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紀念四﹒二五23週年 法輪功學員憶當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四日】「聽到天津大法弟子被抓被打的消息,我們都要去北京說句公道話,老的、小的,互相拉著,都想去;法這麼好,為甚麼不讓煉,就這一個心。」一位家鄉在長春的法輪功學員憶述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當天的情景。

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二日下午,新加坡法輪功學員在芳林公園舉辦講真相活動,紀念「四﹒二五」北京和平上訪二十三週年。

圖1: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二日下午,新加坡法輪功學員在芳林公園舉辦活動,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二十三週年。圖為學員們在集體煉功。
圖1: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二日下午,新加坡法輪功學員在芳林公園舉辦活動,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二十三週年。圖為學員們在集體煉功。

圖2:一位孟加拉客工捧著學員贈送的手工小蓮花,愛不釋手。
圖2:一位孟加拉客工捧著學員贈送的手工小蓮花,愛不釋手。

圖3:一位來自哥斯達黎加的女士跟學員長談,了解真相,並表示會去閱讀《轉法輪》。
圖3:一位來自哥斯達黎加的女士跟學員長談,了解真相,並表示會去閱讀《轉法輪》

圖4~6:各族裔民眾駐足與學員攀談,了解法輪功真相。
圖4~6:各族裔民眾駐足與學員攀談,了解法輪功真相。

當年,面對天津抓人事件,及長期以來中共高層個別人的暗中騷擾,為了維護基本的信仰權利,阻止迫害的進一步升級,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自發到中南海附近的中央信訪局和平上訪。事件被稱作「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上訪」。在整個上訪過程中,法輪功學員展現出的理性、平和、自律和坦蕩,隨著全球媒體的報導傳遍世界。

各族裔民眾喜見法輪功

「這是法輪功吧?」一位途徑活動現場的中年男士滿面笑容地問道。「是,了解一下真相吧。」學員答。男子回應:「已經了解了。」

這是自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以來,新加坡法輪功學員首次獲得許可在戶外舉辦集體煉功和講真相活動。過往路人喜見學員們的祥和煉功場面。

「太平和了!」一位荷蘭小姐邊拍照,邊對走上前的法輪功學員說。兩人攀談了許久,她拿了真相資料才離開。

幾位孟加拉客工接過學員贈送的手工小蓮花愛不釋手。他們還主動索要真相資料,並表示非常感謝。一位孟加拉小伙子還請學員幫他在現場拍照留念。

一位來自哥斯達黎加的女士對法輪功療愈身心的功效非常感興趣。她正在給一些癌症患者進行心理治療。她向學員詢問了很長時間,並說會去看《轉法輪》。學員告訴她《轉法輪》已被翻譯成很多種語言,她可以在網上找到適合自己閱讀的語種。

幾名新加坡本地人對煉功感興趣。一位華人女士與學員聊了很久,她表示要帶著家人到住家附近找煉功點。一位男士說要拿法輪功的真相資料給他父親看,因為他父親喜歡練氣功。

「當時的長春學員都想去北京說句公道話」

來自長春的張女士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大法。談到得法的喜悅,她說:「心裏比吃蜜還甜,幹活也不知道累,恩恩怨怨都解開了,心裏非常敞亮,我真像換了一個人!我以前幹甚麼事都急躁,修煉以後,要發火的時候,就想我哪裏做的不好,我得找自己,就按照師父真、善、忍的法理去要求自己。」

長春是李洪志師父的家鄉,一九九九年以前的長春,修煉者的人數呈幾何級數增長。每天的清晨,城市裏走不了多遠就有一個煉功點。幾乎每個家庭、每個單位環境都有法輪功修煉人。大型的集體煉功常有上萬人參加。

「我家附近就有七、八個煉功點,來學功的人不斷增加,我們時常出去義務弘法、教功。受益的人特別多,有得敗血症痊癒的,還有其它的重病都好了,這樣的例子太多了。」 張女士介紹說。

講到「四﹒二五」當天的情況,張女士回憶道:「那天下午我們區正在開法會,輔導員上台說,今天的會就不開了,挺嚴肅的。他就給我們講天津抓了四十五位同修。天津大法弟子被告知當地解決不了,要解決就去北京信訪辦。」

「自己得到大法是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法這麼好,為甚麼不讓煉?當時大家都想去,聽說當天租大巴車不容易租,小樑子(梁振興)和幾個輔導員後來租了大巴車,車走出去不多遠,到當晚九點多鐘,長春先到北京的大法弟子打來電話說,不用你們來了,朱鎔基接見大法弟子了,釋放大法弟子,照樣可以煉功,我們就回來了,到家都後半夜兩、三點鐘。自那以後惡警就一直騷擾,沒想到後來的迫害這麼嚴重。」

原政府機關幹部:修煉大法 鴨蛋大的子宮肌瘤消失了

原大陸政府機關幹部周女士於一九九八年七月被查出患有子宮肌瘤。「我那時身體不好嘛,每個月檢查一次,醫生給開些藥,每一次檢查發現這個瘤都在長,長的非常快,後來就長到六釐米了,像鴨蛋那麼大。醫生說,你這個瘤長的很快,得做切除手術,以免病變。治了三、四個月,吃藥也不起作用了,我就停藥準備手術了。」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單位的兩位年輕同事向她介紹法輪功,還借給她一本《轉法輪》。她花了兩天的時間通讀了一遍《轉法輪》。書中的很多道理讓她開始從新思考人生的意義,萌生了想要修煉的念頭。

「後來,我丈夫陪我去檢查,醫生說不用手術了,(子宮肌瘤)已經小了,不到五釐米了。」周女士說:「我心裏一個念頭──太神奇了!我要去買這本書,這本書不是一般的書。但當時書很緊俏,我跑了好幾個書店都沒有。於是,同事就把這本書送給了我。」

當時,大法在中國社會深入人心,通過人傳人、心傳心的方式,吸引了眾多修煉人。周女士也聽聞很多領導在煉,很多機關幹部也在煉。

「四﹒二五」事件發生的時候,周女士並不知道去北京上訪的事,得法早的同修考慮到她是新學員,沒有告訴她。不過自那以後就有機關的領導偷偷告訴她,你學這個功上邊禁止了,不讓學,你要考慮到你的個人前途問題。

「之後,我到醫院裏又做了一次檢查,找婦科專家給我檢查,結果出來,肌瘤已經就像小手指蓋這麼大了,幾乎都看不見了。我心裏更穩了,我一定得煉法輪功,寧可不要官位。」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全面打壓法輪功,單位對她的威脅也隨之而來,要麼不煉,要麼開除公職。她說:「我告訴單位領導,這功我一定煉!我問,你能讓我身體健康嗎?他說不能。我說我的師父能讓我身體健康。」「我那時人到中年,是單位的後備幹部,要提拔的。我感到人生太短暫了,那些東西生帶不來,死帶不去,我就覺的你當了官沒有健康的身體,又能怎樣呢,說不定哪天一命嗚呼了。」

二零零零年,周女士和朋友一起走上天安門金水橋,打開了自己親手製作的橫幅。她略帶激動地說:「終於說出了我的心裏話,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