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省七任司法廳廳長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事實(3)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八月四日】(接前文

五、第五任司法廳廳長路志強迫害法輪功的事實(2008年3月~2013年1月)

路志強,男,1957年7月生,漢族,陝西洋縣人。二零零八年三月至二零一三年一月,任陝西省司法廳廳長,兼省監獄管理局第一政委。路志強任廳長期間,縱容、支持了陝西省女子勞教所、棗子河勞教所和女子監獄、渭南監獄、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酷刑折磨、殘酷迫害,造成嚴重後果。路志強對勞教所、監獄迫害法輪功犯下的罪行負有不可推卸的罪責。其主要罪惡事實如下:

(一)七名法輪功學員因被酷刑摧殘,迫害致死

在路志強任陝西省司法廳廳長期間,最少有7名法輪功學員因在監獄、勞教所被迫害而致死。其中:高壽海在渭南監獄裏被迫害致死;有2人在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時,被親屬剛剛從勞教所接回家不久就離世,4人在離開獄所後陸續離世。

◎高壽海,男, 四十八歲,原陝西省咸陽市七零四廠藥劑師。高壽海於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五日,被咸陽市秦都區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同年十二月被劫持到渭南監獄十一分監區迫害。因為高壽海堅定修煉、拒不「轉化」,所以,在監獄裏惡警張中秋指使惡人蘇明英、路廣清、陳碩長期以毒打、體罰、肢體倒掛等多種酷刑對他進行摧殘、折磨。他們強迫高壽海冬天穿襯衣,夏天穿棉襖,使高壽海大小便失禁,吃不下東西,最後器官衰竭,於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晚十一時在監獄裏被迫害致死。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徐桂芳,女,六十六歲,銅川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六日,再次被劫持到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二年。老人堅持自己信仰,抵制所謂的「轉化」,遭嚴重迫害。勞教所嫌徐的小女兒接見時不做媽媽的「轉化」,連續四個月不讓接見。直到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四日 ,徐桂芳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勞教所才釋放老人回家。回家不到二十天,二零一二年十月三日含冤離世。

◎吳新明,安康市漢陰縣法輪功學員,男 ,四十歲左右。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五日,吳新明被第三次劫持到棗子河勞教所。在關押期間,勞教所指使惡人將他五花大綁,強迫他「轉化」,吳新明絕食反迫害。由於長時間的摧殘折磨,吳新明的身體徹底垮了,開始咳嗽氣喘,大口大口的吐血,原本體重一百三、四十斤的他,被折磨的瘦骨嶙峋,生命垂危。二零零八年六月,勞教所怕吳新明死在所裏,才通知當地來人將他接回。接回不幾天,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吳新明拋下了一雙年幼兒女和年邁的父母含冤離世。

◎宋獻蘭、女,寶雞市學員。二零零九年,剛被非法判刑八年入監的宋獻蘭,因為不認罪,常常被服刑人員劉麗紅、張小紅等人關在監舍或夜間在九隊圖書室裏毆打,強迫看造謠污衊法輪功的書籍,罰站,不許睡覺,每天折磨20小時以上,還得長時間從事高強度的勞動。宋獻蘭的身體被徹底摧垮,患上高血壓,成為她後來離世的重要原因。

◎張廣田,男,榆林市神木鎮呼家圪台村農民、法輪功學員。曾兩次遭綁架。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八日晚,張廣田在神木縣公安局附近的電線桿上張貼「法輪大法好」等內容的不乾膠,被神木縣巡警龔栓平等人綁架。後來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棗子河勞教所迫害。被非法勞教期間,有一次,惡警把張廣田吊起來毒打。有個惡警故意衝著張廣田下巴左邊使勁一拳,把左邊牙齒全部打掉;緊接著又朝張廣田下巴右邊使勁一拳,把右邊牙齒全部打掉。從此,張廣田健康嚴重受損,虛弱的身體久久不能恢復。張廣田於2018年春含冤離世。

