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的人全將槍口抬高一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三十日】四月的一天,我把孫子送到學校後,就帶著孫女來到了公交總站,這裏是我經常來講真相的地方。剛到不一會,就過來一對青年男女,他們問我:阿姨,你有優盤嗎?能上動態網、明慧網的。我說:有,能上。他們說:給我們兩個吧。我說:行。就從包裏取出了兩個優盤給了對方。

他們又問怎麼用呀?我告訴他們:這個優盤是兩用,小頭插口插在手機上就行,大頭插口可在電腦上用。裏邊的內容可多了,《有健康1+1》,有電影《為你而來》、《危難時刻》、《清華學子》,有歷史故事片《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九評共產黨》等好多內容。大多你們都沒有聽說過。這是真實的歷史故事片,這與你的生命息息相關,拿回去好好的看一下,只要你看明白了,就會有個美好的未來。

接著我給他們講了真相,並勸他們三退。剛說完,男的對著我身後的人說:兄弟們來了。接著對我說:你給他們幾個優盤吧。我轉過身一看,從警車上下來了六個人,都是穿警服的。女的對他們說:我們走了,拜拜!我仍然對他們喊:「記住九字真言!」

瞬間,六個警察一下就把我圍了個水泄不通,一警察說:叫你喊!把你包裏的東西掏出來!這時我的小孫女嚇得哇哇大哭,我把小孫女抱起來告訴她說:別怕,他們不是壞人,他們跟你寶貝一樣,都是師父的親人。其中一警察說:我們是好人,寶貝,叔叔抱抱。他就跟我奪孩子。孫女不跟他走,他就把我剛才送出的兩個優盤及真相小冊子讓我孫女看,並問她:這些是不是你奶奶的東西?小孫女不吱聲。我對孫女說:告訴他們,沒關係。小孫女說:這些東西都是我奶奶的。警察說:小孩不會撒謊,你還有啥可說的?把你的包拿過來。我說:住手!你們先把搜查證拿出來,你們的姓名、職務、幹啥的?是哪個公安局的?

他們不報,並強行將我推上警車。我說:不行,我開電動車在前邊走,你們在後邊跟著。其中一人說:不行,把你的電動車鎖上,上我們的車。我說:那孩子咋辦?一警察說:那就先送孩子回家。我說:不行,家裏沒人。警察說:帶回所裏,叫她爸媽來領。我說:不行,那就送到美術學校。另一個警察說:聽您的。然後就把我孫女送到了美術學校。一進學校大門,美術老師看到警察押著我和小孫女,嚇壞了。我說:不用怕,他們不會難為我的。你把孩子照看好,我就放心了。

警察兩次讓我回家

我把孩子交給了美術老師,就上了警車,隨後這些警察也上了警車,可他們就不開車走。我就問:咋不開車呀?警察說:你回去照顧孩子吧。我說:既然有人舉報了我,那就去你們那裏認一下門。其中一人說:那裏邊和這裏可不一樣呀!不是你想進就進,想出就可出的,你以為是回娘家呀?我說:我的二老都去世了,就當作回一次娘家吧。

另外一人說:今天可碰上大人物了,軟硬都不吃。我說:開車走吧。在車裏我沒有給他們講真相,而是在心裏發了一個願:「師父呀,讓公安局所有的好人,從上級到下級都能聽到真相,有一個講一個,有一對講一對,不能有一個被漏掉,請師父給弟子智慧吧!不爭氣的弟子不會給您丟臉的,我會像孫悟空一樣,鑽到妖精肚子裏,叫他們怎麼樣就怎麼樣!二十幾年了,您的法在弟子的心中深深地紮下了根,這也是我心中的秘密。」

後來,我就背法「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背著背著,車就到了派出所,下車後警察說:你現在走還來得及。我說:都到了,不進門走了以後會留下遺憾的。警察說:那就進吧。

