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的成長過程證實法輪大法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十日】在兒子四歲時,我有幸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修煉後,看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有人管孩子也發火,簡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著那樣,你自己不要真正動氣,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我為自己以前經常打罵兒子而感到內疚和自責。其實兒子還那麼小,也不是一個調皮的孩子,而是我的脾氣太火暴了。我決心按著師父的教導改變自己,不動氣,真正理智的教育兒子。慢慢的我發現自己真的能做到了。

那時晚上兒子睡覺時,我就陪著他坐在床上,讀《轉法輪》給他聽。我怕他沒聽進去,常常讀了一句,就問他:「我剛才讀的是甚麼?」兒子都能一字不落的說出來。這樣兒子每晚都能在睡覺前聽一會兒法。兒子還能背誦《洪吟》裏的一些詩詞及《精進要旨》裏的一些短的經文。真、善、忍的法理在幼小兒子的心裏埋了下來。

我修煉前,兒子體質不太好,常常感冒、咳嗽,經常給他吃藥。自從給他讀法後,兒子就很少得病了。我印象中只有發過兩次燒,都是在晚上才發現他發燒的。我就問他:是不是大法小弟子?他都說是。問他是打針吃藥還是學法?他都說要學法,不吃藥不打針。於是我就給他讀法。這樣他睡一覺,出一身汗,第二天便退燒了,完全正常了。以前遇到這種情況,打針吃藥都不可能好的這麼快。

兒子與別的小朋友發生矛盾時,我就告訴他要忍,這樣兒子從小就很乖,很會忍讓,從不與其他孩子吵架、打架。還把自己的零食與小朋友分享。他上學後,愛學習,成績也是名列前茅,幾乎不用我操甚麼心。

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三年這幾年中,我被邪黨非法關押、勞教。那段時間,由於丈夫要上班,同時兒子自己也喜歡在外面玩,沒有用心管兒子,兒子是由爺爺照顧。由於聽信邪黨的謊言,再加上邪黨對我及家人的迫害,孩子的爺爺對大法與大法弟子有誤解和偏見,也時不時的影響著我兒子,加上老人家很溺愛孫子,慢慢的兒子變的有點任性了。聽說他那時有時還不願上學,他爺爺也不管,隨著他。

我回到家後,發現兒子變的有些急躁與叛逆,有時還和同學打架。有一次他和同學打了一架,我責怪了他幾句,他生氣的說:「你不回來更好!」我聽了沒動心,也沒有著急,知道需要一些時間才能糾正孩子的毛病。

由於邪黨的迫害在兒子的心中留下了陰影,再加上他爺爺對他的影響,兒子開始不太願意聽我講真相。我就在他在家時播放真相光盤。開始幾次他不看就出去了,我沒放棄,依舊這樣做著。終於有一天我發現,兒子在我播放光盤時,本來他已經出去了,卻把門開了一條縫,探著小腦袋在門縫裏偷偷的看我播放的光盤。這次以後,他變了很多,我給他講真相,也能聽了,還常常幫我疊真相資料。

他讀小學六年級時,參加全市的「語數」聯賽,恰好同事家的兩個孩子得了鄉村組(我們都住在鄉下的單位宿舍裏)的一等獎,這兩個孩子和我兒子是一個班的,兒子只得了鄉村組的二等獎。丈夫覺的兒子沒得一等獎,還趕不上同事的孩子,讓他這位家長丟了面子,就把責任推到我身上,說是因為我修煉大法被關押才導致沒有教育好兒子。有一次兒子不願參加補課,丈夫當著我的面狠狠的打了兒子一頓後,摔門而去。我知道他是把對我的怨氣發到了孩子身上。我把泣不成聲的兒子抱在懷裏,安慰他,稱讚他的優點,鼓勵他不要洩氣,他能做好,不讓爸爸看低自己。從那以後兒子不再拒絕補課。

