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歸正 女兒恢復聽力 兒子皮膚病痊癒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八月二十八日】我得法二十多年了,剛得法時,還是學生時代,轉眼我已經成為兩個孩子的爸爸了,目前,自己的孩子都上學了。這裏分享一下大法在我兩個不修煉的孩子身上展現的神奇。

一、不小心掏破女兒耳膜 女兒五天完全恢復聽力

二零一七年大年初七晚上,女兒躺在床上睡覺,突然哭了,說耳朵不舒服。過年期間,女兒回過老家,我擔心她像最近電視裏報導的病例一樣,在老家睡覺時耳朵進蟲子了。

我打著電筒看了一下,沒發現甚麼,我就用棉籤輕輕的給她掏了一下。就在我掏過之後,孩子不哭了。過了一會後,她又哭起來,還是說耳朵不舒服。

為了看個究竟,這次我用帶燈的耳勺探進去,掏了一下,結果不小心把她右耳膜掏破了。當時看到掏到點甚麼,但再看,又沒看到了,以為是掏到了甚麼異物。但還沒來得及細想,孩子大哭了起來。

母親讓我趕緊把孩子抱到師父法像前跪下,求過師父,然後把孩子放到床上哄了一下。她哭了一會兒,就睡著了。

後來,我還跟妻子說,掏耳朵時,好像看到甚麼東西,再掏,就沒看到了。妻子想著孩子的反應,說我不會是把孩子耳膜掏破了吧?她說,小孩的耳朵不要隨便掏,怕掏破耳膜,她都很少給她掏,而我還是第一次。

第二天早上,妻子叫孩子起床,發現孩子的臉上和枕頭上有一點點血跡。看來,我昨晚真的是把孩子的耳膜掏破了。由於我和妻子都趕著要上班,所以一邊給孩子穿衣服,一邊準備早餐,忙忙活活吃過早餐,就帶著孩子出門了。

上班前,我將孩子帶到岳父家,由岳母帶著。中午下班,我回到岳父家,感覺孩子的反應變遲鈍了。經過測試確認,她的聽力受到影響了。用比平時音量更大的聲音和孩子講話,她有時都聽不清楚我們在說甚麼。

下午,我們回到家,我跟母親說了孩子聽力的問題。母親說,這幾天她來帶孩子,她打算這次帶孩子看師父的九講錄像。

第三天,我們上班前,就把孩子交給母親了。在上班的路上,我心裏還沒底,一路上都在擔心孩子的聽力問題。上班也抽空在網上搜索關於小孩耳膜與聽力的相關話題,看到說這麼大的孩子,耳膜受損還是可以自己恢復的,只是時間要一個月的樣子,但是要注意飲食,以及不能刺激孩子的聽力。看到這,我就在想:還好,還能恢復,只是這一個來月的時間,還有這麼多禁忌,好難啊。唉,不想了,下午回家後,看看情況再說吧。

下午回到家,我就叫孩子測聽力,雖然知道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對孩子是有好處的,但也不曾想到能有這麼大的變化。近一個白天的時間,孩子的聽力就已經恢復到平時一半的水平了,很多早上還聽不到的聲音,現在她能有反應了。不得不說,大法太神奇了!妻子也顯得有些興奮,於是,對孩子做著各種聽力測試。孩子自己啥也不知道,可能只是覺得父母今天特別願意逗她吧,倒是挺樂意的。這一天,孩子看完了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第一講和第二講。

第四天,妻子就要把孩子帶去岳父家,我母親說,孩子剛恢復,讓她在家把師父的講法錄像看完一遍,再去吧。平時大家都還沒安排出這個時間,這次正好,也看起來了,還是留下來吧。

以前,孩子發燒,看過大法師父講法錄像,退燒後,我們一看到孩子好了,就帶孩子到岳父母家了,結果有幾次,搞的孩子反覆發燒。尤其有一次孩子反反復復燒了一個星期,連岳父母看著都心疼流淚,我還當著他們二老發了脾氣,才把孩子留在家裏,讓修煉大法的母親連續帶了三天,孩子就恢復了。

在此次孩子耳膜恢復過程中,母親不希望又是那樣反覆。但妻子很堅決,因為岳母對我母親的修煉是不理解的。我知道妻子是好心,她太想給她的母親看看這發生在孩子身上的奇蹟了,因為她想讓岳母有個改觀。因為此事,早上出門這點時間,妻子與母親還鬧的不愉快。

