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使我變的善良、理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那時還沒結婚,每天和同修集體煉功集體學法,也和同修下鄉洪法 ,每天沐浴在大法中,幸福、充實、快樂!可是好景不長,江氏流氓集團發起了對大法的殘酷迫害,那時我也剛好結婚,婆家那裏沒有大法弟子,我由於脫離了整體 ,放棄修煉長達四、五年之久,可是慈悲的師尊 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讓同修把我從迷失中拉了回來。

一、在家庭中 按真、善、忍要求自己

從新修煉後,婆婆、丈夫由於聽信了邪黨的謊言,對我修煉干擾很大、婆婆給我藏過大法書 ,燒過師父法像,說了很多不敬大法的話。丈夫脾氣很壞,一不高興就大罵,摔東西。我都忍著不和他們計較、因為他們是不明真相,我得體諒他們。

婆婆慢慢的被我的善心感動,不再反對我修大法,她對我小姑子說:「你嫂子學大法人很好啊!她願學就學吧,也不做壞事。」

小姑子人很善良,我們一直處得很好,從沒紅過臉,她不反對我修煉。她的孩子都是婆婆帶大的。我地拆遷後,她沒有房子換樓房,因妹夫是外省的,他們結婚後一直和我們住一起,那時還沒錢買房子。我們就用拆遷費給他們買了低價房。他們很感激。

由於中共邪黨宣傳無神論,破四舊,把傳統文化破壞,使現在的世人很重現實,笑貧不笑娼,婚外戀、婚外情盛行。我丈夫也沾染了這些惡習,有了外遇,並且第三者有了身孕,他們鐵了心要在一起,雖然在婆婆和小姑子的強烈反對下,丈夫還是逼我離婚了。在這過程中,我沒罵丈夫一句,也沒罵第三者一句。我時刻想著我是修真、善、忍的。可是婆婆和小姑子卻氣壞了。小姑子揚言不認她哥和第三者。

那時我兒子才十歲,歸我撫養。婆婆和小姑子給兒子灌輸了很多他爸的壞話,致使前夫來接孩子時孩子哭著不跟他走。他很恨他爸爸。我都善意的勸說孩子,你爸永遠是你爸爸,是別人代替不了的,你爸爸永遠是愛你的。我和你爸爸的事是我們兩個人的事,與你沒有關係。我也跟婆婆小姑子說,不要給孩子播撒恨的種子,要讓孩子活的陽光、善良,健康的成長!你們相認我沒意見,我希望你們都過得好!小姑子感動地說:「嫂子你心胸太寬廣了,得給你寫傳記!」我說:「這算不了甚麼,大法弟子中比我做得好的多的是了。我要是不學大法我是做不到的。」

現在小姑子和她哥和現在的嫂子也相認了,兒子和他爸爸也處得很溶洽,小姑子和我的關係也很好,有啥不順心的事都和我說,因為我都是用真、善、忍的法理開導她。她說:嫂子,有事和你說說心裏真亮堂。

兒子現在也長成大小伙子了,他很善良,同學有困難他都幫助。有一天兒子說:「媽媽,我爸不在家我也沒覺得少甚麼,我過得很開心!就是苦了你了!」我聽了很欣慰,是啊,有多少破裂的家庭使孩子失去母愛、父愛,使孩子學壞。我的孩子是幸運的!

二、做好三件事救度眾生

從新修煉後,同修給我聯繫上了當地的學法小組。同修們都很精進,各自做著講真相救度眾生的事。我由於脫離大法的時間太長了,看到和同修的差距很大。我想我得多學法,也得做講真相救度眾生的事,跟上正法進程。

我是上班族,我就利用下班和休班的時候,做些講真相的事。這些年發資料、打語音電話、發神韻光盤、也和同修趕集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最近幾年也開了一朵小花。給同修提供一些,我有空也出去發。

這些年由於忙著做講真相的事,在學法修心上落下了,生出很多意識不到的執著心,如、幹事心、顯示心、歡喜心、妒嫉心、不修口、等人心。被邪惡鑽空子迫害。被綁架、拘留、抄家有四、五次。都在師尊慈悲的保護下走過來了。

最近幾年在師尊慈悲的保護下,我找了一份很輕鬆的工作。我能有更多的時間用來學法,做好三件事。隨著多學法,心越來越慈悲能更多的為別人著想。所以經過這些年的多次被迫害,我不再怨恨綁架、迫害我的警察和構陷我的世人。他們才是最可憐的。由於聽信了邪黨的謊言,被邪黨利用無知的作惡,給自己和家人增加了很多業債,犯下了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徒的重罪。將來怎麼償還呢?