兒子參加考試時,我叮囑他要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只是希望他不要慌,能正常發揮,兒子照做了。考完試兒子說,語文考試卷最後一道題是要排出十二生肖的順序。兒子本來不知道這順序,但看著題目中給出的打亂的十二生肖的圖表,他卻突然明白了正確的順序。這道題是六分。這道題是師生們都沒意料到的,幾乎沒幾個考生能做對。兒子這道題做對了,考分竟然排在市一所重點中學的前十名。全市只有兩所重點中學。兒子的考分是我們這個鎮上的最高分。這都是我們始料未及的。因為我兒子的成績只是在他們班裏排前幾名,要想在全市名列前十,那還是像做夢一樣難以達到。

市重點中學的前二十名可以免去五千元的建校費。我們其實存了五千元錢,是想用來裝修房子的。我一直想搬出單位宿舍。因為單位受邪黨的指使,安排人暗中監視我的行動;單位宿舍有圍牆,出入都得走大門,大門由專人看守,我出去發資料很不方便。那年我家在城裏買了房子,借了一部份錢,後來好不容易存了五千元錢,想早點把房子裝修好,早點搬出單位宿舍。可又覺的兒子考入重點中學需要五千元建校費,只好放棄了裝修房子的念頭。當時我還和丈夫開玩笑說:「如果兒子能考到前二十名,那就不用交建校費了,我們就可以裝修房子了。可這是不可能的!」

沒想到夢想成真!兒子免交的五千元建校費,我用來裝修了房子,當年我家就搬到了城裏,這樣總算擺脫了單位對我的監控,也方便了我做講真相的事了。我知道我兒子在考試中的超常發揮,是師父對弟子的慈悲保護啊!

讀完初二,兒子考到了省城的一所重點中學的下屬的寄宿制學校。兒子在班上不但學習成績名列前茅,各個方面表現都很優秀。每到雙休日,當地的學生都回家了,整幢宿舍樓差不多只剩下兒子一個人在住,但兒子不怕,連老師們都不得不佩服,說兒子的獨立性強,這孩子太乖了。本來有生活老師幫著寄宿生洗衣服,但兒子的衣服總是自己洗。班主任不久發來短信說:感謝我們家長教出了這麼優秀的孩子。

中考時兒子考到了省城的這所重點中學。高一的班主任給兒子的評語中有這麼幾句話:「你很老實本份,每次搞公共衛生,你總是最後一個進教室。」班主任的意思是說其他同學還沒等把衛生搞徹底就急忙進教室了,可我兒子總是一個人把剩下的公共衛生搞完才回教室。我有一次去參加家長會,得知兒子班上有一個女生摔斷了腿,需要人背著上樓,我兒子自告奮勇的承擔了這個任務。所以無論老師、還是同學都對我兒子讚不絕口。

每次和兒子上超市買了東西,兒子總是搶著自己提,讓我提很少一點,甚至不要我提。有時看到他提著幾大袋很重的東西,途中也不停歇,一口氣兒提到家,我有點心疼又有點欣慰。可以說兒子從小到大都沒讓我操過甚麼心。

高中階段,班上只剩下兩個人沒入團了,兒子是其中一個,班主任對兒子說不入團會影響上大學的。面對班主任的壓力,兒子始終沒當回事。一次放暑假時,我問他考試中有沒有出現過誣蔑大法的題目,兒子想起來了,說有一次政治考試中出現過,他按中共要求的得分的標準做了。我告訴他這樣做不對及其後果,兒子明白了自己的錯,同意寫了鄭重聲明,聲明自己的言行作廢發到了明慧網上。高考中兒子以優異的成績考入自己理想的大學。

在大學階段,兒子也一直沒入黨。在臨近畢業時,兒子被江南一省城的事業單位錄用。兒子的事業可謂一帆風順。我哥嫂花了數十萬元錢給我的姪子找培訓機構,姪子最後才考上公務員。有一次我對兒子說:「你沒花一分錢就進了事業單位,這都是你善良得的福報啊!」兒子稱是。

我修煉大法的這二十多年來,兒子從沒上過醫院,身體一直很健康,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現在事業順利。而且兒子沒有甚麼不良習氣,路一直走的很正。這一切,都源自於大法。兒子小時候學過大法,雖然後來沒修大法,但他知道大法好,支持我修煉,所以兒子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下,一直健康的成長著。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