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大法弟子 患結腸癌的哥哥得福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六日】今年我哥哥六十八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二日早上,他突然給我打電話說:他幾天都沒吃東西,不吃不排,肚子發脹,叫我陪他去看病。我到那一看,趕快叫他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開始在心裏念。

我們到了一家三甲醫院,因他以前有疝氣沒有重視,我幾次叫他去醫院做手術,他都沒去。這次發病嚴重,三甲醫院都無法救治,醫生叫我們趕快到四川大學華西醫院看急診。

到了華西醫院急診科,醫生開出各種檢查單,這些檢查單全部檢查完後,已是晚上十一點過。急診醫生通知疝氣教授會診,急忙收入住院。住院後,立即動手術。把腹部打開,醫生發現他的腹腔腸子已潰爛,液體開始有一點外流,小腸已發黑。教授說:可能是結腸癌,要做活檢,肛門要改道(也就是在肚子上造口,糞便從造口排出),要家屬簽字。手術是兩個,本來是看疝氣的,結果腸子也動了手術。是他的小女婿陪伴他。

手術很順利,哥哥在手術室待了十一小時,才到病房。後來教授查房時,對哥哥說:「你如果第二天到醫院,就沒命了,好在來的及時。」

因受疫情影響,醫院只留一名家屬陪伴,中途不得探視。一個星期,哥哥順利出院。出院病歷上寫的是結腸癌,鑑定是中、晚期。醫院又建議他到康復醫院,他到康復醫院,家屬就可以探視病人。

第二天,我到醫院去看他,給他帶了真相護身符,我問他要不要?他說要,他讓我給他放在衣服的上衣兜裏。我讓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好。

又過了兩天,去看他,我給他帶去師父在廣州講法錄音,問他聽不聽師父的講法?他說要聽。因哥哥很支持我修煉大法,知道大法好,早就三退保平安了(退出邪惡的黨、團、隊一切組織)。以前,他經常佩戴真相護身符。我告訴哥哥,這是師父在保護你、在管你,所以,你才那麼順利。他很相信,傷口恢復的很好。後來,醫生要他做化療。我說:你回家,我教你煉功,修煉法輪大法。

他的女兒要給他化療,我看他也想化療,也就沒阻止。結果,在醫院,醫生給他開了八個療程的化療。每次化療都很輕鬆,身體沒有痛苦。病房的病人都覺得很奇怪,連護士每次都要問他,大爺,有沒有身體不適的地方?他都說沒有。不像其他病人身體反應那麼痛苦。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為他承受一切痛苦。寫到這裏,我的心很感恩師父。

一切都那麼順利,身體也恢復得很健康。身體體檢各項指標都很正常,轉眼改做肛門修復。可華西的教授還要觀察、又要預約,原因是:初期到醫院是治療疝氣,做疝氣手術,腹部打開後,才發現結腸癌的,鑑定是中、晚期。

自從哥哥開始聽師父的廣州講法錄音後,我又幫他把同修的修煉故事錄音、同修們寫的憶師恩錄音、明慧廣播、《九評共產黨》等都叫他聽。有些不能理解的、聽不懂的,按照師父講的法,幫他理解。他每天早晨四、五點鐘,就開始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晚上睡覺之前,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預約是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到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二日之間,是四週的時間。期間幾次去問醫院,咋還沒通知,醫院都叫等待。到二零二二年三月十二日,才通知哥哥到醫院住院,做肛門修復手術。期間,又是身體各項檢查後,各項指標都很正常,才做的肛門修復手術。手術後恢復的很好。

哥哥的福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中共江澤民邪惡集團發動迫害法輪功,利用一切邪惡手段打壓大法弟子、抄家、收繳法輪功的所有書籍。為了保護好大法書,有的大法弟子都要把大法書收藏好,我也是其中的一個。為了保護好大法書,我把大法書包裝好,放在哥哥那裏,小心翼翼的收藏好。過了很長的時間,我才取回家。

派出所的警察一有所謂的敏感日,就騷擾大法弟子。哥哥利用工作之便,保護大法弟子。這些都是後來哥哥告訴我的。我說,你這是積了大德,行大善,天賜洪福,保平安。

後來哥哥真是得到師父的加持,福報滿滿的。本來哥哥是沒有社保、醫保的,單位要補辦一批沒有社保、醫保的員工,要符合條件的補辦。哥哥剛好在邊緣上,補辦了社保,但醫保被另一個當官的給卡住了,當時也不知道,也就過了這麼幾年。

二零一七年三月份,單位重新上任的新領導發現,只有哥哥的醫保沒有辦理,這才開始清查,並且馬上補辦醫保卡。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給哥哥的福份,他的工資也越來越多。

二零二一年一月,因我講真相救人,被警察綁架到派出所,關了一晚上,第二天被非法抄家。五、六個警察把我帶回家,被哥哥看見了,他就跟在後面,因警察一進屋就把門關上,到處翻找。哥哥跟上樓,就敲門,警察問他,你是幹甚麼的(警察的意思是不是煉法輪功的)?你是她甚麼人?哥哥理直氣壯的說:我是她哥哥,你們這是幹甚麼?我妹妹幹甚麼了?你們這樣對她。警察說:她到處宣傳法輪功。

因在家沒有搜查到他們要的東西就下樓,警察邊下樓、邊給哥哥說了不知甚麼。我從派出所回來,第一時間去看哥哥,看他躺在床上生氣。哥哥看到我回來,就特別的高興,問我吃飯沒有,馬上給我弄午飯吃。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二日,也就是哥哥給我打電話的早上,我煉第五套靜功時,師父把我的天目一下打開了,從我的左上方看到有兩人架著一人放在我的左邊,我告訴(指意念)他們:我看是不是我們大法弟子,剛說完,「唰」一下這兩人撒腿就跑。馬上天目又關了。我知道這兩個人是不好的生命,但我沒想那麼多。

後來,我告訴哥哥,是師父救了你。你要感謝師父。哥哥就把他晚上做的夢給我訴說了一遍。哥哥說,夢到是兩個人架住他往水裏按,他不配合,掙扎著,問他們幹啥子?這時來了一人,跟他們打了起來,從地面一直打到房頂上,我就跑了,也醒了。

我告訴哥哥,師父早就在管你了,那些把你往水裏按的是水鬼,它們要害死你。在你危難時,是師父來救你了。

今天寫出這些,是感恩師父救了哥哥的命,告訴世人我們師父的偉大,大法的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