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學員慶祝法輪大法弘傳三十週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十六日】(明慧記者雪莉柏林報導)二零二二年五月十四日下午,德國柏林法輪功學員在勃蘭登堡門前的巴黎廣場舉行活動,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以及大法洪傳世界三十週年。

學員們在廣場上豎起醒目的大橫幅,還進行了腰鼓表演以及功法演示等。鮮亮的服裝、嘹亮的音樂、歡快的鼓點和優美的功法,令廣場上的各國遊客駐足。

'圖1、2、3、4:二零二二年五月十四日下午,柏林法輪功學員演示功法、表演腰鼓,慶祝法輪大法弘傳三十週年。'
圖1~4:二零二二年五月十四日下午,柏林法輪功學員演示功法、表演腰鼓,慶祝法輪大法弘傳三十週年。

'圖5~8:各國遊客被法輪功學員愉悅的氣氛感染,停下來接過真相傳單,向法輪功學員提問和交談。'
圖5~8:各國遊客被法輪功學員愉悅的氣氛感染,停下來接過真相傳單,向法輪功學員提問和交談。

'圖9~10:遊客在真相攤位前簽名,支持法輪功學員反迫害。'
圖9~10:遊客在真相攤位前簽名,支持法輪功學員反迫害。

土耳其移民:找到衡量好壞的真正標準

五十六歲的帕慕克﹒阿爾坎(Pamuk Alkan)是土耳其移民,她開著一家快餐店。二零一六年秋天,她經過柏林東部的一個公園時看到有人在打坐。她以前聽人說過,打坐可以修煉,可以返本歸真,所以對打坐很感興趣。當時她為自己的健康堪憂,不僅有腸胃疾病,還會沒來由的害怕擔心,容易緊張,看了十二年的心理醫生也沒有起色。

不過,她開始學煉法輪功倒不是因為想好病,而是想了解打坐究竟是怎麼回事。阿爾坎回憶到:「第一次煉功我就看到許多美好的景象。看到自己來到一個神聖莊嚴的寺院。在煉第二套功法時,我看到一位身穿橘黃的衣服、寬腰帶上有銀色花紋的中年亞洲長相的男子在那裏,我感到他在那裏只是為了讓我幸福。我心中滿是喜悅。一會兒這個景象就沒有了。回家後我想,這法輪功一定是非常特別的、非常好的功法。」

'圖11:帕慕克﹒阿爾坎(Pamuk Alkan)慶幸自己在修煉大法後,找到了衡量好壞的真正標準。'
圖11:帕慕克﹒阿爾坎(Pamuk Alkan)慶幸自己在修煉大法後,找到了衡量好壞的真正標準。

「初期煉功我還看到鮮花、五彩的光、星星等等。後來我還看到了法輪。學會功法後大概過了半年,我得到了一本《轉法輪》,讀完一遍後我完全明白了。」阿爾坎說。

那時她每天工作時間很長,幾乎是連軸轉。除了店面還有員工管理和其它雜事,事事親力親為,修煉大法前,每天高強度工作讓她常常失眠。她說:「以前回到家第一件事是泡澡放鬆身體。睡覺前還要把自己的雙手用繃帶綁起來,不然它們就會發疼,綁起來睡會好些。」「但我還是常常直到三、四點還睡不著。」

自從開始讀《轉法輪》,困擾阿爾坎的失眠就徹底消失了。

「煉功後忽然有一天,我發現自己不用泡澡放鬆身體了。大概過了大半年,一天我打開抽屜忽然發現,呃,怎麼繃帶還都在,沒用過?忽然發現自己已經很久不用繃帶了。」

阿爾坎非常喜歡讀《轉法輪》這本書。因為這本書讓她對心裏糾結的事情豁然開朗。她說:「學大法後,明白了衡量好壞的唯一標準是真、善、忍,就知道甚麼是對的,也敢於說出來了。」

七十歲老年弟子:感恩師父把大法傳給所有人

在打腰鼓的學員中,有一位七十多歲的女學員田明珍女士,幾個小時的腰鼓表演,她說:「一點兒都不累。」

'圖12:七十多歲的田明珍(左一)女士說:幾個小時的腰鼓表演,一點兒都不累。'
圖12:七十多歲的田明珍(左一)女士說:幾個小時的腰鼓表演,一點兒都不累。

田明珍的先生一九九八年在自己工作的地毯廠裏就學煉了法輪功。當時,先生也讓她煉,但她一開始沒煉。她說:「我們有四畝蘋果地,地裏幹完活兒挺累的,我就不想學。有一次我在地裏摘地瓜,一下子腰不能動了,地瓜也扔了一地。」

她勉強回到家裏,尋思「打個坐吧」,其實她自己也不知道這念頭哪兒來的,她想:反正也不能動了,就打坐吧。她坐著坐著,忽然感覺背後有個東西「咕咚」砸在腰部,不疼,她也不管它,就這麼雙盤坐了一小時。

她說:「那天打完坐我就能下地了,我尋思『這功咋這麼好』,我走幾步,腰也不疼了。再去摘地瓜,甚麼事兒也沒有了。」

那是她第一次煉功,動作是看她先生煉,她記住了,自己就會了。以後先生再叫她一起煉,她就一起煉了。過了段時間,原先的頭痛、頸椎痛、肩周炎、腰痛,很多的病都沒有了。

如今在柏林,她和老伴每個禮拜去大使館和平抗議,風雨無阻。她由衷感恩李洪志大師把法輪大法傳給所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