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就網門說帶到海外的因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八月二十五日】很多同修讀完《「網門」連環案 迫害仍持續》和《吸取教訓 減少損失》,感到震驚和衝擊,變的更理性了。但也有一部份學員,無論是「網門架構」還是「網門運營」,在澳洲的人員,他們的信息,特務知道,而我們在海外的學員,特別是迫害開始之後從大陸來到海外的學員,是否真知道了嚴重程度?是否開始向理性、無私無我的方向努力了呢?

圍繞網門事件的迫害並未停止,國內被邪黨人員以這個藉口抓捕的學員不在少數,明慧網報導《「網門」連環案 迫害仍持續》中只提到其中幾個。網門在海外的幾個核心人物也是從大陸出來的技術人員,對此究竟如何認識?各自的狀態和人品如何呢?

很多學員可能還不知道,二零一七年,大陸做微信的學員中,大概有十幾人被抓。據悉,當時出事的表面原因之一,是大陸同修給海外項目組(郵件組,負責人也是後從大陸出來的學員)郵寄服務器(做微信,服務器比普通電腦配置高),大陸學員郵寄完後被抓。網門做微信的服務器一部份也是從國內來的,據說比郵件組做的「更厲害」。二零一七年就發生了這樣的事,長了邪惡的氣燄,網門在澳洲的人員卻繼續找國內同修深度參與項目……導致這樣的結果,為甚麼不吸取教訓呢?

Advertisement

這些年,大陸被迫害的學員中,常帶有自我極強、不甘寂寞、相互串、「消息靈通人士」、喜歡「做大事」的共性。這些特點被後來從大陸出來的學員帶到了國外──好做大事,怕吃苦,顯示心、歡喜心、妒嫉心、求名的心,把能掙錢、能搞關係、知道最敏感消息,作為個人的本事。你看我多有能力,強者,英雄。可我們修煉人做事,出發點和目地,不是為了虛榮,不是為了權力和「政績」,而是要修成無私無我的新宇宙的正覺。

國內同修聯繫上海外的,被海外的安排做項目,人情和人心明顯,容易形成跟人跑、不以法為師。舉一個例子,請大家對事不對人,例如,後出來到海外的甲在某論壇找到在大陸的乙,乙從此參與該項目。從乙對甲的評價來看,甲完美無缺;當聽說甲某件事,乙表現出像常人自家的兄弟姐妹受到傷害時的那種惱怒。更多的例子這裏不方便舉,因為總有同修愛下結論,對號入座。

據同修回顧,做微信的部份,本來以為是海外項目,後來才知道,找了大陸國內的同修參與,國內缺乏技術基礎、連微信賬號都不會申請的學員也被拉進去,由大陸後到海外的學員負責教。負責人也是後來到海外的學員。微信的事,明慧編輯部已特別提醒過,但當自我很強的時候,這些善意的提醒聽起來卻是錯的,「我」才是對的。事實上,後來到海外的學員中,孩子在山上的,認識項目海外負責人的,拉群的,在中城買房買地投資,拉關係,消息比誰都豐富,而且認為這是個人資源、我的履歷、我的甚麼甚麼。

當一個人被強大的妒嫉心、顯示心主導時,會表現的自以為是,觀念重,而且很難意識到自己的言行不善,還說不得。當權力慾望很強、名利大於純真的救人之心時,勾心鬥角的習慣也會被放任,製造事端和間隔。再有,為了逃避大陸的環境而來到海外的人,和雖然一直在海外但私心比較重的人,往往在發家致富、過好日子、怎麼舒服得利方面特別用心;對項目,要麼得從中能求得自己的名利情,要麼明哲保身只顧自己「在做著」。這些表現給新學員造成誤導,也給當地作為救人主力的海外學員製造了複雜的提高機會。

從法中我們知道了正法修煉的嚴肅性。不按師父要求走,就是跟舊勢力走。後到海外的同修,雖然不可避免的黨文化多和人心重,但是其中注重修心的,也能聽得進去意見,並沒有因為自身還有黨文化習慣而起破壞作用。以上提到的不良現象就是在跟舊勢力走,不會把自己作為修煉人來衡量自己的思想言行,真得快點修了。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當前修煉狀態中的個人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