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堂哥善待法輪功得福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二日】我有一位堂哥,今年五十八歲。他為人正直,講義氣。堂哥雖然文化程度是小學肄業,但在大是大非面前,總是能做出正確的判斷和選擇。堂哥及親朋好友明白法輪功真相、做「三退」後得到了福報。

堂哥前半生命運不濟,大半輩子都在城市夾縫裏生存。堂哥出生在六十年代,孩童時代是在那場「文化大革命」浩劫中度過的。堂哥的母親在中共搞的「四清」政治運動中遭到迫害,城市戶口被註銷,被「下放」到農村老家。可是當時在農村老家同樣沒有房子。堂哥一家人就在市裏租借了一間不到二十米的窩棚。趕上天降大雨的時候,外面的雨水就灌進屋子裏,屋裏地面的鞋子就在水面上飄著。從此一家五口人蝸居在都市的貧民窟裏。靠堂哥的父親一人掙的工資勉強維持全家的生活。堂哥小學沒念完就輟學了。堂哥十幾歲就在社會上闖盪,患難中結交了許多「把兄弟」。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到九十年代,堂哥雖然成家立業了,但是堂哥一直沒有屬於自己的產權房,一家人主要靠租房子住。堂哥和堂嫂結婚時,是借用了別人家的房子舉行的婚禮。在艱難的歲月中,堂哥的母親及姐姐相繼在憂鬱中離世。

一直到了二十世紀,堂哥的命運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運氣向好。 堂哥有了屬於自己的大產權房,而且養老的後顧之憂得以解決。這一切都出乎人們的意料。是甚麼原因讓堂哥的命運峰迴路轉了呢?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江澤民利用中共這台整人的機器瘋狂的迫害法輪功。堂哥對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非常同情。他說:「像你們這樣一群修佛的善良人,共產黨都不放過,又要搞文革呀。共產黨最壞了!」我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而被原來工作單位開除了。見我生活困難,他就出手相幫,送給我一些衣物等生活用品;到了敏感時期,為了我的人身安全,他又讓我暫時住在他家。那時,我採取郵寄真相信的方式,告訴世人法輪功真相。他和堂妹幫助我郵寄。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除夕)下午,中共在天安門廣場上演了一場自編自導的自焚偽案,並栽贓誣陷給法輪功。堂哥看了央視「焦點訪談」後,也差點被那「謊談」欺騙。他對我說:「我開始還為那幾個自焚參與者『叫好』呢!後來我仔細的一想,這不對呀!這裏面在搗甚麼鬼吧?」當他聽我分析完了「天安門自焚」真相後,他氣憤的說道:「共產黨最壞了!連我這個『鐵桿』(堅決不信共產黨的人),都差點上了它的噹!」他在與親朋好友聚會時,常提起「天安門自焚」真相,並譴責這場邪惡的迫害。

在二零零二年春季,在堂哥的老家,有一位做生意的人。這位生意人想把自己的一座獨門獨院的住宅轉讓、出售。這座獨門獨院的住宅地理位置好。當時至少有三戶人家看中了這所住宅,三戶人家都想得到它,各自提出各自的理由,大家爭執不下。最後,由當地街道辦事處出面做公證,決定採取抓鬮兒(即從預先做好記號的若干紙捲中抽取一個)的辦法來決定這所住宅的歸屬。結果,在抓鬮兒儀式上,這所住宅正巧被堂哥「抓」到手了,堂哥通過抓鬮的方式獲得了這所住宅的所有權。就這樣他買了這所住宅。雖然是一座平房,但畢竟擁有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安樂窩。從此,堂哥一家結束了流離顛沛的生活。

掙扎著活了大半輩子的堂哥,終於苦盡甘來,看到了希望。他說,我這是沾了法輪功的光。善待「法輪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當堂哥聽說高智晟律師為法輪功學員打官司、鳴冤卻遭到酷刑折磨時,他很同情高智晟律師的遭遇。他嘆息道:「那完了!共產黨沒法治(制),沒人性。我早就說過:『共產黨』最壞了!」

《九評共產黨》發表後,堂哥閱讀了此書,這使他徹底看清了共產黨的邪惡本質。為此,堂哥還特意邀請了他的一位「把兄弟」來我家裏做客。按堂哥的話講,就是大家聚在一起來「盤(仔細查究)道」。談話間,我了解到這位「把兄弟」現在已經下海經商。他的家庭背景比較特殊。其父親在一九四九年以前曾經是國民黨部隊裏的一名軍官,而其岳父曾在中共部隊裏任職。我們仨聊起《九評共產黨》這本奇書。這位「把兄弟」說,我知道《九評》裏闡述的都是事實。其父親告訴過他,在國民黨部隊裏,當官的與士兵吃的伙食是一樣的,伙食標準是一樣的。而其岳父也跟他講過,在共產黨部隊裏伙食是分等級,越是官位級別高的吃的伙食越好。

這位「把兄弟」還告訴我,他幾年前曾經去過西藏,在那裏,他親眼看到過一位修佛的人,身體從床上慢慢飄起來,飄到半空中。那畫面讓他記憶猶新、難以忘懷。因此,他相信法輪功是一個很好的修煉功法。就這樣,我們三人坐在一起聊了大半天的時間,大家聊得很開心,很投緣。從那以後,這位「把兄弟」的生意做得愈來愈順利。

二零零四年底,退黨大潮開始了。堂哥讓我給堂嫂及女兒做了「三退」(即退出黨、團、隊組織)。堂妹一家人在堂哥的影響下也順利做了「三退」。堂哥全家明真相,做三退,從此時來運轉,好運連連!

二零零九年,堂哥的老家,要被開發商佔地拆遷。堂哥購買的那所住宅也屬被拆遷之列。因為住宅的地理位置好,拆遷後,堂哥一家因此獲得一筆可觀的拆遷補償款。堂哥用這筆補償款廉價購買了一套兩室一廳的樓房。不僅如此,他還無償出資,幫助堂妹一家也購買了一套房。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出版了,我贈送給堂哥一本。他高興的接過來,鏗鏘有力的重複著那句話:「共產黨最壞了。」

二零二零年過大年時, 「中共病毒」在武漢爆發。我告訴堂哥一家人,不必恐慌,疫情是衝著那些惡黨壞人而來的。只要誠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邪黨,就能平安躲過劫難。堂哥一家人一致點頭贊同,都記住了這保命的妙方。

新年到來之際,我送給堂哥一幅法輪功真相年曆。他畢恭畢敬的接過來並掛在了牆上。這幅年曆掛在牆上後,把家裏照得四壁生輝。

如今,堂哥的女兒找到了一份滿意的工作。接著,堂哥的女兒喜結良緣,找到了自己滿意的對像,現已經結婚成家。堂哥、堂嫂身體健康,心情舒暢,全家人其樂融融。

堂哥堅信,法輪大法會給他們帶來更多的福份,他們憧憬著幸福的明天,未來會更美好!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