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茂名市麥偉蓮長期遭610、警察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報導)廣東省茂名市電白區60歲的法輪功學員麥偉蓮,長期遭610迫害,曾經多次被非法關押,遭非法勞教、判刑迫害,家庭破散,遭受不斷的騷擾、威脅、抄家綁架。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一日,她再次被綁架、非法拘留十多天。

麥偉蓮一九六二年出生,電白區水東鎮人。修煉法輪功之前,她是個多病多痛的人,患有咽喉炎、胃痛病、腸炎等病,經常胃痛,拉肚子;患牙周炎近二十年,牙齒經常出血。還有常年咳嗽、乾咳,特別是夜間咳嗽得不能睡。尤其是在三歲那年不慎溺水,差點被淹死,身體留下後遺症,落下一些不良症狀,真是苦不堪言,找不到出路。

一九九八年正月初二,麥偉蓮有幸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的準則要求自己,修心性,不斷地去掉不好的思想,做一個有道德高尚的人,身體不知不覺的就好了,真正體驗到無病一身輕,心身受益無窮。麥偉蓮和丈夫養育四個孩子,兩個女兒,兩個兒子,也很聽話,幸福的家庭其樂融融。

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輪功被江氏流氓集團迫害以後,麥偉蓮幸福和睦的家庭被迫害得家離子散,有家不能歸。一九九九年九月,那行管區鄧稷珊等兩人到麥偉蓮騷擾,並威脅恐嚇、強迫麥偉蓮不准修煉法輪功,強取照片,強迫簽名。

非法勞教二年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五日下午約三點,茂名市610辦公室人員、電白縣公安局鎮保股長阮忠、謝戈、朱娟等十多人闖入麥偉蓮家,非法抄家,搶走電腦、銀行存摺二本(其中一本存摺有四千元),錄音機、大法書籍等一大批,並綁架麥偉蓮到電白縣公安局辦公室三樓(即國保大隊)非法拘禁20多個小時,整個夜晚不准她睡覺。二十六日把她劫持到電白縣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強迫拍照取證,強迫她做勞工。五個月後非法勞教她二年,同年七月把她劫持到廣東省三水勞教所。

麥偉蓮被非法關押在三水勞教所三大隊,在被迫害期間,被強迫做勞工,被強迫抽血三次,被關入禁閉室約十五天,受盡人間地獄折磨。到期滿後,不放麥偉蓮回家,直到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日才放她回家。

無家可歸

麥偉蓮從三水勞教所回到家後,家已經變了樣,丈夫已經有外遇。麥偉蓮回家後,電白縣陳村派出所等人不斷地上門騷擾、威脅恐嚇、跟蹤,把四個孩子嚇得講不出話來。孩子們經常半夜三更睡不著覺,大哭、做噩夢,幻覺中警察又來抓媽媽了。大女兒曾被嚇得生理失調,在精神的壓力下她生病了,在麥偉蓮被非法關押在三水勞教期間,大女兒病情越來越嚴重、惡化,一直尋醫問藥,中醫、西醫、土方土法都用過,並到多家醫院求醫都未見效,最後,麥偉蓮丈夫帶女兒到廣州醫院花了二萬元,很長一段時間才正常過來。

在這種高壓的日子裏,麥偉蓮無法正常工作生活,無法照顧小孩。而丈夫在不理性的心理作用下,於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一日把麥偉蓮趕出家門。麥偉蓮被迫流離失所,無家可歸,只好去姐姐麥蓮英家逗留。姐姐麥蓮英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份被綁架到電白縣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一年後,又被劫持到茂名洗腦班禁閉迫害一年之久。兩年的殘酷迫害,導致麥蓮英精神失常,不懂人言,全身癱瘓,無法自理生活,長期睡在一張硬椅上。麥偉蓮只可在姐姐家一邊照顧姐姐、一邊帶姐姐學法煉功。

