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 我在這裏守候著你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三日】我生活的城市,風光甚是優美,文化底蘊也較深。百年老建築物比比皆是,廟宇祠堂也不少見,民風也還淳樸,每逢傳統節日每家都拜神燒香的,場面喜慶而吉祥。

在民間,傳統之戲曲節目也特別受到老年人的追捧,熟人之間互相一見面,也會聊幾句:做人要知足常樂啊,凡事且順其自然啦;人在做、天在看,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等等這些勸善的老話。在現今這個物慾橫流的現代社會,電子科學充斥著每個角落;道德已淪喪,古風亦不再的風氣下,相對來說這裏民間的傳統文化保持的好一點。

橋的那一端,是與我較有緣的地方,那裏綠樹成蔭,湖水蕩漾,視野寬敞,環境幽靜。畢竟,講真相之處所不宜嘈雜喧嘩,人心浮躁時講、聽雙方都不得勁,容易徒勞。橋邊,遊人三三兩兩拾級而來,遊園嘛,心境大多閒適,不會太拒絕閒聊。

但也不是誰都能搭訕,看到有閤眼緣的,直觀判斷可以親近點的,我就微笑著主動上前搭話。雖然心裏是祈求著讓眾生都能願意來聽真相,能夠百發百中,但一臨場做法上還是有點出入,不盡如人意之事也常有發生。經過多次調整,近來,套用「姜太公釣魚」的原則,本著「願者上鉤,不願者赴水流」,順其自然,眾生喜興就多講,眾生退卻就停住,不追不趕。這樣一來,我從容的態度反而更能使眾生駐足,聽我講真相。

這個暑期的一個週末,我遇上四位高三的學生,兩男兩女,白白淨淨,一看就是好人家的孩子,蠻有教養的,我一招呼他們就停下來了,可能他們人多,面對陌生的我,毫無防備心,很純。幾句搭訕,知道他們剛高考完,出來閒逛放鬆的,我說先謝謝他們的信任,能停留下來,要耽擱他們幾分鐘聽我說件事(幾個都點頭沒有異議)。我儘量讓自己保持平和,在這種狀態中思路更清晰些。語調也儘量不急不慢,就像跟熟人聊天那樣,娓娓而談。我那天聊的內容,歸納起來,大致從這幾方面切入:

一、六十八年的歷史不能否定上下五千年的歷史

你們都是學子,通讀過古今中外歷史的人。現在的政府一九四九年才建立的,算起來也就是六十八年的歷史。我們是華夏的子孫,上下五千年的歷史。短短的六十八年推行「無神論」的歷史否定了五千年有神的文化的歷史說得過去麼?(他們笑了)哪怕是近代的孫中山、蔣介石也都還是虔誠的基督教徒呢,作為曾經的國家元首,說明他們心中都有信仰,對天地有所敬畏的。無神論導致了中國人甚麼話都說得出口,在學校裏入過團、隊時都得舉著拳頭宣誓「要將生命奉獻給共產主義事業,等等」這樣的話,世上有哪個組織在加入的時候會叫人必須承諾要「奉獻一切、犧牲一切」的,也許只有「黑社會」有吧?假如頭上三尺有神靈的話,那豈不是見證了你自願的對自己下了詛咒了麼?!

所以我們還是得給自己留個心眼,在天地之間把對自己不利的諾言收回來,讓天上的高級生命允許我們撤回在無知的情況下發出的毒誓。我們不要被捆綁,不要被墊背,不要被連累,回歸自由選擇的靈魂,才能在將來不平安的時候能夠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其實啊,執政黨自從建政以來一直推行的無神論,讓人民沒了對天地的敬畏,沒了善惡觀,道德理念一日千里的在下滑,這種行徑已經觸犯了「天條」了,早晚會被老天算總賬的。現在貴州省的平塘鄉已出現了天機了,有塊石頭現出了天然的浮雕方塊字,上面的內容居然是「中國共產黨亡」。(他們都現出驚訝的表情,但沒有排斥的意思)這個你可以上百度搜索「貴州藏字石」就能看到,沒有屏蔽。

二、「真、善、忍」是普世價值觀

可能你們都聽說過法輪功吧?他們臉部微微有點敏感,互看了一眼。你們不用害怕哈(他們有的點頭,有的搖頭。但沒打算挪開腳步),實際上法輪功是提倡「真、善、忍」的,也就是真誠、善良、忍讓這樣的普世價值觀的,誰抵觸了這三個字,那他豈不是就站在了對立面「假、惡、暴」了?

