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瘟疫有眼 只傷中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三年一月二十三日】去年(2022)年底,中共在自知失控、再也掩蓋不住的情況下,突然放棄持續了三年的疫情清零。今年1月15日,李洪志大師面向全世界,揭示出「三年疫情,中國已死亡4億人」這一真相,並同時指出,2003年中國的薩斯死了2億人。對此,中共未能像一貫的那樣,製造出能騙死大批中國人的洗腦炮彈,因為中共內部很多人心裏已經開始明白,中共才是瘟神這次的追殺目標。

一報

2001年除夕(1月23日)下午,北京天安門廣場「突發」五人「自焚事件」。事發僅兩小時,新華社以超乎尋常的速度向全世界發出英語新聞,聲稱「自焚者是五名法輪功學員」。儘管這一謊言很快被揭穿,中共電視台也修改了其發布的視頻,但仍無法掩蓋這一嚴重栽贓事件的本質。面對曝光,洗腦有術的中共,開動所有宣傳機器、教育系統、黨政系統,依然無恥地將這一謊言反覆在所有可能的時間、地點、場合重複。不幸的是,很多中國人再次上當,產生了對法輪功的仇恨和對真善忍的排斥。

2002年,江澤民下令把法輪功學員作為活摘器官的供體。這一邪惡命令,涉及全國各地眾多自願為法輪功上訪、說真話的善良法輪功學員。據估計,當時這批法輪功學員,數量高達兩三百萬。面臨政府的「暴力接訪」,他們被抓後,為了避免單位和鄰里受牽連,不報姓名和來處,平和地對待誤解、暴力、仇恨,甚至不忘幫助殘酷迫害他們的警察明白真相、找回善念。然而邪惡至極的江澤民,卻下令把他們編號、關押到秘密基地,隨時殺害,作為優質器官的供體。外界調查發現這一情況後,將這一暴行稱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

2003年,大面積報應到了,那就是薩斯。「薩斯」(即SARS冠狀病毒)其實和2019年底開始傳播的「武漢肺炎」同族同宗,但中共為掩人耳目,不但修建了「薩斯集中營」(「新冠方艙」的前身)、讓患者與世隔絕、自生自滅,還把薩斯取名為「非典」(所謂非典型性肺炎),讓人誤以為只是一種普通的新疾病,而不是大面積奪命的瘟疫。

二報

薩斯結束之後,胡錦濤繼續「維穩」,中共繼續任由江澤民團夥迫害法輪功,更沒有制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項大規模殺害修煉人的惡行;更多的中國人,則選擇了對這場迫害麻木、冷酷對待,跟著江澤民「悶聲發大財」;中國貪腐成風,笑貧不笑娼,道德崩潰。

2019年底至2020年初,第二次大面積報應到了,這次是「武漢肺炎」。類似的SARS冠狀病毒,為了再次掩人耳目、擾亂視聽,中共冠之以「新冠肺炎」;拿了中共好處的世界衛生組織也隨中共取名,弄出目前世人皆知的Covid-19之說。但Covid-19還是小小地透露了一個真相,那就是,這場瘟疫並非於2020年1月23日武漢封城才被發現,而是2019年就開始爆發了,而且中共知道病毒的情況。

俗話說「無巧不成書」。天下事回首看,偶然往往是必然。對思想不封閉的人來說,看時間線索就可以察覺,2003年大批致死的薩斯,是對中共活摘器官的警告和報應;2019年底2020年初快速大爆發的「武漢肺炎」,是對中共的全面報應。瘟疫不是簡單的傳染病,是神來的報應。當造業如山時,報應加身怎說不是必然?播撒瘟疫的是瘟神,所以才會「瘟疫有眼」,不傷無辜,只針對中共。

瘟疫有眼

關於「瘟疫有眼」,可以再回首,借鑑史書記載的歷史。明朝末年的那場大瘟疫,只攻擊明朝的軍隊,而清軍和投降清軍的吳三桂的軍隊幾乎沒有染疫;古羅馬的四次大瘟疫,照顧病人、處理染疫死屍的基督徒們,悲痛欲絕、抱著死者、想和死去的家人共赴黃泉的一些人卻平安無事。

而這一次疫情爆發,中共故意開放邊境,想讓染疫的中國人把疫情帶往全球;其中,從2022年12月26日開始,意大利米蘭的主要機場馬爾彭薩機場,開始對來自北京和上海的旅客進行檢測,結果顯示近一半的中國旅客已感染。儘管世界各國(個別國家除外)並未禁止中國旅客入境,也沒有對他們強制隔離,但染疫的仍然侷限在那些從中國出來的中共的人,各國也沒有像中國一樣隨之大面積爆發疫情,更沒有出現一個月之內就舉國感染、全民發燒、數億人死亡。

瘟疫有眼。瘟疫大多在改朝換代之前到來,比如東漢末年、元朝末年、明朝末年、清朝末年等,都爆發過大瘟疫。這次的疫情,瘟神只傷中共。望世人勿以命賭,速與中共切割;辦理三退是表明心跡的最簡潔方式,幾分鐘改變命運,免為陪葬。

寫於1月23日「天安門自焚騙局」欺世22週年、「武漢封城」發生3週年之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