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正念 在大法中走向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正式修煉法輪大法的,那時我還是一名學生。在大法中修煉已有二十五年了,我也步入了中年。

(一)風雨欲來的痛苦煎熬

前年年底,單位書記反覆找我,勸我放棄對大法的信仰,讓我寫所謂「三書」,說不寫就會影響工作,影響孩子甚麼的。每次她找我之前,我身體就會感覺到那個陰性的場,同時身體出現跟以前曾經被邪惡綁架時很類似的不正確狀態,心慌,小腹裏發癢,身體有虛脫的感覺,思想中也壓下來很多各種負面的幻象。後來,還有街道的人領著邪悟的人以及市裏610的人來我單位,騷擾我,企圖轉化我。

在身體和思想被嚴重干擾時,我當時的正念也很弱,感覺思維有些斷片兒,原本背過的法很費勁的想也想不起來,好不容易想起來也感覺很飄,想發正念思想也集中不起來,感覺自己好像站在一個碩大無比的碗的邊緣,自己只是一個常人,只是用人的意志力在堅守著自己的底線。內心感覺很煎熬很苦。

但慈悲的師父一直在利用身邊的同修在鼓勵我,給我指引方向,陪我一起多學法,多發正念,我也努力的向內找出自己的各種人心,在思想中清除它,行為上努力歸正。

(二)反迫害不斷歸正

單位單獨騰出一間辦公室,讓街道的人和邪悟的人來跟我談話。科室負責人說是因為邪黨開兩會,要這麼「學」兩週。

回來跟小組的同修說,甲乙同修和丈夫同修都認為我不應該配合邪惡的迫害了。第一天是被騙的,第二天這不就是配合了邪惡的迫害嗎?!就是不去上班了!堅決不能承認邪惡的迫害!週三早上,我給科室負責人和書記打電話告訴她們我身體不舒服請假。打電話中我一直劇烈頻繁的咳嗽。她們說給一天假讓我好好休息。丈夫說:感覺我心不正啊!我也感覺咋就打電話的時候劇烈咳嗽呢?他讓我看看《各地講法五》。因為我一直都沒系統學過師父在各地的其他講法。我開始認真的學這本法。我意識到自己不能主動承受迫害。

週三休息了,那週四我還是得去啊!甲乙同修再次提醒我,還是不應該去。我當時也知道同修說的對,可就是感覺做到又很難。同修告訴我也不要強為。繼續學《各地講法五》,我心裏知道反迫害是對的,可還是下不了決心不去。平時很依賴丈夫同修,可要做決定這天晚上他上夜班。晚上接孩子時,我一下子睡過站了,到了那邊的終點。第二天早上送孩子,居然坐反了車,又把我拉到了那邊的終點。這是從來沒有的。因為我們單位就跟孩子的學校一樣得在中途下車,但如果去同修家學法就得在終點下車。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不要去上班,要去同修家學法。心中一下豁然開朗。

來到同修家,同修一點也不奇怪,說就知道我一定不會去的。我說我一直猶豫不決,是師父點化我了,我才決定不去上班了。結果同修甲一臉嚴肅的跟我說:「你不能老憑著感覺修啊!這沒有根兒啊!應該守著這部法,憑著在法中悟到的法理修,這樣才有根兒啊!」我恍然大悟,覺的同修說的真對啊!

我給書記和科室負責人發了同樣一條消息,大致意思是,我自從上班這些年一直都身體健康,內心陽光,兢兢業業的好好工作,不計個人名利,在哪裏都做一個好人,這一切都是因為有信仰的支撐。可是單位無端的找人跟我所謂的談話,強迫我放棄信仰。給我帶來很大的精神上的壓力和身體上的不適。導致我吃不好,睡不好,頻繁咳嗽,心慌,小腹不適,腹瀉等,這都是以前沒有的。我都幾年沒休工齡假了,我現在需要調整一下我的身心狀態,我熱愛我的工作,我會以更好的健康的狀態回去繼續努力工作。那天發完消息,沒等她們回覆,我就把手機關機,扔在家裏,去學法小組學法去了。放下人心,做出了修煉人正確的選擇,感覺一身輕鬆。

