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五十二歲吳大興在中共長期迫害中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瀋陽市法輪功學員吳大興,因為堅持按真、善、忍,做好人,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二十多年裏,遭到非法拘留、非法判刑三年,期間被酷刑折磨,並長期跟蹤騷擾,致使他身心受到嚴重摧殘與傷害,於二零二一年二月四日含冤離世,年僅五十二歲。

一、修大法脫胎換骨 福益家庭社會


吳大興

吳大興,一九六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出生。一九九六年,當吳大興無意中看到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這本書時,就愛不釋手,他被書中的內容深深的吸引。平日裏,讀書對他來說是很吃力的事,這一次卻不一樣,經家人陪同學習一段時間後,他自己就能讀下整本《轉法輪》書了。

那時吳大興的身體沒有甚麼大的疾病,只是鼻子、嗓子不舒服,經常咳黃痰。修煉法輪功大概半年的時間,在經歷幾次消業後,他這個症狀就徹底好了,無病一身輕。

吳大興的妻子宮外孕後一側輸卵管被切除,另一側扭曲,醫生診斷結果是:不見得再懷孕了,幾率特別小。吳大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妻子每天陪他一起學習寶書《轉法輪》,不知不覺中,妻子發現懷孕了,順利生下一男孩。每當提及此事,夫妻倆總是說:「這孩子是大法給的。」

吳大興年輕時抽煙、喝酒,脾氣暴躁,好勇鬥狠。他修煉法輪大法後,脫胎換骨,以前那些不良嗜好都沒有了,做事也能為別人著想了,學會了換位思考,學會了先他後我,對遇到困境需要幫助的人,他總是慷慨解囊,認識吳大興的人都覺得他變化很大:為人真誠、心地善良、很講義氣。

吳大興從事裝修行業近二十年。修煉法輪大法,開啟了他的智慧,使他掌握了很多專業技能,提升了工作中的能力與效率,設計巧妙、預算合理、工程質量高、完工速度快、售後服務好,令客戶非常滿意。

二、遭構陷蒙冤入獄 經歷殘酷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流氓集團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吳大興只想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依法進京上訪後,不但遭到非法拘留七天,同時被所在單位──瀋陽重型廠分廠無理開除公職。因為這次上訪之後,他還經常被街道、派出所人員騷擾。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三日晚七點三十分,吳大興在家中遭到瀋陽市鐵西區刑警隊惡警李征、鐵西「六一零」國保大隊警察、鐵西區輕工街道辦事處主任等十餘人綁架並抄家。惡警非法入室,搶劫私人財產,包括:電腦一台、刻錄機一台、打印機一台、錄音機一台、新三星手機一部、mp3、電子書、法輪功書籍、大法師父法像等,價值上萬元。其後,鐵西分局惡警又在吳大興家「守候」三天,企圖迫害其他法輪功學員,吳妻說,不會有人來了,他們才撤走。

吳大興被綁架到鐵西區輕工派出所,遭到非法審訊及酷刑折磨。以李征為首的幾個惡警對吳大興暴力毆打與摧殘:惡警用後腳跟刨吳大興的大腿內側,致使其肌膚呈青紫色,半個月不敢動;用皮帶猛抽吳大興頭部、用拳頭連續擊打面部;四個惡警將吳大興摁在地上,用腳踩、手摁、用電棍電擊手心、手背、腳心等處……酷刑迫害持續到後半夜。次日凌晨,警察又強迫吳大興按手印、簽字,把他劫持到瀋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酷刑演示:毆打

吳大興遭警察構陷,於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被瀋陽市鐵西區法院枉判三年冤獄,非法關押到本溪市溪湖監獄。

在獄中,吳大興因抵制「轉化」被強迫坐板(同時用雙手抱頭頂住牆)、強迫長時間坐尖板凳(「尖板凳」是一種酷刑刑具,板凳面寬約八公分,高約十公分,面呈九十度三角形,稜朝上,坐上使人非常痛苦)、被逼迫看誣陷法輪功的錄像、被惡警惡人用惡語相威脅恐嚇、被侮辱謾罵、被多人包夾、不允許說話。包夾人員都是獄方精心挑選的毫無人性、心狠手辣的邪惡打手,他們經常對吳大興拳打腳踢、用木棒和掃帚擊打他頭部、強迫他做奴工生產等諸多迫害。