◎高世遠,男,五十歲,延安市延川縣關莊鎮關家溝村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高世遠第三次被劫持到棗子河勞教所(及虢鎮勞教所)迫害。在勞教所,高世遠遭受了毒打、強制灌食,強制勞動等酷刑。尤其是二零一零年四月,警察公然唆使一幫勞教人員在眾目睽睽之下毆打高世遠等三位法輪功學員,並且在一天之內三次群毆,直到三人遍體鱗傷。高世遠內臟嚴重受損害,身體十分虛弱。在勞教所遭受的迫害,成為他後來英年離世的重要原因。

◎李周文,男,寶雞市鳳翔縣陳村鎮水溝村法輪功學員,遭兩次非法判刑(2002年、2009年)共十一年冤獄迫害。2009年,周文被綁架並被非法判刑,在渭南監獄遭受折磨,身體受到極度摧殘,成為他後來離世的重要原因。

◎畬程邦,男,安康市漢陰縣優秀高中教師、漢陰縣原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畬程邦於2009年12月24日,被漢陰縣法院秘密判刑7年,於2010年被劫持到渭南監獄迫害。因為拒絕「轉化」,遭受了極大的身心摧殘,被折磨的身患重病。在渭南監獄遭受的傷害,成為他後來過早離世的重要原因。

(二)72人、161人(次)遭受了25種酷刑的摧殘

路志強任司法廳廳長的將近五年期間 ,在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中最少有72人(其中:女子勞教所 8人,棗子河勞教所 17人,女子監獄 32人,渭南監獄15人)、161 人次遭受了 25種酷刑的摧殘折磨(詳見附表)。

在這 72人中,最少有54人被毒打、群毆或踢踹,有13人遭受銬刑,3人被摧殘性灌食,9人被關禁閉、關小號, 14人被長時罰站、罰跪,3人在寒冬遭受凍刑,28人被強迫長時高強度勞役,16人長期不得睡覺,3人不允許上廁所,2名法輪功學員在被捆綁遭受酷刑的同時,嘴裏被強塞東西等等。毫無人性的是,1人嘴裏被強灌屎尿。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附表5:路志強任司法廳廳長期間遭受酷刑折磨的法輪功學員分類統計(2008年3月~2013年1月)(225KB)

(三)20名法輪功學員被摧殘的致傷、致病、致殘

在路志強任陝西省司法廳廳長期間,最少有20名法輪功學員因在勞教所、監獄遭受酷刑折磨,身體被致傷、致病 、致殘:

◎張廣田,男,榆林市學員。二零零八年,在棗子河勞教所他的牙齒被惡警全部打掉。

◎袁光武,男,咸陽市學員。二零零八年, 在棗子河勞教所被二大隊王大隊長用手銬高高掛在窗戶上銬打兩個月後,不能動、不能走、不能吃飯,剩下皮包骨頭, 生命垂危。

◎謝良超,男,咸陽市學員。二零零八年,在棗子河勞教所一大隊被折磨的皮包骨頭。

◎余金玲,女,寶雞市學員。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在陝西省女子監獄被打成殘疾,腿被打斷,不能站、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九年十月,余金玲被關進嚴管隊毒打,被折磨成急性胸膜炎。病危時,才被送至醫院搶救。

◎濮會群,女,延安市學員。二零零九年一月上旬,被劫持到陝西省女子監獄的當天,就被牢頭張改萍帶幾個犯人把她按倒在地毒打,脫光了她的衣褲,當時就打掉她一顆牙齒。

◎羅長雲,女,安康市學員。二零零九年四月,在陝西省女子監獄被惡警打倒在地,惡警鄧穎用雙腳猛踩她的雙膝蓋,致使羅長雲雙腿嚴重損傷,行走艱難,一年多無法恢復。

◎兀亞莉,女,漢中市學員。二零零九年,在陝西省女子監獄被惡警利用犯人毒打,腿被打壞。回家後,長時不能恢復。

◎李樹蓮,女,延安市學員。二零零九年底,在陝西省女子監獄被犯人按在地上,用髒抹布、髒鞋子往她嘴裏塞,把李樹蓮嘴裏十幾顆牙拔掉。打得她滿身傷痕累累,臉色慘白 ,被酷刑折磨成精神失常。

