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Louis Lu和林梅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十五日】看到「乾淨世界」的通知,我想反映一下我所知道的情況。

去年十一月由芬蘭學員林美娟介紹我跟Louis Lu(魯豫)認識,說是「有一個特別的正法項目」讓我參與。我認識林梅娟是因為我們都在天國樂團。

在介紹我跟Louis Lu認識之前,林梅娟已經跟他有了至少一年的聯繫,她跟我說,是通過做市場的方式更有效率的給大法項目賺錢,同時還救人等等。開始我聽說賺錢甚麼的不是很感興趣,但後來林梅娟說做起來很有意思等等,我就想,要不就學學看,或許能對做神韻市場有幫助。

很快Louis就聯繫上了我,第一次聯繫的時候,他先是介紹了他開拓的用微信講真相的項目如何高效,然後又講了他和Peter Zheng開拓的如何用微信找需要貸款的客戶賺錢的事,又說這些錢賺了之後會用在大法項目上,我們也會有一定的抽成。

我當時只想參加寫稿和播音,可是做了兩三次寫稿和播音後就發現不了了之了。在這期間,林梅娟又勸導我要加入他們貸款的項目,原本我完全不感興趣,但耐不住她的多次勸導,也加上礙於情面,就答應聽聽他們講的看看。後來Louis 和Peter Zheng及林梅娟給我打了一次群組視頻電話。Louis和 Peter讓我開發在瑞士的銀行的對外貸款項目。一次,他們請了一個常人貸款公司給我們幾個人講解他們的運作方式,主要是拉客人在他們那裏進行房貸。

之後我問林梅娟有沒有拿到過他們所答應的佣金。我當時以為林梅娟是單身,要自己養活自己,所以幾時拿到錢很重要。林梅娟回答說,那個項目當時才剛剛開始,之後會進來很多錢的。我就跟她說,我覺得這個項目到底真的是在給大法項目賺錢?還是給自己賺錢?我有問號。另外,他們一直在打著給救人項目賺錢的名義拉學員進來,但是到底有多少真的給了大法項目呢?

當時林梅娟很激動,我說我不太了解這個項目,還是要觀察一下較好。她當時答應說知道了。結果很快我就感覺到Louis和Peter對我態度的轉變,再後來Louis藉機把我從組裏踢出去了。

之後聽另一位在我後面被拉進去的德國同修說,林梅娟去美國找louis他們參與此項目去了,去了可能是兩三個月。林梅娟一回來就說要賣芬蘭的房子,永久搬到北美去跟Louis與Peter一起去做那個貸款項目甚麼的。



關於林梅娟

在我被踢出他們的「信貸組」之後,就跟他們再也沒了聯繫。之前,林梅娟問我是否可以來瑞士幫忙神韻,特別說到了廚房的工作,說她有餐館的經驗甚麼的。但是我知道,她是二零零五年之後從大陸出來的,得法也較晚。我就問北歐負責廚房團隊A組的同修是否認識這個人,他去請示了北歐的瑞典佛學會負責人。負責人說此人不能用,因為不符合規矩。

沒想到,一個月之後,廚房組B組的小組長朱同修卻突然告訴我,他找了兩個新的幫手,一個是林梅娟,一個是王芳我就跟小組長說,林梅娟不合乎要求,而王芳之前已經有兩個協調人跟我提過她的問題。(據說是之前在日本被懷疑是特務的人,後來到了芬蘭,和林梅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但當時我對王芳被懷疑特務的事一無所知。)

據B組組長說,林梅娟問了當地芬蘭的佛學會負責人(西人)是否可以來廚房,那名西人協調人並沒有反對,而且之後瑞典佛學會負責人沒有反對林梅娟來幫忙,王芳的脾氣問題經過交流也有改善了……

由於林梅娟跟Louis搞項目的事,再加上已經找了兩人到廚房組幫忙,所以我反對這兩人到廚房組,可是B組小組長覺得他們是經過正常手續了,還說要給他們機會甚麼的。最後我答應說可以讓他們去買貨,不要進廚房。當時該組長也答應了。

可是,由於今年我們是兩個城市同時演出,所以他們第一天在Bregenz 演出的時候,我在Basel最後一天演出,第二天才趕到Bregenz。到了Bregenz,我驚訝的發現這兩個人都在劇院內的廚房幫忙,一個在前廳,一個在廚房。林梅娟一直主動去找神韻演員說話──找演員聊天,到廚房跟做飯的人聊天(前廳和廚房在對門)。演出結束後,我問B組組長是否知道,他說在前一站波蘭的時候就已經跟她說過了。

在三天的Bregenz演出結束後,我跟廚房B組組長交流說林梅娟不符合後台規矩的行為,他非常激動,揚言他來擔保林梅娟絕對沒有問題。後來同修告訴我,第一天在Bregenz,他親眼看到,林梅娟撫摸B組組長的後背安慰他,感覺有點不合適──B組組長是有太太的。之後組建廚房B組的負責人黃姓同修也告訴我說,他們在波蘭為神韻服務期間,對林梅娟說了幾次不要跟演員主動搭訕,她就是不聽,他跟B組組長說,後者也不聽……

後來我又試著跟廚房B組長法理上切磋一下,但是B組長就完全不接電話了,我發給他的信息也不回了。

我覺得這事關係到神韻後台的安全問題,但是一直不知道向誰反應。據說林梅娟已經進入到當地神韻項目的核心組了。林梅娟很會跟人拉關係。

當然,這些事情讓我看到也都不會是偶然的,有很多我要修去的東西和做的不足的地方,在此僅出於對法負責的態度反映一下我所知道的相關情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