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幾個口頭語騙人的面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七日】經常聽到同修隨口講:「我不會修啊。」或「我沒有那個心」或「某某修的那麼好怎麼會這樣了呢」等等。起初我都會隨著這些話去想,感到同修很無辜或很純淨,或某某究竟是咋回事呢?近期隨著學法、背法的增多,一下子看破這些話中有自欺欺人和矇騙他人的不好因素。

一、「我不會修啊」

每當交流修心性,去掉執著心時,就會有人淡淡的說:哎,我不會修啊。乍一聽,感到同修很無辜:不是人家不想修,是不會修啊,也就不再去深究了。現在意識到,這句話是在欺騙自己,麻痺自己,使自己不能精進的很蒙人的一句話。

過去講「幹甚麼吆喝甚麼」,「幹甚麼像甚麼」,要具備相應的素質。軍人有軍人的素質,學生有學生的素質,修煉人要有修煉人的素質。軍號一吹,上戰場了,你扛鐵鍬衝上去,行嗎?上學了,你背著遊戲機去,行嗎?你說,我不知道啊,誰信啊?修煉就是去人的執著心,你氣的頭昏腦脹了,對兒女牽腸掛肚、計較利益的心在翻騰著,這些人心擺在你面前,你說,我不知道這是執著啊,我不知道要去掉它呀,可能嗎?分明是不想去掉它嘛,卻用「我不會修」來掩蓋。

大法理白、言白,不用人去挖掘,去摳,道理明擺在那裏,照做就可以了。說「我不會」,那不是裝糊塗嗎?所以,不是不會修,而是不想修啊!而且,執著心是使你出現病業、出現被迫害、造成你修不成、毀掉你的東西,你怎麼還會不警覺,還能跟它「和睦相處」呢?!

有多少大法弟子,沒有甚麼文化,就是聽師父的,叫我與人為善,那我就對誰都好;叫我對利益不執著,那我就不動心,修的很好的人很多啊。面對人心,去掉它,你就是在修了;努力去掉它,你就是正念強了,堅持去掉它,你就是精進了。這不應該是修煉人的基本素質嗎?

「我不會修」還是 「我不想修」?千萬年的等待,我會不想修了嗎?這怎麼能是我的想法呢?誰讓我不修呢?說甚麼我也得去掉這些人心啊。「你的每一個執著,都會造成你修不成。」[1]那還等甚麼?立刻去掉它!

二、「我沒有那個心」

有些同修東奔西走,做事很多,但對待異性同修,在語言、行為方面,不注意,不檢點,隨意的拍拍打打,隨手懟一下,踢一腳,拽一把,瞪一眼,無所顧忌,到異性同修家裏,累了,就倒床睡一會兒,比家人還隨便。當有人指出不妥時,就會說:「我沒有那個心。」

過去講:男女授受不親。法中也講過,過去男女之間是很拘謹的,這是神給人的標準。即使是夫妻,神給人的正統標準,也應該是相敬如賓的。我體會,這是叫人在任何環境中都不放縱,都能夠保持主意識主宰自己的理智狀態,不放縱,就不容易被其它生命控制,就能真正的自己控制自己。

你看神是真正純淨的,是沒有色心的,他的言行是非常端莊、端正的,美好的,那是真沒有那個心的狀態。真正沒有那個心,是不會有那樣的行為的。舊宇宙中有些神見你身行不端,也會放大、加強你不正的人心,所以你也不會只是停留在一個狀態上,會越來越放縱,卻不以為然,很容易出問題的。

師父說:「特別是形成的觀念、形成了思維的方式,那就使自己很難認識到那些不知不覺的人心表現。認識不到它怎麼放下?特別是在中國那個環境下,邪黨毀掉了中國傳統文化,搞了一套都是邪黨的東西,所謂的黨文化。用它建立起的思維方式,認識宇宙真理是有難度,甚至認識不到一些不良的思想行為與世間普世的價值是相抵觸的。很多不良思想認識不到怎麼辦哪?只有按照大法做。」[2]

用黨文化看,自己還不錯,沒犯戒就是好。用傳統文化衡量衡量,還會是好的嗎?一提到傳統文化,這些人通常都是很抵觸的,認為那是給人的東西,太低,我在按照大法做呢。提到傳統文化,首先想到的是「糟粕」。所有對傳統文化反感的,這本身就是腦子中存在的黨文化因素造成的。那麼對傳統文化,我們應該有怎樣的認識呢?