◎林紅軍,男,寶雞市學員。二零零九年,在渭南監獄被張中秋等吊銬在床上十五天,致使精神恍惚。二零一一年,林紅軍被釋放回到家時,人已經被迫害的骨瘦如柴。

◎許藝琴, 女,漢中市學員。二零零九年,四十歲的她,在陝西省女子勞教所被酷刑折磨得牙齒全部掉光。

◎張菁,女, 漢中市學員。二零零九年,在陝西省女子勞教所被酷刑摧殘得大拇指被擰斷,而且前後轉了180度大轉彎。

◎賈燁,男,西安市學員。二零零九年,在渭南監獄被迫害的出現幻覺、精神異常,胃部慢性出血、疼痛折磨的痛苦不堪。

◎汪日勝,男,寶雞市學員。二零一零年,在棗子河勞教所被「拔大筋」 等酷刑摧殘的胳膊嚴重損傷,精神恍惚。

◎馮新成,男,西安市學員。二零一零年,在棗子河勞教所被酷刑折磨的肋骨斷裂、手指變形。

◎宿剛,男,成都市學員。二零一零年,在棗子河勞教所被「拔大筋」等酷刑折磨的渾身筋骨損傷,疼痛難忍,不能行動,生活不能自理,並感染了結核病、生命垂危。

◎張會普,男,西安市學員。二零一一年在渭南監獄被惡犯蘇明將肋骨打斷,腳趾踩掉,殘忍至極。

◎劉宛秋,女,蘭州市學員。二零一二年七月,在陝西省女子監獄遭到多種酷刑折磨。僅僅十天,劉宛秋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獄警害怕她死在監獄,才送去醫院搶救。劉宛秋被酷刑折磨的右手五指殘廢,一直伸著,不能活動。

◎李學清,女,西安市學員。二零一零─二零一二年間,在陝西省女子監獄被迫害的一隻眼睛失明。

◎陳寶漢,男,漢中市學員。二零一二年,在棗子河勞教所被打的遍體鱗傷,不到兩個月時間,陳寶漢就被迫害得骨瘦如柴。

◎王永利,男,西安市學員。二零一二年,在棗子河勞教所被毒打得滿頭是血、滿臉鞋印、頭部腫大,又被施以「拔大筋」酷刑,摧殘的生活不能自理。

六、第六任司法廳廳長烏永陶迫害法輪功的罪惡事實(2013年1月~2018年3月)

烏永陶,男,漢族,1959年1月生,陝西扶風人。二零一三年一月─二零一八年三月,任陝西省司法廳廳長、黨組書記,兼省監獄管理局第一政委。任廳長期間,烏永陶縱容、支持了陝西省女子監獄、渭南監獄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酷刑折磨、殘酷迫害,造成嚴重後果。其主要罪惡事實如下:

(一)四名法輪功學員因被酷刑摧殘,迫害致死

在烏永陶任陝西省司法廳廳長期間,最少有 4名法輪功學員因在監獄、勞教所被迫害而致死。其中:熊紀玉在女子監獄裏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時,被親屬接出死在回家路上,其他3人也在從獄、所出來後先後離世。

◎熊紀玉,女,漢中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六年四月三日,熊紀玉的家人接到陝西省女子監獄的通知,告知熊紀玉病危。家人於第二天趕到醫院時,熊紀玉已經昏迷、生命處於垂危之中。監獄這才允許家人為其辦理保外就醫。熊紀玉在回城固縣途中,於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六日含冤離世,時年五十三歲。家人無奈,只得臨時將其遺體火化。熊紀玉到底因何而死?雖然醫院給出的結論是腸梗阻引起的胃穿孔導致全身細菌感染;但因家人見到熊紀玉時,她已不能開口說話,所以熊紀玉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到底遭受了甚麼樣的殘害,不得而知。