(三)主動講清真相陰霾盡散

四月中旬的一天,那天是個星期五,書記在電話裏跟我緊張的說,當天區政法委找到主管我們部門的局裏負責人和我們單位的第一負責人及書記(後來得知中央政法委在我地區把我區抽為檢查對像),說下個週一要送我去培訓班(洗腦班),讓我週六給她答覆,如果可以簽「三書」她們就儘量去申請看能不能不讓我去洗腦班。週六我回覆她一條信息,告訴她我不會簽字,也不去洗腦班。

週一,我沒去上班,在家靜心多學法,發正念。週二早上我有了想去單位給負責人講真相的想法。不能讓眾生以為大法弟子不去上班是不要工作了。大法弟子的行為不能阻礙眾生得救的邪惡因素。我和丈夫先去了同修家集體發了一個長時間的正念。可要去前,我一下子狀態又不好了,全身無力,思維又有點斷片兒。坐在車裏,丈夫同修問我好幾遍去不去了。當時我就是知道很多事情是有一個機緣成熟的問題的,我冥冥中感到就是應該今天去。我心一橫說去吧。車子啟動了,可我腦子裏是空空的,也沒有了怕的感覺。就是有些疲勞,感覺狀態不咋好。一路上我在心裏求師尊加持弟子能正念正行。我就想,我得走正走好這一步啊!

領導們開會,我開始沒見到院長,分別見到科室負責人和另幾個同事,我抓緊時間跟她們講我為啥沒上班。科室負責人為了保護我,勸我先請一個星期工齡假。領我去人事科找人打印請假單子。她給我簽好字後,讓我去找我這個部門的負責人和書記分別簽字。這個部門負責人沒在,屋裏其他人給她打電話,我聽見她說不給假。我轉身要走,她說啥也讓我等負責人回來,我一想,這小孩是想聽真相吧!我就開始跟她講,那個部門負責人一回來就跟我解釋為啥不給我假。我當面把那張請假的單子撕碎了(當時心裏有點不高興了,行為上也有點過激)我意識到,請工齡假好像不咋正啊!我得上樓去找院長堂堂正正講清真相。

門關著,我敲了幾下,沒動靜。發現旁邊屋子裏坐個人,吃飯呢(其實這個人就是院長,只是她沒戴眼鏡,頭髮紮起來了,五官面貌我以前也沒仔細瞅過。)。我以為她是保潔的呢,就問她知不知道院長在不在。她態度挺衝的,問我幹啥。我想她可能就是院長本人吧?我說:「抱歉,我沒認出來是您。我有一些話想找您說,您先吃飯吧,我去外邊等您。」這時,財會科長從裏邊出來也坐在院長對面吃飯。院長沒有讓我出去,說:「有啥話你就在這兒講吧!」

我就開始講我得法前後的巨大變化,講領導所承受壓力的理解,講我為啥不上班。還沒有講完,她變的非常激動,說了很多政治色彩很濃的說辭,還說國家公職人員沒有這點政治覺悟就不配幹這個工作,認為迫害有理,還用金剛經中的甚麼話表示我跟她說這些都進不了她心裏。態度更加強硬,情緒也很激動。與此同時,她吃完了,讓我跟她去辦公室。她越說越生氣,我在心裏默默發正念,清除院長背後阻礙她聽真相的一切邪惡生命及邪惡因素,求師尊加持我的正念。她說到激動的地方,居然破口大罵師父。我當時一下子就感覺自己的慈悲心出來了,特別想哭,不是為自己,是為了眾生!不能叫邪惡毀滅眾生啊!她因為頭腦中灌輸了太多邪黨惡毒的謊言才這樣的!甚至面目都有些猙獰,大聲問我究竟想幹甚麼?我滿懷慈悲的跟她說:「我不想改變您的信仰,更沒想讓您跟我一樣,我只想把我知道的事實真相講給您聽,讓您看清腳下的路,做出正確的抉擇。」

