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文選登】六四與信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六月十四日】如果說一九八九年「六四」起到了讓中國知識分子失去信仰、放棄社會責任、甘願下海撈錢的作用,那麼這場對真善忍的迫害又給中國人帶來了甚麼惡果?

我們法輪功學員在講真相過程中,經常遇到過參與「六四民運」的人。當講起他們年輕時的激情,他們都會說,那時我們太幼稚了!我們發現這一批學子,即八九前後的幾級學生,他們的命運很坎坷,都在畢業後不得志,受排擠。即使是僥倖有門子熟人的,也會發生一些「偶然」的事件,讓其工作生活更加不順。

後來,他們很多人下海撈錢了,在做生意過程中,他們學會了市儈與商人的一切。再後來,《九評共產黨》發表了。當我們把《九評》送與他們看時,他們恍然大悟,原來與我們相鬥的是這麼個東西!所以肯看書的這部份人三退很容易。

但其中也有很頑固的。這部份人在商場上如魚得水,經營部隊戰友身份,加上部隊洗腦訓練,很快成了「富起來的」一批人。當人們的信仰被革除,被替代,把金錢看得高於一切,被不斷的「投餵以金錢」。而這一批人對社會的帶動更大,因為那時的大學生,尤其在農村,簡直是了不得的人。

當金錢代替了一切,民族的素質,到了令人堪憂的境地。

現舉幾個例子,這些人,都是六十到七十歲左右,女性居多。

鏡頭一:在餐館裏,服務生剛掃完地。一個老太太把一大堆餡倒在地上,好像故意的!

鏡頭二:在餐館裏,一個七歲左右的小男孩說,媽媽,撒尿!一個上了歲數的婦女,可能是奶奶或姥姥,一把拉過垃圾桶,說,尿吧!小孩往桶裏撒尿。七歲左右的孩子,尿味很大了,前後左右還有很多正在餐館吃飯的!服務生馬上把垃圾桶拿到了屋外。人們以鄙視的眼光看這一家人,這一家人卻熟視無睹,繼續吃飯!

鏡頭三:一個小孩要拉屎,其母親在餐館門口就把他,拉完後,掏出衛生紙,三下五除二,扔了一地!服務生好不容易才打掃完了。

這些事情,說有一件兩件發生,還說得過去,若是多的到處都是了,便不由人不去思考了!

一九九二年,法輪大法傳出,以真、善、忍的法理指導人們的一切,使人們知道了中華傳統文化的真諦。當人們知道了不行善對自己造成的傷害時,都自覺的踐行真善忍的法理,當是時也,工人會競競業業,農民安守本份,當官的不貪,當學者的以天下百姓為己任。

這時,有人受不了了,非除之而後快,於是,一九九九年開始了對真善忍的誹謗迫害打壓。

從六四走到今天,人們失望了,失去了信心,把眼光瞄向了抓錢。

同學的哥哥也是六四那年的大學生,雖然從農村走出來,但是上的大學也不錯。

他女朋友想讓他留校,但這位老兄的母親不允許,嫌隔了四、五千里路,後來分到本省,本省輕工廳有親戚,前程很好,老兄的母親,瘋了,非把他拽到本小縣城工作,後來沒幾年,這個老兄的單位倒閉了,走上了自主創業的路。

以後的十幾年中,他工作處處碰壁,辦了十幾個企業,本來也有前途,就是不順,比如租房,審批,處處不順。

《九評》發表後,我第一個送給了他。看完後,他對我說,我全明白了,原來我們面對的是這麼個東西,我們太幼稚了。那是個中秋節,他找到了我,做了三退。過年時,他的新廠子有了四萬多塊錢的進賬,並有了好幾個訂單。從此他的生意開始走上順利。

後來他對我說,人們往往在它劃的框框裏想讓它改正,有那麼容易嗎?人只有從內心向善,改變惡的心境,那就是遠離了它,孤立了它,它沒有了能量,當然就活不了幾天了,我們每個人,只要在它的框框裏,就是它的宿主,就給它提供生存的環境。

善哉此言!

這些大學生是當時的社會精英,當他們許多人四處碰壁,無路可走,只好走向抓錢時,對社會下滑的帶動,可想而知有多大了。

有一個信基督教的朋友對我說,錢是魔鬼瑪門。人們為了錢可以六親不認,為了錢可以手足相殘,為了錢可以大打出手,為了錢可以生死不顧。當人發展到這一步時,已經不是人的行為了。

二零一五年我被邪惡迫害綁架到監獄。在這裏,他們開始給我們洗腦。他們所放的片子,都是社會上發生的事情,比如見死不救,比如救人反被訛,比如為救人下水導致癱瘓,被救的幾十個人沒有一個去幫他的,等等。其意思就是,人都這樣了,你們還辛辛苦苦捨命救他們幹啥。當時環境特殊,我們沒有多說。

出來後,與人談起這些事,不用我多說,明白的人會說,發生這些事的根在那裏!

是啊,比如彭宇案,那個無知法官竟說出「你沒碰他你為何扶他」這樣喪盡社會良知的話!醫院的醫療費驚人,人一旦住院會傾家蕩產,一個城市最光鮮的地方就是醫院大樓,等等,像這些事情,不就是發生這些社會問題的根源嗎?當人們失去了真善忍的準則,把眼光瞄向抓錢時,人心就魔變了,他們會視人命為草芥!

同學的弟弟,有幾天感到胃不舒服,就隨便找人到醫院查了一下,本來同學的表哥是這個醫院的院長,同學覺得他弟弟沒大毛病,就沒告訴表哥。誰知道一進醫院,可了不得了,又查這個,又查那個,主治醫生的臉越繃越緊,胃癌,晚期,等等。同學家裏亂套了,同學七十多歲患腦梗的老母親差點送命。

同學想,我先問下表哥,不行再轉院。

表哥院長一個電話過來,醫生護士齊刷刷改了口!

後來,同學弟弟經表哥介紹換別的主治大夫詳查,確實有瘤,問題不大,輕輕鬆鬆,微創手術後,現在已康復,啥事沒有!

為了錢,為了提成,混賬大夫一句話,差點毀了一個家庭!

事後同學對我說,我家這還是有門子;那沒有門子的人得了病,該咋辦?救死扶傷的「白衣天使」成了甚麼東西!

在被抹黑的所謂「舊社會」,我們當地有一位老中醫,他為窮人不要錢治病,當富人與窮人同時來請時,他先去窮人家出診。用他的話說,富人有一丁點事就請大夫,窮人有病靠著,靠不了時才看大夫,所以論緩急,窮人最急,是要命的事!

所以,在一個打擊真善忍的社會裏,人人都是受害者。當一個社會的人們都想拼命抓錢時,就會啥事都幹得出來。人人都在其中,人人都會遇到,遲與早,知與不知,早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