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考駕照中修自己證實法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二三年一月十九日】我是開電動出租汽車的,拉客、講真相救人兩不誤。為了走正修煉的路,我決定考駕照,下面講講我在考駕照中實修自己的過程。

我今年五十六歲,只有初中一年的文化,按照中國大陸的說法,是個半文盲。如今駕校的教練們心裏都有一個坎:三十歲以上的女人、四十歲以上的男人反應遲鈍,最不願意教。

我呢,身材短小,連油門都難踩到,還是個五十歲以上的半文盲老太太。聽到我要考駕照,姐妹們都強烈反對。因為我的幾個侄輩考駕照都是很艱難,送了很多錢給考官才拿到駕照的。但我沒有放棄,因為我有師父幫助。

駕校校長是我以前的一個熟人。一般情況,考駕照都是五千元錢保證拿證。因為我各項條件都差,駕校老闆娘估計我五千元過關很難。為了不賠錢,駕校老闆娘建議我不要五千元包拿證,所以我只交了報名費。

一九九九年中共邪黨迫害大法弟子時,我地大法弟子被綁架後,被非法遊街示眾,我是其中的一個。中共多年的洗腦宣傳,讓中國民眾信以為真。進考場考試需要微信掃碼。幾年前,明慧網要求大法弟子為了自身的安全,建議不要使用微信等間諜軟件,我刪掉了微信。要從新啟用,得添加三個好友。於是我打電話請親友幫我添加。

我打完電話,駕校老闆娘很吃驚的對我說:「聽你打電話,談吐很有修養,邏輯性很強,不像電視裏講的那樣。」我問她:「你以為法輪功弟子真的像電視裏講的是神經病嗎?」她說是的。老闆娘很喜歡養花,在駕校栽了很多花。等車空閒時,我就給她當幫手,順便給她很全面的講了真相,她明白真相後,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科目一考試時,我自大的心出來了,覺的我是大法弟子,應該很容易過。拿到書後,一看有一千五百多道題,畏難的心出來了。我請師父給我智慧,讓我考過,其實這是想利用大法。師父的法打進我腦中:「你自己努力把學習搞好,你不就自然上了大學嘛。」[1]我趕緊向師父認錯。我老老實實的把書看熟,一遍遍的做模擬試題,最後順利的通過了科目一考試。

科目二的教練告訴我,他出過車禍,在危重病房兩個多月沒醒,是個大難不死的人。在練車時,如果沒有其他人在,我就給教練講真相。教練從前是個包工頭,邪黨的既得利益者,總是站在中共邪黨的角度維護邪黨。

駕校面積大,到處雜草叢生,駕校規定每個教練負責一片地區的雜草清理。科目二的教練因為車禍傷勢過重,一直渾身乏力。我想幫他,他沒有同意。我趁駕校午餐時,幫他把雜草清除了。教練說:「老闆娘表揚你,說現在這樣的人少(就是說有傳統道德的徒弟、幫師父幹活的人少)。」我就給教練講了傳統文化。我說現在的中國人心理承受能力極差,很多人考駕照像上戰場,精神虛脫。

考試時,教練讓我們吃藥以保持鎮定,還要我們準備兩包好煙,一包給他,一包給考官。我私下對教練說:「藥我不需要吃。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我們這一門的規矩是不准拉關係,走後門。師父告訴我們這是惡習。」教練答應了我的要求。科目二考試我順利過關。後來我介紹同修去教練那兒學車,再勸他三退,他同意了。

科目三教練是個老鄉。練車過程中,我給他講真相,他問我:「學法輪功有甚麼好處?」我說從淺層次講祛病健身、強身健體立竿見影。高點講,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沒學法輪功之前,不是去打牌賭博,就是去舞廳酒樓,家人都難見我一面。學法不久,我就全部戒了這些不良習慣。人改變不了人,大法改變了我。教練說:「聽你這麼說,還蠻好啊!」我告訴他,電視裏面講的都是謊言。我勸他三退,他答應了。

科目三要預約考試,因為要過年了,考生很多。我的第一次預約機會被別人佔了,但我按照修煉人標準要求自己,沒有為難教練。

考試的前一天,在送禮與不送禮的問題上,真我與假我開始了鬥爭。一個要送禮,還狡猾的想:考完後再送煙給考官,這就不是行賄。真我想,這是不對的,拉關係、走後門是惡習。兩個思想一會兒這樣,一會兒那樣。最後真我堅定下來:就走師父安排的路,聽師父的話。最後科目三我滿分過關。

因為前面考的太順利了,考科目四的時候,我起了歡喜心和顯示心。朋友們問我:「考到科目幾了?」我總回答:「科目五。」可是考駕照沒有科目五考試。科目四考試我考了八十八分,差兩分,掛科了。

回家後我找自己,發現是顯示心和歡喜心被魔利用了。補考順利過關,考了個「科目五」。家人朋友沒想到我這麼輕鬆就拿到了駕照,對我刮目相看。

別人考駕照得用一萬多元。我沒錢,有師父幫助我,我只花了四千多元錢,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在廣州講法答疑〉

(c)2023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