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正念解體邪惡的「轉化」陰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二日】二零二二年九月的一天上午,聽到有人敲門,貓眼一看是警察,我沒開門,他們敲了一會兒就走了。想想下午我就直接奔派出所去了,剛進去片警看到我就大聲說:「你還主動來,找你找不到,你還到這裏來了!」我回應:「這裏不是為老百姓辦事的地方嗎?怎麼不能來?」片警把我限制在一個屋子裏,打電話叫來幾個人,兩個邪悟的,社區的一男一女,還有一個610國保人員,還帶著電腦說要和我聊聊。

我是師尊的弟子,就按師尊的要求做,善心的和他們交流。我說:「我的名字和聯繫方式你們都知道,你們的名字和聯繫方式能告訴我嗎?」他們都不說自己的名字,我說:「你們是政府工作人員,如果做的事是合法的,怎麼不說出自己名字呢?」可見幹迫害這種事,他們不理直氣壯,因為理虧才不敢讓參與人員面對事實真相。

一邪悟人員說她轉化了很多人,在我的一再催促下,才告訴了她的名字和手機號。其他政府人員連姓甚麼都不說,也是怕在明慧網曝光,其實曝光也是為了挽救他們。我就堂堂正正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正法;迫害是違法的,天安門自焚偽案是栽贓陷害;我在大法中受益的地方,法輪功一直是合法的,希望他們不要做違法的事等等。

Advertisement

我該說的都說完了,他們還是不讓我走,還是沒完沒了,已經晚上八點多鐘了,我想我該走了,就坐下來開始發正念。那個邪悟人員說:「發正念呢?你師父不在這裏,管不了你。」我不受干擾,求師父加持弟子回家,大約二十分鐘後,腦中一念突然一閃「趕緊走」,我站起來就往外走,門口站著610人員人高馬大,他擋著門不讓我過,我掙開他的拉扯硬推開門衝了出去,胳膊都拉傷了,我跑向第二道門,心想那個門不能鎖,果然沒鎖,我拉開門跑出去,這時他們在後面喊:「別讓她走!別讓她走,關上門,關上門!」還剩派出所的最後一道大門,保安按動推拉門在緩緩關上,我衝過去拉推拉門,這時有人拉我胳膊,回頭一看是丈夫,丈夫說一直在大堂坐著等我呢,我一閃身從推拉門出去,所謂的「轉化人員」從後面追過來,門口還站一個警察,丈夫大聲質問他們:你們有手續嗎?我也站在派出所門口說:「你們都是非法的,你們在非法拘禁老百姓!」這時他們不再追了。

在師尊的加持保護下,我們正念解體了這次「轉化」。回家的路上,丈夫問我:「要不要出去躲躲?」我想現在邪惡已經不行了,正的還怕邪的?就說:不用,回家。丈夫心裏不穩,又問我一遍:要不要?你再想想。我說:回家。師尊沒有安排迫害,我們就不要,也不承認;只要師尊的安排。

回到家裏已經接近10點,我先給片警打電話:「我信任你,你居然這麼做?不要再跟著參與迫害!」他說:「這事得有個了結!」我說:「是得有個了結,但不是你說的那個了結。」

第二天上午8點,我就給社區主任打電話,說明昨天所謂「轉化」人員做的非法的事,他告訴我問題沒那麼嚴重,就是簽個字,不違法犯罪的字,不是你們說的「三書四書」之類的。邪惡就是變換著方法往下拉大法弟子。我們不承認,不上當。下午的時候,我就按照邪悟人員留的手機號發了個短信,告訴她相信她有善良的一面,她回覆:「其實,我也沒轉化那麼多人。」

師尊要求我們堂堂正正的修煉,世間的時間是師尊留給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不是給邪惡逞兇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