三、慈悲講真相 啟迪警察的善念

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爆發後,我感到救人的緊迫。由於心急不理智,不注意安全,帶著人心做事,在散發真相資料時遭不明真相的世人構陷,被當地派出所警察和國保隊長綁架。這個國保隊長(以下簡稱A)我以前和他講過真相,很多大法弟子也和他講過真相,但是他還是參與了對當地大法弟子的綁架和抄家。

他們把我關進一個專門關押犯人的一個小屋裏,從我身上非法搜走鑰匙,在我家裏沒人的情況下非法抄走了我家裏的電腦、打印機、耗材、師父法像和大法書、播放器。這是非法審訊時,A說的。我在小屋裏盤腿發正念,同時向內找自己哪裏沒做好才被綁架。這時聽見外面有兩個小警察對話,其中一個說得上看守所。我一聽心裏一驚,心想怎麼修來修去修到那裏去了。

但轉念一想:不對,我得否定這一念,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是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我的使命還沒有完成,我哪裏沒做好會在大法中歸正。監獄不是我去的地方、看守所、拘留所都不是我去的地方。我今天一定得回家。我這些年好幾次的被迫害,已經給救度眾生帶來很多的損失。我不能再遭受迫害,不能讓公檢法的工作人員和認識我的世人對大法犯罪。我就一直發正念,一發就好幾個小時。

到了晚上七點多,警察開門把我叫到審訊室。就一個做筆錄的小警察在那裏,他問我一些大法的事,我就給他講真相,我說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會有福報,他問:信大法好能找到對像嗎?意思是他還沒有對像。我給他講了明慧網上醜小伙幫助大法弟子得福報的故事。我說有一個老年大法弟子講大法真相救人,被壞人構陷,醜小伙路過用摩托車把老年大法弟子馱出險境。後來醜小伙得了福報,娶了一個漂亮的媳婦,日子也過的富裕了。小警察說:是真的嗎?我說:明慧網上說的都是真的。

給小警察剛講完故事,A就來了,他說:你上某小區發法輪功資料,我們有錄像,你從哪走的,路過的地方,穿的甚麼衣服,上的哪個樓道,上了幾個樓道我們都調出錄像來了。你得交代交代吧。我一聽他說得很詳細,心想:你就是有錄像我也不能配合你,那樣會害了你。我不能配合邪惡,我就在心裏發正念。

A說:你們法輪功不是講真、善、忍嗎?你得說真話。我對A說:法輪功在中國完全是合法的。公安部認定的十四種邪教中沒有法輪功。新聞出版署50號令已經廢止了對法輪功出版物的禁令。公務員法、辦案終身負責制。他有點不耐煩的說:「別說這些,這是我的工作。」這些真相很多大法弟子都給他說了多少遍了,他好像聽膩了,麻木了。我一看他不想聽,我就不說了,就在心裏求師父救他,一遍一遍的求師父救救他。不到一分鐘,A說:「你在心裏求你師父救你了?」我一聽,他可能感受到了師尊的慈悲,我的淚水一下子奪眶而出,慈悲的說:「我沒有修好,對不起你們,讓你們和構陷我的人造業了。你們警察也是被救度的對像。我師父說:『法徒受魔難 毀的是眾生』[1]。」他一下子無語了。他可能體會到了大法弟子的善。

我和A講了明慧網上幾個國保隊長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禍及家人的例子,也和他講了明真相的國保隊長做出正確選擇的例子。我說:「古人講,寧攪千江水,不擾道人心。你幹這一行得保護自己。」他說:「我是混口飯吃。」我說:「你要把槍口抬高一釐米。」我給他講了槍口抬高一釐米的故事。我說,柏林牆被推倒之前,東德的一個士兵,開槍打死了一個想逃往西德的人。柏林牆倒塌後,當年守牆的士兵被告上法庭,他為自己辯護說,他這是執行命令,他無罪。法官說,在法律和良知道德發生衝突的時候,你應該選擇良知。因為超越良知道德的法律是惡法,此時你應該把槍口抬高一釐米,這是你應盡的良心義務。最後這個士兵被判有罪。我說這些話時,他一直認真的聽,沒打斷我的話。

在這之前,他在外面走廊裏給我單位的人打電話,讓我單位的人找人替我上班,意思是不想放我回家,想進一步迫害我。他問我上過北京沒有?被拘留過幾回。我看出他想給我羅織罪名。我說:你們迫害我幾回你不都知道嗎?我說你想幹甚麼?今天晚上咱們在這裏的對話,神佛看得清清楚楚,因為三尺頭上有神靈,你心裏想甚麼神佛都看得見。你想保護我,你想構陷我神佛都看得清清楚楚。

我看該講的都講了,時間已經很晚了,我說我得回家了。他說:你還想回家?門也沒有。我很嚴肅的說:「你不放我回家,你想讓我上哪?你要是迫害我,這筆帳就記在你頭上。」這時他臉色很不好看,因為他一晚上都是微笑著非法審訊我的。他說他說了不算。我說:「這個案子你說了算。」他在審訊室裏來回走,看出他心裏很矛盾,在正與邪之間較量。

這時小警察也打出筆錄來了。A讓我簽字,我說:不簽,但是我得看看寫的甚麼。A遞給我,我一看沒有一句對我不利的話,把我說的重點都寫上了。我剛才給小警察講真相起作用了。我把那張紙遞給A,他拿著那張紙就出去了。等了一會A沒來。我問小警察A幹啥去了。他說A和所長商量事去了。我一聽把心一放到底,去留有師尊安排。

又過了幾分鐘,A和所長笑瞇瞇的過來了。所長說簽個字回家,我說:「這個字不能簽。簽了會成為你們迫害法輪功的罪證。」他們也沒逼我簽。就這樣在師尊慈悲的保護下,我平安回家了!A和所長也做出了他們正確的選擇。

在此我真心希望他們以後能在自己的權利範圍內,更多的保護大法弟子,也是保護他自己。給自己和他的家人選擇美好的未來!將功補過,少留遺憾!

也希望更多的公檢法人員和世人,早日明白大法真相,退出邪黨組織,選擇美好的未來!

以上交流個人所悟,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生生為此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