三換「審」訊室

走進大門,這些警察就翻臉不認人了,所長問:抓回來了?警察說:夠你審的,可是個大人物。他們把我帶到一個審訊室,警察說:你先坐下,把你包裏的東西全部掏出來。我回答:不行,先把你的名字、職稱、搜查證及你是公安哪個部門的?都說出來。警察說:你是嫌疑人,我在審你,對不對?我說:今天不是審與被審的關係。今天是救度與被救度的關係,你明白嗎?警察說:你的意思是你先審我們,你在台上坐?我說:不全是。你們聽著,第一,法輪功是正法,是宇宙大法,是造就我們生命的根;第二,法輪功不是邪教;第三,如果人人都煉法輪功,將來你的小孩都得讓我帶,比他父母都帶的好。因為修煉法輪功對人對國家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說白了,就是修佛修神呢。

其中一人說:你不要說了,這個審訊室門不能關,你的聲音太大了,把整個所都震動了。我一看:警察們都在門外偷聽呢!

隨後又換了一個審訊室。警察叫我坐鐵椅子,我說:這玩意,裝不下我吧?那警察說:那你就試一試?我想:那就試一試吧。我上去一坐,有個警察說:關不上門。光你的肚子也裝不下呀?你哪是犯人,你是彌勒佛吧?我說:我不是彌勒佛,可是我的師父造就了千千萬萬個如來佛。孩子們,你們不要再胡來,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功師父讓我救你們來了。你們今天對法輪功的態度,就是在擺放你們生命生與死的位置,法輪功在救全世界的人,你要清楚。

其中一警察拿來一把椅子,讓我坐下講。一個警察問我:你叫甚麼?姓甚麼?住哪裏?我回答:為了不讓你們造業(犯罪),三個小時後我再告訴你。他們無可奈何地走了。我轉過身回頭一看,好幾個警察都在門外站著呢,我讓他們進來,想與他們聊一聊,可他們誰也不敢進來。我問他們:你們頭頭呢?無人回答。我又問:你們的所長呢?站在後排的一個人說:叫我哪?我說:對,你近前說話。所長看這麼多警察在看,聲音太大、影響也太大,隨後拿上椅子,叫我換到第三個審訊室,讓我坐下,他也坐下了。

這時我的嗓子乾得冒煙,口渴的不行,胸脯像針扎的一樣難受,我左手捂著胸脯說:能不能給點水喝呀?所長說:報了姓名就給你水喝。我說:我說了,三個小時後告訴你們,現在還差十分鐘呢!所長就喊一警察:給阿姨倒杯水來。不一會警察就拿來了一紙杯水,我一看也太小了,說:這個也太小了,拿一個水瓢舀水來。回答說:這裏沒有水瓢。我喝了一杯又一杯後,所長說:這回水也喝了,三個小時也到了,該說了吧?就在這時,外邊來了一個警察,手裏拿著打印出來的我丈夫、兒子、兒媳等家人的有關信息。後來得知是他們到我孫女的美術學校裏調查來的。

「審」問我的一個警察說:你不說叫甚麼、姓甚麼?你看我們這不都有了。你是不是叫某某某嗎?我說:你知道了還問甚麼?快給我倒水吧。所長看了看我說:怎麼看你好面熟呀?我說:好哇,我師父說了:「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經是我的親人」[2]。這包括你、我、他,都是師父的親人。你也是我的親人。我還有個要求。所長說:你有啥要求?我說:把你的手下,警察、做飯的、搞衛生的不管是幹甚麼的,都叫來,和我見見面,了卻一下我的心願,漏掉一個你罪大如山、如天,你懂嗎?所長說:行。

第一撥進來了三個,有一個人很邪惡,那個人眼睛看著我的眼睛好大一會;另兩個人比較善。我問他們叫甚麼?姓甚麼?說一下,上學時入過少先隊嗎?入過共青團、共產黨嗎?兩個善的人回答了我的問話,看著惡的人不回答,還想發惡。這時師父的法又一次顯現。我和他的四目相對了五分鐘,隨後他灰溜溜的走了。

