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自身經歷講清真相 破除清零騷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住在一個鄉鎮。在二十多年的修煉中,經歷了很多神奇。下面將近期修煉心得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我姑姐七十多歲,住在省城,今年上半年因為身體不適請我去照料,四月三十日我去了姑姐家。五月十日左右,老家姪女給姑姐打電話報喜說添了孫子,請姑姐同時也請我回來喝喜酒,鎮裏書記正在姪女的餐館吃飯,就接過姪女的電話和我通話,自我介紹他是鎮裏的,姓Z,有個事找你。我說:甚麼事請講。他說你曾經煉過法輪功,上面有政策,對法輪功要清零,要你簽個字,簽了字花名冊上的名字就註銷了,再也不找你了,你還可以煉你的功。我在電話裏說:法輪功是做好人,違背真善忍的事我不會做,肯定不簽字。他說簽了對子女好。我說我做好人對子女更好。對方就掛了電話。

過了幾天,社區書記又哄騙我丈夫,丈夫就給我打電話要我簽字,因為我是嚴重車禍死裏逃生的人,丈夫很清楚,我講了這個字不能簽,丈夫就沒話說了。幾天後,社區、派出所、鎮政府人員共五人上門問我丈夫我回家沒,丈夫說她在我姐姐那邊打工,暫時不回來。他們要我丈夫轉告我。丈夫說:我給你們轉告,但簽字不簽字她自己說了算。丈夫就把他們的電話拉黑了,他們再也打不進來。

又過了幾天,六月二十二日,我原本不睡午覺,那天下午三點不知怎麼學法非常犯睏,實在堅持不住,就在床上躺了一會,半個多小時後醒來。姑姐住的是三層別墅,這時就聽姑姐從一樓氣喘吁吁的上來大聲問:你聽到沒有?他們真的來了,來了五、六個,是我們社區把他們引來的。

姑姐就詳細講了經過:他們來敲門,姑姐開門後,問找她甚麼事?他們說:她煉了法輪功的,要簽個字。姑姐問如果她不簽呢?他們說不簽我們就把她帶回去,交給縣裏。姑姐說:「她煉法輪功又沒犯法,還來抓她呀。你們這麼遠還跑到這裏來,看在同鄉的份上,本來想要你們進屋坐一會,你們要抓她,我大門口都不讓你們站了,你們走!走!走!你們吃飽了沒事撐的,壞人不抓抓好人,她這麼好的人,這我是曉得的,我是親眼看到的,撿到了錢和鑰匙,就在那裏等,喊她走她也不肯走,等了好大一會,終於等到失主領走了,她才走。她這樣的好人現在到哪裏找去?!在我這裏也只為別人付出,生怕我吃虧,甚麼事全包了,你們把她弄走,我肯定不答應。」姑姐一身正氣,他們就走了。

下午五點,姑姐出去拿快遞時,看見兩個女人還在小區內門房附近一個亭子裏坐著,姑姐問你們還沒走啊?今天還不能回去?她們說在附近開的酒店。姑姐講給我聽後,我就考慮離開這裏。到了晚上快十一點了,他們又給姑姐打電話問我回來沒,姑姐回答沒回來。他們說回來後你轉告她,有三個條件供選擇:一是簽字,二是把她帶回去交給縣裏,三是交給你們這裏社區、派出所處理。我在旁邊聽的很清楚,我就離開了,到姪女家去了,姪女是同修,姪女的兒子也修煉。

第二天清早我借用常人電話給丈夫打電話告之情況報平安,說我沒在親戚家,不能與你們通電話。你可以找他們要人。

那段時間我心裏不穩,同修提供一套空房子給我,我就一個人大量學法、背法、煉功、長時間發正念。我調整了一個多月,感覺心態穩定了,空間場也清亮了,就決定回老家。回到老家後,我針對社區發過正念後,獨自一人來到社區。一去就碰到去過省城找我的兩個人,我問:你們找我有事?這時他們提到簽字的事。

我先向他們道歉,他們到省城我沒接待,他們也能理解,說我們也不願意,希望你能理解。我說你們也不容易,接著我就直接講真相,以我個人的親身經歷與體驗講大法的美好,在我身上展現的超常神奇,講為甚麼不簽字的原因。我說:我是重大車禍死裏逃生的人,這點他們都知道也很認同。我講了從出車禍到我身體完全康復的整個過程:

