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女兒染疫來我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三年一月二十三日】我們和女兒居住在同一個地級市。邪黨放開封控後,女兒的公婆和大姑姐一家就染疫了,女兒一家四口就不敢和公婆接觸了。可突然一天,女兒也開始發燒了,女婿怕感染兩個孩子(大的六週歲、小的不到四週歲),要女兒去她大姑姐閒置的房子裏住,那裏沒有供暖(女兒家暖氣很熱,室溫26°C~27°C),離女兒家又較遠,女婿說他給送飯,可以開空調取暖。

女兒想這不現實,她本身就發著燒,再去那個冷地,況且女婿天天送飯,路途遠不說,他還得照顧兩個孩子。女兒說:要不,我去我媽家,女婿當即否定:可別去禍害兩位老人了。女兒肯定地說:我就去我媽那兒,他們沒事的。

說到這兒,還得插一句,女兒小時候聽師父講法錄音,有時看看師父經文,上高中後就不學法了,只是師父發表的新經文在我們的督促下,偶爾看一看,但她一直非常支持我們修煉。女兒染疫前一週來我這兒,說起她公婆染疫的事,我讓她看了師父的《理性》和《醒醒》兩篇經文,由此女兒確信瘟疫與我們無關。

就這樣,發著燒的女兒來到我家。她忘帶我家的鑰匙,摁了門鈴。我一聽是女兒,心想怎麼沒打電話就來了呢?平時過來,都要打個電話的。我開門後,女兒進來了。我很詫異,怎麼一個人來了?孩子呢?這時女兒摘下口罩,對著我說:媽,我陽了。此時,我和女兒面對面站著。我心裏「咯登」一下,但隨即就想:女兒這次還是很有正念的!她平時忙孩子、忙工作、忙學業,這回正好有空學學法。我說:沒事的,正好咱們一塊學學《轉法輪》

就這樣,我們一塊學法,儘管有時她發著燒,身體也沒那麼難受,一點沒影響吃飯。女兒住了兩天半,基本正常了,就回家了。期間,我們沒有採取任何隔離措施,也沒有分餐,與平時毫無二致。而我和丈夫始終也沒有感染中共病毒。

事後,親家母幾次問我女兒:你父母一直都沒事啊?得到女兒肯定回答後,他們也覺的很神奇。女婿儘管已做了三退,但他抱著無神論的觀念,一直不相信大法,甚至覺的大法弟子們太傻了,尤其我丈夫損失那麼多的錢財,也不說句應付的話。經過此事後,他過來時,我再給他講大法和瘟疫的真相,他一句話也沒反駁,一直在靜靜的聽著。

此事過後,我們夫妻也進行了交流,我們體會到一個道理,正是師父所講的:「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女兒來時,我心中一動,隨之正念出來,我肯定了女兒的做法是一種正念,認為正好是讓女兒能學法的一個好機會。我和丈夫心中都沒有「疫」的概念,也沒有絲毫常人的觀念,甚麼隔離啊、分餐啊、戴口罩啊等等。也正因為在這個問題上,我們沒有常人的觀念,所以才有了今天這樣的結果。

順便也想和同修們切磋一個問題。看了明慧網的文章,有很多同修身體出現一些類似症狀後,認為這和自身存在黨文化有關。我們的認識是,這和有沒有黨文化無關。

試想一下,身在中國大陸,迄今為止,哪個人敢說自己沒受一點黨文化的影響?哪個人敢說自己沒有一點黨文化的因素?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浸潤其中。

師父說:「你們修的大法,創造了宇宙中的一切生命,成就了偉大的神,也造就了最微小的病毒、細菌。而你是助師救人的大法修煉人,救人中你已幫助很多人消滅了比瘟疫強大千百倍的細菌、病毒,然而在疫情中卻擺不正自己。」[2]

「但是目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這樣的瘟疫是有目地、有目標而來的。它是來淘汰邪黨份子的、與中共邪黨走在一起的人的。不信你們看一看,目前最嚴重的那些國家,都是與邪黨走的近的,人也是一樣。」[3]「真正的大法弟子都是有能量的,本身就是除業除菌者,是末後救度的使者,救人講真相中都會理智的做。」[3]

既然大法弟子「本身就是除業除菌者」[3],既然瘟疫是「來淘汰邪黨份子的」,既然大法弟子在救人中已「幫助很多人消滅了比瘟疫強大千百倍的細菌、病毒」,怎麼還能感染病毒呢!至於大法弟子為何會出現染疫假相,同修們在明慧上多有切磋,不再贅言。

以上是我們自己的一點粗淺認識,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醒醒》
[3] 李洪志師父經文:《理性》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當前修煉狀態中的個人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