法輪功是教人修身養性,小處能祛病健身,大處則返本歸真的。有緣者選擇了「信」,那麼他們就會去實踐了,無緣者不信,那麼就旁觀好了,也沒必要急急忙忙的妖魔化還踩上一腳吧?這畢竟是一群遵循「真、善、忍」法則而為的普通平凡的老百姓嘛。只是前屆元首江澤民出於人性惡的一面啟動了打壓機制,以一己之私讓數以萬計的百姓蒙上不白之冤。但這事早晚會有說法的,人不治天治。人在做,天在看。就像那會「說話」的石頭(藏字石),就是上天一個警示,是吧?(他們表情很凝重,思索中)

三、中國文字博大精深

我們中國文字內涵博大精深哪,「信仰」兩字就是「人」偏旁的,是人的行為。「佛」、「仙」也是「人」偏旁的,說明也許人能修煉而成呢,「仙」字拆開,它就是「山中的人」嘛,是不是(他們都會意的笑了,氣氛緩和)?以後你們出來工作後,都會去旅遊,那麼到了那些名山大川就會看到許多的古廟道觀,難道歷朝歷代的出家人都是因為悲觀厭世而看破紅塵的麼?我們可是四大文明古國啊,古人並不比我們愚笨;我們也並不比古人聰明,只是現代社會走入了不同形式而已。

雖然現在是科學時代、電子時代、互聯網時代,但我們也不能完全否定了另外空間神佛的存在。遠的不說,就說近代,不是出了個弘一法師李叔同先生嗎?他出身富貴之家,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博覽群書,但為了他的人生目標,最後還是選擇出家修行,晚年時能事先預見他自己離世的準確日子,圓寂前還留下了四字筆墨,上書「悲欣交集」。他也是民國很有名的漫畫家豐子愷的老師(他們幾個立刻嘰喳開了,因其中有個男生看過豐的漫畫書)。

四、人的大腦70%都是被鎖住的

大學的圖書館藏書較豐富,除了所學的專科以外,喜歡讀歷史的可以去書海裏遨遊,不要全迷在遊戲裏,那是外星文化,外星人長的跟我們人可不是一回事哦,我們雖然活在迷中,但是我們是珍貴的人,長的是跟佛菩薩差不多形像的,只是我們是分子構成的細胞組成的肉身,比較粗糙;而佛、菩薩是分子以下的原子、電子、質子……等等更微觀粒子構成的身體,所以可能比我們人來的細膩、玄妙、莊嚴吧……你們都讀過物理,都懂的。

我們這邊只是一百年,還得你是長命百歲。那麼百歲以後去哪裏,很少人去多想了,但肯定是有去處的,假如其它粒子組成的國度都是佛道神引領的,那麼我們百年之後,帶著一個只信科學的靈魂去報告,豈不是被排斥,沒有編製了?那就成了孤魂野鬼了,中元節祭拜的對像(帶著開玩笑語氣說的),去外星人那裏?又不甘心,形像差別太大,比它們漂亮多了,呵呵(也是用調侃語氣說的)。

人降生來這個迷的空間,你們課堂老師可能會聊過現在的人IQ最高的也就是大腦記憶開發了30%,科學家之類的吧,一般人據說都是5%-10%左右吧。那麼70%-95%的記憶跑哪裏去了呢?可能就是轉生時被有意閉鎖掉,也許那就是每個人自己歷代轉生的記憶呢,就像佛家講的六道輪迴的轉生一樣。人並不是只有一生一世,一了百了。所以人要儘量做好,因為後果得自己負的。