我當時在縣人民醫院人事不省,昏迷多天,內臟全部移位;肋骨斷了十二根,還破損一根;股骨頭粉碎性骨折;髖關節破損成四塊,這是當時檢查鑑定的結果。醫生說肯定要做手術,不做手術終生癱瘓,即使能站起來也是殘疾,一個腿長一個腿短,長期不斷疼。如果做手術也不能保證不成殘疾。

十天以後,在市中心醫院請了大夫準備手術,進手術室前,麻醉師來看檢查單,發現肝轉氨脢四百多(正常四十左右),就不肯簽字,說他們醫生胡來,麻醉醫生講時家屬都聽到了,就要求轉到了市醫院,市醫院醫生一看各項檢查說幸好沒做手術,肝臟這樣,做了就下不來手術台。

在市裏住了十多天可以做手術了,我堅持不做。丈夫看我堅持,他就決定拿著檢查結果找省裏骨科專家看,跟我說:專家說可做可不做你都不做好不好?丈夫到省裏找到專家後,專家將兩家醫院的檢查結果一對照,說不做也可以,做也行。我就免了大型手術的痛苦。只保留了縣醫院在腿上打的骨牽引。一個多月後要求提前取了牽引出了院,回家了。

我沒用拐杖,只用了兩次輪椅,在家堅持煉功,一個星期就能下床,扶著椅子扶牆走路,一個月後就把護工辭了。那時丈夫在外打工,我自己上街買菜,生活自理。只半年時間就徹底康復。我現在是超常的身體,無病一身輕。我說著還輕鬆的跳給他們看。

我講時他們一直認真的聽。我再給他們講通過修煉化解親人間殺死冤仇的故事。那時,街坊鄰居都知道丈夫無理取鬧,我弟弟是忠厚善良之輩,丈夫為利益對我弟弟有意見,一天晚上他用厚厚的鐵撮箕角把我弟弟砸得頭破血流,血直往上湧非常嚇人,去醫院縫合時還被姑姐把當班醫生拉走,當班醫生是姑姐的女婿。弟弟頭趴在診斷桌上眼看不行了,後來不知誰看見了大聲張揚,這時才來一個下班醫生簡單處理了一下。

到了臘月二十八時又傷口化膿,我弟弟因此承受了很大的痛苦。因為這件事我與丈夫的關係已是非常惡化,就請律師將他告上法庭,丈夫看我寫的「婚姻陳述期債務共同償還」,他就寫八萬元的假債務要挾我,我沒有錢,他就不簽字,最後不了了之。我們分居了兩年多,親朋好友都勸我與他和好,可誰都勸不住。

自從修煉法輪功後,我讀《轉法輪》時邊看邊哭,明白了自己的魔難都是前世欠的債。以前總是想:我對你這麼好,你憑甚麼對我這樣?但現在不這樣想了,雖然分居兩年期間我一人帶小孩,他一丁點也沒管,我現在一點也不怨他,心裏總覺的應該接納他,彌補以前的不足。我這樣想後,不巧,丈夫做了腿部肉瘤摘除術沒人管,他的同事就把他直接送到我家來了。我就照顧他。但當時我面臨的壓力也很大,因為娘家親人很不理解,都不跟我說話了。我就給親人們講:是師父的法開啟了我善良的本性,夫妻是有緣份的,我不應該拋棄他,我今天如果拋棄他,他會破罐子破摔,一生就毀了;我今天善心接納他,他鐵石心腸也會感動,從此會改過遷善,一家子從歸於好,孩子也有爸爸,有個完整的家。我經常善勸娘家親人,親人們也看到我修煉後無病一身輕,孩子也帶得特別好,都很感佩大法師父的恩德,我講的話他們都喜歡聽。大半年後,我父親百年時,丈夫去吊唁,親人們也能接納他了,漸漸的他們與我丈夫之間的恩怨化解了。現在關係非常好。

我在講時社區兩個人聽得津津有味,誰也不插話。就這樣他們再沒提簽字的事,到快下班的時候,他們說您還要回家做飯吧,我們也快下班了。我說你們有事那我先走了,他們倆就都站起來滿面笑容向我揮手,與他們告別後我就回家了。

回家後丈夫問我哪去了?我說去社區給他們講真相去了,他們也沒要我簽字了。丈夫感到驚奇,再也不說甚麼了。

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