這一天,在岳母家,孩子的聽力恢復情況沒有進展。但是妻子向岳母介紹了一天女兒恢復一半聽力的神奇經歷,岳母才反應過來,前一天中午孩子看動畫片,聲音開的比平時大,且孩子有時對大人愛理不理的,原來是這樣。下午孩子從岳母家回來後,我們又對孩子進行了各項測試,從結果看來,聽力停留在昨天的狀態。因此,母親告訴我們,如果我們希望對孩子好,讓孩子的聽力徹底恢復,就讓她連續帶著孩子把大法師父的九講錄像看完。這次妻子迫於現實,只好答應了。

第五天,我們就把孩子交給母親,自己上班去了。出門後,我心裏再次犯起嘀咕來,雖然有了第三天的經歷,但還是不禁懷疑著,就一個白天,有那麼神奇嗎?被現代科學觀念泡大的我,還是不能理解。但是下午回到家,不可思議的事情再一次發生了,孩子的聽力已經完全正常了。這一天,孩子看完了大法師父講法錄像第四講、第五講和第六講。

就這樣,沒有治療,沒有用藥。整個恢復過程僅五天,而其中僅僅帶孩子看了兩天的講法錄像。同時,母親發正念時,也帶著孩子。

二、通過改變自己的修煉狀態 兒子嚴重的皮膚病不治自癒

大概是在兒子滿月後,身上就開始出現濕疹,但一開始,也沒怎麼管它。後來偶有出現,妻子都給他用藥物抑制住了,但時常反覆。直到七、八個月大,外出遊玩時,孩子的皮膚出現了問題。

出遊第一天,抱著孩子走在路上,發現他的臉上出現了一些小紅點,剛好當天下午遊玩的地方我與妻子曾經去過,所以我們就留在酒店休息,孩子臉上的紅點也就沒發展開來。

第二天上山,抱著孩子走在路上,發現孩子的臉部皮膚開始逐漸泛紅,慢慢的面積越來越大,孩子也開始頻頻的用手去撓臉了,不讓撓就哭。妻子帶孩子到藥房開了些藥,希望孩子能好受一點。

在外兩天多的時間,就回家了,母親看到孩子後,與岳母商量,告訴她讓孩子先在家裏調養,不要跟著我們去岳母家了,等好了再去。岳母答應了,並一起過來幫忙。

母親看到妻子還在給孩子用藥,就告訴妻子可以把藥停了。因為母親認為這是把病又壓回孩子體內了。妻子不是很認可,因為孩子癢的哭,要撓,不擦藥,不好帶。妻子有些生氣了,說:「不擦藥,那你來管。」

母親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都把孩子帶在身邊。停了藥以後,孩子的皮膚就漸漸的被他撓爛了,晚上必須有一個人不睡覺帶著孩子。但就是這樣,孩子也還是能撓到幾下。撓不到,就用頭往人身上或物體上蹭,蹭的膿血都流出來,才舒服。

白天我與妻子上班,母親做家務,岳母幫忙帶孩子。晚上,除了我可以睡覺外,母親、岳母、妻子都輪流帶孩子。時間長了,大人也有些扛不住了。白天晚上都有犯迷糊的時候,這時孩子就可以騰出手來撓個痛快了。

不讓撓,孩子要哭,撓完了,也要哭。皮膚都撓爛了,一頭的膿和血。臉上沒有一塊好的皮膚,甚至有時眼睛都被膿血粘著,難以睜開,雙眼皮也不見了。給孩子照相時,根本對不上焦,因為孩子坐不住,不是手往頭上撓,就是頭往物體上蹭。如照片1、2、3(慎入),頭上、脖子上都是,這還不是最爛的時候。最爛的時候,就像同修文章裏的那張照片那樣,黃色的、厚厚的結痂。

'照片1 。頭上、脖子上都爛了,但這還不是最爛的時候(註﹕請慎入)'
照片1:頭上、脖子上都爛了,但這還不是最爛的時候(註﹕請慎入)

'照片2.頭上、脖子上都爛了,但這還不是最爛的時候(註﹕請慎入)'
照片2:頭上、脖子上都爛了,但這還不是最爛的時候(註﹕請慎入)

'照片3.頭上、脖子上都爛了,但這還不是最爛的時候(註﹕請慎入)'
照片3:頭上、脖子上都爛了,但這還不是最爛的時候(註﹕請慎入)

一個來月了,除了越來越爛,看起來沒有好的跡象。但母親堅信,大法師父在管孩子。後因為孩子撓的過猛,結痂又厚又硬,他把一個手指的整個指甲蓋都摳掉了,原來長指甲的位置都化膿了。妻子看到了,很擔心,希望母親能幫孩子用針挑一下膿,認為把膿放出來,會恢復的快些。