「從上班以來,我一直兢兢業業的工作,無論在哪個崗位都是比別人承擔的工作多,甚至一個人幹出三四個人的工作量。不是因為我傻,是因為修煉法輪功,道德高尚,做事都為別人著想。我在單位,在家裏,在社會上,在哪裏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遇事都積極樂觀,渾身充滿正能量,對國家社會和家庭都起到好的作用。書記打電話說要送我去洗腦班,我才不來上班的,我不來上班不是我不熱愛我的工作,相反我特別熱愛我的工作;我不來上班不是我對家庭對孩子不負責任,相反我在實際中對家庭對孩子比一般人都負責。我這麼一個對國家對社會對家庭都有意義的好人,要把我轉化成甚麼樣呢?洗腦班是凌駕於法律之上的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有很多學員從裏邊出來後,被注射破壞神經的藥物失去了正常的思維,有的肢體被打毒針導致傷殘,甚至還有的被酷刑折磨致死。所以我不能配合這對我強加的一切迫害。請您試想一下,我沒有了健康理性的思維,我拿甚麼工作;我沒有了健全的肢體,我拿甚麼工作;我沒有了生命,我拿甚麼工作?」

後來我還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藏字石,文革,槍口抬高一寸,東南亞海嘯等真相。過程中她沒再說一句話,就安靜的聽完我講的真相。臨走時我說:「我習慣於把醫院當作我的第二個家,您就是這家的家長,今天我來,一個就是想表達我內心對您承受壓力的理解,對您曾經給我所有的幫助和照顧的感激;再一個很重要的就是我要把我知道的真相講給您聽,因為上邊總會有這樣那樣的要求或規定,但我們自己心裏得有數啊!不能當迫害好人的始作俑者,否則自己和家人都會跟著遭殃。總之就是希望您越好我才越高興。衷心的祝願您能有好的未來。打擾您休息了,您再睡一會吧!」

過程中在師尊的巨大加持下,我一直心懷慈悲,語氣平和,頭腦清醒,智慧源源不斷。當我走到門口時,我聽到她哽咽了,有想哭的感覺,輕輕的跟我說了一句:「謝謝。」這一句真心的謝謝,讓我也非常的感動,我知道是師父賦予我的慈悲的力量打開了這個生命的記憶,我為她的得救而高興。我在心裏默默的感謝師父的加持,「謝謝師父!」

我在家休了一個星期,週五晚,科室負責人通知我,說下週一上班吧。我明白是院長明白真相後做出了生命正確的善良的抉擇。講真相真是一把萬能鑰匙,這是我第一次體會到講真相可以不被別人的負面情緒帶動。爭取以後會越做越好。

(四)向內找 去掉人心

說起來真是慚愧,我也是得法比較早的老弟子。可這一路走來,尤其是疫情期間這一年,實在是差勁兒啊!向內找,主要找到以下執著:

(1)求安逸

因為不精進,學法煉功都不能保證,不知不覺看起了手機,主意識也不強,整天迷迷糊糊的。因為水龍頭忘記關了,早上起床把腳趾挫傷了,在家修了一百多天,也沒利用這時間多學法,整天還是老睡覺,看手機,完全忘記了自己大法弟子的責任。

(2)有為

疫情這一年,由於求安逸,放鬆了對自己的修煉,在被舊勢力放大的人心的帶動下,做了很多錯事。科室評優,說服一個人放棄了想爭取的想法,鼓勵另一個人去爭取。還有一件很錯的事就是,科室負責人找我去跟科裏一個疫情期間半年沒上班的同事談,告訴她上邊有文件說半年以上沒上班的人不給發十三薪了,囑咐她不要去告狀,否則單位就決定處分她了,還說如果她不上告,可以趁著這機會跟單位說給她安排一個好的崗位。因為負責人跟我反覆說了一個星期了,說錯過這當口就沒法給那個同事安排崗位了。我就去找那個同事談了。結果當時她還沒咋不樂意,可到了第二天晚上,給我發了很多謾罵指責威脅恐嚇的語音,甚至還說些打打殺殺的讓人聽了比較悚然的話。不學法就是很糊塗啊!咋能犯這錯誤呢!這也都是在顯示心和歡喜心的支配下幹的。管了不應該管的事,沒守德,還造了業。

(3)不修口

因為學法少,經常守不住心性,在各種人心的帶動下說了很多不符合修煉人標準的話。

(4)共產邪靈和黨文化的因素

同修說我有稜角,我發現是共產邪靈的那種狠惡鬥的東西,平時會表現在言行思想中。還有在兢兢業業的工作背後卻隱藏著無意中行為上在配合邪黨的工作。

(5)對正法修煉認識不清楚

還陷在個人修煉中,沒有根本上認清正法修煉的意義。

(五)加強自身修煉,發願勇猛精進

(1)加強自身修煉,脫胎換骨

在這之前,學法煉功很少很少總是不能堅持,只知道遇事向內找,修自己。這段時間,在小組同修和家人同修的陪伴和督促下,基本上保證了每天的學法,煉功(有時也仍有偶然落下的時候)。

