,搶走數本大法書和師父的法像等私人物品;湯續鳳平時與丈夫和五歲孫子一起生活。奶奶被抓走了,孩子不跟爺爺,誰去她家都會聽到孩子嗷嗷的哭聲要找奶奶。警察抓人沒有給付如何手續。同村的張廣芝等多名學員被騷擾;十一月十七日上午,雞西市恒山區紅旗鄉勝和村法輪功女學員於淑清到雞西市串門,在客車上被勝利派出所四五個警察綁架到雞西看守所,家裏被抄走大法書及手機等。小恒山礦法輪功學員劉梅被綁架到看守所;十一月十七日早晨七點五十五分,滴道區法輪功學員吳寶庫被東興派出所倆警察綁架。

◇二零一六年,雞西地區法輪功學員遭綁架的至少有四十三人次,一人被迫害離世,有一人被停止工作,共被勒索錢財十六萬五千元,還有更多法輪功學員遭酷刑冤獄的事實被曝光。

◇二零一七年,雞西地區法輪功學員共計至少五十人次被綁架劫持,有六人被非法判刑,眾多法輪功學員被騷擾,被勒索罰金至少八萬一千元,被搶走私人物品及誤工費、對法輪功學員及家人造成的精神傷害等無法估量。甚至有警察私自開鎖、私自闖入法輪功學員家。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所有直接、間接實施迫害的責任人都要得到應有的報應,世間的懲處只是一個開始。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希望更多的人能夠引以為戒。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