母親與我交流,說師父肯定在管孩子,雖然看起來還沒好,但是把不好的物質推出體外,也需要一個過程;這麼長的時間不見好,也還是給我們悟的時間,需要找找自身修煉方面的原因了,所以還是沒有挑那個膿包,也沒做任何處理。

第二天,那個膿包就消了,由於我們的關注點都在孩子的皮膚上,所以當注意到孩子手指甲長好了時,竟也不知道是甚麼時候的事。

找到同修交流,同修問了我修煉的時間安排。我說每天下午下班回家後,是先學法,晚九點煉功,然後發完正念睡覺。同修問:「其它事沒做了嗎?交流也不看嗎?救人的事呢?」我說沒時間。「學多少法?」我說只能學一講。「其他講法也沒看過嗎?」我說是的,沒有。他提示我師父的法:

「弟子:修煉人的年紀很小的孩子需要看醫生嗎?

師:不修煉的人該看醫生就看醫生,因為常人得病就是要看醫生。我這裏講的是真正修煉的人,你的身體都將要轉化成佛體,那是醫生怎麼治也達不到的。但是修大法的人往往有許多家庭有小孩,他們很可能不是一般的孩子。沒投胎前他就知道這家人將來會學大法,我要投胎到這家去,那麼很可能是有來頭的。凡是這樣的孩子,大人煉功的時候,就已經替小孩煉了,直到他能自己煉的時候為止。有很多是這種情況,這就靠你大人去把握了。如果你也看不出是不是這種情況,你送他到醫院不算甚麼錯。但是其中也看你的心,也會表現出各種想法、各種心態。這麼講吧,如果你是個堅定的大法修煉者,就會明白人各有命,不應該出問題的輕易不會讓他出問題。往往我剛才講的這種高層次上來的小孩是來得法的,他根本就沒有業力,他根本就不會得病。他所承受的一切很可能是替你們大人在承擔,有好多是這種情況。但是,這也不是絕對的,具體情況你們自己去把握。」

[1]

他認為,鑑於我的修煉狀態不夠精進,所以孩子是在替大人承擔業力,並建議我把煉功時間改一下,改為早三點多的晨煉,晚上的時間看看師父各地講法,同時也看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有條件的話,還應該參與救人的事。

回到家後,我立即按同修的建議作出調整。晚上先看交流文章,發完正念睡覺,三點多起床。突然的改變,心裏感覺還不適應,擔心睡眠不夠,心想還是今天把精神養足了,明天再起來晨煉吧。為了把早起的習慣養成,沒有馬上睡下,而是爬起來,去了趟廁所,再回來睡下。第二天,起床晨煉了。

兩個晚上的交流文章看下來,看到同修們從法中認識到,就在實際行動中做到,現狀就跟著改變的一個個實例。我也決心開始改變,悟到就做到。如果孩子是在替我承擔,那就從我自己這來改變。第一天早上沒做到晨煉,決心第二天一定起來。

我的改變真的有了回應,雖然這兩天妻子都是晚九點多帶著孩子睡覺,但第一天,孩子依舊難以入睡,要先哭鬧一陣,才睡下。但是第二天,妻子帶孩子進房間後,孩子很安靜的睡下去了,妻子感覺孩子的狀態在改變,並在次日告訴我她的這種感受。

妻子的這個反饋給我很大的鼓舞,同時因為兩天的交流文章看下來,自己感覺也很受益,於是我的晨煉堅持下來了,同時除了每天看《轉法輪》,也開始看師父在各地的講法了。後面的事實也證實了,第二天孩子的安靜入睡就是一個轉折點,因為從那一天開始,孩子的皮膚一天天的好起來了。回想起來,大概半個月的時間,就全部恢復了。

'照片4.孩子的皮膚好的差不多了,只剩一些小紅點了'
照片4:孩子的皮膚好的差不多了,只剩一些小紅點了

'照片5.孩子的皮膚完全恢復了'
照片5:孩子的皮膚完全恢復了

幾年過去了,兒子的皮膚再也沒有復發過。

兩個孩子出生以來,在他們身上發生了很多的神奇事。就從妻子懷大孩子開始,她工作環境的幾次調動,都是心想事成。這是她事後告訴我的:每次的調動,都是她心裏先有了一個願望,但並沒有向任何人提起,但隨後單位就按她這個想法給她作出了調動。她之所以事後告訴我,就是覺得這事很神奇。正如師父所說「我不是講過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嗎?」

篇幅與寫作水平所限,加之寫稿的過程中,也遇到一些事情干擾,但還是希望能把這個真實的經歷與大家分享。

* * * * * * *

大法神奇殊勝,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講的事例,僅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層面的一個小小體現。大法能給人類帶來世間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勝更是為了讓人返本歸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c)2023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