有一天,麥偉蓮的丈夫突然闖進麥偉蓮姐姐家打麥偉蓮,開拳打麥偉蓮腦袋、頭部、臉部、眼部和鼻部,用力真的是往死裏打,麥偉蓮頓時就感到天昏地暗,不省人事,眼血噴射。麥偉蓮的丈夫不把她當人,毫無人性,強迫離婚;否則,看見麥偉蓮一次就打一次。他曾多次要麥偉蓮到民政局辦理離婚手續。當時孩子還小,又收受到父親的壓力,不敢勸阻他們父親的行為與做法。後來,丈夫起訴到法院,法院傳呼麥偉蓮辦離婚手續。麥偉蓮無法擺脫丈夫的欺負和野蠻,只好到法院去講明真相。麥偉蓮修煉法輪功沒有錯,沒有罪,我決不簽字離婚,就離開了法院。

為了生活,麥偉蓮找到一份工作,為了方便照顧姐姐,在姐姐家附近與同修共租一間危房度日。

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一年八月六日晚上九時,麥偉蓮被茂名市電白610主任肖雄、電白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長岑勛、國保副隊長車洪、股長阮忠等十幾人非法闖入麥偉蓮在水東租住屋裏非法抄家,搶走現金13600多元、VCD影碟機一台、大法書籍一批、私人用品一批。同時,將麥偉蓮和在場的法輪功學員劉慶偉、洪美芳、潘桂輝,還有剛學會走路的姐姐麥蓮英綁架到水東派出所非法拘禁,警察見麥蓮英行走困難,三個小時後叫麥蓮英的兒子過來接回家。

第二天,八月七日,麥偉蓮被劫持到茂名市洗腦班,非法禁閉54天。麥偉蓮被洗腦班迫害得身體出現胃疼嚴重、吃不下飯,出現嘔吐的現象。在洗腦班期間,茂名610、電白縣610、派出所、國保等人員多次非法審訊她,三名不知身份的人強行按壓住麥偉蓮的身、手,強迫簽名取證。

二零一一年十月一日,把麥偉蓮從茂名市洗腦班劫持到電白縣第一看守所繼續非法關押。在這段時間,麥偉蓮的親朋好友為了營救她,多次到電白縣公安局、國保、610辦公室要求無條件放人,遭到上述單位辱罵、恐嚇、驅趕,同時禁止親人接見,致使家人擔驚受怕。

而麥偉蓮的姐姐行走不方便,體弱多病,受到這次恐嚇後,警察為了知道麥偉蓮租住的房東是誰,水東派出所惡警誘騙麥偉蓮的姐姐,將其抬上車到水東派出所非法審問,審完後再抬回。致使麥偉蓮的姐姐受到更大的驚嚇。警察找到房東後,恐嚇房東不准租房給煉法輪功的學員,而那間危房在麥偉蓮入住之前,已經重新裝修一次。在麥偉蓮被綁架之後,房東受到610、警察的壓力曾多次要求還住在那間房的法輪功學員搬走。

麥偉蓮被電白區610構陷到電白法院。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二日下午3點,麥偉蓮、劉慶偉在電白縣水東鎮法院刑庭被非法開庭,庭長:陳國權,審判長:林明,陪審員:楊成安、歐合。在法庭裏,親屬終於見上幾個月沒見過面的親人。劉慶偉骨瘦如柴,而臉腫大(疑是大三陽所至);麥偉蓮身體又瘦又黑。親屬要求當庭無條件放人,沒得到回應。之後,麥偉蓮被判刑三年,劉慶偉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二日,麥偉蓮被劫持到廣東省女子監獄四監區迫害。在四監區迫害期間,監獄警察強迫麥偉蓮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強迫麥偉蓮寫罵法輪功的話,否則,就不准大小便、不准睡覺、各種酷刑等折磨法輪功學員。在這樣威逼利誘的邪惡環境中,麥偉蓮身心受到極度的創傷、精神崩潰了,內心背負沉重的壓力,身體狀況日劇下降,舊病復發,每天都在煎熬中度日。