師父說:「神是要在正法時用中國文化,也是神奠定的,本來就是半神文化。這裏的東西有多好,五千年文明中的輝煌,就包括它的歷史故事多的簡直無計其數,都是神傳文化的一個個亮點,從遠古時期的人造就成現代思維方式的人的過程中奠定的文化。那麼這樣的文化拿出來,大家想想,這好不好看?經不經典?人們愛不愛看?」[3]

從另外一個角度講,今天的大法弟子修煉,不是為了個人圓滿。我們是在開創,是在給未來人鋪路,給未來的生命,乃至不同層次的、不同境界的、不同大穹的無量眾生留下未來的參照。人們會說當年大法弟子就是這麼幹的。那麼我們就不能說我沒有那個心,就行了,就滿足了。大法造就的生命是為他的,一動念就考慮別人的,所以我們要維護法,要想到眾生,要做的非常正才行。

三、「某某修的那麼好,怎麼會這樣了呢?」

這話一出口,就容易使人去想他說的那個人的情況去了,實際上是說這話的人本身有問題,是自己對大法的修煉形式不理解,法理不清,才出現的疑問。

大法修煉沒有吃老本一說,你修多好,一達到標準,就隔過去了,剩下這面,又是修的不夠格的表現,需要不斷的學法,不斷的提高才能保持在一個好的狀態中。修煉跟不上,學法跟不上很容易被干擾,就會出問題。

如果自己法理不清,你不敢肯定他是因為沒有修去的人心,或學法跟不上才出現的問題,反而認為他是修煉的很好的人竟也出問題了,就會造成你自己對大法的動搖,不堅信。這本身就是你自己修煉路上應該怎樣正確對待的問題,而不是要你去研究人家修煉的如何了,反過來也會因為你的法理不清,使邪惡加重迫害那位同修,目地是使你動搖,把你拽下來,加重修煉環境的不穩定。

所以,自己有這種疑惑時,應該馬上找自己的人心,擔心,怕心、不信法的心等等,使自己法理清晰起來,自己的空間場才會乾淨,才不會被干擾,才會有力的穩定本地區的環境,才能幫助魔難中的同修。

四、「我要是不信師、不信法,能走到今天嗎?」

有人處於病業或魔難中,別人提醒他是不是有不信法的想法時,往往這個同修會立即反駁:我要是不信師不信法能走到今天嗎?

這話很容易堵住別人的嘴,也容易使自己找不到深藏的執著。同修通常把沒有放棄修煉,就當作是信師信法了,其實這是兩回事。

大法法理涵蓋一切,包括方方面面,修煉人一直堅持修煉,不等於其對於師父講的所有法理都能夠理解、都能夠接受,都能夠無條件遵照去做。法中講過一些問題,師父點到了實質,是提出問題的人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被隱藏很深的執著,可是那確實是執著,阻擋著人修煉、提高。

師父傳法初期,師父叫在場聽課的人不要扇扇子,有人就是扇。扇扇子的人不是很明確的在想:我就是不信你說的。這樣想的,可能就不來聽了。可是在高層看,他的行為就是不信,這是他本人意識不到的、隱藏的執著。

其實這類表現很多,有人過去是做生意的、管人事的,習慣了算計,揣測別人,把自己變的很狡猾,修煉中,也沒有轉變觀念,認為如果自己不這樣算計、琢磨,那不得吃虧嗎?!那多傻啊,實際是不相信法中講的「是你的東西不丟」[4],不相信有師父看護,不放心,得自己保護自己。可是他可能表現出很堅定的認為大法好,積極的做著講真相的事情,但是這不說明他就是信師信法了。

這類似是而非的話還有許多,我們在修煉中都會遇到,我們需要靜心學法,多學法,並且實際去修心性,才能不被迷惑,才能找出背後隱藏的執著,才能破除這些干擾,才能更好的去救度眾生。

與同修共勉,不當之處,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當前修煉狀態中的個人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