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這法輪功確實好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八月五日】我家住山東臨沂農村,一九九五年得法,今年五十九歲。我曾遇到三次車禍,都在師父的保護下平安無事。

一次發生在二十年前,小女兒當時也就六、七歲,我騎著變速自行車帶小女兒回娘家,剛拐彎上公路,就覺著身子一個勁的向右歪斜,接著就聽「喀嚓」一聲,一輛轎車從後邊撞在我的左車把上了,轎車後視鏡又掛著我的自行車向前推出好幾步遠才停下來。我的車閘被撞碎了,而我和女兒還穩穩當當地騎在車子上。

轎車在前面停住後,下來兩個人,一人一開口就說:「你怎麼不向後看?」我心想:「我騎車向前走,怎麼會向後看?」但我想到我是煉功人,要忍。我沒有和他爭吵。另一個人問:「有事沒?」我說:「沒事,就車閘壞了,我花幾塊錢找人修修就行了。」兩人上車走了。過後我想,怪不得身子向右歪,是師父保護我們呢。

另一次是第二年的正月十四晚上,丈夫騎自行車帶著我一起去掛真相條幅。在電線上掛了兩個後,我們就高興著往北騎,到了東西大路,剛拐過彎向西騎,從東邊來了一輛摩托車一下就把我們給撞上了。摩托車的前轂轤撞我身上後立起來,然後又落下來砸到我頭上,我頭上立時就起了一個饅頭大的包。這要不是師父保護,還不定把我頭砸成甚麼樣?可我都沒覺的怎麼疼。

當時三人都摔倒在地上。我爬起來把那人從地上拉起來,那人臉擦破了,滿臉是血。我丈夫爬起來,大聲責問:「你是不是喝酒了?」那人說是喝酒了,連忙道歉。丈夫還不算完,又要和他吵,被我勸住。我看那人可憐,放他走了。我把丈夫送回家,又去把剩下的條幅掛完,回到家後就十二點了。通過好好學法煉功,幾天後,大包就消下去了。

第三次是在幾年前的一天晚上,我騎車從娘家回來,因天黑看不清道,騎到路中間道上了。後邊一輛昌河車,司機沒看見我,到跟前時剎車已來不及了,直接就撞我身上了。就聽到「呼通」一聲,我只覺的後背腰部被重重的撞擊了一下,接著連人帶車飛摔了出去,同時聽到汽車玻璃劈里啪啦的粉碎聲。神奇的是,我人被摔出好幾米遠,落地時就像落在棉花上,單膝跪著,兩手撐在地上。

汽車向前開出十多米停住了,司機下來,拿著手機正要打電話,遠遠看著我還能從地上爬起來,正在撿地上散落的東西,他走過來問:「大姐,你覺的怎麼樣?」我說:「不礙事的,我煉法輪功,有師父保護撞不著。」他要我去醫院看看,我說:「沒事,不用看,你走吧。」

原來司機是一個中學老師,開車急著去參加同學婚宴。他人心眼很好,對我說:「你現在沒事,我走了你再有感覺怎麼辦?我就這樣走了,回去也睡不著覺呀。」我看他戴著眼鏡,是個文化人,就問他入過黨團隊沒有,他說入過團。我說:「起個化名退了吧。」他說:「化名有甚麼用,我就用真名退,我叫李某某。」邊說邊掏出身份證給我看。

他還是要我去醫院拍片看看。我就說:「我有句話放前頭,要是拍片看看沒有事,你要永遠記住:法輪大法好。」他說:「行!你要是拍片沒有事,我回去給大力宣揚法輪功。」

這時,剛巧來了一輛120,他一招手車停下來,把我扶上去。車上已有一個出車禍的人,躺那頭上纏著紗布還滲著血,還有家屬幾個人陪著。我又開始講真相。我說:「我母親煉功,二十多年的胃疼病好了,看她好了,我也去學,我坐月子落下的肩膀疼病也好了。」家屬問:「學的甚麼功?」我說:「法輪功。」她說:「這法輪功真好。」

到了中醫院,給我前後檢查拍了片。片子出來,醫生看了說骨頭一點沒傷,一切正常。司機拿著片子高興的對我說:「你真的一點事都沒有!」那些醫生也走到我跟前說:「您這法輪功是真中用,要不車禍車玻璃都撞碎了,你都沒事,誰信?」

這時,司機的家人都來了,我家也來一群人,連村幹部也來了。他們是聽到消息後、看了出事現場才來那麼多人的。我又藉機講真相。當晚在場的連醫生共三十多人都知道了法輪功好,都說:法輪功真好!真神奇!

第二天,司機不放心,又和媳婦帶著牛奶、水果來我家看我,一進門,看到我正爬梯子上平房頂曬糧食呢。交談中得知,他的姨和他的大學老師也煉法輪功。他說:「看來這法輪功確實好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