二零一四年二月五日,麥偉蓮死裏逃生的被釋放了,孩子也長大了,想把麥偉蓮接回家,麥偉蓮的丈夫狠罵孩子,要砍孩子的手指,孩子只好把麥偉蓮接到電白旅店住。人海茫茫,麥偉蓮何去何從!飽受人間的痛苦,帶著一身病態的麥偉蓮只好投奔朋友。孩子把麥偉蓮帶去電白沙琅醫院看病,電白縣610肖雄,股長阮忠,派出所等十多人又到沙琅恐嚇。這時錢也花完了,病又沒有治好,真是生不如死,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麥偉蓮重新走回修煉法輪大法了。

麥偉蓮重新走回修煉後,以真、善、忍的準則做好人、修心性,放下了對丈夫的怨氣,靜心煉功,很快身體狀況好轉,恢復了健康。麥偉蓮從內心裏無限感恩師尊再次給了她第二次生命。

持續的迫害

一個柔弱、善良、賢妻良母的女子遭迫害,被丈夫趕出家門後,租房、靠做家政、小工為生,生活得不易。可是,電白610人員從來都沒有放鬆對麥偉蓮迫害。

二零一九年七月九日上午九點多,電白區國保局陸尚輝(當時一便衣指著他,誤導大家說:這位是陳主任,就是陳昌興「610的頭目」)帶領十幾個人,其中有幾個穿警服,也有些是便衣,氣勢洶洶闖進法輪功學員廖玉英老人家裏。當時,麥偉蓮幫廖婆婆(83歲)搞衛生,還有一位去幫提水的法輪功學員黃英蓮在廖婆婆家裏。陸尚輝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就指使手下樓上樓下四處亂翻,其中一個便衣一腳踹開房門,把廖玉英私人物品:幾十本法輪功書籍全部搶走;這時剛好崔芬來探望廖婆婆,警察也把她帶走。警察搶了黃英蓮的手提電腦,接著又去她家抄家,搶走幾十本法輪功書籍,並把麥偉蓮、黃英蓮和崔芬強制綁架到大衙派出所非法審問。

在派出所,幾位法輪功學員受到威脅恐嚇,要她們寫「保證」七月份不能離開電白、不能出去散發傳單等。在無任何證件的情況下,中共警察非法抄了麥偉蓮的租住房屋。麥偉蓮居無所定,又無家可歸,重新租住房屋。但是,都給電白610人員監控到,麥偉蓮幾次險些被綁架。

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一日上午十點左右,茂名市電白區林頭鎮政府幹部、林頭派出所幾個警察命令大衙居委會人員陳宗志、盧其存等四人帶路,有的穿警服,有的不穿,還有幾個女人,一行十幾個人(門外還有十來人)闖到林頭鎮大衙社區廖玉英家圍捕搶劫。廖玉英不開門,警察用鉗子撬開鎖,瘋狂闖入。

當時在家的有廖玉英、廖玉英的兒媳雇來照顧廖玉英的法輪功學員麥偉蓮、買菜順路去廖玉英家坐坐的法輪功學員鄧玉蓮,還有一位未修煉法輪功的老奶奶,也像平常一樣去買菜路過時會進來坐坐聊天。警察闖入後像強盜一樣亂翻,搶走了所有的大法書籍和大法師父的法像,然後把她們四個帶走,還換上新鎖鎖了大門。

到了下午五點左右,居委會一個人又帶穿著警服的一個人來抄家,所有角落都翻透,所有與大法有關的物品都洗劫一空,老奶奶身上買菜剩下的真相幣也被搶走了。據鄰居們說,這幫人提了好幾袋東西和一箱子出來。當時很多常人圍觀評論:「這幫人真是強盜,一定要控告他們!」

麥偉蓮被關在林頭派出所的第三天,被綁架到茂名化州市拘留所拘留十天。家屬聘請律師維權,家屬請律師給麥偉蓮存了100元錢(有收據),化州拘留居然說,沒有收到。

五月二日上午,家屬去接人,拘留所不放人,說明天才到期。五月三日上午,家屬去拘留所接到麥偉蓮,可是,拘留所不給她釋放證,說給林頭派出所。化州拘留所超期關押麥偉蓮、鄧玉瓊一天,家屬請律師給麥偉蓮、鄧玉瓊各存了100元錢,化州拘留所居然說,沒有收到,又不給她們釋放證。一個執法拘留所卻不講法律,這是一個法治國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