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舅舅肺部重症感染七天恢復 醫生感到不可思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三年一月二十四日】我的舅舅今年七十三歲,他不修煉大法,但對大法非常維護,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瘋狂迫害大法之時,舅舅隻身一人保護了我們家及同修家的大法書籍與錄像,按他的話說,當時十分危險,但他並沒有想太多,只是覺的大家走投無路之時就應該幫忙。所以,在此後的二十幾年中,當周圍同齡的老人得重病或去世時,他依舊身體比較健康,即使去醫院也總是化險為夷非常順利。

二零二三年一月初,從未陽過的舅舅突然覺的呼吸困難,但由於本地疫情嚴重,醫院人滿為患,舅舅擔心去醫院會被傳染,就一直在家忍著。之前我曾告訴舅舅要每天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舅舅每天堅持念,緩解了幾天。但之後又嚴重了一些,到最後以至於只走一步路都需要喘氣很久。我告訴他:「要不你求大法師父吧。」舅舅問我應該怎麼說,我叫他這樣說:「求求大法師父救救我,我好了之後一定努力做一個更好的人。」舅舅說好。

轉天他說感覺呼吸好一些,不那麼憋氣了,也能一口氣走一小段路了。我問:「你求大法師父了嗎?你怎麼說的?」舅舅說:「我就說,求求大法師父幫幫我,救救我,我好了以後一定更加的維護大法。」我沒想到舅舅會這麼說,因為他之前雖然一直知道大法好,但有時我給他講真相他也會讓我別出去隨便和別人說,怕心很重。

以後的兩天裏每天舅舅都求大法師父,他感覺每天的呼吸都好一點。大概不到一週舅舅去醫院檢查,通過CT診斷是嚴重新冠肺炎,但屬於恢復階段。在過去不到一週的時間裏舅舅沒有吃藥,單憑著念九字真言和對大法師父的信任而自行好轉,讓舅舅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舅舅在醫院輸液了七天後,再拍CT和驗血,醫生有些不可思議和旁邊的大夫說:他這個肺部七天就好了。舅舅覺的呼吸沒有以前順暢,就問醫生是否能恢復,醫生說不能了,尤其天氣不好時會更嚴重。回家的路上,舅舅和我說他自己心裏總感覺不是大夫說的那樣,他覺的還能好,但是一直覺的很奇怪,自己平時很注意防護也有潔癖,且沒有和外人接觸,為甚麼會得肺炎還如此嚴重呢?

他問我這是不是在消業。我告訴他:「您可以這麼理解,但我認為另有原因。雖然您在過去保護了大法書籍,但是您平時和樂團的幾個夥伴在七一、八一的這些日子也會演奏一些歌頌邪黨的音樂(在這裏我也在反思平時沒有真正的關注與重視對舅舅的講真相,只是告訴他不要演奏邪黨歌曲,但卻沒有講出根本原因)。您歌頌了它,所以就站隊到了它那一邊。您既然歌頌它,那就是和它一夥兒的,當然會得肺炎,但因為您之前保護了大法書籍,所以神願意再給您一次機會,讓您徹底的認清它。」舅舅重重的點頭。轉天,舅舅開心的告訴我,他們的樂團要解散了。

在不去醫院的這幾天中,舅舅依舊每天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感覺自己的呼吸又通暢了一些,氣色也變好了,也可以提重物了。我告訴舅舅:「您之前難受的時候對大法師父說過的話一定要做到,不能等好了就忘了。」舅舅說:「不會的,做人是要講誠信的。」聽到他這麼認真的回答,我真心替他開心。

我把舅舅的故事寫出來,就是想告訴那些知道大法好但卻沒有真正認清邪黨的人們,神是慈悲的,當您在危難中時,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意想不到的神奇,但在這末劫之時也是嚴肅的,一定要與邪黨劃清界限,「三退」不只是形式,還是內心真心認可後的表現。在神給人的最後時刻,請真心實意的站好隊。最後,也希望舅舅的故事能夠提醒那些和我一樣平時對親人講真相沒有足夠重視的同修,我們的親人和那些不明真相的眾生一樣,都是需要我們一樣認真重視的去救度。也請大家千萬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災難來時命可保!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