在發生這件事之前,走路都感覺腿很沉,上樓就更是累的夠嗆,在這段時間裏,感覺身體不斷的淨化,不斷的淨化。現在身體感覺很輕盈通透。

原來從生完孩子後,有十多年了,就感覺嗓子眼兒那兒有異物感,尤其吃不了生的綠葉蔬菜,尤其像香菜那種絲絲絡絡的更是到嗓子那就噁心嚥不下去。現在那種異物感消失了,甚麼都可以吃了。

飲食習慣改變了,以前很能吃肉,現在不吃也不想,吃了有時就不斷會排出很臭的氣體。以前不喜歡吃蔬菜,現在吃蔬菜感覺很舒服。

(2)發願勇猛精進

在學法中,發現自己以前就像師父在法中說的:「其實還有一些學員他的人心不是修去了,是被嚇住了,嚇的他不敢亂來了,環境稍有寬鬆他還要亂來。」[1]

我現在明白,無論環境甚麼樣,修煉的路上都得像雄獅一樣勇猛精進才行。所以我發願,在這未來所剩不多的路上一定要一直勇猛精進直至圓滿。請求師尊加持弟子的正念。

(六)同修們整體配合,無私付出

從知道單位騷擾我開始,所有知道的同修都在全力的配合,無私的付出。甲、乙夫妻同修主動來我家跟我們集體學法,後來孩子開學後,又改去他們家學法。連續近兩週的時間,同修甲在我萎靡不振,吃不下飯時,每天生活上細緻耐心的照顧我,又陪我大量學法,多發正念,在法理上跟我交流切磋。不斷的鼓勵我,支持我。同修乙得知單位夥同街道,610 人員騷擾我的消息後,第一時間去同修家,把消息告訴同修,並上網曝光。他自己也比以前更加精進,原來三十分鐘的抱輪都不能每天堅持,在那段時間就開始抱輪一個小時了,每天跟甲同修一起早起煉功。上班期間也抽出自己早上和中午時間多學法,跟上我們整體學法的進程。

丈夫同修每天跟我一起煉功,發正念,從小組回家跟我繼續學各地講法。及時幫我指出不足,在法理上跟我切磋,鼓勵我,支持我。

女兒同修也開始主動要求自己讀《轉法輪》。第一次主動跟我發十二點的正念。自己立掌第一次沒倒自己也很高興。有一天回來開心的跟我說,前一天晚上睡不著覺,自己默默的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結果當天上學十四個小時居然一點也沒睏。過程中,她也一直鼓勵我,支持我。高二最後一次期末考試比上一次提高了七十多分。

其他的很多同修們,得知消息後,就一直幫我發正念加持我正念正行。還有一些同修不斷用站內信箱給我寫信鼓勵我。這些都給了我很大的幫助。

所以,過程中,我點點滴滴的提高,每一步的邁出,都浸透著慈悲偉大的師尊的洪恩浩蕩!也浸透著同修們的無私辛苦的付出!

真心感謝同修們的辛苦付出!這讓我們真正形成了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

邪惡的迫害終究不會得逞,大法弟子們卻在這場正邪大戰中煉就的更加成熟了。每一個參與這場戰役的同修都明顯感覺到過程中師尊給予了巨大的加持,就好像把我們整體拔起來一大截,又推了我們一程。修煉從此開啟了一個新的篇章。

結語:

大法弟子修煉路上遇到的事,真的都是好事。不管邪惡表現的如何瘋狂,那只是壞滅前的迴光返照。無論感覺多麼糟糕多麼煎熬的事情,只要始終堅守住正念,對師父對大法堅定不移,最終的結果都一定是邪惡被銷毀、眾生得到救度、大法弟子提高昇華,在大法中走向成熟。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感謝您為弟子們、為眾生、為未來的新宇所付出和承受的一切!弟子無以為報,唯有精進精進再精進!期盼早日滿載眾生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