◎李周文,男,寶雞市學員。二零零二年、二零一零年被兩次關進渭南監獄,遭受了酷刑折磨。二零一六年,李周文出獄時,整個人身體被迫害得傷痕累累,生活難以自理。前後兩次監獄折磨長達十一年之久,使李周文身體被極大摧殘,久久不能恢復。加之精神上的傷害和經濟的損失,李周文於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含冤離世。

◎高世遠,男,五十歲左右,延安市延川縣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六年,高世遠被西安市警察綁架,被灞橋區法院非法判刑,劫持至陝西省渭南監獄繼續迫害。高世遠身體非常虛弱,被診斷處於肺結核病發期,所以關押在監獄醫院肺結核室。渭南監獄不僅不許高世遠保外就醫;還讓惡警張中秋於二零一七年六月找高世遠「談話」,對他施壓、強逼「轉化」,致使高世遠病情惡化。高世遠出渭南監獄幾個月後,於二零一八年四月下旬含冤離世。

◎畬程邦,男,安康市漢陰縣優秀高中教師、漢陰縣原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畬程邦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被漢陰縣法院秘密判刑七年,於二零一零年被劫持到渭南監獄迫害。因為拒絕「轉化」,遭受了極大的身心摧殘,被折磨的身患重病。二零一七年,畬程邦拖著病身從渭南監獄回來,一直只能躺臥在床上,不能進食。於二零一九年三月份含冤離世,時年五十三歲。家中只剩下年邁的母親(父親在他被監獄折磨時悲憤離世)和孤苦的妻子,拉扯一個十幾歲剛剛上初中的孩子。

(二)16人、77人(次)遭受了22種酷刑的摧殘

烏永陶任司法廳廳長的五年期間 ,在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中最少有16人(其中:女子監獄 7人,渭南監獄9人),有 77 人次遭受了 22種酷刑的摧殘折磨(詳見附表)。

在這16人中,最少有12人被毒打、群毆或踢踹,有7人遭受了銬刑,2 人被綁「死人床」,4人被綁「鐵椅子」,4人被上手背銬,8人被長時罰站、罰跪,10人被強迫長時高強度勞役,5人被施以「 熬鷹」、坐「沙發」、蹲「兵馬俑」等酷刑。毫無人性的是有10人分別被不許上廁所、不許睡覺、不許吃飯、不許喝水。

中共酷刑示意圖:死人床
中共酷刑示意圖:死人床

附表6:烏永陶任司法廳長期間遭受酷刑折磨的法輪功學員分類統計(2013年1月~2018年3月)
(177KB)

(三)12名法輪功學員被摧殘的致傷、致病、致殘

在烏永陶任陝西省司法廳廳長期間,最少有12名法輪功學員因在勞教所、監獄遭受酷刑折磨,身體被致傷、致病、致殘:

