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頑固的丈夫:要用最美的語言感謝師父救度之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六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大法弟子,在這二十多年的修煉過程中,經歷了許許多多,磕磕絆絆中的教訓也不少,在師尊的領航指引下,一路走到了今天,也收穫了不少。下面,我就說說發生在我丈夫身上的一些事。

我丈夫退休前是一位中共體制內的局長,曾當過兵,頭腦中被灌輸的黨文化因素很多,非常固執。在我剛剛開始修煉的時候,他看到我身上的多種疾病都好了,也不反對。可是到九九年「七﹒二零」迫害開始後,他就被嚇住了,不敢讓我再煉功了。但我一直堅持修煉。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我在發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也因此被關進了洗腦班。我丈夫天天去要人,後邪黨人員勒索了他一萬元,才把我放回家。

從那以後,丈夫的態度變的更強硬了:不許我出門,不許我談大法的事,更不許我接觸同修,甚至有一次,我勸他「三退」,他回頭就給我一巴掌,並且說些難聽的話。

家裏共六口人,都是邪黨黨員,都很害怕邪黨迫害,家裏的環境也變的非常緊張。一天,我把心一橫,對孩子們說:「你媽媽沒做壞事,上對得住天,下對得住地,你們怕我影響你們甚麼,那我和你們斷絕母子關係,向社會聲明,和你爸爸離婚。我甚麼也不要,只要大法。」自此後,他們再不干擾我了。

可是,在以後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卻放鬆了修煉,慢慢變的越來越常人化了。二零一五年的一天,我出現了很大的病業狀態,住院兩個月。我一下驚醒了:我得在法上走回來啊!回家後,在同修的幫助下,又走回精進修煉。我吸取教訓,跌倒了爬起來,從新做好三件事,不再懈怠,用慈悲感化丈夫及家人,家庭環境越來越寬鬆了,身體也越來越好,看起來越來越年輕,而丈夫卻隨著年齡的增長疾病纏身。

二零二二年年後的一天,我正在學法,丈夫對我說:「這些年中,我一直在對你進行觀察,從你的身體變化上,看得出法輪功確實是正法。」我聽後拿出《轉法輪》、師父的各地講法及《明慧週刊》給他看,他從此也走入了大法修煉中來了。

二零二二年五月四號,丈夫身體出現嚴重病業狀態:額頭以上頭皮都成了青紫色,頭髮豎了起來,路都走不成了,整個人都變形了。我說:「快到法上來,求師父救你。」我把「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就走師父安排的修煉路,其它的安排都不承認,都不要,誰干擾誰有罪,誰干擾都會被淘汰。」以及發正念口訣這些字寫給他,叫他不停的念,我也幫他發正念。

不一會兒,他睡著了,醒來後,身體的改變很大。兩天後,臉色紅潤,精神十足,一切恢復了正常。

過後,他對我說:「四號那天,感覺自己都快不行了,當你把口訣給我,我念第一遍時,感到心裏有個東西一下沒了,越念越好受,就睡著了。感謝你救了我兩次,一次是叫我得了法,還有這次救了我。」

我說:「不是我救你,我也是個修煉人,是師父慈悲救你的,我們都應該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你還要發表聲明,廢除以前說的對不住大法的話,廢除以前說的對師尊不敬的話,堅決實修大法。」

他說:「我知道,我要用最美的語言發聲明,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