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在縣裏給中共體制內不同官員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三年一月二十四日】二十多年來,我也和同修們一樣積極的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比學比修,多救人。我家修煉環境很好,大女兒也在修,全家人都很支持我們修煉,都很認同大法。

可是初期講真相中,我也不知道咋講,我就先從自己身邊親人講起。初講時,效果也不很好,那時邪黨迫害大法很猖狂,很多人對真相不敢聽,表現很害怕,我就不厭其煩的給他們講。

例如,給我姪子講真相時,我多去姪子家,一遍一遍給他們講「天安門自焚」騙局、「四﹒二五」等等基本真相,直至他們接受。我姪子對別人說:我姑來我家沒二話,來了就講大法如何如何,××黨如何如何,我姑也不著急,每次來都給我們帶來很多有關法輪功的資料,還有大法師父講法等,愣給我們這些糊塗人講醒了,心裏可亮堂多了,再也不跟著××黨幹著違背良心的事了(那時我姪子是村委主任)。

明真相後,我姪子做了很多維護大法的事,如有一次鎮幹部上門騷擾大法弟子,讓大隊幹部領著,我姪子說,我村裏這些學大法的都是好人,都是我尊敬的人,我去他們家說甚麼?又不是給他們送錢了,我不去,你們去吧。就這樣,我姪子就走了。

事後,村裏同修對我說:某某某(我姪子)在村裏當幹部,我們都很高興,做大法的事,我們膽也大了,救人也多了。

通過給親人講真相,我受到了啟發,他們當幹部的明白了真相,維護了大法,保護了大法弟子,影響面很大。哪個村裏環境好,救人就多,這些村官也發揮了一定的作用。有一次,我去一個姨姐家,她丈夫原先是村裏支書,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傳統文化,大法基本真相,他很接受,當時就表示退出邪黨組織,我表姐也很贊同我講的,他們的生命都有了很大的希望。其實我心裏明白,他退出邪黨、明白了真相,其實是師父做的,我只不過是動動嘴,跑跑腿而已。

在師父的保護下,我講真相更有信心了。有一次,我抽時間去了我表姪子家,他是村委主任,我就當面和他講大法基本真相,大法是冤枉的,不要聽信共產黨的謊言等等。他很接受我講的,立即表示退出邪黨。這麼好的功法我也要學,第二次去他家時,我給他請了一本《轉法輪》。他表示:「我要好好學學。」在我等車準備回家時,他遇到了一位鄰村的支書,表姪子馬上對這位支書說:「你還要那個黨員幹甚麼?我都退了,你也趕快退了吧,你維護邪黨的利益,看你得病(腦血栓)了吧。」後來,那個支書也退了。

就這樣,為了救更多世人,除了給眾多的世人講真相外,我就利用體制內各級的人採取不同的形式講大法的美好,講基本真相,講共產黨對社會的危害性等等。講過真相的人,他們之中,有絕大部份的人接受我講的,並都退出了邪黨組織。因為我在基層工作過, 我認識了不少人,在師父的加持、保護下,我堂堂正正的講真相送大法材料,還有很多人說:「有了新的就給我送,我很願意看。」

這些年,我給這些體制內認識的官官、頭頭講真相、送資料,效果很好。這部份人明白真相後,站在大法這一邊,能為大法說句公道話,保護大法學員。如前幾年,某鎮的一幹部說是到大法弟子家「拜訪」(實則是騷擾),讓村支書帶領著一起去,這位支書說:「人家好好的,拜訪甚麼?要去,你去吧,我還有別的事要做。」這位鎮幹部看支書執意不去,就說:「那咱們找個地方去喝茶吧。」就這樣保護了村裏的大法弟子。

還有明白真相的幹部,也遇到上面到村裏來騷擾大法弟子,村幹部就事先通知大法弟子把家裏大法書收起來、放好或者躲開,使大法弟子少了很多損失和麻煩。

還有一個明真相的鎮幹部,二零零三年,鎮政府裏給全鎮的大法弟子辦洗腦班,鎮政府裏有位學大法的幹部也是在鎮政府裏上班的唯一的一個大法弟子,這位明真相的鎮幹部就親自到大法弟子家,對其說:「這幾天不要去鎮政府裏,就在家待著。」最終使這位大法弟子免去了兩個多月的洗腦班的勞苦之災。這個鎮幹部並還多次給領導解釋說這位大法弟子是個好人,工作積極等等,減少了對這位大法弟子的損失和迫害。後來這位鎮幹部得福報,連升兩級(升為正局級縣級領導)。他兒子大學畢業後,也到了理想的部門工作。

還有司法、公安部門的幹部明白真相後,敢於為大法弟子說句公道話。如:有位所長在單位大院說:「誰敢說真善忍這三個字不好?」

還有一位當時剛從公安局副局長的職位退下,我把大法真相講給他聽,他很接受。後來又多次給他送資料、真相小冊子、真相播放機。他說:「這麼好的功法不該被迫害,以後有新的資料就送給我。」他很願意看。他還主動退了黨。

像鄉鎮、局級幹部,還有廠長、經理,我也給這些人講了不少,大概也有幾十人。也有幾個個別的怕自己名利受損失,沒有正義感,缺乏良知。有一鄉書記,原來我認識他,一次因工作我們見面了,他主動和我打招呼(他知道我修大法),見面就說:「某某某(指我),我胃不好,折磨我多年,聽說法輪功祛病有奇效,怎麼能讓我病好呢?」

我說:「你是鄉第一把手,610的話不要聽,凡是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不要做,只要幹好你的工作,有時間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經常念,站在正義的一邊,你一定會好的。」他說:「影響到我的利益就不行。」說完,扭頭就走了。我想以後有機會再給他講真相吧。從那以後,再也沒有見到他。

我也給十幾位縣級幹部講真相,他們明白真相後,都退出了邪黨組織。我還經常給他們送真相資料看,其中有一個縣主要領導(已退休)他和老伴都很認同大法,送給他們大法書及真相小冊子,他們都認真學、認真看。他老伴身體不好,還讓我教給他老伴煉功,他倆還主動退出了邪黨組織。他大女兒家也都做了三退(其中包括上大學的外孫女),二女兒家公婆都學大法,二女兒怕在市銀行上班的丈夫受影響,就非常反對公婆修煉。這位領導知道後,就把二女兒叫到自家,勸說女兒,「這麼好的功法,讓他們煉吧,對他們身心都有好處,這樣你們在外面工作也放心。」從此,二女兒不再干擾公婆學法了。

我還看到明真相的這些幹部們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福報,有的是本人,有的是兒女。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