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知道師父又救了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六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煉大法前我是每個月都得躺半個月,身上難受的站不住,不是打針就是吃藥,也確定不了得了甚麼病,就是多年來都難受的倒在床上起不來,不能正常生活。

一九九六年我有幸讀到法輪大法書,在看師父教功錄像時,師父盤坐打手印,我一看就是佛,這個師父是佛來的啊,這個功我得煉。

修煉大法後,我真的是無病一身輕,不僅能正常上班了,也不用打針吃藥了,也不用每個月都有半個月倒在床上起不來了。

得法後,我把大法的美好告訴了周圍的人,於是就有人到我家與我一起煉功,丈夫很支持。

一天我正在打坐,天目看見丈夫拄著雙拐,我沒悟到怎麼回事,也沒與丈夫說。結果之後有一天,丈夫看見鄰居家蓋房,新砌的牆是歪的,就要去告訴鄰居,可他到跟前,牆正好倒了,把他砸在下邊,砸的腿粉碎性骨折了。後來我跟他說我打坐時天目看見他拄著雙拐,丈夫說:「那你為啥不告訴我?告訴我好注意躲著點,就不會出這事。」是啊,我怎麼沒悟到是師父讓我提醒丈夫躲災避禍呢。

丈夫在醫院與那幾個一起被砸壞的人住在一個病房,他們也是骨折,個個疼的汗流浹背,疼的齜牙咧嘴,有的疼的用頭撞牆。可我丈夫不疼,大夫查床時,看別人都疼,他卻不疼,覺的不可思議。後來他的一個同事來看他,問他是不是不疼,他說是不疼。他同事說:「我姐姐煉法輪功,她說家裏有煉法輪功的,準不疼,一人煉功,全家人都跟著受益。我不信,特意問問你。」丈夫說:「啊,難怪我不疼呢。只要我不做大的活動,就不疼。一起被砸的那幾個人疼的出汗,他們的媳婦還說他們不如我能忍耐。」說的同事大笑。

丈夫出院後,與我一起學了《轉法輪》。約五、六個月時去醫院複查,大夫說沒見過有好這麼快的,真是奇蹟。因為腿跟正常腿一樣,鋼板至今沒往外取,丈夫說與好腿一樣,不動了。這都是大法師父的慈悲保護啊。

一九九九年邪惡迫害法輪大法,我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回當地,公安局國保警察逼迫我配合記者錄像誣蔑法輪大法,我絕不配合,他們就把我勞教兩年,在勞教所受盡非人折磨。出來後被邪惡追找,又流離失所幾年。回家後,公公看我回來了特別高興。

二零零九年公公得了腦血栓,我去醫院看他,把印著「法輪大法好」的粘貼舉在他眼前,他看了,眼睛一亮,就念出聲來了。我說:「念吧,念,您的病就好的快。」果然,公公很快就出院了。我又把裝有法輪大法師父講法錄音的MP3給老人聽,他聽了心情特別好。我又給他放神韻晚會光盤看,當屏幕上出現「真善忍」三個字時,公公說:「快看啊,真善忍!」

小叔子給公公洗澡,因小叔子家的樓房是室內有台階的上下樓,公公是快九十歲的人了,小叔子給老人洗完澡,為節省時間,就抱著老人走台階,一下子就把老人摔在地上了。問他疼不疼,他說疼,就到醫院檢查,骨頭卻都沒事,只是外胯骨處有一塊是紫色的肉皮,是胯骨墊在地上出現淤血。老人說就這塊疼的厲害。那麼大的年齡一般都骨質疏鬆,很容易骨折,公公重重的摔在地上,卻沒出現骨折,真是奇蹟。我說:「是師父又救了您。」他說:「是呢。」公公非常高興。

一次,丈夫從邪黨黨校大樓裏出來,看見院裏公告欄裏有誣蔑大法的內容,他想:「等沒人時我給它撕掉。」第二天晚上他走出大樓,看見院裏沒人,他就撕掉了。丈夫正月初五早晨五點多在小區裏看到天空中坐著法輪大法師父的大法身,是打坐的姿勢。他高興的回家說:「我看見大佛了!」

二零一六年的一天早晨,我正在打坐,丈夫來到我的房間,一邊走一邊念「法輪大法好」,他躺到床上說:「後背特別疼,你幫我捶幾下。」我說:「沒事,你就念吧,念就會好。」我打完坐又接著發正念,又去做飯。快八點他才起來,他跟我說他早晨起來上廁所,覺的前胸後背痛得厲害,上不來氣,想打120,又想120來也得等一會才到,他就想起在小區裏曾見到天上坐著的法輪大法師父的大法身,就想:「您得救我啊!」然後他就念「法輪大法好」。他又想起我說我們煉功那個場特別好,有病的人都能得到醫治。他就到我的屋裏,躺在我的床上,就睡著了。我看他喘氣很勻乎,也沒叫他。

我打電話叫兒子回來拉他父親到醫院檢查,醫生檢查說是心梗,醫生對我兒子說:「你爸爸命真大,那種情況超不過二十分鐘人就結束了。」等北京專家來做造影,專家把我兒子叫裏面去看那個心梗的位置,是最危險的部位,一千個人也許能有一個活過來的。是師父救了他啊。

丈夫知道是大法師父又救了他,太感謝師父了!那年「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我們給師父發賀詞,丈夫說甚麼也要用真名感謝師父。我說為了安全咱們就別寫名字了,說了好幾天,丈夫才同意不寫名字了。

我們全家太感謝師父了!無限感恩師尊的慈悲。

叩拜師尊!叩拜師尊!叩拜師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