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師父救了我的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三年一月二十四日】法輪大法使億萬人見到了光明,找到了回家的路。法輪大法也使我有了一個完整的家。

一、找到了回家的路

我是一九九八年的夏天得法。初期因家中有個小生意,每天早上只煉動功,不煉靜功,就是這樣我已深深受益。記得剛開始每天早晨總有敲窗戶的聲音,當打開窗戶看卻沒有人,頭幾天沒有多想,後來就明白了是師父在叫我晨煉了。

一個冬天的早晨,我把店門打開因沒人購物,我就開始看《轉法輪》,看書的過程中,我看到從我的腳底下在往外冒氣,我都呆了,真真的往外冒,一下子我就明白了,師父在為我淨化身體呢,當時我眼淚就下來了,非常激動。

師父看到我的利益心很重,就在這方面叫我提高心性。有幾次顧客買完東西後,把錢包、存摺落到我家店裏了,當時我就明白了,是師父在點化提醒我要提高心性了,放下利益心了,感謝師父的點悟,當然我都一一奉還了。

二零零九年九月的一天,我的身體突然像得了重感冒,說不出話、咽不下東西、渾身發冷,很難受,但我還是堅持去同修家學法,本來十分鐘的路程,那天我卻走了二十分鐘。到了同修家,儘管說不出話,我也堅持讀法,學完法回到家後,一個同修來我家,說要去和幾位同修在一起交流一下,那我得去呀,再難受也得去,上哪找這麼好的機會呀,這也是師父見我不悟只好找同修來點我吧,高興啊,從來沒有和同修交流過,我就想看看同修是怎麼修的,學習學習。這樣我就跟著同修去了。

在和同修的交流中,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和差距。回來的路上沒有之前那麼難受了,回家後吃了晚飯就躺下了,可是難受又加重了,這時已咽不下水了,只能往外吐口水,還伴有發燒症狀,當時我就在想這也不行啊,不能讓家人誤會呀,更不能給大法抹黑呀,這影響多不好啊,不能這樣,這不是我,我有師父管。就這麼正信的一念,我的身體一下子就感覺到整個的一個人殼掉落下來,像冰一樣化掉了,身體那個舒服啊,真是用盡世間的語言無法形容,當時我就哭了。我丈夫問我怎麼了?我告訴他我的經歷,他很高興,也很支持大法。

二、助師救人

二零零七年,我開始做三退並傳名單。二零零九年開始做真相資料,那時我負責打印真相小冊子、光盤、真相幣等一些救人的資料,負責三十多人的真相資料,還要買耗材等。在邪惡迫害最嚴重的時候,二零一二年臘月二十六,一個做資料的同修被綁架,當時我不知道,就在她出事的當天,我吃飯時把腮幫子咬個大口子,當時覺的很奇怪,怎麼了?大年三十的早上,一個老同修阿姨來我家告訴我同修出事了,我們趕快去同修家裏把做真相的所有電腦、打印機及耗材等一切物品轉移出來。做完了這一切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這樣我和同修也就放心了,大法資源沒有受到任何損失。

雖然東西拿回來了,可面對我會不會受到牽連、真相還做不做了的問題,那些天對我來說真的是很恐懼。幾天後,在煉抱輪的時候,師父的法打入我腦中:「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往往是人的精神先垮了,先不行了,負擔很重,就使病情急劇的變化,往往都是這樣的。舉個例子,過去有個人,把他綁在床上,拿起他的胳膊,說是要給他放血。然後蒙上他的眼睛,把他的手腕劃了一下(根本沒有放他的血),把自來水龍頭打開讓他聽滴嗒聲。他就以為自己的血在往下滴,一會兒這個人就死了。其實根本就沒有放他的血,流的是自來水,他的精神導致他死亡。」[1]

我豁然明白了,一切都是自己在嚇唬自己的。從此後更加堅定了我的正念和信心,真相要做,而且要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世人。在師父的看護下自己每天快快樂樂、做好份內事。

三、在派出所給警察講真相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五日,我因起訴江澤民而被惡人構陷迫害,被非法拘留一天。我家有一小門市做生意,警察來到我的店裏,知道我家有個二樓,就要去我家樓上看一看(裏面有四十本新年掛曆,還有做真相的一切物品,包括電腦打印機)。當時我甚麼也沒想就說可以,兩名警察跟著我就上來了,房門打開的那一瞬間,兩個警察吃了一驚,我也很吃驚!整個屋子那個亮啊,讓人睜不開眼睛的感覺,像有熾熱的光在包著一樣,他們甚麼也沒有看到,只說了這屋真亮堂潔淨,就下樓去了,我知道是偉大的師父在保護弟子!

來抓我的是副所長和司機,他們把我帶到了審訊室叫我坐下,我不坐,我說我不是犯人。我就開始給他們講真相,講藏字石,講柏林牆倒塌、槍口抬高一寸的道理。告訴他們為甚麼要起訴江澤民,告訴他們中共的邪惡本質。那天是週日,所裏就七個警察,我都給他們講了真相。其中有一個是教導員(後來知道的)從樓上下來,進屋就豎大拇指:你真能講。我說:我沒做壞事,我們師父叫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我何罪之有?你們抓我來這裏,你們是在犯法,在助紂為虐。他說沒有辦法。

副所長從分局回來說:頭一次關你,只有一天。我說:一天也是我的奇恥大辱。他們不吱聲,就把我送去拘留所呆了一夜,第二天把我放回來了。

經過了這件事後,家人堅決不讓我做真相資料了,因此只好不做了,但我還堅持發真相小冊子、粘貼等。

四、師父救了我丈夫

二零二零年新年過後,我住的城市中共病毒襲來,封城、封小區、封門洞、人人自危,沒人敢出家門,病毒的肆虐使一些有病的人病情嚴重或離世。

一天晚上,我丈夫上樓剛進屋,鞋沒脫、帽沒摘,一頭就栽在門框子上,我馬上叫我姑娘架住他,當時他已是半死的狀態了,腦袋一層汗水,胳膊、手都是冰涼的。當時我也沒害怕,就對著他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讓他在心裏也念,告訴他:「誰叫你也別搭話,就跟師父走。」我一遍遍的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幾分鐘後,他才喘上來一口氣。之後鄰居叫了救護車拉他去醫院搶救,當時大夫說沒有救的價值了,我說有一線希望也要救,我在一旁對他念「法輪大法好」。最後丈夫被搶救過來了。

感謝師父救了我的家人,給了我一個完整的家。現在丈夫也看《轉法輪》書了。千言萬語也說不盡師尊的救度之恩,只有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多救世人,圓滿隨師把家還。

跪拜師尊!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