◎林濟隆,男,寶雞市學員。二零一三年,在渭南監獄手指被打斷。

◎劉宛秋,女,蘭州市學員,二零一三年,在陝西省女子監獄被酷刑折磨的右手五指殘廢,一直伸著,不能活動。

◎柏漢英,女,漢中市學員。二零一四年,在陝西省女子監獄被酷刑折磨的小便失禁。

◎金榮,女,西安市學員。二零一五年,在陝西省女子監獄遭暴力襲擊,牙齒被打掉五六顆,差點死在獄中。

◎王新蓮,女,漢中市學員。二零一五年,王新蓮在陝西省女子監獄被毒打、罰站、不讓上廁所,折磨成尿失禁。

◎杜淑明,女,漢中市學員。二零一五年,在陝西省女子監獄遭到毒打、捆綁,兩顆牙齒被連根拔下。

◎杜淑慧,女,漢中市學員。二零一五年,在陝西省女子監獄被酷刑折磨的視力降到零點一以下。

◎王江梅,女,寶雞市學員。二零一六年 ,在陝西省女子監獄被酷刑折磨的眼睛視物模糊。

◎馮新成,男, 西安市學員。二零一六年,在渭南監獄被打得遍體鱗傷、腿腳腫脹,走路腰直不起來。

◎王新年,男,西安市學員。二零一七年,在渭南監獄被群毆、暴打得突然暈倒,休克好幾分鐘。 四年的酷刑迫害,使王新年落下了高血壓的疾患。

◎陳敏敢,男,西安市學員。二零一七年,在渭南監獄被酷刑折磨的罹患心臟病。

◎西安市學員劉衛東、陳敏敢、王新年,及寶雞市學員強孟生四人,二零一七年在渭南監獄被施行坐「鐵椅子」、上手背銬酷刑時,手銬卡到肉皮裏面,使肉往外翻,裏面的白骨清晰可見,落下殘疾。

七、第七任司法廳廳長王永明迫害法輪功的罪惡事實(2018年3月~2021年12月)

王永明,男,漢族,1962年1月生,陝西富平人。二零一八年三月開始,任陝西省司法廳廳長、黨組書記,兼省監獄管理局第一政委。任廳長期間,王永明縱容、支持了陝西省女子監獄、渭南監獄、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酷刑折磨、殘酷迫害,造成嚴重後果。其主要罪惡事實如下:

(一)宋獻蘭被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宋獻蘭,女,寶雞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三日,在看守所被折磨得病情十分嚴重的宋獻蘭被劫持到陝西省女子監獄。監獄明知宋獻蘭患有高血壓、腦溢血等多種病,隨時可能出現生命危險,家屬雖然多次申請保外就醫,但始終得不到批准,宋獻蘭在監獄裏繼續遭受迫害。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宋獻蘭在女監被迫害致死。

(二)典型迫害案例

王永明任司法廳廳長期間 ,在陝西省女子監獄和渭南監獄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中最少有 9人被酷刑折磨。其中有 4人被毒打,2 人被綁「 鐵椅子」,3人被不許上廁所,西安市周至縣法輪功學員高滿堂被折磨的已半身癱瘓、但仍不許保外就醫。

◎二零一八年,安康市法輪功學員羅長雲被再次劫持到女子監獄。獄警為了「轉化」她,指使包夾姜春燕、周濤對她進行迫害。有一次,羅長雲被他們打得頭破血流,而且不讓她上廁所。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漢中市法輪功學員楊華、兀亞莉被劫持到女監迫害。兩人在本地看守所已被折磨的身體極度虛弱,隨時可能出現生命危險,但監獄仍不准兩人保外就醫。二零一九年三月五日0,楊華、兀亞莉的家人去陝西女子監獄看望遭受迫害的親人,但監獄以楊華、兀亞莉情緒不穩為由,拒絕她們會面,家人非常悲憤,極度傷心難過,也為親人的安危擔心。

◎二零一八年,馬明海(咸陽市法輪功學員)、向前富(安康市法輪功學員)在渭南監獄被施以「坐鐵椅子」 酷刑。鐵椅子上有四隻鐵環,分別固定住人的手腕和腳腕,然後行刑的犯人毆打受害者或者收緊鐵環。法輪功學員手腳被勒出很深的血印、被打得鼻青臉腫,不讓上廁所,被迫尿在褲子裏。

◎二零一九年,西安市周至縣法輪功學員高滿堂再次被非法判刑兩年半。當時高滿堂已被看守所迫害的出現半身不遂症狀,竟然還被送到渭南監獄。高滿堂被關押在陝西省渭南監獄第十六監區,被折磨的非常消瘦,半身癱瘓、坐著輪椅,但仍不許保外就醫。

◎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日 ,西安市法輪功學員馬蘊華被劫持到女監第八監區繼續迫害。因她不認罪,打死也不認罪,遭到惡警殘酷的毆打。

◎二零二零年,延安市法輪功學員曹化山被秘密綁架、逮捕、判刑,被秘密劫持到渭南監獄迫害。曹化山在歷次迫害中曾多次絕食,身體十分衰弱,家人十分擔心他的安全 。多方打聽才得知消息。但家人去監獄探視時,卻被監獄無理拒絕、不讓接見。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