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徵文選登】為甚麼打擊真善忍 人人都是受害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九月十六日】曾聽過這樣一個故事。徹羅基族人的一位老酋長給孫子講授人生道理:「我的內心在進行著一場戰爭。」他對孫子說,「這是一場恐怖的戰爭,是發生在兩隻狼之間的戰爭。」「一隻狼是『惡狼』──它是憤怒、嫉妒、悲傷、悔恨、貪婪、傲慢、自憐、內疚、怨恨、自卑、謊言、虛榮、自疑和自負。」「另外一隻狼是『好狼』──它是歡樂、和平、愛、希望、寧靜、謙虛、善良、仁慈、同情、慷慨、誠實、憐憫和忠誠。」「這場戰爭也在你的內心進行著,每一個人的內心都在進行著這樣一場戰爭。」孫子問爺爺:「哪隻狼會贏呢?」老酋長回答說:「你餵養的那一隻!」

誠然,每個人的心中都同時存在善、惡兩個自己,是善會贏,還是惡佔上風,取決於怎麼樣去「喂養」他們。

在歷史的長河中,我們的祖先用「仁義禮智信」、「廉恥忠孝節」的做人準則,「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公義道德,「喂養」人們的心靈,造就無數古聖先賢、忠臣良將、才子佳人,重德行善、敬畏神靈、善惡有報的理念,深入人心。謙恭禮讓,仁慈寬厚,悠悠古風,源遠流長。

然而,自中共篡政以後,以謊言和暴力開道,摒棄傳統道德與價值觀念,強制灌輸無神論和邪黨文化,用仇恨「喂養」人們心中的「惡狼」──迫害法輪功,打擊真善忍,致使數千萬計的法輪功學員被關進勞教所、監獄、洗腦班、精神病院,遭到慘無人道的精神與肉體折磨,令天地為之震怒!

據明慧網報導,河北省懷來縣北辛堡鄉蠶房營村陳運川、王連榮一家六口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全家人幸福美滿,其樂融融。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陳運川一家的厄運來臨了。

陳運川大兒子陳愛忠,因不放棄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綁架在北京東北旺看守所七天。惡警為逼其說出姓名、地址,將其衣服全部剝光,銬在院內一棵樹上,雙腳深深插入雪中,冰天雪地就這樣在院中被冰凍了一個多小時。惡警用盡酷刑殘酷迫害他整整七天四夜,用警棍抽、電棍擊、搧耳光、拳打腳踢、不許睡覺。惡警用高達三十萬伏高壓電棍殘忍地電擊陳愛忠的頭部,臉部、雙臂、大腿內側,及陰部,身體的敏感部位長時間來回電擊。陳愛忠被電擊的幾次昏死過去,上身、大腿內側、臉上、胳膊上大片水泡連在一起。

幾天後一無所獲的惡警只得把陳愛忠轉交北京市海澱區看守所。面對傷痕累累的陳愛忠,海澱區看守所惡警毫無人性,繼續對他嚴刑逼供,惡警又唆使犯人將陳愛忠衣服全部剝光,拖到放風場內,用院中的積雪將陳愛忠全部埋在雪裏冰凍。又指使幾個犯人給陳愛忠上一種叫「開鎖」的酷刑,一犯人一手將他兩手指使勁抓緊,另一犯人把一把帶方稜的牙刷頭插入陳愛忠兩手指中來回轉動,手指間頓時皮開肉綻、血肉模糊。

陳運川二兒子陳愛立被關到冀東監獄,獄警為了轉化他,長期不讓他睡覺,問他:「還煉不煉?」陳愛立一如既往地說「煉」,惡警說:「你說煉也煉不了!」陳愛立說:「那我也說煉!」後來陳愛立被熬得像植物人一樣,總也醒不過來,惡警就叫犯人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用一大壺開水澆在陳愛立頭上,在陳愛立被燙得清醒的一瞬間,惡警還問煉不煉,陳愛立說完「煉」後就又昏死過去了,緊接著又是一大壺開水……

