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湖北麻城市鐵門崗鄉村書記陳勝文遭惡報喪命洗腳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三年一月二十二日】二零二二年十月,湖北麻城市爆出一條大新聞:鐵門崗鄉涼亭村的書記陳勝文死在洗腳屋裏!一般死人並不是甚麼新聞,但陳勝文的死卻很特別:

(一)他死的不是地方。他是在村裏的一條水泥路修完工的那天,幹部和工頭們酒足飯飽之後,一起到麻城市區的一家洗腳屋放鬆放鬆,結果死在了洗腳屋裏(官方說法);老百姓私下說:「官員怎麼死在了洗腳屋裏?正人君子會去這種地方嗎?」「好掉底子!」(「掉底子」:麻城方言,很丟人)

(二)他死的不是時候。陳勝文死的第二天,麻城因為爆發疫情封城了。據說他在緬甸打工的弟弟回來奔喪,被當成重點防控對像。陳家被貼上封條,不准人進出。一連幾天,每天都有兩三個穿防護服的人來他們家消毒、檢查,氣氛很恐怖。街坊鄰居都像躲瘟疫一樣躲陳家人。中國人講「入土為安」,但陳勝文直到解封之後才下葬。「黨的好兒子」陳勝文絕沒有想到:在他死後,他和他的家人受到了黨的如此「厚愛」。

世間萬事有因果。陳勝文為甚麼死的這麼窩囊呢?你看看他作的惡就明白了:他上任後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涼亭村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被他派人騷擾個遍,村委會的人還領著鐵門派出所警察到法輪功學員家抄家。有位法輪功學員家一年被他們騷擾了八次。陳勝文還逼迫法輪功學員簽字表示不煉,被拒絕後,他就威脅欺騙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到鐵門派出所去代替簽字。

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說大家鄉裏鄉親的,為甚麼要追隨江澤民迫害好人呢?迫害好人,迫害佛法,都是天大的罪,善惡有報啊。他不聽,態度極其猖狂。陳勝文如今落得個喪命洗腳屋。

麻城市因為迫害法輪功學員而遭惡報的人很多,死亡的也不少,而且有幾個人死的也很巧怪:

「嫖娼死」:麻城市公安局法制科科長羅學健,任意網羅罪名陷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他到城區北正街某髮廊嫖娼,死在髮廊,被小姐暴屍街頭。

「麻醉死」:原麻城市委書記張家國,多次親自組織和指揮迫害法輪功。他二零零一年除夕那天做氣管息肉手術,打麻醉時卻把他打成了植物人,於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二日在痛苦中死去,終年五十三歲。

「吊磚死」:原龍池中心學校校長李志武,為治療頸椎病吊磚做牽引治療,結果被吊死了。他臨死的前一天,還在下發迫害法輪功的紅頭文件。

「作倀死」:麻城市拘留所所長王正傑曾帶著十幾人強制給法輪功學員曾金環、劉詠梅打毒針。他二十八歲的兒子王越在黃州遺愛湖投湖死了。死前神思恍惚,據說是被鬼魂控制了,當地人稱他是「作倀死」。

「爆胎死」:麻城市禁毒大隊副大隊長何利斌曾經迫害法輪功學員彭靜。二零一四年,他二十二歲的兒子騎摩托車,途中遭遇大貨車爆胎,被當場擊倒身亡(這是幾率非常小的事情)。

「醉酒死」:麻城市閆河派出所副所長彭宏輝,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晚,在白果鎮因喝酒醉死在賓館,時年四十多歲。他曾毒打、侮辱、謾罵法輪功學員朱喜英、馮素娟等人,綁架法輪功學員羅學林、江正旺等人,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錢物不計其數。

麻城市迫害法輪功者如今又多了一種奇怪的死法:陳勝文的「洗腳死」。這些迫害好人的人都將成為人們可恥的笑料。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