姪子保護大法書籍得福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三十一日】我是一個多災多難的苦命人,有幸在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喜得法輪大法,慈悲偉大的師父把滿身業力的我從地獄裏撈出來,淨化了身體,創造了一個好的修煉環境。下面把身邊幾個曾經幫助過我的人明白真相得福報的事蹟寫出二例。

(一)

我的大弟弟倆口子人都老實,生了個姪子叫王選(化名),和他父母一樣很老實,但傻呼呼的,說話還結巴,上學學不進去,也不好好上。一九九八年我哥來找我,叫我給王選侄在城裏找個事,讓他學著幹幹。我兒子高中的姓陳的好朋友,家裏開了好幾個商店,兒子就找他同學。他說,可以試一試。我把王選領去見了人家父母,勉強留下了試試,這樣姪子就在那臨時上班了。

一九九九年,江魔頭迫害大法,抄家毀書,到處抓大法弟子。我所有的大法書,錄音帶、錄像帶等裝了一大紙箱,打電話把王選叫來,我對他說:姑把這箱東西放在你那兒,你怕不怕?他說:我不怕。「不能告訴任何人,一定要保存好。」他說好,就把東西帶走了。

從此王選改變了。師父看他保護大法書籍,給他開智開慧了。有時我去看他,老闆比過去高興了,對我說:你姪兒比過去聰明了,也能幹,能吃苦,不胡來,我考驗他幾次,現在很放心。周圍的商戶也對我說:這娃娃實在,誰叫幫忙他都幫,有眼色、聰明,笑迷迷的,話也不多。我這才仔細看他:沒有了以前傻樣了,和誰說話都是笑呵呵的,說話也不結巴了。

二零零五年,旁邊一老闆看上了我姪子,把他的獨生女介紹給王選當媳婦,女孩長的白淨漂亮,王選把女孩領回村裏,村上的人都炸鍋了。我姪子當年結婚,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也不給別人打工了,自己經營了個小食品倉庫,給超市、商店、小賣部送貨,生意紅紅火火的。國家鼓勵二胎,媳婦又生了個兒子,小日子過的其樂融融。

(二)

二零零二年五、六月的一天晚上,我在農村的哥哥和弟弟半夜來我家,要接我回家去,我不知發生了甚麼事。原來是家委會的主任給他們打電話,讓他們快來把我接走、說是明天邪惡要來綁架我,讓我回家躲一躲(也不知道她從哪裏知道我娘家(電話))。我跟他們回家了,第二天下午,果然來了兩輛車、四、五個人,有派出所所長,單位領導,街道辦事處的人,氣勢洶洶到我家,村裏人不知道我犯了啥法,街道站了好多人,把我家人也嚇的夠嗆。問我哥為啥把我接回來,我哥說父親病重(當時87歲)在炕上躺著。我哥問他們到底咋回事?所長說我煉法輪功,怕我去北京,來看我是否真回家了。在家行,你們不要叫她到其它地方去,管好她。他們這一來,村裏人都知道我煉法輪功了,家委會主任的一個善舉,保護了大法弟子,她得福報了。

我在老家住的那段時間,央視天天放「天安門自焚」假案,村裏好些人嚇的不敢和我說話,我鄰居一個小媳婦敢和我說話,問我法輪功的事。她說:電視放的是假的,法輪功不好為啥那麼多學生、工人、大學教授都煉,都學。電視放天安門的事,我就把電視關了,不讓丈夫和娃看。村裏有人說法輪功「天安門自焚」,我直接就給懟回去了。她讓我給她講法輪功是啥,我就從我自身說起,原來渾身是病,走路都困難,大夫說我五十歲就不能動了,癱瘓了,也可能就沒命了。從此上山拜佛,學了好幾種氣功,花了不少錢也沒啥效果。一九九七年十一月,煉了法輪功,學了《轉法輪》全身病痛一掃而空,無病一身輕。法輪功只要你真學,祛病健身奇效。是真正的佛法,是千萬年都難遇到的。作為一修煉人,首先要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一個比雷鋒還要好的人。我還給她講了我為還我師父清白去北京上訪 。看到全國各地各行各業,不同階層不同身份成千上萬的工人、農民、學生、教授、軍人等等去北京為師父還清白。為法輪大法正法的偉大壯舉。

她很認真的聽,對法輪功讚不絕口。我還給她講了失與德、善念善行的法理,她很相信,也很愛聽。從此以後,她給鄉親們講,法輪功是真正的佛法,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我給她伸出大拇指,好樣的,你會得大福報的。她真得大福報了。我們村種菜,好賣的菜,她丈夫拉到遠處去賣,剩下不好的,她騎三輪車四處村鎮賣,一天又累又腿疼,現在她說,我每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騎上車子沒感覺,不累,菜還賣的快,因為賣菜一個人,稱菜算賬,她不自己收錢,放個盒子讓買菜的自己放進去,她不計較,有時回來一算,錢還賣多了,四處賣菜,碰見啥人都有,誰要說法輪功不好,她肯定給懟過去,說幾句:不知道就別胡說,不好為啥那麼多人煉?

在她家的變化影響下,我們那條街的人都明白真相了,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我回去一次,帶多少資料,都能發完。有的人來直接找我要,有的和我家比較近的人,把所帶資料,光盤都拿走,他們在村裏替我發,一會兒就發光了。這樣的事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