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勇者無懼」的境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七日】當年孔子率弟子在周遊列國途中於匡地(今河南長垣境內)時,被匡人連圍數日,弟子們心中焦急,擔心匡人會採取甚麼極端行動。孔子此時表現得非常坦然,對弟子們說:「周文王死後,古代文化不是都保存在我這裏嗎?如果上天想要毀滅這些文化,那我就不能傳授這些文化了;如果上天還不想毀滅這些文化,那麼,匡人又能把我怎麼樣呢?!」

孔子拿出琴開始演奏禮樂,匡人知道這是聖人,也弄清楚這群人中並沒有他們要找的人,事出誤會,便解圍而去。孔子「知天命」,臨危不懼,以仁德之舉扭轉了危局,被稱為善之善者也。

在《論語﹒憲問》中,孔子講「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無懼」,真正的大勇,並不是強大的權力、武器、金錢,而是對於「道」的矢志不渝,孔子還曾講「捨生取義」,當一個人了悟了真理與大道,就可以達到「寵辱不驚,去留無意」的境界。

歷史上,還有如漢朝蘇武被困匈奴十九年,冰天雪地,飢寒交迫,始終不改其志,南宋文天祥身陷牢獄長達四年,面對官位名利不變節,捨身成仁,中華傳統文化給後世留下了「勇者無懼」的千古垂範。

金剛不動的正念

在今天現代社會,社會變得越來越現實,道德水平已經下滑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世風日下,唯利是圖。然而,就是在這樣的大環境中,卻有一些人默默地堅守著真、善、忍理念,在生死面前,在名利面前,以金剛不動的正念,喚醒了迷濛中的世人。

一九九二年,法輪功從中國長春傳出,以真善忍為原則,淨化身心、提升道德效果顯著,讓幾十年來浸泡在各種運動、文革、黨文化的人們,找到了生命的意義,明白了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

從一九九九年至今,二十三年來,江澤民及中共發起的殘酷迫害,是「這個星球從未有過的罪惡」。就是在這樣前所未有的嚴酷環境中,法輪功學員面對種種壓力和危險,他們沒有違背自己的良心,依然坦坦蕩蕩地去為法輪功說公道話,無怨無悔地去澄清真相,帶著真誠,抱著善意,去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

「審你審完了,這回請你講講你為甚麼這樣忠於你的師父」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位年近五十歲的法輪功女學員被看守所非法關押,在八個小時的毒打中,四名看守人員,兩個人按肩,兩個人踩腿,不停毒打她,拿她頭撞牆,電棍電到沒電了,她肋骨都被打斷了。又用繩勒她,殺人犯都沒有挺過去的。這位學員在這八個小時中,就是相信師父、相信大法。

這位學員說:

暴徒們就這樣連續打了我好幾天。在不提審的時候,暴徒們怕我死在裏邊,兩個頭頭經常來看我,並說:「你起來煉功,煉功好得快。」二十多天後,市裏來人了,一個警察把我用一種特殊的方法銬上了,後來聽說他們叫做「單背劍」,銬子底下插一酒瓶,他說挺不住就求他。我當時想:「粉身碎骨也不會求你的。」我開始背大法師父的《論語》、《洪吟》。一個小時候後,開始痛得難忍,嘔吐,他們在我的兩腿中間放個盆讓我吐。那個大個子警察很內行地幾分鐘就攥我的手一下,這一下我就覺得渾身的骨頭都碎了,腸子要吐出來一樣。「你說了吧,說就接你回家煉去。」我啥也不說,眼睛也睜不開。

這以後再也沒提審我。不知過了多少天,他們又把我帶到經常打我的地方。一進屋,打我的幾個人都在,他們一反常態,一口一個「大姐」、「大姐」的。他們說:「審你審完了,這回請你講講你為甚麼這樣忠於你的師父。」

我就給他們講:「兩千年前耶穌下世度人來了,兩千五百年前釋迦牟尼下世度人來了,十惡俱全的今天,我師父還來世間度人……」他們又說起和江XX對著幹的話,我說:我們不參與政治,江XX不迫害教人向善的度人修煉的法輪大法,誰也不會去上訪……講了兩個多小時,他們都明白了。談話中我還告訴他們,如果讓人看到天堂甚麼樣,地獄甚麼樣,就都修了,就不存在謎了。一個警察說,某姐,我在你這保證,以後再進來法輪功,一下我也不打了。這天回來時,他們一邊送我,一邊謝我。

浩然正氣震懾邪燄

二零零三年九月,吉林市一位法輪功學員老容與另一名男學員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警車開了過來,警察要把男學員拖到車上去。老容想,我們是個整體,不能坐視不管,就騎車到警車旁,往回拽男學員,並給警察講真相。警察問,你是幹甚麼的,多管閒事。老容說,我也是法輪功學員,你們這是幹壞事,助紂為虐。警察惱羞成怒,拔出手槍頂著老容的前額。老容義正詞嚴地說:放下槍,你們手中的武器應該是對壞人的。我沒做甚麼壞事,相反在做著最神聖的好事。你這樣對待善良的百姓臉不紅嗎?警察見此情景,放下了槍。老容就這樣攔著,不讓警察帶走男學員。警察說,你如果你告訴我你真實的姓名和家庭住址,我就放了他。

老容當時甚麼都沒想,就把自己的姓名和家庭住址告訴了那個警察。警察說:你說的是真話嗎?老容說:我們真正的大法弟子說出的話就是真的。警察當時被老容的正氣所震懾,開著警車走了。

一個星期天,有一天,老容家有人敲門,他一看是那兩個警察,就開門迎了出去。警察說放了人也沒表示,今天就過來看看。兩個警察要把老容帶上車,周圍好多人,老容正言說,不能配合你們,不能助長你們的囂張氣燄。兩個警察一看沒有辦法,就通知一一零,來了十幾個警察,強行把老容帶到派出所。

老容在車上仍然平和地向警察們講真相,並告訴他們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江××已在海外被起訴,你們不要做他的陪葬品。在派出所,老容對他們說:我甚麼都不能告訴你,如果你們非要寫的話,我只能告訴你們法輪大法是度人的正法。警察沒有辦法,只好在審訊筆錄上寫下了「法輪大法是度人的正法」這一句話。

一會兒,聞訊趕來的老容的老伴拿著毛巾和牙具送來了,老容一看問她:送這個幹甚麼?我一會兒就回家,你在家等我。老伴聽完這話以後,轉身拿著東西就走了。老容從容不迫地從三個警察的眼皮底下走脫,然後就回到了家中。而邪惡之徒明知他走脫後回到家中,但被他純正的場所震懾,再也沒有惡人敢到他們家去騷擾他。

結語

這樣的事例,在明慧網屢見不鮮,比比皆是,但是由於中共的封鎖與隱瞞,在中國大陸的民眾看不到法輪功學員這二十三年來正念正行的壯舉,然而他們金剛不動的一切卻早已銘刻在未來的史冊當中,這是末法時期人類社會歸正的歷程與希望,是神再歸來的真實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