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七台河市譚鳳雲兩次遭誣判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八月五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母親節這天,七台河市公安局出動了四個區的警力,幾乎在同一時間綁架了十七位法輪功學員(其中大多數是善良母親),然後不斷地欲加之罪,拼湊黑材料,羅列所謂的「罪名」,最終將九位法輪功學員譚鳳雲、於桂華、吳旭姝、張桂榮、李褓華、王晶、趙春陽、張蘭君、王元菊非法判刑。

下面是譚鳳雲女士訴述其兩次遭綁架構陷、枉判入獄的遭遇:

我今年六十一歲。修煉前,我身體一直不好,得的是結核性腹膜炎,常年打針吃藥,病情不見好轉,一家人著急上火,生活條件也不好,我丈夫上班掙的錢還不夠我打針吃藥的,生活特別艱難。我家務活也幹不了。一九九八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學法不到一週,病就全好了,完全好了。我跟丈夫說:我的病好了。他說:這也太神奇了吧!特別的開心。

第一次被非法判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邪惡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全國警察到處抓人、打人,非法拘留、判刑。

二零零四年三月份的一天早上,七台河市戍企分局梁姓警察等五、六個人闖到我家,像土匪一樣翻箱倒櫃,把大法書全部搶走,還錄像、照像,並把我綁架到戍企分局。從早到晚輪番審訊我三十八個小時,問我書是通過誰買的,資料哪來的,都和誰接觸了。我不回答。他們把我銬在鐵椅子上,頭頂上用一個大燈烤著。一會喊一會拍桌子,軟硬兼施。我不配合他們。姓梁的心臟病犯了。後來他們把我的電話本拿到了手裏,說去查電話。我當時有一念:不許迫害其他同修!你們啥也查不到,也打不通。不一會他們就回來了,果然一無所獲,他們這才結束審訊。然後把我帶到醫院體檢,又送到七台河第一看守所。過了幾天,將我構陷到新興區檢察院、法院。

酷刑演示:鐵椅子
酷刑演示:鐵椅子

我丈夫單位的領導很有正義感,發話叫單位同事不惜代價把我撈回來,不用上班。

而我丈夫的一個戰友是七台河第一看守所管食堂的,我丈夫給他打電話讓他照顧我一下。第二天早上點名時,這個警察對我說:就是你呀,還煉法輪功,要是我早就和你離婚了。他不但沒有照顧我,還說了這麼一句要了他命的話。我當時沒往心裏去。三個月後,我被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緩四年,監外執行。回家後一個多月吧,我丈夫對我說,他在看守所的戰友死了。

第二次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星期天,也是母親節。我丈夫和兒子還沒起床。就聽到外面的敲門聲,我去開門,闖進六個人,說是茄子河派出所的,來了解情況,讓我跟他們走一趟。我心想,我跟他們走警察也就都走了,家人好把大法書都放起來。我跟他們上了車,到了拐彎處看到不對勁,我說:「你們不是說上派出所嗎?這是往哪走啊?你們這不是騙人嗎?」其中一個姓關的說:「騙你怎麼了?」

就這樣我被綁架到茄子河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領頭的叫李建國。之後警察又返回我家非法抄家,把家裏的電腦、打印機、手機、打印紙、所有的大法書全部抄走。我對警察說:「我煉法輪功是為了強身健體,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而已,沒有違反國家任何一條法律。你們這樣對我,對你們自己不好,所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都沒有好下場。」

後來他們把我向兩高控告江澤民的訴訟狀拿給我看:這是你寫的嗎?我說:是。他們問:你為甚麼控告江澤民?我說:「江澤民是迫害法輪功和大法弟子的罪魁禍首,我是根據政府在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發布的『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要求控告的。所有跟隨江澤民迫害大法弟子的都會遭報應的,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國級官員不都紛紛落馬了嗎?周永康、薄熙來、王立軍等等,信不信由你。」

國保警察李建國親自審訊問我:打印機、電腦、大法書從哪來的,跟誰聯繫,是誰提供的。我說:是我自己的,沒和誰接觸,我也不認識誰,我自己在家煉,都是我的。他們反反復復的訊問了一天,從早上到晚上七點。之後就把我帶到茄子河社區醫院,做了各種體檢,透視、採血、測血壓。過了幾天,他們審訊了我幾次,就把構陷我的卷宗送到茄子河檢察院。

我又被關到七台河市第一看守所,在304監號,共十四人。那裏生活很苦,一天兩個窩頭,湯裏泥、沙、蟲子甚麼都有,要想吃好一點,得自己花錢買,還很貴。我就把家裏送來的吃的分給她們。我嚴格要求自己的言談舉止,不管她們犯了甚麼罪,歲數大小,我都尊重她們,不歧視。她們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良,所以對我也挺好,我講真相她們也不攔,很多人我都給她們勸退(退出邪黨組織)了。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末,茄子河法院對我非法庭審,律師做了無罪辯護:法輪功信仰自由,十四種邪教中沒有法輪功,我所有大法書、打印機、電腦都是合法的。但是無論律師怎麼辯護,中共法庭都充耳不聞,不採納,最後用莫須有的罪名(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給我定罪。我上訴。二零一七年四月末,中級法院來了兩個人,不到十分鐘就結束了所謂庭審。過了幾天中級法院的人來送判決書,寫著維持原判。我喊道:你們會遭報應的。

我被劫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迫害。這天,離新年還差十一天,

一到哈爾濱女子監獄,我就被單獨關到邊庫裏迫害,一個犯人監控一個法輪功學員,逼坐小板凳不讓動,播放誹謗污衊法輪功的光盤,每天反覆播放,同修間不許說話,而法輪功學員不讓出屋。由於精神和肉體上的雙重迫害,我的體重僅剩104斤。

酷刑演示:碼坐
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

有個伊春的同修,被迫害得身體瘦得皮包骨,檢查是腸癌末期,後來我接近她,因為不讓說話,有人看著,我找機會給她背《洪吟》,加持同修正念。看同修很難走過來,我抓住同修的手說:牽著師父的手不放,不能扔在這裏給大法抹黑,鼓勵同修。同修很有毅力,正念強了,終於戰勝了病魔,健康地回家了。

有一次體檢,看到有一同修是被兩個刑事犯扶著出去的,我看到心裏特別難受,回到監室感覺不舒服,然後肚子疼痛難忍,我心裏對師父說:弟子錯了,跟同修動了情,發正念,求師父,清理自身的空間場迫害大法弟子身體的不健康因素,一天時間就好了。不管在甚麼環境下都時時刻刻正念才行,把自己擺在修煉中才能走出來。

有幾個刑事犯,刑期很長,為了早日減刑回家,她們特別賣力迫害大法弟子,有的同修被迫害得精神失常,有的被迫害得不能自理。以上是我的親身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