就這樣,一共來了四撥,一撥一撥我反覆的講真相,講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這是萬古不遇的機緣,你們可要珍惜呀!我師父為救蒼穹,承擔了全人類的罪,大法弟子為了救眾生,冒著被抓、被打、被迫害講真相,都是為你們而來。

所長最後進來說:講完了沒有?我說:沒有。他說:還有誰?我說:你呀!所長說:你不會也讓我「三退」保平安吧?我說:會的,你先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功是正法、宇宙大法、是造就我們生命的法。所長說:今天你走不了了。我回答:今天就沒想回去。所長說:法輪功是X教你不知道嗎?我說:這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造的謊言,他已被全世界很多國家起訴……

所長把手機上誹謗法輪功的視頻給我看,我說:現在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大多是口頭傳達,讓你們背黑鍋。我還給他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真相。負責「審」我的警察說:六點了,還沒審呢,不要和她談了。你叫甚麼?住哪?去家看看成嗎?我說:成。並不斷的囑咐所長:記住我告訴你的話。所長點點頭,去吃飯了。飯後已是八點,所長問:你住哪?我說:我沒家。所長說:那就去你住的地方。我說:家裏人都不喜歡我。所長說:那你今晚住哪?也得有個洗臉的地方。我說:火車站、馬路邊,你們給找個臨時住的地方也行。

這期間,他們派人找到了我兒子住的地方,隨後就把我帶到了兒子的家,警察問我兒子:你認識這個人嗎?兒子說:這是我媽。警察接著說:你媽被人舉報了,來你家看看。並要搜查我住的房間。兒子和丈夫講:你們不用翻這家,這裏沒有法輪功那個東西,這麼多年我們沒給她一分錢,給錢就買優盤資料;外面的資料她不敢往回拿,拿回家的都被我們銷毀了。這麼多年來我們怎麼勸,都不行,你們給看管吧,我們也管不了。警察豎起大拇指說:真是好兄弟,你們家人替我們看著吧。你們到派出所簽個字,就把她領回來吧。

堅決不寫「五書」

我又隨警察回到了派出所,所長拿紙對我說:簽個字吧!我問:簽甚麼?他說:「五書」決裂書、悔過書等等。說完就往外走,我高聲的說道:站住,你的眼睛看著我的眼睛,不許動。你想我會寫嗎?可能嗎?那是人說了算的嗎?不一會工夫,所長就灰溜溜走了。

又進來一個警察勸我,並威脅我,說所長可狠了。不一會所長又進來了。我說:嗓子都幹了,再給我倒杯水喝。所長講:你都喝了七杯了,還要喝?我們都快成法輪功學員了,你趕快回家吧,你不用簽字了,你也不用寫「五書」了,我這個所長當的,跟你一樣,胸脯疼的像針扎一樣,你再不走我就受不了了。

我看到他確實是手捂著胸脯一陣一陣的疼。我說:我走了,明天上午我再來。所長一聽我還來,就說:你可千萬別來了。我說:我還沒把你救了呢。他說:你不是就為了讓我退黨嗎?我姓啥叫啥,你知道就行。我還說:十四種邪教裏沒有法輪功,沒有紅頭文件,你還沒認同法輪功是正法!所長講:都聽你的,你快走吧。

我說:走也行,不過你再碰到有不明真相人舉報法輪功的,你能不能不出警?能不能敷衍一下?能不能槍口抬高一釐米?所長說:我抬高一米。「審」我的警察說:我也抬高一米。其他警察看他倆都抬高一米,那七個警察也分別說:我也抬高一米。一會工夫,就抬高了九米。一個警察說:大姨,這回該回去了吧?所長說:送大姨回家。

一場正邪大戰就這樣勝利的結束了。

整理者後記

這位同修回家後,感謝師尊的加持,感謝師尊給她的智慧,讓又一撥生命得救了。談到最後,這位同修很內疚,認為自己修得不好,在外面救了很多的人,可家裏人沒有明白真相,還在造業,愧對師尊。救度家人難度很大,同修表示在有限的時間裏學好法,實修自己,寬容、慈悲對待家人,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開創一個和諧的家庭環境,迎接法正人間的到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