五、題外話:男要誠實厚道 女要守身如玉

看他們還沒要走的意思,我就多說點題外話。你們讀大學要用功學好專業,將來就業筆試、面試就能從容點,駕輕就熟。找一份好的工作,再實現人生的目標就容易點,古人云:有恆產,才有恆心。要不經濟上整天捉襟見肘的,只顧糊口,精力都去應付生活了,哪裏顧得上精神的追求啊!男孩子在社會上競爭的心理總會比女孩子強很多,但可別踩別人的肩膀上去得到好處,要公平博取,努力過了,然後是你的才能獲取,不是你的我們也別硬爭,神佛也許會均衡著這一切。

你得到了你不該得的,那麼在不久的將來,你可能就會失去你原本應該得到的福分。所以想方設法得來的東西真是不划算呢,有時你以為你通過強爭才得到,其實沒有,你以為是偶然的,也許其實是必然。是不?(他們都很認可)

女孩子呢,到了大學可能會談戀愛,在不影響學業的情況下也無可厚非,你不談對人家那男孩子也不夠了解嘛。但是有句成語叫「守身如玉」,談歸談,女孩子最珍貴的東西還是要留給將來能對你負責任的丈夫,純潔的女人才能獲得丈夫的尊敬和長輩的疼愛。再說了,這麼純潔可愛,假如有神佛監察人的行為的話,神佛也會賜福的啊,你們覺得是不(兩女孩害羞的笑著點頭,也沒抵觸)?

六、最後,人要會給自己留底線

你們家裏都有長輩,平時有沒在家裏念叨點老話教育你們:海水啊是潮漲潮退,月亮也是月圓月缺的,那麼人的一生肯定也是起伏不定的。在關鍵時刻,人顯的渺小而無助,所以人才會凡事給自己留後路、留底線。我說的這一番話啊,你們就當給自己的手機留一格電好了。起碼,手機剩下一格電,信息電話進來,你還可以接收得到;你要是甚麼都不信,就是甚麼都要眼見為實了,一格電都不留了,相當於關機,那意味著再重要的信息都跟你無關了,是不是?(他們又點頭了)。

隨後我從挎包裏拿出大冊子《天地蒼生》和《希望》送給他們,男的送那本天壇公園和蘇格拉底封面的,女的送林耶凡封面的,吩咐他們有興趣可以交換看,就當開闊視野吧,不用想法太多。他們雙手接過,很輕鬆的表示會了解書刊的內容。臨別時我建議留下了他們的姓及名中的一個字作為「三退」所用,我說我們畢竟是萍水相逢,這樣既能保平安,又可以保護好你們的隱私嘛,大家欣然表示同意。有的朝我彎腰致禮,我也親切的看著他們的青春的臉龐,微笑的致意著,謝謝他們的耐心,彼此揮手道別。

說了很多話,估計有二十多分鐘左右吧,我不由得找個樹蔭下歇會,拿出小水壺喝水解渴。近處,綠草如茵,兩隻白黃色相間的蝴蝶輕慢的飛撲著;遠處,湖水波光粼粼,數隻蜻蜓點水帶出了圈圈漣漪;抬頭望望天空,藍天白雲,雲捲雲舒,變幻無窮。美景當前,真是令人心曠神怡,剛剛酷暑帶來的燥熱一掃而光。平心而論,如此美妙的風景,如果不出來守候眾生的話,平時是無暇來閒逛觀賞的。心裏倏地暗暗一笑:這算是偏得吧?小息了一會,平復下心情,眼光又抬起來接觸遊人,靜待下一撥有緣人的出現。

結語

真正出來尋找世人講真相,還實踐不到四年。這幾年雲遊於天地間,寒來暑往,看盡了綠葉抽芽、春花爛漫;夏荷冒尖、綠竹滴翠;桂花飄香、黃葉飄零;寒風凜冽、冬景肅殺。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感受著季節的明顯變化,感歎著世間的無常:一年四季匆匆穿梭而過,時光荏苒,人來世上走一遭,真如白駒過隙,轉眼即逝,不珍惜能行嗎?!當碰到心裏有障礙時、執著心難去時、安逸懈怠時、被世人所不屑時、甚至威脅要舉報時……我都儘量的、適時的調整好身心,保存正念能持續地兌現著歷史的誓願。

眾生,我在這裏守候著你們!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