陳運川小女兒陳洪平,在勞教所裏被惡警犯人毒打、威逼、恐嚇、整日被幾十人晝夜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輪番洗腦。經歷了一年半的非人折磨,體重由一百一十斤降到了五十多斤,骨瘦如柴。就這樣,惡警也沒放過她,給她吃不明藥物、打針,把她迫害的目光呆滯,眼神直勾勾的。

陳運川的妻子王連榮被綁架到北京懷柔看守所,警察以檢查為名,把她的衣服脫的一絲不掛,並當著她的面叫兩個男犯人,強行把她小女兒陳洪平的衣服扒光。再拿電棍電陳洪平……

最終,陳運川、王連榮、陳愛忠、陳愛立、陳洪平一家五口都死在江澤民「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之下。

比這更慘烈的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的孩子,甚至幼童,他們從精神到肉體遭到了「惡狼」般幾近瘋狂的污辱和蹂躪。

二零零二年夏天,吉林法輪功學員劉女士到北京上訪,被送到昌平精神病院。白天,看不到任何一位醫生,到處是拿著皮帶的警察和打手,夜裏,她在極度的恐懼和陣陣慘叫聲中熬到天亮。她描述:每到晚上,精神病院的三個打手大頭、長毛、啞巴就來輪姦一位九歲的小女孩。這個小女孩的父母是法輪功學員,一家三口被關在昌平精神病院,她的父母被害死在精神病院後,小女孩晚上還要被三個流氓打手沒命的輪姦折磨……慘叫聲揪心裂肺,恐怖的就像人間地獄。

這些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兇手,不僅不會受到法律制裁,反而還成為全國各地黑監獄折磨法輪功學員的學習「典範」,得到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獎勵。在獎金、升遷、政績等強大的經濟誘惑和政治「扶持」之下,「惡狼」愈養愈大,直到完全衝破了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公檢法系統,直到中國社會的整體道德幾近走向崩潰!

人們不再驚訝於,偌大的國家機器對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下手迫害,一次次的獎勵警察翻牆入室搶劫綁架,一次次的鼓勵獄警對耄耋之年的老人酷刑虐殺,對孕婦強行墮胎,一次次的縱容法官肆無忌憚的叫囂:「在這裏法律說了不算,我說了算,我們就是法律。」「違法就違法!」「就是要判你!」

人們不再憤怒於國家機器被一次次的用於打垮中國社會的中流砥柱,打掉中國充實而厚重的人文關懷,用謊言毒害民族幼苗,仇視「真善忍」從娃娃抓起,把誹謗法輪功的內容編進各級考題,直至高考題、研究生考試題中。強制天真爛漫的中小學生觀看污衊真善忍的視頻和書籍,「喂養」孩子心中的「惡狼」,使整個民族、整個下一代都是受害者。

打擊真善忍,豢養出是非顛倒的價值觀念、扭曲的人際關係和人倫亂象,使得人間的道德淪喪,黑心產品肆虐,坑矇拐騙行為急劇增多,性開放、金錢至上,賣淫、吸毒、艾滋病、黑社會犯罪問題十分猖獗,見死不救的冷血事件反覆上演,「歹徒當街殺人數百居民圍觀無人勸阻」,「開車撞倒女子後為避免賠償反將其用亂刀捅死」,「成年男子因停車糾紛,將對方2歲的女兒從嬰兒車中揪起舉過頭頂,摔死在北京街頭」,「被拐賣到徐州的婦女長期遭受施暴者父子三人、村幹部、鎮黨委領導的強姦,生下八個孩子,戴著鎖鏈光身趴地上20多年……」「惡狼」肆虐人間,沒有「最慘」,只有「更慘」。

打擊真善忍,人人都是受害者。
認同真善忍,人人都是受益者。
堅守真善忍,定能迎來中華民族重生的光明時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