酷刑演示:強迫長時間坐尖板凳

二零零八年冬天,有出監人員給吳大興的家人捎信兒:說吳大興在監獄裏被迫害的很嚴重。吳大興的妻子非常擔心丈夫的安危,馬上到監獄找到相關負責人,要求帶丈夫去看病,並告訴獄方:「我愛人身體不好,幹不了活。」

獄方拒絕家屬參與,說他們會給看,並反問:「你怎麼知道(此事)的?」吳妻回答:「別管我怎麼知道的,迫害了,我不能不管。」

在這之後,監獄對吳大興的迫害才有所收斂。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三日,吳大興結束冤獄回到家中。

三、做好人被迫害含冤離世 惡黨摧毀幸福之家

吳大興遭受冤獄迫害後,身心受到的摧殘與傷痛,很長時間得不到恢復。人變得很消瘦,身體也非常虛弱,再不像之前那樣矯健壯實了,做菜都得歇幾起兒,而且精神上的打擊與壓力也很大,一時都適應不了社會的變化,拿錢出去,轉一圈捨不得花,看甚麼都貴。

因中共迫害留下的陰影,吳大興和家人商量,想換個居住環境,於二零一零年第一次搬家。沒曾想,搬家後,仍然遭到警察跟蹤騷擾。一天晚上七點,警察敲門,吳大興跳露台窗戶走脫。之後,不法警察到技校追問吳大興的兒子他爸爸的去向,造成孩子不得已停學一段時間。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還要騷擾孩子,當時連學校的老師都看不下去了。

吳大興的兒子被恐嚇騷擾已經不是一次了。在他還上小學時,警察為了綁架吳大興,到孩子的托管班去蹲坑。孩子在學校很老實,不愛說話,因父親遭冤獄,經常被當時不明真相的班主任老師批評、欺負。小小年紀的他,既得不到父愛,又要承受著惡黨迫害造成的株連之苦,使他幼小的心靈受到很大的傷害。

吳大興被綁架後,他的母親一股急火,導致突然間失明。結束冤獄回家後,吳大興雖然盡心盡力孝順母親,但老人的身體已經越來越不好了,最終離世,這讓吳大興很是傷心,他變得心情壓抑、沉重。而這期間,警察又多次打電話騷擾,造成吳大興精神壓力很大,為躲避迫害,再次搬家。

二零一九年夏天,剛搬到新住處不久,吳大興就接到原戶籍所在地──鐵西區重工派出所(輕工派出所與重工派出所後合併)警察的電話。面對持續不休的騷擾迫害,吳大興厲聲質問打電話的警察:「信仰合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你們為甚麼針對好人沒完沒了的騷擾迫害?」每次被騷擾後,吳大興的身心、情緒都變得非常不好。

歷經冤獄迫害和長期的跟蹤騷擾,致使吳大興的身體每況愈下,最終出現冠心病綜合症狀態,於二零二一年二月四日含冤離世,年僅五十二歲。

聽聞消息的親朋好友無不為他悲傷、惋惜、遺憾,同時也在為這個曾經幸福而今破碎的家庭難過、落淚,吳大興的妻兒更是悲傷至極。

一個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走了,他所經歷的魔難有些是我們知道的,有些是我們還不知道的;一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離世,這其中掩蓋著中共多少罪惡?這其中又有多少助惡為虐的參與者?

願更多的正義之土、善良之人能夠站出來揭露邪惡迫害,曝光中共的罪行,制止這場迫害,讓它不再繼續。願更多的世人能夠儘早明白真相,看清邪黨本質,遠離邪惡,為自己的生命與未來負責!

參與迫害吳大興的相關單位及責任人:
原遼寧省瀋陽市鐵西區輕工派出所:
所長:封力強、陳所長
刑偵副隊長:陳革
指導員:李宏偉
鐵西區國保大隊:劉波,柳青等人
瀋陽市鐵西區刑警隊:李征等人
原鐵西區輕工街道辦事處:主任
瀋陽市鐵西區法院
本溪市溪湖監獄:
監獄長:鮑傑青
副監獄長:田登峰
政委:陳忠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指揮者)
教育科科長:趙學增(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丁超
副大隊長:田勇(迫害法輪功學員最邪惡的流氓惡棍)
瀋陽市鐵西區重工派出所:
騷擾電話: 15502417616(王) 15502417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